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猫系王妃太甜啦 > 正文
第三百四十九章 大结局
作者:琼岚岚  |  字数:3302  |  更新时间:2019-12-27 10:56:20 全文阅读

“你走不了的!”夏至冷冷的打断他。

“不!你们必须放我走,不然我就杀了她!”说着他手中的利刃当真离顾暖凉细白的脖颈又近了一些。

“给他准备!”容尽染狭长的凤目已经呈现猩红。

众人不敢怠慢,只得找来马匹和银两,那小喽喽见了,两只放着鱼死网破凶光的双目也终于绽放了些求生欲望。

他一手持刀,一只手艰难的拽住那马的缰绳,又十分费力的把那装着银两的包袱背在身上。

顾暖凉简直想伸手帮他一把,但又害怕这小喽喽情绪一个激动,来个玉石俱焚,所以只能按捺着听他指使。

“上去!”小喽喽喊道。

顾暖凉侧头看了容尽染一眼,容尽染血红的双眸紧紧盯着这边,薄唇抿成了一片刀刃。

四目相对,顾暖凉看见容尽染对她点了点头,心领神会,于是顺从的爬上了马背。

“你们都后退!”那小喽喽一声大喊,也跟着爬上了马背,挟持着顾暖凉向山下跑去。

众人依言,退到百米开外。

那小喽喽便策马奔腾,骏马在山道上原本都是小心翼翼,可他却不管不顾,一个劲的狂奔。

顾暖凉生生惊出一身冷汗,她怕自己还没被小喽喽杀死,就跟着他连人带马摔下这山间,摔死。

容尽染此刻站在那山顶荷塘边上,眯着阴冷的双眸,盯着纵横盘绕的山腰上那疾驰的骏马。

慢慢的从夏至手上接下长弓,然后搭上三支利箭,拉满,瞄准。

沉重的长弓在容尽染遒劲有力的大手下被拉到了极致,那三支箭此刻也蓄势待发,就等着疯狂冲击。

头顶盘旋的秃鹫低声一记鸣叫,容尽染腾的松了手。

那三支利箭仿佛插上了翅膀直冲那山下之人而去。

顾暖凉只觉得身后的小喽喽身形猛然一滞,她还为反应过来,那把架在她脖颈边的利刃便自那人手上掉落了下来。

紧接着她感到身后的压迫感也堵然消失,“砰”,身后传来人从马上掉下来的声音。

顾暖凉紧张回头,见那方才还张牙舞爪的小喽喽此刻背上插了三支黑箭,随着惯性在山道上滚了两滚,终于无可抑制的滑落了山涧。

顾暖凉赶忙勒住还在疯狂奔驰的骏马,瞪着干涩的杏眸,抬起头正对上山顶上那抹银灰身影。

她跳下马,沿着山道慢慢往回走着,不一会儿便看见前头迎来大匹人马,走在最前头的是那个极熟悉的男人。

离开万人劫,容尽染和顾暖凉马不停蹄的朝碎叶城赶去。

在山上虽然发生了很多事情,但实际耽搁时日并不多,他们赶到碎叶城的时候,一打听,沈老将军和沈知廷还未到。

碎叶城他们之前已经游玩过,因此也并没有过多停留。

为了不再节外生枝,容尽染带着他们直奔西部边塞地区。

西部边塞因为朝廷的再次支持,已经微微开始好转。

一时之间竟给人生出一种国泰民安的错觉,容尽染知道酝酿在这和平氛围下的是怎么的惊涛骇浪。

一连潜伏数日,却没有任何异动,就在顾暖凉以为此行已经行到此处的时候。

当地县令一家却一夜之间莫名被杀,就连县令还不满百天的小公子都没有放过。

一时之间,人心惶惶。

而隔壁县也发生了暴乱,死伤十余人,容尽染感觉一场旷日持久的杀戮即将大范围汹涌而来。

沈老将军一赶过来,就遇到这么棘手的问题,他是武将,领兵打仗在行,可是对于侦探破案,却一筹莫展。

容尽染感觉到到一定有一股势力正在暗中窥视着他们,但是他已经不太确定对方到底有没有发现暗处活动的他。

一连半个月,这个调查都毫无头绪,顾暖凉和谷子也暗暗跟着着急。

一日,容尽染又暗地重访县令老宅,突然在那庭院的角落拾到一银色地仪挂坠。

银色通体发光,质感纯良,好生熟悉。

他总觉得自己在哪里见到过这个挂坠,却又一时想不起来。

晚间,容尽染把那挂坠抚在手上仔细揣摩,顾暖凉自外间打了洗脚水进来。

自从来到西部,她也就舍了顾侧妃的架子,一切亲力亲为。

这种感觉其实挺好,她突然觉得自己和容尽染仿佛当真是这俗世里最平凡的夫妻。

平凡到妻子每日都要伺候丈夫洗脚。

“看什么呢?”顾暖凉自然而然的蹲在容尽染身边,帮他除掉鞋袜。

容尽染回过神来,让顾暖凉坐在他对面,抬手也除掉她的鞋袜。

二人便面对面的坐在一起泡脚。

木盆不大,盛容尽染一双脚刚刚好,再加上顾暖凉就无处安放了。

顾暖凉只好把一双白嫩的小脚搭在容尽染的大脚上,又说道:“拿来我看看。”

容尽染知她所指,便把那手中的挂坠放在了她的手上。

迎着昏黄的灯光,顾暖凉看了两眼,很快开口道:“你拿哥哥的挂坠干嘛?”

