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还是叫声沈夫人吧
作者:纤纤芊月  |  字数:3023  |  更新时间:2019-10-03 10:54:01 全文阅读

  柳甜甜之前心中的怒气,其实早在沈千秋到来时消失殆尽。

  如今听到沈千秋的那句道歉,她的心里更多了些羞愧与心慌。

 

   “沈千秋?”柳甜甜拍着他的脸叫唤了几声,却始终不见沈千秋睁开了眼睛,她哆嗦嘴唇看着沈千秋身上多处深可见骨的伤痕:“沈千秋……你不能死。”

  柳甜甜手里抓着木瓢,之前留下备用的灵泉水和万能水都像是不要钱般地往沈千秋的嘴里灌:“你如果死了,可就白糟蹋了我这么多好东西了……这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

  “你就算变成了鬼,我也会追着你要你还钱的!”

  不知不觉着,柳甜甜声音变得有些哽咽,滚烫的眼泪滴落在了沈千秋的脸上。

  这一刻,她真觉得沈千秋讨厌极了。

  她不在乎沈千秋,可她在乎漂亮婆婆呐。

  就算沈千秋要死了,他也不能因为救她而死!

  漂亮婆婆要知道了,肯定会恨死她的!

  所以,所以她绝对不能让沈千秋没了命……

  柳甜甜颤颤巍巍地将沈千秋抗到了背上。

  她跌跌撞撞地往沈家跑去,远远走到沈家门前,沈云氏就一脸笑意地迎了上来:“甜甜回来了?千秋……”

  看到柳甜甜背上的血人后,沈云氏登时笑意全无,她一向从容的脸上带了慌张,险些脚下一软跌了下去:“千秋……千秋他这是怎么了?”

  离沈千秋上次受伤才多久?居然……居然又成了这样!

  沈云氏只感觉自己胸口一阵绞痛,她倚着门框才总算平缓了呼吸。

  “都是我的错!”柳甜甜眼神回避,哽咽着:“漂亮婆婆,您先去请张郎中过来……别的什么事,待会儿我再和你说。”

  关乎自家儿子的性命,沈云氏的脚程很快,张郎中被扯着进到房里的时候,嘴里:“这十里八乡的没有哪家比你们沈家请郎中请得更勤了。”

  可不是嘛?

  久病成医,柳甜甜觉得自个儿照顾病患照顾久了,都快学会医术了。

  收起了玩笑心思,张郎中诊起脉来依旧是神色凝重,他往沈千秋的各处伤口上撒满了金疮药:“亏得他这次没有伤到命脉,注意这几天伤口不能沾水,但这次失血过多,可得好生滋补才能养会根本。”

  “多炖些猪肝等补血之物给他吃喝吧,如果千秋有发热现象得第一时间来寻我。”

  张郎中提着医药箱走了,沈云氏抿着嘴角为沈千秋换了一身干净些的衣裳:“甜甜,你们这是遇上什么了?千秋竟然被伤成了这样……”

  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与沈云氏说了一遭之后,柳甜甜有些羞愧地微微垂眼:“漂亮婆婆,我不该赌气乱跑,不该连累沈千秋的……”

  闻语,沈云氏却长长地松了口气,她揽过了柳甜甜的肩膀:“作为男人,他保护自己媳妇是再正常不过的,甜甜,你不用自责难受。”

  “但婆婆也得与你说几句心里话……千秋是我亲生的,我能看出他对你是真心欢喜的。”沈云氏的眸光潋滟,面上扬起了一抹浅笑:“我们甜甜是个好姑娘,我希望日后不管有多难熬,你都能跟千秋一起把日子经营下去。”

  柳甜甜的面色微变,她踌躇地看了一眼还没清醒的沈千秋,终究没有接茬。

  这话的分量太重了。

  她还不知道以后会会发生什么。

  ……

  大年三十这一天,家家户户都贴上了红色对联,杏花村难得一次四处都闻得到肉香。

  鞭炮声络绎不绝地响起,沈家门前也格外地热闹,柳甜甜撒了把糖和几个铜板打发走了周遭过来讨喜的小孩们。

  “沈千秋,咱们家还没放鞭炮呢!”柳甜甜天生怕冷,今儿个套了件厚实的大袄子,却仍然耐不住热闹,拖着沈千秋在门口挂了两褂鞭炮。

  点燃了火,鞭炮声大得刺耳,沈千秋担心会炸到柳甜甜的身上。

  他匆匆跑来将她护在了怀中,面上洋溢着笑意:“媳妇,除夕快乐。”

  “除夕快乐!”

  鞭炮的硝烟渐渐消退,不远处慢慢走来了一个气度斐然的男子,是金湛!

  一瞧见他,沈千秋脸上的笑意登时就冷却了下来,他将柳甜甜死死地箍在了怀中,像是在宣誓主权:“你来干什么?”

