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青楼韵事

正文第一章:地牢深处罪孽生

[更新时间] 2019-06-18 18:28:57 [字数] 3610

  “这就晕过去了?!当真是不中用啊,来人呐,把她给我看牢了,若是让咱家再听到她不老实的消息,咱家就要了他的命,都听清楚了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清楚,苏公公您放心,这次是属下办事不济,给您添麻烦了,您放心绝对不会有下次,您这边请,属下已经给您准备好的饭菜,还有……才到的新人,你去瞅瞅一定让您满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小子的眼光向来不错,这点咱家信得过。”苏公公拍了拍周至的肩膀,饶有深意的一笑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至连忙谄媚的笑了笑,一边上前为大太监苏公公带路,另一边使眼色让其手下处理余下的事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剩下的三五个粗犷的汉子,看了一眼地上被折磨地不成人样,皮开肉绽的女子,一句话也没说,其中三人默默地将各种刑具收纳归拢好,另外两人一个抬胳膊一个抬双腿,将那女子扔进了一个狭小/逼仄的地牢之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众人忙完手上的活,就各自离开了,幽暗的地牢,安静的可怕,一切被沉寂的死亡笼罩着,没有任何的生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突然,地牢的门被打开了,一个消瘦却身材欣长的男子走了进来,他的脸被阴影笼罩着,看不清模样,但他身上的衣服,却是醉红尘内侍最常见的灰白官服,与刚刚离开的那三五汉子别无二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莫非他就是那五人中的一人?可若是如此,他为何又折返回来?还带着药膏和干净的衣物,可若他不是,他又怎会知道这女子受了伤,知道这个充满罪恶与死气的地牢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子温柔地将上好的金疮药为其敷上,并将其沾满血迹的衣服换下,这种事他十分熟练,仿佛做过许多次,可这一次偏偏发生了意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好疼啊……”女子突然睁开了眼睛,看着拿着衣服的男子,又看了看赤裸的自己,本能地喊道:“你要干什么……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女子话还没说完,便被男子那布满老茧的手捂住,女子奋力地挣扎着,但是由于她受了太重的伤,她的反抗更像是一种欲拒还迎的情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别闹,是我。”男子压低着嗓子道,他的声音暗哑低沉,带着一种不能反抗的威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或许是男子的力气太大,又或许是此刻女子的确伤得太重,此刻的她短暂地放弃了挣扎,开始打量自己的现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第一,她受伤了,而且伤得很重,根据身体本能的反应,她除却大面积外伤之外,左小腿骨折,右臂脱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第二,她应该是穿越了,因为她清楚的记得,自己上一秒还穿着美美的汉服,在漫展上和男神合照,不可能会弄成这个鬼样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第三,自己的处境十分危险,眼前的这个男人十有八九不是什么善茬,与自己的这具身体应该有某种前尘过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第四,自己此刻还裸着,而这个男的正在以一种极其危险的姿势挨着自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么,第一步该怎么做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然是穿上衣服,女子伸手想去拿男子旁边的衣服,却被男子一把猛然抓住,怒斥道:“你想干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想杀了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果一个人能听到另一个人的心声话,这句话就是女子的回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地牢外突然传来渐近的脚步声和交谈声,女子听到声音后,仿佛看到了希望,挣扎地更为猛烈,只见身旁的男子回头看了一眼地牢外,思索片刻便将整个身体压在了女子身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外面脚步声和人声突然停了,为首的那个穿灰白官服的胖子,先是一愣,接着“哈哈……”大笑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不是我们的萧老大嘛,我说刚刚吃饭那会怎么不见人,原来是来这里快活了,不过我说啊,老大你这品味我可不敢恭维,先不提你怀里那个已经折了半条命,就论这货色,醉红尘随便拉一姑娘也比她要强,兄弟们你说是不是?”胖子王三的话刚说来,跟在他身后的兄弟也跟着附和道“就是,就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地牢内被称作萧老大的清瘦男子,听到这话也不作恼,似是默认了胖子王三的那番评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刻的萧老大与怀里的女子紧贴在一起,他不再捂住她的嘴,而是用吻来代替,他的吻霸道而强悍,一路攻城掠地,然而被压在身下的女子却并没有因此而缴械投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敢咬我……”萧老大怒道,“贱人——”话刚说完,他的巴掌便落在女子的脸上,女子顿时嘴角流出鲜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将一切尽收眼底的胖子王三,忍不住劝道:“萧老大何必跟这种破烂货计较,您玩归玩,下手可得轻点,可别闹出人命,到时候兄弟你我都不好交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三说完,便极为识趣地带着同行的弟兄离开了,他言尽到此,若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事,也扯不到他王三身上,再者,萧老大这个人喜怒无常,折磨人的手段比自己更甚,此刻正在兴头上,自己何不做不顺水人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三等人离开后,萧老大冷哼了一声,将带来的衣物扔给了女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老大摸了摸子被咬的唇,看了她一眼道:“穿上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但是眼神却充满了不屑与嘲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刚刚那一巴掌,很重,所以此刻的她脑袋还是嗡嗡地作响,她几乎是木然地将衣服披在了身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老大捏住她的下巴,让她直视自己的眼睛,眼前的这个男人有双丹凤眼,狭长而深邃,似乎隐藏了许多过往,被她狠咬一口的唇,唇瓣非常薄,给人一种十分薄情寡凉的感觉,这个人的五官并不难看,甚至可以说得上是俊逸,但是无论是单看也好,还是合在一起来看,这张脸给人的感觉只有两个字,冷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穿成这样是想勾引我吗?”