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从遇而安 > 正文
第九十五章 结局
作者:东倾公子  |  字数:4596  |  更新时间:2019-06-27 15:30:07 全文阅读

关忻吐了吐舌头,瞥了一眼门口,才压低声音道:“我这是虚张声势,是情调,遇安姐,你和BOSS从难道不这样吗?我妈说了,女人不能脾气太好,尤其是结婚之后,事事顺从会越来越没地位的!”

  宋遇安哭笑不得,“没有,我和老从相敬如宾!”

  还真是这样。

  她出院之后,从容经常会过来陪她,两人相处的时候都很和谐,别说是拌嘴了,连大声说话都没有过。

  就像是一杯冒着袅袅热气的白开水,他们的这一杯好像随时在那个最合适的温度,随时拿起来便能喝。

  难道两个心理咨询师恋爱就是这样的平淡?

  关忻见她突然发愣,胳膊肘推了推她的,“遇安姐,BOSS从有没有跟你提结婚的事情啊?你什么时候才能正式成为我的老板娘?”

  今天关忻订婚来了不少MEM事务所的同事,他们见到宋遇安都会叫一声‘老板娘’,本来宋遇安还有点儿不好意思,后来因为太忙实在顾不上,也就放任他们随性发挥了。

  “我们的双方家长还没见过呢。”

  宋遇安看向她道:“这事儿急不得,得慢慢来。”

  关忻道:“遇安姐,你明年就三十了,真不急吗?我妈说女人过了三十再生孩子,那都是高龄产妇,不管是生产还是产后恢复都要多吃些亏,所以啊,还是赶早些比较好。”

  宋遇安按着她的肩膀让她坐下来,又替她把化妆台上的项链和耳坠一一戴上。

  “你前阵子不还恐婚着,现在又来催我了?”

  “那不一样!”

  关忻从镜子里看着她,道:“BOSS从可是金龙鱼,你得好好保护着,千万别让他从你怀里溜走了!”

  ……

  门外,站在走廊上的两个男人相视一笑。

  “金龙鱼?你居然还有这个外号。”李勋眼神意味深长。

  从容揉了揉额角,一脸无奈。

  他今天是伴郎,穿着浅灰色款式十分简约的礼服,明明是很低调的装扮,可被这个天生的衣架子穿出了一种随时要去走星光大道的感觉。

  按照关忻的话说,哪怕今天BOSS从是披着麻布袋子来的,也会成为全场焦点,让他和遇安姐当伴郎伴娘,好歹能将宾客们的视线都吸引到台上。

  所以他这几天在公司里又有一个新的外号——聚光灯。

  “你和遇安有什么打算?”李勋又问。

  这一只脚迈入婚姻生活的人,看着站在婚姻门槛儿外面的人,怎么看怎么不舒服,恨不得把他们统统拉进来才好。

  从容看着楼下草坪上走动的人群,道:“十一我要带她去北京见我父母。”

  “遇安以后还会从事心理咨询师的工作吗?”

  李勋又问,并解释道:“我听关忻说,遇安很有天赋,是她除你之外最崇拜的咨询师。”

  从容不禁笑起来。

  其实这个问题,他前几天和宋遇安刚讨论过。

  那天下雨,他们俩就在从容的家里窝着没出门,宋遇安躺在他怀里听他翻译《Flipped》后面几章的内容,听着听着,突然就仰起头看着他道:“老从,But every once in a while you find someone who's iridescent, and when you do, nothing will ever compare.我觉得这句话是在说你。”

  老从的翻译是:当有一天你遇见一个阳光般绚烂的人,其他人都只是浮云而已。

  但她还见过另一个更加有名也更有意境的翻译。

  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

  她眼前的画面淡开,仿佛记忆回溯般向前游走着,从医院里看到从容推门进来,一点点慢慢得倒退,他对她说生日快乐,他说‘可遇不可求的安稳,在你这里’。

  还有海拔2090米山峰上的那个吻。

  时间回溯到再往前的时候,那是在白桦林的社区服务中心门口,从容半蹲在王伯面前,在他掌心里写下‘两个人’,那一抹余晖映在他身上,绚烂如彩虹。

  他终于如承诺般,义无反顾得走进自己的世界。

  不是她曾经那个被封闭的,没有令人期待和憧憬的光亮的世界,而是一个敞开窗户,容纳阳光照耀进来的温暖的小世界。

  她留有余地,正好等到和他一起,携手慢慢向前走去。

  “老从,以后我还能回到MEM工作吗?”她从回忆里走出来,又开始执笔描画未来的轮廓。

  从容低头,刚好能看到她的睡衣领口,明明是长袖长裤那种最保守的款式,但因为宋遇安很瘦,领口往下的一小片地方还是若隐若现得露出来。

  他只看了两眼,抬起脖子偏开视线,从来没觉得脖子会这么沉,动作艰难。

  “嗯,你现在的精神状况很好,为什么不可以?只要你想回来上班,我可以安排。”

