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重生再遇
作者:独行的迷鹿  |  字数:2313  |  更新时间:2019-06-27 16:52:44 全文阅读

一道惊雷划破夜空,同时也像一把利剑刺穿江映雪的心脏。

她最爱的男人死在了她的手里,却是因为一个可笑至极的误会?

“对不起,欠你的命,我还给你。”

噙满泪水的双眼恋恋不舍的凝视着血泊中已毫无生气的男人,江映雪决绝的抬手用手中的剑划破了自己的喉咙。

破天大雨倾泻而至,江映雪最后的意识停留在咽喉处传来的剧痛,紧接着她就失去了意识。

等江映雪拥有意识的时候,她只感觉浑身被水包裹着,口鼻处不断的有水灌进来,她下意识的吸了一口气却被水呛得直咳嗽,一阵心慌之下,她手忙脚乱的挣扎了起来,睁开眼的瞬间发现自己居然漂浮在水中!

突然一双有力的臂膀握紧了她的双臂,江映雪只觉得肩膀一阵酸痛,还没反应过来整个身体就已经被人拽出了水面。

“咳咳咳!!”

“小姐!小姐!你没事吧?”

一把熟悉的低沉的声音带着焦急在江映雪耳边响起,江映雪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一张让她刻骨铭心的脸出现在她眼前。

呛水的缘故加上心里震惊的双重刺激下,江映雪张了张嘴还没说出话来就晕了过去。

江映雪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非常熟悉的房间里,她忍着浑身酸痛坐起身环顾着整个房间。

“我没死?”她抬手用力地摸了摸那应该被利剑划破的大动脉的位置,发现皮肤光滑没有任何伤痕。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才看见的那个男人,是幻觉吗?

想起昏倒前抱着自己的那个男人,江映雪急忙掀开被子冲下床,却因为身体无力一下子踉跄着倒在了地上。

正在外间煎药的丫鬟闻声赶来,急忙将她扶了起来道:“小姐,您当心,刚落水还穿着单衣下床容易感染风寒。”

“你是……小桃?”江映雪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小丫鬟,声音都有些发颤。

小桃明明已经死了,在江家被灭门的时候,小桃舍身护主死在了她的面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姐,您怎么了?哭什么呀?再有一年您就该行及笄礼了,是个大人了,怎么还这么爱哭呢?”小桃有些哭笑不得的拿着丝帕帮江映雪擦着眼泪。

明年才及笄?江映雪有些茫然的看着小桃,那就是说她现在才14岁?

“这,这不可能!小桃,扶我过去铜镜那边!快!”

江映雪挣扎着要下床,径直往梳妆台的方向走去,在看清铜镜中的自己时,整个人愣住了。

这,真的是14岁的自己,房间里所有的摆设都跟她14岁那年一模一样,她这是重生了吗?

江映雪猛地转身盯着紧关着的房门,阳光打在房门上映出站在门外的人挺拔的身影,她的心脏仿佛注入了一股新的血液一般强烈的跳动了起来。

上天给了她一次机会重新再来,灭门之仇,手刃爱人的恨,她要全部推翻重来!

望着前世爱人柳青风落在门上的身影,江映雪脚步踉跄的往外走,刚走了两步就听见门外传来喧闹的声音。

似乎是什么人在争吵,一把异常尖锐跋扈的声音传入了江映雪耳朵里。

是江家庶女江映月的声音,前世江家被灭门,这个庶女可是出了不少力呢!想到这里,江映雪恨得咬了咬牙,一把推开了门。

门外的江映月正捏着手帕举着画着鲜红丹蔻的手准备往拦住她的柳青风脸上扇过去。

“住手!”江映雪见状心猛地跳了一下,怒吼道。

江映月被她的声音吓了一跳,手顿在半空一时愣住了。

江映雪急忙快步走了过去,一把扯过柳青风把他挡在身后,冷冷的斜睨着江映月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听说你落水了,就想来看看,谁知道这个不长眼的居然敢拦我的路!我正要教训他呢,你别拦着我!来人,给我把那个不长眼的东西绑过来!”江映月扬着脸,嚣张跋扈的吩咐身后的家奴道。

江映雪闻言,心头的怒火腾一下烧了起来。

柳青风乃是堂堂戍边大将军的儿子,若不是柳家被奸人所害,柳青风被奸人误导误以为江家是他灭门的仇人,他又何至于忍辱负重的潜入江家当侍卫伺机复仇?

他本应是威风凛凛,建功立业,驰骋沙场的少将军!

什么时候连江映月这区区庶女也能随意辱骂他了?

“放肆!这里是谁的院子,你敢在这里大呼小叫?还有没有尊卑长幼之序?你是什么身份?居然敢直呼嫡长女为你?且不说我认不认你这个庶女为妹妹,论资排辈你区区一个庶女也该跟着下人们喊我一声大小姐!”

江映雪星眸带火的瞪着江映月怒斥,一字一句专挑扎江映月心的地方戳,前世她就如此跋扈任性以至于害了全家,这一次江映雪不会再给她机会祸害江家。

“我,我只是……”江映月闻言,羞愤得满脸通红,但是不服输的还想再说两句。

江映雪一挥手打断了她的话,微眯了双眼看着她道:“我不管你是什么,但是我希望你能清楚一点,这里不是你能随便出入的地方。可千万不要学你的姨娘,做了不该做的梦,上了不该上的床!我们江家在京城也是大户人家,你丢脸不要紧,别拖累了我们江家的名声!”

江映雪的话字字诛心,她只希望江映月能听得入耳,从此安安分分不要再痴心妄想。

可是因为长相酷似江老夫人早逝女儿而被江老夫人溺爱着长大的江映月哪里听得了这种话,她只觉得江映雪是故意在下人面前羞辱她,气得满脸通红的扭头就跑,一出院子就直奔江老夫人的院子,准备向老夫人告状。

江映雪也懒得管她是不是要去告状,反正前世老夫人也没怎么对她另眼相待过,此刻她也不在乎老夫人疼不疼惜她,她只在乎柳青风受没受伤。

“你怎么样?她没打伤你吧?她就是这么任性跋扈,下次我一定不会再让她靠近这个院子!”江映雪急忙转身看着身后的柳青风说道。

五官眉眼一如前世初见时候那般青涩,可是当柳青风抬眸看她的时候,江映雪明显感觉到他的眼神跟以前不一样了。

“你们……江家,不全都是这样的人吗?”

柳青风只抬眸冷冷的扫了她一眼便转身走了,边走边低声呢喃。

声音很低,但是每一个字都像鞭子一样抽打在了江映雪的心里。

原来他从这么早的时候就已经误会了,从这么早的时候就已经对江家,对她抱着仇怨了。

“青风……”

江映雪死死地盯着他逐渐走远的孤清身影,心里隐隐发疼,那些年你一个人怀着血海深仇是怎么隐忍着走过来的呢?

你放心,这一世我不会再让你一个人孤单的走向万劫不复,我会陪着你,血刃真正的凶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