第六十八章 他的恶意逼迫
作者:钱豆  |  字数:3074  |  更新时间:2019-08-29 21:19:55 全文阅读

“姜宜陵,小六子,他想报仇,这次,我真的是要给你添麻烦了。”张幼桃双手交叉紧握,犹豫了一下才缓声开口。

“好。”姜宜陵也不多说什么,只是一口答应了下来。

张幼桃有些惊讶眨了眨眼,这家伙居然没说什么风凉话,直接就答应下来了?

“不用这个眼神看我,是我意料之中的结果。”姜宜陵轻笑了一声,“我们的想法不一样,我喜欢恶意去揣测所有的人,但你总是用善意去面对所有人。”

“比如呢?”张幼桃似是茫然的回想了一下,也不知道她之前做了什么,居然会让这男人对她留下这样的印象。

姜宜陵坐到桌子前,一面自然的将张幼桃随手乱丢的书整理放到一边,一面漫不经心的和她说着话,“比如程家的事。”

“哦?你觉得我处理不当?”张幼桃懒洋洋的往椅背上一靠,轻挑着眉梢反问。

“如果我是你,就算是心软救了人,也不会把她带回我的家,而是会随意找个客栈,确定她安全,就不会再继续理会。”看着桌子恢复了整洁,姜宜陵这才觉得舒服。

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经过常嬷嬷这几天的教导,她算是对这个世界有了重新的认识,之前的她,空有两世记忆,人却还是单纯的可笑,虽然还是想保持自己的本心,但为了身边的人,张幼桃知道,她必须成熟起来。

“是啊,是我太蠢了,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从不后悔曾经的决定,也不会因为过去而烦恼,以后变得更好,就可以了。”张幼桃洒脱的摆了摆手,“好了,不说这些了,倒是你,可帮我照顾好小六子啊。”

“我会让暗一带着人送小六子回他的老家,然后帮他处理好一切,你尽管放心,你在意的人,我总是会保护好的。”这话说的有些暧昧,姜宜陵耳根隐隐有些发烫,眼神却是专注而又执着的看着张幼桃。

似是毫无感觉的轻笑了一声,张幼桃一脸玩味的对着他抱了抱拳,“那就多谢姜兄了,为报大恩,王都所有馆子随便你选,我请客。”

“切,哪有那么好的事,就当你欠我一件事,至于是什么事么,那就以后再说吧,我现在还没想好。”姜宜陵心底失落,面上却是淡定的和张幼桃讨价还价。

“好好好,随你怎么说,我都同意了,没事了,你快走吧,看见你我就总想笑,搞得都没心思看账本了。”张幼桃催促似得对他摆了摆手,翻开一边的账本忙活了起来。

姜宜陵低笑了一声,也不过多纠缠,眼神缠绵的看了张幼桃几眼后便乖乖的离开了。

“出去出去,都出去。”楼下一阵喧闹声传来,张幼桃忍不住皱紧了眉心。

难道是那程书怜又来找事了么?一面在心里琢磨,一面放下手里的笔,抬步走了出去。

却不想走到外面看到的却是一堆官兵,一个个凶神恶煞,正推搡驱赶着楼下的客人。

小六子在下面急的一头汗,似是想控制局面,但那些官兵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

“住手,你们都给我住手。”张幼桃想急忙跑下去,但想到常嬷嬷说过的要在气场上镇住别人,她又急忙的稳住了自己的情绪。

下面的人见她这般下来,果然被镇住了一些,行事瞬间收敛了起来。

其中的头目上前一步,对着张幼桃抱了抱拳,语气还算恭敬的说道,“想必您就是张小姐了,在下奉命前来,只因有人报官,称这修容馆里的东西擦坏了小姐们的脸,所以现在需要您跟我们回去配合一下。”

“哦?不知道是哪里小姐,我这修容馆,还从未出现过这种情况。”张幼桃缓步走过去,在那头目三步远的位置站定,毫不畏惧的直视着他。

这架势反倒弄得那人莫名有了几分心虚,“张小姐,这王城的水深的很,很多事大家心知肚明,您何必非要刨根问底呢?”

