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吵’死了
作者:爱吃白米饭  |  字数:3010  |  更新时间:2019-06-26 09:57:40 全文阅读

“老天,你睁开眼看看啊,为什么这世上会有这么不孝顺的人啊,二叔啊,你刚走,一个赔钱货就想来抢我们老温家的财产,家门不幸啊。”

大中午的,一个中年大妈不顾头顶上那片炙热,独自一人坐在地上鬼哭狼嚎,不远处站着三三两两嗑瓜子看戏的人,至于她口中的赔钱货,则一脸怒容的站在旁边。

“他二叔,你要是在天有灵,赶紧把这个吃里扒外的赔钱货带走,不然,我们老温家的财产就要落入旁人手中啦。”中年大妈越骂越来劲,为了钱,她是连面子里子都不要了。

“刘带娣,我爸妈的东西什么时候成了你家的。”温和面色铁青,忍着想要揍人的冲动质问道。

“你这个赔钱货,年纪不大嘴巴却那么臭,竟然敢对我直呼其名,看我今天不好好教训你。”刘带娣站起来,撸起袖子向她冲了过去。

温和也不甘示弱,一副蓄势待发的模样等着她上门,不过很可惜,第一个回合她就被打趴下了。

刘带娣两手抓着她头发往地上扯,咬牙切齿说道:“我儿子是老温家的独苗苗,那钱必须给我儿子娶媳妇,你这个赔钱货没资格得到……”

“刘带娣,你给我放手。”温和面露痛苦之色,她使劲的挣扎着,想摆脱她的控制,无奈对方太强悍了,她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疯子,给我滚开。”她急了,再这样下去,她不死都得脱层皮啊。

刘带娣不仅不放手,还加重了手里的力道:“贱女人,赔钱货,叫你抢我儿子的钱,我今天就让你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我没有抢,那是我爸妈留给我的东西,跟你们没关系。”挣扎中,温和的表情更加痛苦。

刘带娣一听,见她不知悔改,表情更狰狞,甚至坐在她身上,摁着她的头往地上撞。

不远处的吃瓜群众没想过双方会打的如此理激烈,都出现了短暂的错愕,等到她们意识过来并分开对方的时候,处于弱势的温和已经是‘面目全非’了。

她狼狈不堪的坐在地上,两手捂着胸口在喘气,目光死死的盯着眼前那个几乎毫发未损的女人,心中憎恨不已,她刚才怎么就没装个砖头在身上,不然刚才就能一砖拍死她了。

“赔钱货,看什么看,看了也不能改变你是个赔钱货的事实,识相点就赶紧把钱留下。”刘带娣露出胜利的笑容,那得瑟的模样,让人看了好想扇她巴掌。

极度愤怒过后,温和反而冷静了不少,她随意的整理了一下头发,深呼吸一口气后面带讥讽道:“对于你父母来说,对于你的长辈来说,你不也是一个赔钱货?你有什么资格嘲笑我,还妄想得到我爸妈的财产,凭什么?就凭你不要脸?”

稍微有点羞耻心的人在听到这段话后都会脸红,没想到刘带娣的脸皮已经无耻到刀枪不入了,她不以为意说道:“对,我就是赔钱货,我就是不要脸,你能拿我怎么样?”

“只要有钱,脸皮算什么,天大地大,钱最大。”她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脸,再做出数钱的动作,仿佛告诉她,只要能得到她爸妈留给她的钱,她今天就把脸皮撂在这儿了。

“啧,你真无耻。”

她承认自己输了,也懒得跟她废话,撇撇嘴,不屑说道:“我爸妈的钱,我就是把它一份不留的捐出去,也不会让你得到。”

说完这句话后,她的大脑突然一阵刺痛,脑海中闪过一片火红,接着就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中。

等她再次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不是医院的天花板,而是横梁上的老鼠,它好像还对她行注目礼?

“啊……”

她忍不住大叫起来,才发现自己的声音跟平时不一样,她立即起身,瞪大眼睛看着周围陌生的一切。

就在此时,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面黄肌瘦,衣着简朴的小女孩向她跑了过去,并扑在她怀里,兴奋说道:“小姐,你终于醒来啦。”

小女孩的出现让她内心震撼不已,她楞楞的看了她好一会儿才收回视线,心不在焉说道:“嗯。”

“小姐你刚醒来,肚子饿吗?要不要小草去厨房问问有没有吃的?还是说你想吃什么,我让厨房去准备?

