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情定终身:霸总宠妻手记

正文第五章

[更新时间] 2019-08-04 09:22:01 [字数] 10167

那个南乔,别的不说,自从她出现后,祁睿很明显脸上的笑容多了不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怪不得昨天大闹晚宴呢,不过你洛初什么样的女人没尝过,还差这一个,不应该呀?”凌灵见洛初没有说话,一脸厌烦的看着自己,便继续加了一句调侃的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洛初并没有搭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凌灵并不想过多的议论南乔这个女人,不得不说,祁睿是真的将南乔放在掌中心疼的了,至少现在是如此的,只能说是南乔确实是有手腕的,而凌灵也见过南乔几面,也确实只有过两面,印象中南乔长得很漂亮,既是温婉又是娇媚,因为南乔的妆总是化的十分的妩媚,而穿着也十分的性感,行事作风也很大胆,说话更是极尽风尘,但是她的眉眼,确实典型的江南女子,眉眼弯弯的,笑起来特别舒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就连凌灵一个局外人都有这种感觉,更何况是祁睿,如果说祁睿只是单纯的护着这个南乔,宠着这个南乔,凌灵是不相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因为话题敏感,导致了气氛也同样的尴尬,于是两个人都没有再继续说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是两个话最多的人,一下子陷入了沉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的时候,江乔很爱画画,总是坐在院子里画那颗老杏树,一呆就是一下午,而洛初虽然爱陪着江乔,却是个闲不住的,总是十分的吵闹,就算是自己一个人也能说上老半天,说的旁人都烦了,而江乔却总是带着笑,认真的听着洛初,说着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江乔总说,洛初是个话最多的,也最喜欢招惹旁人,一刻都不让人清闲,总是没有一个安静的时候,是个带着粉红色的男孩子,但她就是喜欢洛初,很喜欢,很喜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觉着这是非常可爱也是难得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个时候的凌灵并不觉着,她甚至觉得江乔有些太过老成了,不过是个小孩子调皮捣蛋罢了,哪里来的这么深奥的理论,现在想想,凌灵真的很想念那个时候,那个江乔在的时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总是人群中最美好的那一个。-?~&$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凌灵唏嘘着,但又不敢表现出来,看了一眼洛初,他依旧是闭着眼睛假装睡觉,于是便低着头开始玩着手机,自顾自的刷着网页。-?~&$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南乔,”没过多久,凌灵喊了一声,“这女人,够可以的啊,”带着吐槽,像是发现了什么了不起的大事一样,一下子就不淡定了,还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好像下一秒就要冲出去打人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凌小姐,请您慎言,”而一旁的祁管家听见了,便说了这样一句话,仿佛南乔是个什么了不得的人物,还不准人随意议论,甚至是谈起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祁家的人,个个都是极其护主又护短的,特别是祁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凌灵很无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洛初也很无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说的是言家那个,言毓婉,”凌灵几乎是咆哮着的,看得出来,她确实是很郁闷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言家小姐?”这次疑惑的人轮到祁管家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言小姐怎么了?”这个言毓婉又怎么了,或者说言家又怎么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言毓婉都要反了天了,安安稳稳的同祁睿订婚也就算了,还偏勾搭上了洛初,竟然还有脸发声明指责诉苦?!”凌灵是对着祁管家说着的,但眼睛却一直看着洛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真是无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洛初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不耐烦的皱着眉头,低声的说了一句,“凌灵,你一大早上的发什么疯呢!”这个分贝实在是太大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而在凌灵的眼睛里看来,或者说是在凌灵的耳朵中听来,凌灵是觉着洛初在偏袒于言毓婉,在相帮着言毓婉,于是便更加的生气了,“你自己看,好好看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言毓婉这个女人,凌灵是极其不喜欢的,特别的矫揉造作,也特别的不自量力,眼睛像是长到了头顶去的一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洛初不耐烦的接过凌灵的手机,手指快速的刷着,只是看了几眼,便没什么兴趣了,将手机随意的扔在一旁,倒是站在一边的祁管家拿起了手机,眯着老花眼,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的看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事情是这样的,昨天的晚宴上,言毓婉和南乔不是闹了一出,按理说是言毓婉主动找的茬,而南乔也很利落的反击了,本来不过是两个女人之间互相看不上对方的一堆破事,也没不会起什么大的水花,不过就是被人议论几句,当做一个争风吃醋的笑话谈资而已,没几天就过去了,可能都要不了几天,过了一个晚上就忘记了。