  “再等一段时间吧,我还想去社区服务中心再做一阵子的义工。”

  宋遇安摇摇头,又否定了刚才的年头,道:“我好像对203咨询室已经有感情了。”

  “哦?那对我呢?”从容挑眉。

  “老从,我好像一直没有对你说过一句话。”她眼光中浮起清澈的水光,耳根下藏着淡淡的红晕。

  从容合上那本硬皮封面的书,手指微屈着从她的脸颊缓缓扫过,停留在她柔软的耳垂边,“你说,我在听。”

  宋遇安咽了咽唾沫,只用两个人能听到的音量,轻轻的,又清晰地道:“从容,我爱你。”

  意味浓重,包含深情。

  刚一说完,她感觉整个脸连带着薄被下的身子都烧了起来。

  从容扬起嘴角,胳膊往上一抬,便将她半拢着更加靠近自己,他的额头稍低些便能贴上她的,两个人的呼吸交缠在一起,还有他低沉的,轻易便能撩人心弦的嗓音,“宋遇安,我也爱你。”

  带着些凉意的唇落下,宋遇安闭上眼,任由自己的意识沉浸在这温热的气息里。

  ……

  走廊上。

  李勋已经先去草坪上和司仪交流最后确认的流程。

  宋遇安和关忻出来的时候,就看到笑盈盈站在一旁等候的从容。

  她与他四目相对,也不知怎么的,就觉得耳根微微有点发烫起来,最近这家伙的眼神越来越肆意直白。

  “咳咳。”

  身为今天的主角,关忻轻咳了两声,“遇安姐,BOSS从,咱们出发吧!”

  草坪上,司仪已经就位,宾客们坐在鱼骨状分布的金色椅子上,中间留了一条长长的花瓣小路,一头连着围绕着纱幔的圆台,另一头站着的便是正在偷偷深呼吸的关忻。

  在她身后还有宋遇安,不断给她加油打气。

  “等会儿慢慢走,不要急,你的鞋跟高,千万别崴了脚。”

  本来李勋给她选的是一双平底鞋,可关忻个子不算太高,她临时又换了另一双自己偷偷带来的高跟鞋。

  “遇安姐,万一我要是摔倒了,你可千万扶住我,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呢。”

  “好,你放心,哪怕是摔了,我也会让你摔出一种偶像剧女主角的效果。”

  宋遇安难得开玩笑,把关忻成功逗乐,刚才的紧张感好像也不见了,她轻吐一口气,看向另一侧的圆台那边。

  李勋拿着一小束手捧花,正在台下等着她,后面还站着一个尽心尽力扮演‘聚光灯’的从容,他的视线里只有宋遇安,再无其他。

  随着音乐响起,司仪走上台,宣布订婚仪式正式开始。

  宋遇安跟随关忻缓缓走过去,她顺利完成任务,退至一旁,站在从容的身边目送这对新人上台宣誓。

  从容压低声音道:“你喜欢这种草坪婚礼吗?”

  宋遇安偏了点角度,同样悄声道:“还不错,比较简单。”

  “明年怎么样?”

  “明年……什么?”

  她头一次跟不上从容的思绪,怎么这么跳跃?!

  从容眉目含笑,眼尾隐隐有星光闪耀,“2020年,听起来是个充满爱意的年份,适合求婚、订婚、结婚……”

  宋遇安这才反应过来,“你这是在跟我预约结婚吗?”

  从容突然凑过来,在她额角落下一吻,“别那么惊讶,我已经求过很多次婚了。”

  宋遇安更是瞪大眼,全然没注意到他们身后不少人已经带着笑意张望过来,“什么时候?!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

  “在你每次睡着的时候。”从容眼神暧昧,笑得意味深长。

  同一时刻。

  宾客席的第一排,有个头戴鸭舌帽,帽子上还有一个粉色骷髅头的潮男正举着手机实况转播。

  “女神,看到了没有,刚才我哥在亲遇安姐!光天化日教坏我这种小朋友!”

  电话视讯的另一端,卢思乔皱着眉头,很是不耐,“我说你小子相机能不能拿稳一点!抖来抖去的我什么也看不到!你把镜头对准一点,刚才谁亲谁了?”

  “你还想看?”

  G·T突然把镜头对准自己那张青春气息爆棚的脸,邪邪一笑,“你答应让我去美国找你,我就给你看!”

  另一边的卢思乔气得翻了个白眼,不过这种女神级别,翻白眼那也是美丽的白眼,“G·T你居然敢威胁我!我拉黑你你信不信!”

