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祁少盛宠小娇妻 > 正文
第十章 生日宴
作者:星妍T  |  字数:2248  |  更新时间:2019-06-27 18:57:05 全文阅读

“沈小姐,真想不到你会来参加我的生日宴,真是荣幸之至。”连柔馨笑得温柔得体,没有去注意沈晨曦身旁的男人,眼神只牢牢地盯着沈晨曦胸口处的胸针。

  要不是被沈晨曦身上的胸针闪到眼,她还真没注意到沈晨曦竟然偷偷混了进来。居然和上次她在西城慈善拍卖会上见的一模一样,明明最后因为昂贵的底价都无人竞拍,还回收了。所以沈晨曦身上这枚是高仿?但是也太逼真了!

  沈晨曦快速地眨了一下眼睛,笑盈盈地看着她,“应该的,今天是连大小姐的好日子,我当然要来给您贺寿的。”

  连柔馨登时就不再研究胸针的事了。她想撕人的心都有了,她之前还想过把沈晨曦绑来,但是沈晨曦这么正大光明地进来,这种效果可不是她要的。更可恶的是,沈晨曦还敢讽刺她老,谁给她的脸?

  连柔馨差点绷不住嘴角的假笑,她高高在上的昂着头,“今晚沈小姐能来我的生日宴,相信一定会让你惊喜十足!抱歉,两位自便,我就先失陪了。”

  连柔馨说完,这才懒懒地看向沈晨曦身旁的男人,看清对方的容颜后,她脚下差点一个趔趄,怎么会这样?!她以为沈晨曦身边不过一个平凡的路人甲,结果居然是祁少承!他为什么陪着沈晨曦一起来,逸轩哥知道吗?

  连柔馨脑中忽的一个激灵,之前祁逸轩让她给沈晨曦下药,却没有告诉她那个去皇廷的男人是谁,她本来一直以为是某些歪瓜裂枣的老头,但是后来她派去打探的人都进局子了,难道是祁少承.......不,不会的,说不定沈晨曦只是他的女伴,不会的......

  在沈晨曦略显惊讶的眼神中,连柔馨慌得杯中的香槟都洒落而不自知,她脸色红白交错地踩着高跟鞋,近乎小跑地快速离开了。

  沈晨曦看向身旁的祁少承,他也看着她,似是不解的挑起眉,仿佛全然不知情。在心里腹诽了几句黑心狐狸,沈晨曦又自我纾解,看来不是她一个人的问题,这不还有个见了祁少承就跟见阎王似的连柔馨嘛,怂的不止她一个,甚好。

  “各位来宾晚上好。”一道女声透过话筒蓦地响起时,沈晨曦已经被祁少承搂着走到了会场台下的正前方上,她有些头脑眩晕的接受着四面八方的注目礼。因为宾客都纷纷落座,全场就只有她和祁少承是鹤立鸡群地站着,十足地刷亮了存在感。

  许是因为成了众矢之之的对象,沈晨曦肩头猛地瑟缩了两下,过后肩上忽然覆上一片暖意,她有些讶异地看着肩上的黑色西装外套时,腰身忽的被扣紧,耳边传来一阵热气:“不用怕,我在你旁边。好戏正开场呢,抬头看。”

  沈晨曦耳根隐隐发烫,为了掩下心里莫名的悸动,她连忙把注意力放回台上。

  主持人是个身材火辣的女人,声音很是清亮,一下子吸引了全场近两百多人的注意力。

  “欢迎大家来到这里。今天是连柔馨小姐二十二岁的生日宴,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还有另外一桩特殊的喜事,请诸位一同见证。我就不卖关子了,请今天的主人公连柔馨小姐和祁逸轩先生上场。”

  一身小香风礼服,面容温婉甜美的连柔馨挽着身穿银灰色西装的祁逸轩,宛若一对亮眼的璧人,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沈晨曦心中冷笑,连柔馨说的‘惊喜’,原来是指她能亲眼见证这对有情人终成眷属的场面。

  连柔馨接过主持人手中的话筒,眼神缱绻地望着身侧的祁逸轩,“曾经有一个人告诉我,希望我永远平安喜乐。我也想告诉他,在我最美好的年纪,能遇上他就是我最大的幸运。你愿意娶我吗?”

  台下的来宾都顿时发出善意的哄笑声,生日宴变成求婚宴?接下来就是看祁大少爷的回应了,在众人兴味的眼神中,祁逸轩深情款款地注视着连柔馨,他对着话筒声音清晰地透出来:“其实我早就准备好要向你求婚,我......”

  “——不愿意!”一道刺耳的女声拿着喇叭,几欲刺穿在场众人的耳膜。沈晨曦却没有受到影响,因为身旁的祁少承像预知般提前紧紧捂住了她的耳朵。

  “好了,我们看戏。”祁少承松开了手,对着沈晨曦的耳朵低声开口。

  那女人不知何时跑上了台,对准祁逸轩的脸就是左右开弓扇了好几下,台下来参加的多是世家名媛和家族子弟,他们都目瞪口呆,更不用说当事人,祁逸轩和连柔馨都惊在原地:哪来的女疯子?!

  祁逸轩稳下神后立即厉声质问:“谁派你的?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你是来搞破坏的?”

  “祁逸轩,你无耻!我为你流掉孩子,这事你爸妈也知道,你为了巴结连家就跟这个女人求婚,你对得起我和我失去的孩子吗?你算什么男人?”

  那女人又接二连三地爆料祁逸轩的渣男行径,以及祁父祁母对她的百般挑剔,说得有声有色,让台下的宾客都听得傻眼了,连镁光灯直闪也没发觉。

  台上的连柔馨却是心知肚明欲哭无泪,她为了让整个京城人人都知道她和祁逸轩因为真爱在生日宴上浪漫地互订终身,特意放了记者进来,还买通他们用最好的机器,联系所有电台全程直播。现在这种局面,她简直悔的肠子都青了!

  那女人把‘料’全抖完,直接伤心欲绝地掩面而去,愣在台上的祁逸轩警觉地追过去,却被挡住去路,一个个话筒几乎要戳到他脸上,咄咄逼人的问题接踵而至:“祁逸轩先生,真的如刚才那名女子所说您抛弃她了吗?您的父母也支持您的无良行径?因为连家有钱才向连小姐求婚?”

  连柔馨躲在祁逸轩背后,不停地啜泣着,又颇有技巧地露出她因为痛苦不已而梨花带雨的脸。但是那些收了她钱的记者却像饿狼见了肉,无动于衷地上前包围,酒店维护秩序的保安一来,迅速地截住了部分记者,祁逸轩和连柔馨近乎落荒而逃直接往后台跑,身后还跟了一小串穷追不已的记者。

  台下皆是哗然,唯有沈晨曦和祁少承两个人不受影响地游离在现场的混乱之外。

  沈晨曦转过头,眼神狐疑地看向身旁的祁少承,却骤然一怔,因为他的侧脸此时看起来有种肃杀的寒意,嘴角也噙着意味不明的冷笑。

  祁少承低眉敛目,所以沈晨曦只是惊诧于他冰冷的侧脸,没有发现那双异常深邃的眸底里,是让人触目惊心的晦涩和恨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