“你这么说,那我大概是知道了,想必是三皇子妃蓄意陷害吧,我早就说过,宁为穷人妻,不为富人妾,我是不会答应做三皇子侧妃的。”张幼桃斩钉截铁的说道。

周围看热闹的都是有头有脸的大户人家的夫人小姐,听到这算是大概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了。

“我就说,我用了西施修容馆的东西后,皮肤是越来越好,怎么会出现这种问题呢。”一妇人率先开了口。

“是啊,原来是故意来找茬,这现在是皇子妃就如此做派,以后若是真的有什么好的前途,不知要怎样猖狂。”另一夫人的话锋有些尖锐。

“呵,不过是不想做妾,居然还要被如此欺压,这御史大人门最近可有的忙了。”另一人说话的语气中带着几分幸灾乐祸。

……

眼看着情况变得有些不可控制,那头目脸上带着几分慌乱,“都出去,在这吵什么吵,张小姐,不管您这里面有什么隐情,小的只是奉命办事,还请您配合点。”

听着周围人议论的话,张幼桃心中算是有了点着落,这也算是达到她想要的目的了。

除了姜宜陵,怕是也没谁会帮她,这些夫人小姐虽然不能直接帮她什么,但若是回去忍不住吹吹耳边风,很多事情就会变得不一样了。

眸中划过一抹自嘲的情绪,想着曾经与姜月庭的甜蜜过往,她心里感觉有些复杂,非要这般闹下去么?非要一点余地不剩,闹得老死不相往来才能算是有个结果么?

“孤倒是不知道,这里居然这般热闹。”门口响起一低沉的男声,在场的人回眸一看慌忙躬身行礼。

张幼桃顿时双眸一亮,姜宜陵居然回来了?这出现的也是够及时的了,不觉间松了一口气,面上却是克制着情绪,随着众人对着姜宜陵行了一礼。

“免了,这吵吵嚷嚷的,是什么新鲜事?”姜宜陵拿着折扇缓步走到了张幼桃身边。

“回三皇子的话,小的奉命查封西施修容馆,带东家张幼桃回衙门接受审讯。”那小头目语气恭敬的说道。

“奉谁的命啊,因何理由查封啊?”姜宜陵似笑非笑的看着那人。

“这,小的不过是个奉命办事的,个中详情却是不知。”那小头目一脸为难的看着姜宜陵。

冷笑了一声,姜宜陵刷的一声打开了折扇,“孤这三皇兄是越发长进了,连自己的妻子都管不住,罢了,你且回吧,这的事,不用办了,孤自有定论。”姜宜陵对着张幼桃比了个跟上的手势,便率先向楼上走去。

“这,六皇子,您这是为难小的啊。”那小头目不敢就这么走了,哭丧着脸立在原地。

“为难?本就没什么道理,谈何为难?”姜宜陵似是不屑的冷笑了一声,“识趣些,赶紧滚,这里的夫人小姐可不少,是非曲直早有定论。”

闻言那小头目也不再多说什么,老老实实的带着人离开了这里。

二人回到书房,张幼桃慌忙倒了一杯茶一口喝了下去,“你怎么出现的这么及时啊,今天这情况,可真的是。”

“我不可能次次都这么及时,你打算怎么办?就一直这么耗着么?”姜宜陵脸色不善的坐在那里,眸中划过一抹阴狠算计。

“我也不知道,毕竟我只是一个平民百姓,刚刚还和你信誓旦旦的说我什么都不后悔,但现在,我认真的告诉你啊,我后悔认识那个姜月庭了。”张幼桃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如果有过去,我保证,再不会与他相识,之前我有多喜欢他,现在就有多后悔,我是多么的眼瞎啊,居然会爱上这样的人。”张幼桃似是自嘲的低笑了两声。

闻言姜宜陵的脸色更是不善,但语气却是毫无异样,“看来,你曾经真的很喜欢他。”

“谈不上喜不喜欢,就是曾经以为自己遇到的是一个懂我的人,本以为可以安安稳稳的在一起,来一场佳话,却不想,最后成了笑话。”张幼桃抿了抿唇角,“我现在真的是开始考虑你说的那个合作了,但我不想害了你。”

“害了我?”姜宜陵似是不解的反问了一句。

“是啊,我感觉的到,你也想找到一个喜欢的人,好好的在一起一辈子,但若是娶了我,就算以后你遇到那个对的人,她怕是也会心有芥蒂的吧,别说什么你们早已经习惯一夫多妻,真的喜欢,不可能不在意的。”张幼桃一面说一面颓然的往椅子上一堆。

“你倒是会为我操心。”姜宜陵说话的声音明显变得低沉了几分,“但我既然提出了这个合作,便是做好了完全的准备,你不必操心,考虑好你自己就好了,我还有事,走了。”

言罢不等张幼桃开口,他便顺着窗户飞身离开。

张幼桃感觉他似乎有些不对劲,但敲门声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小姐小姐,我进来了啊。”

小六子推开门走了进来,“小姐,刚刚那是怎么回事啊?”

这么一岔,张幼桃瞬间将那点异样抛到了脑后,轻笑着和小六子说起了前因后果,教他要如何安抚那些客户的情绪……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