  “嘿嘿,你一天要拉黑我几十次,平均一月八百回,你现在要是不拉黑我,我还不习惯呢!”

  仿佛是一件非常引以为傲的事情,G·T大大方方得说着,引来旁边几个大妈大姨大爷大叔的侧目。

  卢思乔简直拿这个家伙没办法,她勉为其难道:“好吧,我同意你来美国找我,不过……我很忙的,没有时间带你旅游!”

  “哈哈,女神,你真的答应啦?!”

  G·T太过兴奋声音一下提高,连宋遇安和从容也不约而同得看了过去。

  “G·T那家伙,真的在追卢思乔?”宋遇安难得八卦得问道。

  从容笑了笑,道:“我觉得他们很般配。”

  ……

  后记。

  一周后。

  宋家。

  “遇安啊,你把我那个纱巾找出来了没有?”

  老年才艺赛终于落下帷幕,蒋秀敏所在的舞蹈队取得第一名,全队成员将于明日出发新马泰开展为期七天的夕阳红团豪华游。

  宋遇安把那条橙红色艳丽无比的纱巾拎出来,懒懒得打了个哈欠。

  “妈,你确定要带这条纱巾去?”这是十几年前时兴的款式,当年的阿姨妈妈们几乎人手一条,且颜色多是绚丽缤纷,大红大紫大橙大绿最为多见。

  蒋秀敏将丝巾叠着收进行李箱里,头也不抬道:“你们这些年轻人,不懂我们那个年代人的时尚,过几年你想找我要这条丝巾我还不愿意给你呢!”

  都说时尚是二十年一个轮回,宋遇安仿佛真的不怀疑这种款式的丝巾会再度出现在世界一流品牌的秀场T台上。

  她打量了一眼母亲的行李箱,吃喝穿戴一应俱全。

  “妈,你这次去旅行,真的不要我陪同吗?”虽说是夕阳红团,但旅行社那边说了可以有子女陪同,且团费还有折扣很划算。

  蒋秀敏起身,拿着小毛巾擦了一把脸上的汗。

  “你跟我去凑什么热闹,有这个时间多跟人家小从交流交流感情,你看人家关忻和李勋,订婚还去度蜜月呢,你俩怎么老在西安窝着也不出去转转的?”

  她已经不止一次提起让两个人出去旅游,宋遇安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只是她一直没向从容提起,怕他明明很忙却还要挤出时间来陪自己出去。

  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去哪里很重要吗?

  就在这时,突然有敲门声响起,宋遇安去开门,看到门外站着的从容和他手里拎着的纸袋。

  “不是给你钥匙了嘛,怎么每次来还敲门。”蒋秀敏伸长脖子看过来。

  从容笑着看了宋遇安一眼,“有人给我开门的感觉很好。”

  他走过去,把纸袋捧着递给蒋秀敏道:“妈,我给你准备了一些常备药,都是在那些热带国家能用上的,可以直接带上飞机,你放在随身的包里,每个药盒上有我用黑色记号笔写的食用说明。”

  “啧啧,还是‘儿子’更贴心!”

  蒋秀敏一边感动,一边还不忘‘踩’女儿。

  自从那次事情之后,从容没有再改口,蒋秀敏也喜欢叫他‘儿子’,她现在已经一点儿也不跟从容讲客气,真的把他当成了自家人。

  从容笑道:“妈,这也是遇安的意思,我只是搬运工而已。”

  “嘁,你哪次不这么说,”蒋秀敏抿着嘴笑,又问道:“对了,我去旅游,要走一个礼拜,你们怎么打算的?”

  宋遇安正要接话,便看到从容已经先开口。

  “我打算带着遇安去成都转转。”

  “成都?!”

  宋遇安一脸懵逼得看着他,我怎么不知道有这个安排。

  从容侧目,笑着道:“不是你说,想看大熊猫?吃正宗的成都火锅?”

  “我哪说了……”她声音戛然一顿,突然想起来自己在生日前几天和从容打电话的时候,好像似乎大概可能也许……的确这么说过。

  蒋秀敏点点头,“成都也不错,你们两个是该出去转转,别成天一心扑在工作上面,年轻人还是要讲情调的。”

  “吃火锅的情调吗?”宋遇安撇撇嘴。

  从容突然凑近过去,在她耳边问道:“原来你更看重情调?”

  “……”宋遇安还来不及辩解。

  从容又道:“看来在成都的行程要重新安排了,不过你放心,情调这种事儿,我最拿手了。”

  “你,你跟我过来!”宋遇安拉下脸来。

  有些话,她不好当着母亲的面说。

  从容耸肩,一脸无畏,向蒋秀敏点了点头,便转身跟着宋遇安进了卧室,有些事,貌似……他也不好当着母亲的面做。

   ——全文完。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