  柳甜甜探着个头望向金湛,不禁擤了擤鼻涕。

  这天气,金湛竟然还是一身长袍。

  真是不怕冷。

  “你放心,”金湛负手而立,他鼻尖冻得有些泛红:“我只是想来找柳姑娘谈生意。”

  此时,金湛好像已经忘记了自己上次被沈千秋丢出家门的丢脸。

  柳甜甜眼珠子一转,就从沈千秋怀中偷溜了出来,她跑进屋里倒了杯热茶递给金湛:“这一路过来,冻坏了吧?喝了就不冷了。”

  她觉得自己简直是机智极了。

  这样一来,既可以不让金湛进屋,全了沈千秋的小心眼。

  又可以讨好一下金湛这个未来的大金主。

  要知道,这些天又是沈千秋受伤,又是大过年置办东西的,她早就已经两袖清风,身上不剩几个钱了。

  沈千秋如今这个情形也去不了镇上,她手里的那些存货就压着房里落灰了。

  无论如何,她都抓好金湛这单生意!

  金湛微怔着接过了那个破了角的杯子,将里面的茶水统统喝下。

  他只觉得身上的冷意一扫而空了,连着心口都是暖洋洋的:“上次与柳姑娘谈过之后,我自己回去反思了会儿,觉得确实是我的主意唐突了。”

  “我负责打开市场销量和原材料,你负责制作,赚来的纯利润,咱们俩四六分。”这已经是金湛能够给出的最大让步了:“但不过柳姑娘,你每个月要制作一百盒胭脂和一百盒水光露,质量必须过关。”

  四六?她原本想得是三七呢!

  可如今依照家里的缺钱情况,柳甜甜也只能屈服于资本主义的威慑之下了。

  反正还是自己拿大头!

  薄利也能多销……她得相信自己做出来的产品!

  “行!”柳甜甜人如其名,笑起来格外地甜:“只不过这做生意最讲究地就是一个诚意,除了姓名之外,我如今对你可一无所知,怎么能放心做货呢?金公子你看……”

  她说着话,手已经不自主地伸了出去。

  柳甜甜自己个都觉得,最近她是不是和柳家人学得越来越厚脸皮了?

  可这做生意,脸皮不厚点怎么能行……

  而金湛却没有丝毫嫌弃的意思,他从怀中掏出了一个鼓鼓囊囊的钱袋:“就算柳姑娘不提,这押金我也必然是会付的。”

  垫了垫手中的钱袋,柳甜甜笑得更开心了,这里头可最少有十两银子。

  够解他们家燃眉之急的了。

  她客套问道:“金公子可真是诚意十足,希望咱们能合作愉快,金公子……您要不要一起用顿年夜饭?”

  金湛本想推拒,可不远处停靠的马车上却突然跑下来了一个花蝴蝶般的姑娘,她笑声如铃:“兄长!”

  那姑娘眉眼如画,鼻梁秀挺,最重要的是,她的身上竟只穿了一件胭脂色的对襟长裙,连斗篷都没有披!

  “反正咱们在这杏花村也没地儿能吃年夜饭,既然这位姐姐邀请了咱们,不如咱就留下来吧?”柳甜甜刚还在感慨他们这兄妹俩个顶个的不怕冻,就冷不丁地听到了这么一句。

  柳甜甜回眸对上了沈千秋那充斥着怒意的眼神,心头很是无奈。

  天地良心,她真的只是客套两句!

  “家妹金蝶,她素来性子有些跳脱,还望二位多多担待,”金湛也有些尴尬地咳了两声,可他一向提不起狠心肠拒绝金蝶的要求:“看来今天得叨扰二位了。”

  自己说出去的话,怎么也得负责到底,柳甜甜将金家兄妹请进了屋子。

  “这是来客人了?”沈云氏正和着面团准备包饺子,却蓦地抬眼看见了金家兄妹,她看着二人身上所着的衣饰,眼神中不知不觉地多了一抹警惕:“甜甜,他们是你的朋友?”

  “是合作伙伴。”柳甜甜将二人的身份来头都与沈云氏介绍了一番之后,挽起袖子就去帮沈云氏包饺子了。

  金蝶看起来确实是个爱凑热闹的,此时正缠着柳甜甜教她包饺子,眼睛却在时不时地乱瞟着,似是好奇周遭环境:“甜姐姐,你觉得我兄长人怎么样?”

  “不就那样呗,”柳甜甜胡弄合起了个饺子,就见屋里人的视线都停留在了自己个的身上,她弯了弯眉眼:“不过,和金公子这样的人谈合作,最舒服了。”

  柳甜甜说着,还不忘摸了摸已经别到自己腰间的钱袋。

  这金湛人傻钱多,合作起来能不舒服吗?

  “承蒙柳姑娘夸奖了。”金湛没有错过柳甜甜眼中的狡黠,却仍旧站起身不卑不亢地拱了拱手。

  沈千秋眉峰轻挑,他走过柳甜甜的身边,与金湛平视着:“甜甜如今已经是有夫之妇,你叫她姑娘只怕不合适吧?以后还是叫一声沈夫人吧。”

  “你们读书人,不是最讲究这些了吗?”

  气氛叫一个剑拔弩张。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