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富手遮天

正文第六章 祝家学堂(四)

[更新时间] 2019-07-23 15:51:21 [字数] 3187

“我可是提了六七坛酒绕祝府转了个遍才找到你。你这人,明明是你邀请的我,却没有一点自觉,竟然还在这里对账本。”陆成远眼神有些幽怨,“你不会连忘了,连肉都没有买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个晚到的人没自觉道歉,倒是先怪起我来了?”祝瑶笑笑,起身吹灭蜡烛只留一只,关好窗后从账房出来,“我早就准备好了,在厨房备着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哦我知道,刚找你的时候去那里看到了。”陆成远刚才故意玩笑,他又露出梨涡,对祝瑶温柔地问:“打算到那里饮酒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随便吧,现在也有些晚了,该早些歇息的,我明天还有事情做。”这五年里祝瑶彻底将生物钟重置了一次,现在身体就在抗议她为什么还不上床睡觉,现在应该到了九点,刚到亥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陆成远一听有些不乐意,“我可是为了找酒花了好些功夫,甚至把捡来的钱全用了,怎么能随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全都用了?”祝瑶意外看向陆成远的手,“全用了才买了七坛酒,你是被坑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祝瑶用肯定的语气说道,她啧啧嘴有些同情地看向陆成远。好歹是在她一个富商家混的人,怎么能这么不争气,还被人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陆成远又是被祝瑶的表情逗得开怀一笑,“你且尝尝我这酒再议论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祝瑶挑挑眉,很显然还是不抱什么期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又被祝瑶小看,陆成远有些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因为时间不早,祝瑶又想做一个十分体贴的主子就被叫下人来帮忙,两人亲自到厨房取下酒菜。祝瑶对做菜没什么兴趣,所以就全权交给花凝负责,吩咐下去后就没在关心,所以她一进厨房就懵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厨房一张两米长半米多宽的桌子上摆满了各式菜样,冷热、酸甜辣咸各味齐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花凝准备得太过充分令祝瑶有些难堪,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多想跟陆成远喝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个……”祝瑶结结巴巴开口。^%~|!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唉!”陆成远却是叹了口气,背手看了下菜样,又看看祝瑶,眼神竟又幽怨起来,“看你的样子分明这都不是你自己准备的,定又是吩咐了花凝,枉我费心费力、耗时散财地搜罗好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下祝瑶终于感觉自己有些理亏,心中方才的尴尬消散,她态度也软下来,“这算我失宜,但我也都将赢来的钱都打赏下去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点钱财对堂堂祝家家主算什么,你要真觉得有愧,就好好跟我喝一次。”陆成远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祝瑶立刻爽快答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么一桌菜他们可搬不了,祝瑶想着就在厨房里喝好了,可陆成远却不肯,说要祝瑶等一等然后就跑了出去。祝瑶感觉奇怪,等了会儿好奇地跟出去,刚走到门口陆成远就突然跳到她面前,吓得祝瑶大叫,然后又是没好气地瞪着陆成远说:“你以后给我好好用脚走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陆成远耸耸肩,显然没打算认真答应,长臂一伸拉祝瑶走出厨房,然后没有停顿揽住祝瑶的腰就是一越,两人瞬间就到屋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恐高的祝瑶一扫地面就双腿打颤,双手紧紧抓住陆成远的衣服,有些害怕地说:“干嘛上这上面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今天月色不错,我们在屋顶赏月饮酒多好。”陆成远不顾祝瑶反对,将她按在屋脊坐下,玩笑着恐吓说:“不想掉下去就不要乱动。”说罢一跃跳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用陆成远说她也一动不敢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祝瑶紧张环视四周,看不远处一坛酒没放正有掉下去的危险,她也不敢伸手扶。她怕酒摔下去,更怕她摔下去,说不定她一动就是连人带酒一齐摔下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多久陆成远就再次跳到屋顶,双手稳稳拿着两个碟子,放在祝瑶旁边,发现那个没放好的酒坛后,把它往里挪了挪。^%~|!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祝瑶看了心里终于舒服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准备的菜太多,不能都拿上来,你跟我说几样你喜欢的,我好端上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来陆成远不经她同意就把自己扔上来,祝瑶就想着怎么整他,却不想现在他就将机会送上。祝瑶装模作样地想了想说:“我想吃卤鸭脖和油炸花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陆成远闻言立刻跳下去拿,然后又跳上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哦还有炸酥鱼炝笋子……哦忘了凉拌三四、辣兔肉,嗯那个盐焗鸡也挺好吃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化作端菜小二的陆成远在蹦跳了好几个来回后,终于确定祝瑶是在整自己,他把最后一个需要煴火热着的铁器端上来后,一排三碟菜齐整摆好后两头距离足有一米长,看祝瑶还要开口,他忙说:“好了这些够你吃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却不料祝瑶幽幽开口:“早就够吃了,我不过是提醒你没拿筷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陆成远无奈又跳了下去,再次上来两手各抓了一把筷子,防止某人用筷子“不小心”扔下屋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祝瑶不禁莞尔。