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快穿之有持无恐 > 正文
第七章 谭阮番外
作者:孤寂万年  |  字数:2195  |  更新时间:2019-10-11 20:49:12 全文阅读

他是什么时候认识李亦哲的呢?

谭阮想了想,最终只记得一个小小的身影,身着精致小西装,静静的站在树下,抬头仰望着树梢,不知道在看什么。

彼时,他正代领着自己的小伙伴‘征战天下,大杀四方’。

他第一眼看到李亦哲,便记住了他,即使那时他还不知道他的名字,也不知道他就是那个别人家的孩子。

更不知道他们的父母曾有过玩笑一样的婚约。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想欺负欺负那个人,想看到他那张老气横秋的小脸上露出不一样的神情,想他的世界里从此出现他的名字。

可他是骄傲的,他怎么会为了一个朋友而低头,绝不,即使那个人优雅的如同中世纪的贵族。

他冷哼一声,不屑的离开。

眼角的余光却在观察着他的神情。

让他丧气的是他依旧仰头淡淡的望着树梢,连神情都没有丝毫的变化。

他恼了,弯腰拾起一块儿尖锐的石子,朝着那人砸去。

石子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准确的落在那人身上。

他一下子慌了神,瞪大了眼睛,随后转身就跑。

直到跑出了很远,才气喘吁吁的停下,心中很想去看看他怎么样了,被砸的严重不严重,他想去道歉,可年少的骄傲不允许他这样做。

谭阮心事重重的回了家,自此把这件事埋在了心里,他想过不了多久,他就会忘了他。

然而没想到的是他竟然在家里再次见到了那个人,原来他就是她母亲提起的李亦哲,那个优秀的别人家的孩子。

再次见到的那一刻,他心惊胆战,看到他没事,暗自送了一口气,可随即又沮丧了起来,他以为他会把之前的事告诉他的父母,但直到从他家离开他也什么都没说。

谭阮知道李亦哲是不同的,和他还有他的那些小跟班都是不一样的。

他是小区里的孩子王,掏鸟窝,爬树,什么都干。

而李亦哲呢?他就只会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仿佛这一切都和他无关,如同高高在上的贵族不在意贱民的喧闹。

这世上仿佛没有什么东西是他不会的,他所惊叹的,他却随手即来,但想到他被欺负都不会还手,谭阮又觉得他真笨,所以,以后就有他来保护他。

年少的心总是单纯而稚嫩的,因为骄傲不肯低头道歉,因为歉意默默守护。

时光悄悄的划过,谭阮越来越叛逆,他染了一头红发,一脸桀骜,微微抬起下巴,便能让一群女生尖叫。

他谭阮享受着这种被人瞩目的眼光,他叛逆的青春里是自以为‘酷炫’喝酒抽烟,却和他渐行渐远。

等他回过神来,他已经变成他所仰望的人。

他是嫉妒的,嫉妒李亦哲的爸爸妈妈那么爱他,嫉妒他学习那么好,嫉妒他那么优秀,所以他拼了命想把他也染黑,这样他就不会再自卑。

他的家庭看似美满,可只有他知道,她的父母早已貌合神离。

年轻而平凡的父亲遇到美貌的母亲,自此便一见钟情,疯狂追求,可母亲早已心有所属,但那人却名草有主,还是她的闺蜜。

她做不到背叛,却又有另一人疯狂追求,在进退两难之间她选择离开,可没想到一场车祸阻止了她,是疯狂追求她的父亲救了她。

救命之恩如何相报,一个念头像疯草一样在心中生长——以身相许。

她以为感激就是爱情,可终究不是,漫长的时光带来的除了疲倦还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噩梦。

那场几乎夺取了她生命的车祸居然是她的丈夫亲手设计的。

她心如刀绞,一切都错了,从一开始就错了,可现在已经晚了。

在苦求无果后,他的父亲最终选择了放弃,十几年的时光磨去了他当初的热血,也磨去他以为可以至死不渝的爱情。

十几年来他做了太多,也失去了太多,可从始至终他都不曾被她所接纳,即使他们已经有了一个孩子,但如果可以的话他想他会心甘情愿被她欺骗一辈子,可这世间没有如果。

他们的悲剧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相互折磨。

得知真像的谭阮傻了眼,越发的叛逆。

是什么时候他对李亦哲不一样了呢?

他记得那时他温热的气息打在他的脸颊,燃烧了他的心,自此这人便霸道的在他心里扎了根,发了芽,长成了参天大树。

他和他定下约定他一定会去京都大学找他,让他等他。

那人同意了,转身离开,不带一丝的留恋。

后来他不再混,发了疯的学习,只为了想与那个人在一起。

可有时上天总会让人猝不及防,他父亲的公司被爆涉及偷税漏税,事情闹得很大,他与母亲签了离婚协议,不希望连累她。

他如何能放下,不管怎样那是他的父母。

他放下手中的书本,奔波在一个又一个不同的场合,一次次放下骄傲,只为了快点,在快点,他想,解决了这件事,他还有时间去追那个人。

可他终究还是错过了,他没有完成约定。

而他越发耀眼,他们仿佛是尘埃和星辰一般遥不可及。

他参了军,为了离他近点,他想这样他就可以利用身份在暗处守着他。

他不舍得他受到一点点的委屈,所以他拼了命的藏起自己肮脏的感情,可人有时是会得出进尺的,他想告诉他,让他知道他一直守着他。

言辞闪烁之间他漏了馅,干脆破罐子破摔告了白,然而结果早已预料,但还是内心存着一丝侥幸。

自此他不再提起,却仍旧将他放在了心尖上。

他该是骄傲的,那个人身上不该有一丝的污点,即使这个污点是他自己。

后来的后来,他死在了他的怀里,他终于用尽最后的勇气向他索吻。

唇齿相触间,清冽的味道弥漫在口腔,是他的味道,甜甜的,真好。

黑暗袭来,他是心甘情愿的,他的心自从年少之后便一直为他在跳动,而今终于要停止了,他莫名的有些开心,因为那人为他流了泪,他是不是可以认为他所做的一切他并不是那么无动于衷,他想那人会一直记得他的。

他心里清楚,李亦哲这个人天生薄凉,他冰封着自己的心,阻止任何人的进入,而如今他花了十几年,搭上所有,终于在这冰块上划上一道深深的刻痕,他谭阮的刻痕。

他想着,若有来生,他还想遇见他,守着他,护着他,为他欢喜,为他忧。

他唯一的奢望便是希望李亦哲的心里能够有他一片小小的空间,唤他一声阿阮。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