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怒打员外爷
作者:荆何  |  字数:2694  |  更新时间:2019-06-28 17:44:56 全文阅读

大梁国。

天宁县林溪村。

一大早,街道上最热闹的一家红坊酒肆前围满了人,大家争着抢着往里瞧。

“老不死的,还想以次充好来坑害我,这竹筐老爷我明明定的是一百个,你却只送来五十个,剩下的你自己看看,给我编的是什么破烂玩意,这能用吗?”

肥头大耳的男人一脚将面前重叠成山的竹筐踢飞,“告诉你,今天如果不给老爷我跪下磕头道歉,再补上十两银钱,休想离开,来人,给我狠狠地打!”

“不,不,不要……打,爹爹,是大妞的错,不打爹爹……”

洛大妞人虽傻,但脑子不糊涂,知道这人在欺负自家爹爹,上前一把拽住男人宽大的袖子,顺势跪了下来,“求求,你,不打,不打爹。”

张棵正在气头上,转眼看被这么个傻子抓着,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一挥手,直接将洛大妞往旁边柱子上摔,头颅磕破,鲜血顿时从脑袋顶上溢了出来……

“啊,死人了,张员外打死人了!”

“大妞,我可怜的孩子,啊!你这个黑心黑肺的,我洛家和你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今日你若下得去手,就将我老头子的命一并拿去,女儿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话音刚落,在众目睽睽之下,洛老头突然身子一抖,倒在了地上。

又死一个?

四周不断有人惊呼呐喊,张棵本就为失手摔死一个人心中正怕,此刻被洛老头这么一倒,吓得直接跪在了地上。

正那时,身后有人大喊,“诈,诈尸,洛大妞诈尸了!”

张棵回过头去一看,原本应该倒在血泊里的洛大妞,居然摇摇晃晃站了起来,拖着血印子的脚步一步一步在向他慢慢逼近。

“你,你是人是,鬼啊?”张棵吓得抖如筛糠,双膝跪在地上,只差磕几个响头。

洛意眸光犯冷,神色刚从懵懂状态恢复过来,此刻看着张棵,如同在看一只锤死挣扎的蚂蚁。

“我不是人……”洛意缓缓开口。

是了,她不是人,不,应该不是张大妞那样的人。

洛意来自二十一世纪,表面身份是A市中心医院的主治医师,实际是潜伏在医院查找秘密证据的女特工,为了这次任务,她潜伏了三年,谁知一朝完成任务,也被敌人一枪送到了这里。

看看周围的环境,洛意不难知道,自己穿越了,还穿成了一个智商不全的傻子……

洛意直瞪了张棵一眼,在众人讶异的目光中回过头,只见不远处的地上躺着一个衣衫破旧的老人,根据记忆,洛意知道,这是洛大妞的父亲,也是她这一世的父亲。

“让开。”洛意一声厉喝,原本围成一团的人顿时分开一条路,看她冷冽的眼神,纷纷不敢再作声。

洛意快速弯下腰,探手把脉,当初为了争取这个任务,洛意是实实在在考上了医学院进行过专业培训的,加之这三年都待在医院之中,在医术上,能融会贯通的早已吃透。

此刻一看病情,便知洛老头这是怒气攻心,大脑中了风。

“都往后,退到十步之外,给病人留下足够的呼吸空间。”说罢,直接上手掐上人中,开始采用急救措施。

人群之后,一抹白色身影停驻下来。

眨眼的功夫,洛老头重新醒了过来,睁开眼看到眼前的人,顿时急得抱住大哭,“女儿,别怕,爹来陪你了,黄泉路长,爹陪你走。”

洛意前世虽然活了二十三岁,但自打出生便被送进了部队,这么多年,至死也是孤家寡人一个,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温情,此刻被洛老头抱着,也不知是不是原主身体的原因,洛意竟觉得一时眼眶发热。

“爹,没事,咱没死。”

洛老头一愣,“大妞,你,你不傻了?”

周边的人顿时也沸腾起来,“这洛大妞自打七岁她娘去世,病过一场之后,就成了个傻子,今日怎的又正常了?”

