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传说中的仗势欺人
作者:钱豆  |  字数:3090  |  更新时间:2019-08-31 18:21:16 全文阅读

姜宜陵用力捏了捏张幼桃的胳膊,她这才稳定下心神来,快步走到楼下,她沉着脸色冷声喝道,“不知诸位是哪家的家仆,如此猖狂。”

“你便是张幼桃吧,莫管我们是哪家的家仆,就冲着你家的东西擦坏了我家小姐的脸,你这个店我就必须砸。”一脸颊上带着一颗黑痣的家仆态度嚣张的说道。

“呵,我倒是不知,我家的东西居然能有这样的功效,倒是让我看看,你家小姐到底是哪位,居然比公主殿下的脸颊还要金贵。”张幼桃冷笑一声道。

那家仆猛地噎了一下,但很快又继续不讲理的耍起了无赖,“果然和传说中说的一样,张扬跋扈,没个教养。”

“长得倒是不错,就是心坏了些。”另一家仆邪笑着上下打量着张幼桃。

姜宜陵在一边看的有些火大,微微眯了眯眼,看来姜月庭是没有将他的话放在心里,那个莫玉宁仗着自己的家室如此嚣张,是时候给她点教训了。

“我心思坏了些?我倒是不知道我安安分分的做生意,帮无数夫人小姐得到美丽,居然是在做坏事?呵,仗势欺人,你们家倒是做的到位,今日在场的诸位都看到如今情况,我定然到查到着是哪家的小姐,然后咱们公堂见,我就不信,这世间没有个公平。”

张幼桃说着对周围围观的夫人小姐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那强忍着委屈的模样看的周围人一阵心疼。

“就是,这是谁家的仆人,真的如此无礼。”一小姐似是疑惑的看了一眼身边的人。

“是啊,这不分青红皂白的闹事,实在不像是世家行事。”一夫人似是看不过去的摇了摇头。

“罢了,祸从口出,这帮张扬行事,没准是哪家新贵,没必要淌这么一摊混水。”另一夫人掩面说道。

各色说法混杂在一起,鼻子下一张嘴,一件事总是可以说出千百种说法。

“我知道,若是我去报官,可能会对诸位造成不好的影响,但请大家放心,我们修容馆是有原则的,诸位的身份信息,我不会透露出去,到时候,有愿意为我作证的夫人小姐,可以派家中仆人知会一声,不想参与进来的,我张幼桃也绝不会打扰。”

说着她又对周围行了一礼,善良的人总是会更多一些吧,她就不信这么多人,就没有一个愿意站出来的。

那家仆见状脸上有了几分慌张,但很快又被跋扈之色取代。

“呵,报官便报官吧,既然我们敢过来做这个事,就不怕你报官,不过是个平头百姓,行事如此张扬,早就该料到会有这样的情况。”说完这话那人摆了摆手,“好了,没什么可以砸的了,咱们走吧。”

看着这些人大摇大摆的走出去,张幼桃气的身体不自觉的发抖,但还是克制着没有大骂出声,对着姜宜陵使了个眼色后,硬是对着周围的人扯出一个礼貌的笑。

“诸位也看到如今的情况了,今日西施修容馆实在是不发招待诸位,真是抱歉了。”说着她苦笑着再次行了一礼。

“张姑娘这是哪里话,您这怕是得罪了什么人吧,哎,好好修缮吧,到时候我们还是会来的。”

“是啊,没准又是那程家的人呢,张姑娘啊,你真的是要小心些啊。”

在场的这些人七嘴八舌的说起了安慰的话,哪有女人是不爱美的,真正在这里得到实惠的人占了百分之九十。

虽然不爱惹麻烦,但能有这么个去处,她们还是不希望这里就这么消失的。

克制着情绪将在场的众人一一送走,张幼桃终于绷不住落下脸来。

“大哥,你还好么?”小四与小七哭着围在阿大身边。

见状张幼桃忙凑过去,“这是怎么了?”

刚刚因为人多,阿大强撑着站在那里,现在人都走了,他终于克制不住摔倒在地。

“小姐,我没事,就是在拦那些人的时候被打了几下,是我无能,没能保住修容馆。”说着阿大脸上多了几分懊恼自责,“若是小六子还在就好了,他在的话,事情一定不会闹成这样的,是我没能耐。”

“这说的是什么话呢?你也很好,是这些人太过无礼,等我找出是谁家做的事,我定然要讨个说法。”张幼桃一面为他检查伤势,一面气恼的说道。

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她还是第一次吃了这么大个亏。

“小姐,真的合适么?咱们毕竟是平民百姓,实在招惹不起的话,还是忍一忍为妙。”阿大一脸担忧。

张幼桃狠狠攥了攥拳头,“就这么忍了,不是我的习惯,放心,我心里有数。”