“哥哥?”容尽染不明所以。

“昂,我那个同为猫族猫身的哥哥顾夜凉呗。”顾暖凉晃动着两条腿又道:“不然我在这尘世又没有什么亲眷。”

“你是说这是顾夜凉的挂坠?”

容尽染经她这么一提,突然想起来这可不就是顾夜凉过去时常挂在腰侧的地仪挂坠吗?

“当然啊!你又不是没见他挂过。”顾暖凉把那地仪挂坠还给了他。

又道:“哥哥的东西都是绝无仅有,你还在这世间见过第二个人挂这种挂坠?”

容尽染思索了一下,确实不曾见过。

于是只道:“他来西部了?”

这句话是喃喃自语,顾暖凉没有听太清楚,也懒得再过问,于是低下头专心给他搓脚。

如果顾夜凉因为某些原因来到西部的话,那皇后暗中策划的主力军队一定来到这了。

必须尽快联系上顾夜凉。

可是该怎么联系上他呢?那黑猫来去无影踪,一直都让人捉摸不定。

失神间,窗户突然被一阵风吹开,他们在西部呆的有些久了,天气已经开始转凉了。

顾暖凉打了和哆嗦,正准备起身关窗,却听见一声不轻不重的叹一声。

随后紧接着熟悉的声调:“没想到妹妹也来了这西部。”

顾暖凉震惊,却看见一只黑猫已经爬上了窗台,在她愣神的间隙,跳进了屋子里。

幻化成了一个俊美少年郎,温热缺又凉薄,是顾夜凉无疑了。

他转身朝坐在床边的容尽染施了施礼,称呼道:“王爷。”

原来容尽染昨日重现县令老宅,被返回去寻找挂坠的顾夜凉刚好碰上。

因他身旁还有几名看管随从,所以顾夜凉并没有现身。

“王爷,皇后的军队明日就启程撤离西部,返回京城。”

顾夜凉顿了顿又道:“我到今日才得知消息,原来皇后做这些安排都是为了引诱你来西部。然后再没人阻拦她,她好一举攻下京城,谋权篡位!”

容尽染笑了,道:“不过他可能失算了,自己的得力主将居然是本王的亲信。”

顾夜凉对“亲信”这个词不置可否,“王爷,你明日就抄近路先回京吧。我们到时候里应外合,定能当场拿下皇后,还能揭露出她的真面目。”

“她现在的大部分兵力都听令于我,到时候危急关头我反其道而行之,一切都水到渠成。”

顾夜凉说完低笑了起来,这是一场必胜的战争。

半个月后,容尽染快马加鞭先行赶到京城,顾暖凉和谷子托付给沈老将军和沈知廷,由夏至护送其后。

顾夜凉和皇后的那批人马还没有赶到,容尽染秘密调动自己手中的军队,准备随时迎战。

如自己所料,果然皇后又给自己加了一道屏障,那就是请求犬戎国到时能够出兵相助。

只不过犬戎国那个见风使舵的国君一转头就把这个消息卖给了容尽染。

皇后带领大匹人马逼宫的时候,皇上还在和群臣讨论近年来财政收入问题。

殊不知,皇宫内外已经被重重包围。

皇上大惊失色,此刻如待宰的羔羊,胸腔一滞,一口老血喷涌而出。

“皇上,你别挣扎了,还是乖乖把位子让给本宫比较好。”皇后凤眸一敛,残暴狡黠的说道。

“你大概还不知道,这些日子以来你喝的补汤本宫全动了手脚,现在也不怕告诉你,你活不几天了!”

皇后说完肆无忌惮的哈哈大笑起来。

皇上只觉得胸口更加沉闷了,忍不住又是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朕待你……没想到你居然想害朕……”皇上艰难道。

“哼,怪只怪皇位太吸引人了,我的陛下。”皇后说完,眼眸一冷,又对身后兵马道:“全部给我拿下!”

但等了好久都没有等到预料之中的血雨腥风。

顾夜凉好整以暇的站在其后。

“顾夜凉!你干什么!还不给本宫动!”皇后暴怒一声吼。

“他是本王的人,为什么要动?”容尽染英挺的身姿自人群之中走来。

嘲讽的看了皇后一眼,又道:“来人啊!把这群乱臣贼子都给本王抓住!”

皇后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这场蓄谋已久的战争,这场自己以为稳操胜券的拉锯战,因为顾夜凉的加入顷刻间土崩瓦解。

“父皇,儿臣救驾来迟了。”容尽染对倚在龙椅上奄奄一息的皇上说。

“传朕旨意……”皇上艰难道。

听闻此话,朝中文武大臣赶忙跪下听旨。

“朕死后,传位给荣王容尽染!”皇上艰难的说完,便昏死过去。

……

若干年后,坐在龙榻上的容尽染英明神武,但却十分认真的在剥葡萄。

顾暖凉支着腿,抚摸着圆滚滚的肚子,说道:“容尽染,他方才又踢我了……”

容尽染把一颗剥好的葡萄肉喂进顾暖凉嘴里,低头对着顾暖凉的肚子说道:“小家伙,要听话,不许再欺负你母后。

窗外的微风不燥,阳光正好,顾暖凉便低头嗤嗤的笑来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