结果,这不是洛初又出来插了一手,踩上了一脚,还是站在言毓婉的那头,踩了祁睿一脚,还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也算是直接驳了祁睿的面子,让祁睿下不来台了,尽管这两个人自己不介意,还能窝在一起喝酒聊天,一点不放在心上,一副心照不宣的样子,但是在旁人看来,那可就是洛大少冲冠一怒为红颜,还是个可以说是素不相识的红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言毓婉是言家的小姐,但是言家的关系也是十分的复杂,言家有两个孩子,一个言毓婉,一个言霆毓,言霆毓是言家的大少爷,言毓婉是言霆毓的妹妹,还是个同父异母的妹妹,言霆毓的母亲和他的父亲离婚了,而言毓婉的妈妈则是小三成功上位,当时还是怀着言毓婉成功上位的,而且还有一句题外话,尚且还没有得到证明,就是言毓婉的妈妈是个小三,但是原配也是个潇洒的女人,二话不说就提出离婚,甚至不要一点财产,办完手续就出国了,特别强势,而言家本来是不打算接受这个女人的,结果她不是怀孕了吗?据她自己说检查出来还是个男孩,言家为了宝贝孙子,再加上当时舆论已经传开去了,所以再三考虑之下,言家就忍了,接受了这个女人,但是没有办婚礼,据说也没有领证,原先说的是生下孩子再去领证再去办婚礼,没想到,等了十个月,却等来了一个女孩子,本身言家对男女没有什么太在意的眼光,只是架不住这个女人满嘴谎话,骗了他们十个月,就有些难堪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所以...可想而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只是这个言毓婉虽说是出身不太光明磊落,但她自己却一点也没觉得有什么,一直以言家大小姐的身份自居,特别的乖张,至于言霆毓,真的可以说是个三观比较正的公子哥,和他那个大气的母亲是一模一样的,根本不将那对母女放在眼里,随她们瞎折腾。这样说起来,言霆毓也比较辛酸,因为这对母女经常弄出许多的麻烦事情来,但又是个极会利用网上风言风语的人,是属于那种一沾惹上就甩不掉了的那种,所以言爸爸也一直十分的后悔与懊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再说回来刚才那件事情,洛初的那一个完完全全就是和祁睿赌气的幼稚行为,在其他人看来就是看上了言毓婉,特别是言毓婉这个心里没几斤几两的人,当了真,觉着洛初对她是真的有意思,也看上了洛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不,才过了半个晚上,言毓婉就在自己的社交账号上发了一大段话,大致意思就是诉说自己的委屈与隐忍,当然还有大度,但最后还是因为某人太过分,欺人太甚,导致自己无法忍受,一次又一次的践踏自己的尊严,于是便单方面的提出取消婚约,又在文章的结尾处,表达了一下对所有关心她状况的人的感谢,顺带表明自己乐观向上,感恩生活的态度,并且有含蓄巧妙的提及了某位神秘的白马王子,愿意当她的骑士,肯出面保护她,给了她勇气,才做出了这样一个大胆的决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至于文章中提到的某人,就是祁睿了,那位英勇的白马王子,肯定就是洛初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真是无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还白马王子,还骑士,是把自己当做够公主了吗,就算是那也是恶毒的后妈生的恶毒的公主。简直是圣世白莲花,和她那个小三上位的妈一个模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不,文章一发布,又是在大晚上,经过长时间的网络发酵,开始一发不可收拾,就算是有人想要强行操作,恐怕也来不及了,也解释不清楚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而祁家是被白白的泼了一盆脏水,虽然看起来有些吃亏,但是长远来看,应该可以说是划算的,毕竟现在是言家主动取消婚约,主动离开,不会等到后面的哪一日,甩都甩不掉了,况且祁睿根本也不喜欢这个言毓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来凭着言毓婉的身份,其实是够不上祁家的,而当初之所以和言家订了婚事,也是迫于压力,言毓婉的那个小三母亲,再一次公开活动中,在面对记者有意无意的采访时,说是十分的看好祁家三少,又说自己女儿和三少情投意合,两厢情好,好事将近了,最后还在结尾的时候,说是要保密,还是等小年轻自己决定。然后当天晚上,网上就泼出了一组图,模糊的不能在模糊了,根本看不清谁是谁,全凭一张嘴瞎说,但是关键是文字,直指图中的两人分别是祁睿和言毓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祁家是个十分大气的,可以说是根正苗红,根本就不在意这些网上的闲言碎语,毕竟也不是头一次碰瓷了,而言家的那对母女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再事情发酵了之后,第二天被记者堵在家门口,又接受了一个采访,言语十分含蓄羞涩,虽然嘴上否认着,但是话里话外都是在默认,还时不时的在记者提到祁睿的时候,露出娇羞的模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些娱乐八卦的记者个个都是人精,再加上一些不明真相,只知吃瓜的网友,还有祁家一声不吭的做法,大家都开始实锤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最后祁家出来否认的时候,大家已经先入为主,陷入了自己无穷无尽的臆想之中,就算是你再说什么大实话,也都会被自动归结为在“掩饰”或者“撒谎”。