“老天有眼,好人有好报,想她娘以前在的时候多勤快心善的一个人,那个时候这大妞啊,也是个聪明伶俐的。”

“这么说,今日这顿打,还挨对了?”

洛意听着四周的声音,原主的记忆在脑海中一阵一阵翻腾,来来回回倒带了好几遍,她拍着洛老头的肩膀,“爹,我好了,以后我来照顾你。”

父女二人相认,洛意突然想起什么,突然从地上站了起来,走到张棵面前,摊开一只手。

“做,做什么?”她身上的气势太强,眼神冷冰冰的,张棵现在心头还发抖,话也跟着打哆嗦。

“赔钱。”洛意干净利落,见他好像听不太懂,又道,“张员外不会是忘了,您在我们家定制的一百只竹筐还没有给钱,加上您刚才意气用事,将我和父亲打伤,难道不用赔偿医药费?”

记忆里,洛大妞虽然是个傻子,但只是说话做事不怎么利索,头脑还是十分清楚的。

就在三日前,与洛大妞指腹为婚的村头教书先生秦墨进京归来,一回来便上门要求退婚,洛大妞气不过,当夜点着火把也要上门找他算账,谁知一把火还没出院子倒把洛老头刚编好的竹筐给烧没了。

洛老头连赶了两天两夜,才赶出一半,洛大妞心中愧疚,趁父亲睡着偷偷将剩下的一半编好,本是好好的,谁知这张员外不知从哪儿听来竹筐被烧的消息,揪着洛大妞非说这批竹筐有问题。

张大妞上前理论,就这么被他活活打死了。

“你一个傻子,凭什么让我赔钱,你知不知道我姑父是谁,那是县上赫赫有名的卢县令,你敢得罪我,就不怕我让我姑父派人将你给抓起来?”

张棵两眼恨得血红,狠狠威胁道,“一个连破教书的都不要的破鞋,就算不傻又能怎样?有本事你跟我去县上,咱们好好说道说道?”

周围的人又开始议论起来。

洛大妞对秦墨的重视程度,洛老头是知道的,今日洛大妞这一死一活也着实吓怕了他,听见这话,脸色顿时变了,上前拉住洛意。

“大妞,人没事就好,钱还可以再赚,咱回去,不同他争,乖。”

洛意神色未动,对于这个连面都没见过的未婚夫她没有兴趣,不过,这并不代表她会因此示弱,放过不该放过的人。

循着记忆,她上前一把掐住张棵的手腕,镇定自若道,“也是。”

张棵和洛老头同时松了一口气。

紧接着却听,“我退不退婚无关紧要,不过要是卢县令知道,他的侄子居然和村上的方家媳妇有私情,只怕会更快派人过来。”

洛意勾唇一笑,得意的眼神中带着一丝邪魅,“哦对了,这方家不是做猪头生意的吗?不知方屠夫要是知道自家的媳妇被猪给拱了,会不会拿着刀将这猪头给直接砍下来,剁成肉酱?”

张棵被她抓在手里,痛意本就让他心慌,闻言,最后撑着一股意气,“你敢!”

洛意眼中冷冽迸发,一字一顿,“你看我敢不敢?”

最后一丝毅力被击打得溃不成军。

张棵此时已然瑟瑟发抖,忙从腰间摸出钱袋,也不数,连着袋子一起交给洛意,“你,你就放过我吧,钱全部给你,我不要了。”

“全都不要了?”洛意松开他的手,估摸着这袋子里得有二十两银子。

“不要了,不要了,你全部拿去。”

洛意收起钱袋,这才满意,“这还差不多。”

看着父女俩的身影渐渐远去,张棵整个人立马软了下来,双腿一颤,跪在了地上。

人群之中的白色身影一晃,一把折扇适时展开,对着身旁的黑影淡淡道,“人不用找了。”

黑影一愣,“可是公子,天宁县那边已经传来消息,说东西一个月后便到,若是一个月后还找不到人,那咱们的计划……”

“一个月时间,足够了。”

白色身影乍然闪现,快速消失在人群之中,黑影连忙跟上,只闻耳畔浅浅余音绕来,“林客,替我找一身带血的衣服……”

“是,公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