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两人的宴席足以算丰盛,祝瑶看陆成远刚坐下就动筷吃了好几口,祝瑶不禁好奇问他是不是没有吃完饭,见陆成远点头,她看向一边的酒坛,心中立刻有了个猜测,情绪有些莫名,她突然好奇起来他带了的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给我尝尝拿来的酒吗?”她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陆成远放下筷子,侧身拿起一坛将封口取下直接递给祝瑶,“没有拿酒盏,这坛子也没有多沉就这么凑活一下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看陆成远对自己这么不拘小节,祝瑶有点想翻白眼,但还是将酒坛接过来,里面酒液因交换的动作来回振荡,立时祝瑶有种被就像萦绕的错觉,醇厚悠长久久不散。^%~|!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的确是好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酒自然有不凡的来历,祝瑶仔细闻了闻就发现不对劲,微微蹙眉问道:“你这就不会是偷来的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当然是我买来的!”陆成远奇怪反问:“你怎么这么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哼还想糊弄我。这酒明明就是温家的陈酿,在我爹给我定亲时温家送来过几坛,跟这个一模一样。尤其是酒坛,虽说他们送来的坛子要比这大,但材质都是一样的,都是他们特意赶制为了更好保存酒的醇香,你还不认?要不要我将酒都倒出来,看看里面有没有刻‘温氏美禄’这几个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最后一句是骗陆成远,因为祝瑶知道面前这人不见棺材不落泪,这气人的嘴硬一点都不配他那梨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看祝瑶作势就要倒酒,陆成远急急出声制止,“啊别,这多好的酒可是贡品来着,我都没怎么喝过,倒了多可惜。我承认这是温家的,但我不是偷来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家对酒宝贝得很,一般都不准客人将酒带出酒肆带出来,你倒说说是怎么买来这么多坛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陆成远摸摸鼻子,又叹了几口气才回答说:“我是提前到他们的一个酒窖蹲点,在他们换岗间隙急进急出没人发现。而且虽然拿了酒,但我也将之前捡来的钱都放进去了。温家之前不仁以想乘人之危,我留下钱也算仁至义尽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祝瑶想起温方秉之前干的好事,倒也没再生气,只是有些无奈地说:“现在风头还没过去,他们还不停借机打压祝家,你怎么还去招惹他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唉你放心,我都说了没人发现,甚至我放的钱都是从温方秉那里捡来的,他就算怀疑又能怎样。更何况他们存心对付你,就算这酒不是我拿的,他也还会借此针对你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反正说来说去都是你对,还买来的酒,呵!”祝瑶气鼓鼓地将酒坛举到嘴边,拿酒当白水喝,不过刚喝一口就被辣到不住咳嗽,“咳咳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陆成远看过去刚想笑就被祝瑶一眼打消念头,转而也拿起一坛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之前陆成远拎着那几坛酒跳上跳下,封酒坛裹得布料也都被浸湿,陆成远解开时手指难免沾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祝瑶一直好奇观察陆成远的动作,就看他十分自然地信手在自己的袍子上蹭了蹭,蹭的还是他自带价值不菲的私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对得起你的梨涡吗!”祝瑶心里愤愤地打不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哦对了你离开学堂之后,那个女学生可是闹了好一会儿。听说她不是你们县令的侄女吗,你那么不给她留面子不会有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想到陆成远会这么问,祝瑶有些诧异,“你竟然会忧虑这些,还真是意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听你有空调侃我,那么就是不担心了。嗯,算我瞎操心。”陆成远佯装郁闷,摇头叹气地灌了一口酒,然后就是一声喟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去年儒堂学生应考,五名学生就有两名秀才一个还差点考中举人,借此祝家学堂已有不小名声,现今学生中有些背景的并不是只有她一个。何况那些人选祝家学堂,最主要还是祝家的财力,怎么会因为个小争执就跟我闹掰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祝瑶停顿一下,喝了一口酒后说:“再说学堂赌钱这名声不好听,她跟县令告状,怕县令都担心我污蔑他们家风不严,要她不要声张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倒是看得明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坛酒快见底,祝瑶已有了些醉意,她意识朦胧地看向陆成远,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后才仿若听到他说话,“当然了,我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就看你一来,之前要报儒堂的学生,尤其是那些个女学生都又挤破脑袋地想进武堂。都是这样能有几个是真心来求学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陆成远一直注视着祝瑶的动作,看她双颊烧红,伸手将酒坛接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祝瑶稍微挣扎了一下也就随他,自己闷闷打了个酒嗝,“要不是我特意开办女学,她们也不想想她们不都得藏在闺阁绣花种花什么的?一个个的都不知道好好学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