-?~&$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再后来,网上就出了什么,祁家三少风流成性,敢做不敢当,一直在外面沾花惹草,祁家是最看重面子的,自然是受不了这样的风言风语,也根本就看不上那对母子,但是怎么说的,言爸爸虽然荒唐混账了一些,但是言妈妈,也就是言霆毓的母亲,却是个很得人赞赏的,再加上言霆毓也是个很被人看好的,于是祁家退了一步,两家碍于面子,吃了一顿饭,就定下了婚约,也只是口头的,做做样子,只是为了平息言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只是大家哪里会在乎真相,再加上后来出了南乔这号人物,祁睿的风评一下子就一边倒了,开始往风流浪子那里靠了,事情发生的多了,祁家也就无奈了,也不在意了,但是这个言毓婉却是个从来不肯罢休的,总是将自己放在祁睿未婚妻的位子上,给南乔难堪,一次又一次的给南乔难堪,祁睿也是一次又一次的因为言家和言霆毓的面子上忍了许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至于洛初,那可就是真的倒霉了,看这个样子,是打算缠着洛初不放了,也是她自己活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凌灵一脸看热闹的样子审视着依旧一脸淡定的洛初,仿佛是真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就像是失忆了一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个言毓婉,真是,凌灵是忍不了了,非得好好教育教育她一下,好死不死的非要缠着她最看重的两个好兄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凌灵还在生气,一生气,凌灵就想喝酒,结果喝到一半,就听见洛初又十分突然的说了这样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她,是个什么样子的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把凌灵直接给呛到了,这什么情况,洛初不会是真的瞎了吧,他可是个三观正常的人啊,该不会是真的被狐狸精迷了心窍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凌灵还以为自己出现了什么幻觉,这才喝了多少,就醉了?不应该呀?然后看着洛初一脸认真的样子,连连呛了几声,“什么什么样子,”眼神十分的飘忽不定,满脸通红,是真的被呛到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言毓婉就是个绿茶婊,洛初你该不会是真瞎了吧,这都看不出来?”凌灵是真的担忧啊,这洛初刚才的样子也太认真的了吧,这不符合常理啊。洛初和祁睿虽然性格不一样,但是真的,从小到大,喜好都是一模一样的,祁睿喜欢的,洛初也喜欢,洛初喜欢的,祁睿也喜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可真是...糟糕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洛初看向凌灵是一脸看智障的表情,“我说的是南乔,祁睿的那个新欢,”十分的无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个女人,真的是,什么脑子,谁关心言毓婉啊,祁睿都没看上的人,他洛初能看上吗,那不是给祁睿找茬,也给自己添堵吗,这可不划算,祁睿的大腿可不是一般人能够随意就抱到的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啊,是南乔啊,一听到南乔,凌灵稍稍的放下了心来。虽然说南乔这个女人神神秘秘,奇奇怪怪,性子强烈,也不是个善茬,但是相比于言毓婉而言,凌灵是不讨厌南乔的,可能是因为她笑起来的样子,在某些角度,真的像极了那个甜甜的小女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新欢?新什么欢?都两三年了还新欢呢,真是搞笑?!”凌灵缓了一缓,继续喝着自己杯子里的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洛初十分无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话还没说完,酒还没咽下去,一抬头就看到了门口站着的祁睿,手里还端着一份吃的,应该是早餐了,然后一脸阴郁的看着凌灵,眼神直勾勾的,吓死个人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于是凌灵又一口老酒,差点喷了出来,又把自己给呛到了,真的是,要了我的老命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可没有背着你说她坏话,你别冤枉我,是洛初,”凌灵是这样解释的,摊摊手,然后一脸无辜的指着洛初,想要让洛初背锅,不过也不算是背锅,真的是洛初先提起来的,她又不是存心背着人想要说人坏话的,再说了她也没有说人坏话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洛初问我的,”凌灵又重复了一遍,一脸的笃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洛初很无语,并没有说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怎么说呢,这可以说是习惯而成之后心照不宣的默契和下意识的举动了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的时候,就有一个常态,他们四个人之间,若是凌灵惹了祸事,被人发现了,只要推给洛初就好,然后洛初就会推给祁睿,而这个时候祁睿每每就不会说话,然后会将事情揽到自己身上,那些大人也就不好意思再说什么了,这可不是凌灵使坏,这是江乔教给凌灵的,她说洛初就是个最调皮的,他犯了什么错大人们都是见怪不怪的,至于祁睿,他是个最乖巧懂事的,就算是他犯了错,大人们也是不相信的,只会觉着是在偏帮着你们,就不好再做过多的惩罚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样的情况,屡试不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而这一次也是如此。