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有夫之妇
作者:酸奶泡泡  |  字数:2770  |  更新时间:2019-06-28 15:33:48 全文阅读

马路上灯火通明,对面就是赫子昊所在的会所,距离他们所在的树下不过几百米,行人来往,俞音不敢想象如果被人看到这一幕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满身满眼只剩下慌乱。

周迦南感受到怀里人的僵硬,慢慢从她唇上离开,侧头贴近她的颈间,轻笑一声,语气低沉:“也好,至少身体是想的。”

他话音落下,忽然转身抓着俞音的手腕将她塞进副驾驶,自己则绕了一圈上车,快速离开。

车子平稳行驶,俞音因为刚刚的挣扎而粗重的呼吸也慢慢平息了下去,她闭上眼睛又睁开,半晌才淡漠开口:“我要是没记错的话,三年前周总甩了我时已经清清楚楚说了再不想见到我,不知道今天这一出又是什么意思?”

“我甩了你,你就找那种垃圾接盘?”

周迦南想起刚刚在包厢赫子昊想要对她动手的样子,如果不是他正好在门外路过,她这会还不知道要被那群人渣欺负成什么样子。

俞音轻笑一声,抬手拢了一下耳边垂下来的发丝,讥讽开口:“我找什么样的垃圾都和你没关系。”

当初两人分手时也算是撕破了脸,比这更难听、更难看的事情也做了不少,已经做好了终生不见的打算,现在周迦南却突然出现,俨然一副救世主的模样来评价她的人生,还真是可笑。

周迦南面不改色,似乎对于俞音的讥讽半点都不在意:“有没有关系不是你能说了算的。”

俞音听着这话只觉得讥讽,但却没了再反驳他的心思,反正是再无瓜葛的人,犯不上浪费口舌。

“今天的事情谢过周总了,你随便找个路边放我下去就行了。”

再和他在同一个空间多待下去,俞音觉得自己随时都有窒息的可能。

周迦南微微勾唇,半点都没把她的话放在眼里,语气中的隐约带着若有若无的宠溺:“我什么时候给过你我是会听女人话的那种男人的错觉,嗯?”

他话音落下,忽然提高车速,骤然而来的眩晕感让俞音下意识的攥住把手,转头瞪他:“周迦南,你到底想干什么?”

“干我这三年来一直想对你干的事!”

周迦南冷声撂下这句话,之后便对俞音的各种挣扎质问置若罔闻,车子一路疾驰,终于在一处豪华公寓外停下来。

俞音感觉到危险,推开车门便朝公寓外跑,结果才没几步就被周迦南拦住,直接打横抱了起来:“现在才跑是不是晚了点!”

“周迦南你放开你个王八蛋放开我——”

俞音拳打脚踢,但对于周迦南来说却不值一提,他踢开卧室门直接将她仍在床上,不等她反应过来,人已经欺身压了过去,大手直接抓住她的衣服狠狠撕开,“哗啦”一声,俞音白皙的肩头顿时暴露在空气中,周迦南没有任何的迟疑,张口便咬了上去。

痛意席卷而来,俞音条件反射的尖叫出声,但回应她的却是更深的痛意。

这样的情况,俞音再傻也明白了身上男人的意图,她脸色苍白,双手抵在胸前狠狠推开他:“周迦南,我已经订婚了,很快还会结婚,你难道饥不择食连有夫之妇都不放过么?”

周迦南听到这动作一顿,手腕撑起上半身,黝黑的眸子微微泛寒:“我不答应,你敢嫁给别人试试?”

“我有什么不敢的,我们早就没有任何关系了,别说我嫁人,我就算是杀人都和你没关系!”

听着他一如既往的霸道占有欲,俞音也口不择言了起来,气呼呼的拼命挣扎,试图将人从自己身上推下去。

周迦南听着她的气话轻笑出声,但那笑意却半点没有深入眼底:“你杀人可以替你坐牢,但要是嫁人——我会送敢娶你的那个人去坐牢。”

“你——”

“铃铃!”

俞音还要开口,一旁的手机铃声却响了起来,她愣了一下伸手去拿,却被周迦南抢先一步拿到,他扫了一眼屏幕,是赫子昊。

周迦南眼底闪过一抹讥讽,看也没看直接按下了接听键:“喂?”