又或者先去禀告老爷夫人你已经醒来了这件事?哎呀,我到底要怎么做,好纠结……”小草一脸的欢呼雀跃,整个人仿佛清晨的小鸟,叽叽喳喳个不停。

温和没有说话,双眼无神的看着前方,右手偷偷的在自己大腿上用力的捏了捏,腿上传来的疼痛清楚的告诉她,这不是梦,她是真的穿越了,也就是说现世的她了了了。

那家人得知这个消息后一定会很开心吧,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了自己的财产,等等,好像不对?她仔细的想了想,她记得她晕倒前被那凶狠的女人欺负,还说了要把爸妈留给自己的钱捐出去?

这样一来,她别说是得到她爸妈的财产了,说不定还得因为自己的‘凉凉’而进去蹲一蹲吧?想到这些,她不禁露出了笑容,竹篮打水一场空不算,还把自己搭进去了,大快人心,普天同庆啊。

至于现在的自己?算了,反正那里也没什么值得她留恋的,换个地方生活好过天天面对无耻之徒要钱。

只不过,好像没穿越对地方啊,身份也不行,她环视周围一圈,露出了苦涩的笑容。

小草见她还是不搭理自己,光顾着傻笑了,她小嘴一噘,没好气说道:“小姐,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思笑,你不怕老爷怪罪你哦。”

“怪罪我?为什么?”小草的一番话让温和瞬间回神,脸上的笑容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慌张,她竖起耳朵,聚精会神的盯着她看,生怕听漏了什么。

她虽然拥有了原主这幅身体,但她并没有兼有原主的记忆,所以她对原主的曾经一无所知。

“那么重要的日子,小姐当着老爷的面,居然……”说到这儿,小草低下了头,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小草的叹息让温和一脸沉重,她心想,原主该不会是被迫嫁给条件惨不忍睹的人,想不开的她就当着众人的面在心灰意冷中绝望自杀吧?刚好被已经‘凉凉’的她捡了这个便宜?

如果是这样,那她也惨到头了,得罪了娘家不说,未来婆家也一并得罪了。

“我当时怎么样了,你倒是说啊。”见小草不说话,她着急了,催促道。

被她这么一催,小草也急了,她一急,说话就容易结巴:“就是……就是……”

“诶,不对啊小姐,你怎么会问我当时你怎么样了,你不是当事人吗?”小草后知后觉的回过神来,看向她的眼神充满了疑惑。

“我失忆了。”温和想了想,把穿越前辈们百试不爽的老梗搬出来。

“失忆?”小草惊呼:“小姐哪里受伤了?需要我去找大夫过来看吗?”在她的认知里,人只有受伤了,才有可能会失忆。

“我身上没有伤口,应该不碍事,就是想不起来以前的事了,你也不用担心,也不用去找大夫,以前你是怎么跟我相处的,现在还是怎样,不要因为我失忆这件事而跟我生疏了就好。”温和抓住她的双手连忙解释,生怕她转身就去禀了人,带大夫过来给她看。

小草虽然还面露担忧,但没有追问下去,连忙摆手表示自己不会疏远她,接着就把她晕倒那件事告诉了她。

“我听府里的下人说,小姐跪在祖宗牌位前准备磕头的时候,突然就晕倒了。”

“听说?”温和皱着眉头诧异的看着小草,她很疑惑,对方不是她的贴身婢女么,怎么关于她的事,她会从别人那儿听说呢?

小草从她说话的语气和表情里知道了她的疑惑,赶紧解释:“我之前是洗衣局里的小透明,小姐晕倒后才被派来照顾小姐的。”

“哦……”温和拉长了尾音,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对方到原主身边不久,对原主的认祖归宗的事情不清楚也就说得过去了。

只不过……

她低头,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重新陷入了新的惆怅中,虽然原主不是因为对婚姻不满而自杀,而是在祠堂里晕倒了,但这也不是一件好解释的事情好吧,要是有人事后问起,她要怎么说才能圆好这件事呢?

“我的这次失忆或许跟之前的晕倒有关系吧,倒下的时候可能不小心撞到脑袋了。”温和皱着眉头解释。

为了消除后顾之忧,她把失忆的根源嫁祸到晕倒这件事上。

“对哦。”小草豁然开朗,却没有想过,跪着晕倒,那短短的距离如何给大脑带来失忆的巨大伤害。

尔后她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继续说道:“小姐啊,虽然老爷以前对你很不好,但他现在不是在努力的改善他和你之间的关系吗?所以小姐也别生老爷的气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