萧老大冷笑一声道。“不过也是,怎么说你也是当年艳冠群芳的柳如是,多少男人承欢在你的石榴裙下,这卖弄风骚的手段想来也是媚骨天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女子呢喃着“柳如是”,这便是这个身体的名字吗?秦淮八艳之首的柳如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老大几乎是逼迫着柳如是看自己,可此刻的柳如是却神色恍惚,这让他怒火中烧,他那原本捏住柳如是下颌的手,此刻一把扯开她半遮半掩的衣服,身体完美的曲线展示出来,虽然上面布满了伤痕,但却更让人有一种想要凌虐的欲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柳如是急忙合上衣服身体往后推了推道:“你……你想干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老大讥讽道:“你何必给我玩那欲拒还迎的伎俩,怎么说我也是这醉红尘中的人,你们这些撩拨客人的手段,我也十知七八。再说了,我又不是之前没玩过你,你作这一副清纯无辜的模样给谁看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老大说完,身体向前一步,看着因畏惧而浑身颤抖的柳如是,他的嘴角涌现一抹极具玩味的笑容,萧老大贴着柳如是的耳朵呼气道:“其实,你很期待的对不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到萧老大的话,柳如是几乎是本能地扬起左手,想给他一巴掌,但是抬手的那一瞬间,她放弃了,因为她明白自己的处境,他为刀俎,我为鱼肉,这个男人她得罪不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她的示弱与屈服反而激怒了眼前的这个男人,他像一只发怒的雄狮一样扑向了她,然后点了她的穴道另她动弹不得,他在她身上发泄着自己的怒火,“你就是贱,你就只配我这样对你……”他一边低吼地辱骂着,一边在这具满是伤痕的躯体上发泄着自己最原始的欲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巫山云雨,这本是恋人间最为美妙的事情,可对于此刻的两人来说,都是一种折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知过了多久,柳如是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软榻上,阳光洒在她的身上,十分温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放开我……”这是她睁开眼第一句话,那日的屈辱已经烙印在她的灵魂之中,身体的本能就是反抗与挣扎,即便此时她不再身处那幽暗死气的地牢之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丫鬟般若听到她的尖叫声立刻跑了进来,看着佝偻着身子缩作一团的柳如是,有些不悦道:“吵什么,醒来了就自己吃饭,每天要人喂烦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柳如是看了一眼进来的般若,“不是他……不是他……”她呢喃着,柳如是本能的松了一口气,但是那日的记忆又再次卷土重来,那个叫萧老大的男人,成为了她这一生都难以忘却的噩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般若白了她一眼道:“你这一天天装疯上瘾了是不是,你也不看看自己的处境,就算萧老大偶然来看看你,那也算不得什么,这醉红尘最不缺的就是女人,更别提你这种被千人骑万人压的过气花魁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般若紧接着冷哼一声道:“我看啊,这翠竹轩,你也住得够久了,是时候换换主人了,上面的命令已经下来了,你醒了就挪到南苑去,你我主仆一场,送佛送到西,你的行李我已经给你收拾好了,你喝完粥,就赶紧走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柳如是根本听不进去般若的话,面对般若的连番话语,她只是木讷地点头回应,般若起身去厨房把粥端了过来,将其递给了柳如是,柳如是双目失神地望着般若,整个人失魂落魄,蜷缩的身体不自觉地抖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般若见她这般模样,有些不忍道:“这粥里我加了红枣,你身子本来就虚,你吃完就去南苑吧,那里啊,可不及北苑这边,都是些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你……你……自己多加小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般若见她不接自己的碗,长叹了口气接着道:“得……姑娘……我就再伺候你一会,好歹你红的那会,对我也还算不错,来……张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哐当……”般若的碗被柳如是打翻在了地上,莲儿红枣粥撒了一地,般若一下子就来了火,“你是诚心要跟我过不去是吧,我好言好语的跟你说,你倒好,把碗给我打翻了,你还真把自己个人物啊,我是看在你当年的确待我还算不错的份儿上,我称你一声姑娘,眼下可今非昔比,你都要被赶到南苑了,论地位你可远不及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面对般若这番夹枪带棒的话,柳如是没有任何反应,她依旧神色恍惚,充满畏惧,“来……张嘴……对,就这样,啊……”幽暗的地牢内,萧老大的话猛然出现在了柳如是脑内,屈辱,畏惧,愤怒,绝望……这一切的一切最终变成了一种浓烈的恨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杀了他……”这个年头变得清晰而又强烈,她要杀了那个凌辱她的男人,要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她要把他施加在她身上的痛苦,千百倍的讨还回来,她要复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人是一种十分奇怪的动物,一旦清楚明白自己要什么,便就能忍受一切的折磨与痛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