“你还我手机!”

俞音起身去抢,说话的声音正好录进了话筒。

赫子昊本来只是打电话找俞音个不痛快,却没想到刚接通就听到这样的对话,顿时语气冷了起来:“周迦南?你怎么拿俞音的手机?”

周迦南起身躲开俞音的撕扯,挑眉反问:“这种问题还要问?”

赫子昊顿时怒意满满,声调拔高:“周迦南,你他妈什么意思?”

事关男人尊严,赫子昊是不喜欢俞音,但这不代表他就能容忍她随便给自己带绿帽子!

周迦南看着俞音,薄唇轻启回答赫子昊的质问:“这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

那端的赫子昊顿了几秒,忽然笑出声:“表哥,你至于么,不过是个女人,你要是想要我送你便是,也值得你做出这么不要脸面的事?”

周迦南上前一步,靠俞音更近,轻呵一声再次开口:“送我?你也配!”

“周迦南你别欺人太甚——”

“和俞家解除婚约,不然你知道我会做什么。”

话音落下,周迦南直接挂断了电话,随手扔到一旁。

俞音听着这两人的对话,心绪平静下来,也隐隐想通了什么,她低声开口:“赫子昊和我订婚,是因为知道我和你的事情?”

因为和周迦南过不去,所以故意选择他曾经的女人膈应他。

周迦南冷哼一声:“还没傻到家。”

俞音忽然觉得无比讽刺,她自嘲的笑了笑:“原来这个被周总甩掉的女人身份竟然还有这么大的用处,还能成为我嫁进豪门的跳板。”

她有时候真的不懂这些人是无聊还是无耻,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竟然能随意糟蹋别人的人生,呵呵。

周迦南眯眼看向她,自然清楚她在想什么,他语气泛寒:“你很失望?”

“对啊,本来我也是有机会做新娘的,哪怕嫁的人是个人渣。”

俞音故意口是心非挑周迦南不爱听的说,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但现在没机会了。”

“你想结婚?”

“当然。”

“为什么?”

俞音抬起头,对上周迦南的视线:“因为结婚了我就能能摆脱俞家的摆布,不再成为他们交换利益的棋子!”

她说完向后退了一步,自嘲了笑了笑,这一年来她过的一直就都是棋子的生活,但也幸好她还有这点价值,否则妈妈此刻恐怕脸医药费都没有。

想到这,脑海中再次浮起当年的事情,俞音闭上眼睛又睁开,转身朝门外走去。

到了门口,她抬手去拉门把手,但还没拉开便被身后的男人一把推上,低沉的声音自上而下,传进她的耳朵里:

“想结婚也可以,但前提是你只能嫁给我。”

俞音身形一震,完全没想到会周迦南会说出这种话,说没有触动是假的,但这份触动中,更多的却是感伤。

她慢慢转过身,抬眼看着周迦南:“我可以嫁给任何人,但绝对不会嫁给一个有出轨前科的男人。”

她这话一说出来,算是彻底提起了两人的曾经,也翻出了那段俞音一直想要忘了的过去。

和周迦南的相识是个意外。

大四那年俞音被同学介绍去做兼职,到了之后才知道是酒吧服务生,她心里抗拒,但面临考研她需要生活费,所以便硬着头皮接下来,结果不到一周就遇到了麻烦,一个二世祖把她当成了陪酒小姐,她言辞拒绝,却引起了对方的兴趣,在她的酒里下了药。

俞音反应过来时药效已经发作,她躲在洗手间拼命用冷水泼自己,效果甚微,就在她几乎失控的时候,看到了门外路过的周迦南,求生欲推着她走了过去,直接亲在了他的唇上。

之后便顺理成章,周迦南没有推开她,一夜荒唐。

俞音曾经以为那天晚上是上帝对自己的恩赐,赠与了她这世界上最美好的爱情,直到她亲眼看见周迦南和其他女人抱在一起,才明白原来这不过是她的痴心妄想。

周迦南一动不动,垂眸死死盯着俞音,他心里清楚她在恨什么,半晌,忽然倾身上前抬手捏住她的下巴,声音低沉:

“那你就再蠢一次,你男朋友和你复合也由别人来通知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