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精品现言 > 梦溯时分 > 正文
第一章 梦
作者:梦溯时分  |  字数:2120  |  更新时间:2019-08-03 23:06:00 全文阅读

  时间在走,声音透过窗户窸窸窣窣传进来,我把头伸出来。手在床上摸索了一阵,打开手机,屏幕上亮起有些刺眼的光。

  3:41分。扶着炸裂的头从床上坐起,心里像虫子在爬,恐惧发麻的感受令我一阵战粟。

  虚掩的房门突然开了,须黎揉着头发趿拉着鞋快速走到我床边。“你怎么还没睡?″我拉过她的手问。

  “就知道你会头疼,没死算好的了你。”我不以为然的一笑,头却嗡嗡作响。

  “疼”忍不住呢喃了一声,她抽开手拍了我一下,恶狠狠地说“你还知道啊?有毛病吧你是不是?喝那么多?”

  我吃痛,扯过她只剩骨头般的手,她刚想抽回。“别动,我靠一会。”我顺势拉她坐下靠在她硌人的肩膀上。

  “多吃点饭。”我蹭了蹭她的肩膀,她小小的手拉着我的手出奇的嗯了一声。“你这么做,值得吗?林夕。”她淡淡的开了口,我却心里一顿。

  但还是苦笑着说“甘愿吧。”她撇头看了我一眼喃喃地说“女孩子要对自己好一点啊。”我抬眼,没说话,只是握了握她的骨节分明的手。

  ……

  

  “林夕!我今天上课肯定要睡觉的!你看看!你看看!”她对着镜子扯着自己的下眼睑。里面充斥着密密麻麻的红血丝我突然有点愧疚。

  “ 天!熬夜要变丑的啊,说了不熬夜的,都是那死顾溯妈的!”她看了我一眼然后用力用屁股撞了我一下,我一个趔趄。无奈的摇摇头。

  “昨天做了个梦。”我挤着牙膏说。

  “你昨天睡着了?!”她含着牙膏沫扭头问我。

  我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摇了摇头。要是我说我靠在她肩上睡着了她应该会掐死我的吧。

  “你昨天朝哪边睡的?”她刷着牙嘟嘟囔囔地问。

  “左边”我探头问“怎么了?”

  “压迫心脏,容易做噩梦滴。”她吐掉漱口水说。

  我刷牙的手停了一下,是么,可我昨天梦见的,是顾溯呢。我苦笑了一下继续刷牙。

  “我去喊我哥带早餐”须黎擦着脸走去客厅拿手机,我嗯了一声。

  双手撑在洗漱台旁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林夕遇见顾溯是什么时候呢?栀子花那时候开,蝉在趴在树上冗长的鸣叫。我从操场走过,才记起蝉这种昆虫在地下要长眠七年磨出翅膀才能换的树丫里照射一个夏天的阴凉。

  这个时候,家长会应该还没有开始吧,我去班上签个到好了,我想着。转过拐角突然愣住了,那好像不是我们班的人。

  “林夕!我跟你说哦,顾溯其实长得还算可以的,就是矮了点。”陈须黎从旁边侧身小声的说。我瞧了她一眼,点了点头。

  随即和须黎一起走了过去,他站起身来,天蓝色的校服刚刚好,平头,细长浓密的睫毛忽闪忽闪,一双古井无波的眼眸,如果真要形容他的话,就是无心无月,清风凌冽。仿佛不染尘世。但却稍稍的矮了点,心里的某个地方似乎被触动了。

  我打量了许久。他皱了皱眉,须黎拧了我一下,我才反应过来“喔好的签到”我快速说了一声,旋即便是无声。他坐了下去,拿着0.5的碳素笔写着报表,我有点奇怪。

  陈须黎扶了扶额头,“你怎么这么蠢?名字也不说别人怎么记?”我恍然大悟。

  不好意思地说“林夕。”他停了一下手里的笔找出本子然后问,“哪个夕?”,“夕阳的夕”

  他捏着笔写下然后点了点头。“我也要签,陈须黎。须臾的须,黎明的黎”他顿了顿,“你哥,是夏臾明?”他抬头问。

  “你怎么知道?”须黎奇怪的说。“你哥是文学部和学生会的主席。”我默默地说。须黎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你也在文学部?”我问。他的手叩着桌子点点头。“你的笔名是什么?”须黎问。

  我捏了捏她的手,如果作者用笔名就代表他并不想用真名来写故事那么问作者笔名就不是件礼貌的事了。他皱了皱眉然后还是说了。

  “十三州府。”我突然愣住了,那篇文章是他写的,我那篇文章下面的评论也是他,我望着他说:“十三州府你好,我是长星”随即我伸出手,这回他愣住了。然后他盯了我良久才缓缓站起身来伸手与我相握。

  须黎看着我们也顿住了,然后捏了我一把咬牙切齿地说,“你们两个,不干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不行么?不觉得尴尬么?”我噗呲一笑。

  “有些见面是需要点仪式感的。”他缓缓开口。我看着他。点了点头。“你们两可以撒开手了吧”须黎双手环着撇嘴说,我才发现我们的手一直握着,旋即两人都松开了手。

  “你是26班的?”顾溯问,我嗯了一声,“哎哎哎,我也是26班的好嘛?”须黎不满的说,他点了点头。须黎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嘟嘟囔囔地说,“真是王八看绿豆。”

  我看了她一眼然后叹息了一口气,须黎不解地望了望我,我摊了摊手,谁在文学部不知道,“十三州府”是出了名的记仇并且丝毫不领情的。

  “陈须黎,这个月你们班的稿子,就你来写吧。”淡淡的声音不出所料的传出。我笑着摇了摇头,须黎拍案道,“为什么?!”,“当众语言攻击文学部副部长,他有权利...”我在旁边小声的说。

  “不是不是我也没说你啊,你自己承认的好吧!”他淡淡的看了一下报表,然后说,“不写也可以,班分扣一分,稿子重新交。”

  “你!顾溯!我哥可是部长!”,“须黎,你哥不管这方面的事,生杀大权在他手里...”我提醒道,须黎撇撇嘴,“我就不写咋滴”,顾溯看了她一眼然后说,“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26班这个星期是老龙值班。”

  然后须黎愣住了,好狠啊,明明知道老龙把班分看得比命还重要,须黎简直是板上钉钉的人了。我在心里一阵嘀咕,顾溯不好惹啊...

  须黎恶狠狠地看着顾溯,然后说,“你等着,我记住你了!你不就...”,“...呜呜呜”我捂着她的嘴赶忙把她拉走,须黎这个性子再来一遍可能就是一个月的文学稿子的事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