说着她轻轻拍了拍阿大的胳膊,“你的伤没有大碍,都是皮外伤,一会那些药酒回去擦擦。”

言罢她起身看了一圈周围杂乱的环境,狠狠闭了闭眼后大声喝道,“都别哭丧着脸,都动起来,收拾,这乱七八糟的算是什么。”

阿二几人应了一声,虽然心中还是惶恐担忧的很,但看着张幼桃那坚定的模样,他们莫名就有了几分安心。

几人忙忙叨叨的收拾到了半夜,这才令厅堂中恢复了干净的模样,只是没了那些货架,楼下显得有些空挡冷清。

“都回去睡吧。”张幼桃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哑着嗓子说道。

“好,小姐,你也回去睡吧。”阿大几人看着张幼桃的模样,眸中带着几分担忧。

轻叹了一口气,她硬是挤出了一个安抚的笑,想了下,她干脆转身上了楼上的书房。

阿大几人互相看了几眼,犹豫了一下还是乖乖的关了店门,都默契的没有回别院,各自回了在修容馆的房间。

看着跳跃的烛火,张幼桃软软的躺在椅子上,思考着到底是谁能行事如此张扬。

“我得罪的人这么多么?”她似是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

“程书怜,莫玉宁……”拿着毛笔,她想到一个人就写下一个人名,不知不觉见,竟是写满了一张纸。

“呦呵,这人还真不少啊。”姜宜陵不知什么时候来了,站在张幼桃身后看了看后,忽然轻笑着出声。

张幼桃被吓了一跳,捂着胸口翻了个白眼,她扯着干涩的嗓子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你嗓子怎么了?”他皱着眉头看着她,怎的就这一会,她就憔悴成这幅样子了?

“我没事,只是气急了罢了。”张幼桃不在意的摆了摆手。

姜宜陵轻叹了一口气,坐到张幼桃对面,犹豫着到底要不要说实话。

“你就说吧,我现在也没什么承受不住的。”张幼桃将毛笔放在一边,抱着肩膀轻笑着说道。

“是你猜测中的人,但,还有一个,你可能没想到的人。”姜宜陵语气中带着几分犹疑。

张幼桃的手不自觉攥紧,“是姜月庭吧?授意的谁呢?季玉么?还是他的王妃,目的是什么呢?想让我屈服?想让我后悔?亦或是,只是因为不甘心啊。”

她的语气中带着几分疲倦,“怎么就没完没了呢?我话说的不够清楚明白么?还是他觉得,我这辈子就非他不可了啊。”

狠狠捶了捶桌子,她只觉得胸口处有一口闷气堵着,这不上不下的感觉属实是难受的很。

“大概是因为我吧。”姜宜陵有些担忧的看着她。

颓废、阴郁,这是他第一次在她的身上看见这么明显的负面情绪,姜月庭伤她太深,他眸中划过一抹痛色,同时也划过了一抹算计。

若是姜月庭一直对她温柔以待,他反而更难过,如今这般,他在心疼张幼桃的同时还带着一丝窃喜,就这样继续下去吧,就这样消耗掉张幼桃对姜月庭最后的情分吧。

“你做了什么?”张幼桃用手拄着额角,有气无力的问道。

“一是因为我总是出现在你身边,他大概是误会了我们的关系,二是,莫玉宁上次惹事生分,我去警告了姜月庭一番,没想到,倒是起了反作用。”他自嘲的低叹了一声。

张幼桃轻轻摇了摇头,扯了扯早已干裂的唇角,“和你有什么关系呢?你一直都想要保护我啊,倒是他,一直在想着怎么伤害我。”

“爱一个人,果然是错的。”张幼桃吐出一口浊气后,缓缓坐直身体。

“姜宜陵,皇贵妃一直想要杀我,因为我撞到她和她的情夫偷情,现在我就请你帮我查出,她的这个情夫是谁,然后其他的,你就不要管了。”她眸色亮的有些吓人,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她的笑中带着几分渗人的寒意。

没想到她会吐出如此惊人之语,姜宜陵愣了半晌这才回过神来,“你想要做什么?”

“做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想要做什么?”张幼桃邪笑一声,“就是想让某些人知道,我不是包子,想捏就能捏一下的。”

姜宜陵担忧的看着她,“不管想做什么,你都可以和我说,我总是向着你的,不要冲动行事。”

“冲动?我早就过了冲动的年纪了,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你为难的。”张幼桃轻笑着摇了摇头。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太过幼稚,她总是要让姜月庭知道痛的感觉是怎样的,然后,才能继续过她的安稳日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