-?~&$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见到洛初没有说话,祁睿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端着手里的早餐盘,将早餐放到了面前的茶几上,放在了洛初面前,“醒了就先吃点东西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虽然有些无奈,但怎么听着有一丝丝的温柔之色。-?~&$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早餐很简单,可能是为了照顾洛初的胃,准备了两份,一份是粥,加鸡蛋,还有一份是火腿加鸡蛋,然后还有一杯茶水,应该是醒酒茶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洛初只是淡淡的硬着,然后顺手拿起了放在一边的刀叉,显然并没有什么胃口。-?~&$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别看了,只有一份,”说话的是洛初,十分的欠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吧,凌灵一早就该想到的,肯定是没有她的份的,祁睿只对洛初一个人好,这也太伤人心了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凌灵只好撇撇嘴,装作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我吃过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其实她并没有,不过也还好,凌灵本来就没有吃早饭的习惯,只是看着还是觉得很香,很馋人了,就像有些东西,你不去想的时候,就觉得没什么,只要一想到,或者有人放在了你面前,便会觉着,哇,真好,并且是由衷的感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见洛初拿起刀叉,祁睿按住了洛初的手,说道,“先把醒酒茶喝了,在吃,”语气严厉的就像是个老者或者是长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凌灵总是觉着奇怪,祁睿年纪轻轻的,却总是给人一种和我们不是一个时代的感觉,说是沉稳,也太严肃了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醒了,”洛初是这样说的,有些嗔怪和撒娇,当然也可能是凌灵的错觉,只是很显然他十分的抗拒喝醒酒茶,也可以理解为是小孩子抗拒喝苦药而选择糖果的样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祁睿并没有接话,只是他的手一直摁着洛初打算拿刀叉的手,看来是并不打算放手了,这杯茶不喝也得喝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洛初无奈还是应着,然后祁睿才放开了手,看着洛初喝了一大口的醒酒茶,才收回了眼神。-?~&$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洛初一向来都是很听祁睿的话,特别是这些年,更是如此,过去同江乔有关的所有人,所有记忆,都被洛初下意识的划入了黑名单,没有一个人能够真正靠近洛初的心,也看不见洛初爽朗的笑容,除了祁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些年,只有祁睿在的地方,也只有祁睿一个人在的地方,洛初才能静下心来,好好的说说话,好好的睡睡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祁睿是唯一一个陪着洛初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很多人都说洛初是看上了言毓婉,其实不然,凌灵知道,洛初只是在同祁睿赌气,洛初在意祁睿,是因为他在意江乔,在意那个在意江乔的祁睿,这么多年,因为对江乔的放不下,洛初将自己逼成了一个潜意识不准任何人忽视或者染指江乔的所有一切的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将江乔藏了起来,好好的藏了起来,不准自己靠近,也不准别人靠近,却又不准自己去忘记,也不准别人去忘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洛初太孤独了,太害怕了,太难过了,所以他需要一个人陪陪自己,而那个人,就是祁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而祁睿,也是心甘情愿,并且甘之如饴的陪伴着洛初。与其说是单方面的陪伴,不如说是两个孤独的人互相取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其实有的时候凌灵并不能理解,江乔很好,是真的很好,是个见了就会喜欢的女孩子,只是再好,江乔也不过出现了十二年,在他们各自的生命里出现了十二年,准确的说来,甚至没有十二年这么长的时间,怎么就会这么痛苦,怎么就会到了难以割舍的地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后来凌灵才终于想明白了,很多事情根深蒂固,很多人也一样,比起怀念更多的是执念,是因为愧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江家出事的时候,所有人都在,所有人都不在,后来警方找到了江家所有人的尸体并且认领了所有人的尸体,大都是在了一处被发现的,就算有,也靠的很近,除了江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个孤独弱小的小女孩,她的身边没有一个人陪着她,她的三哥,她的阿初哥哥,都不在。没有人再会去记得江家的这位乔小姐,因为所有与她相关的人、事、物,都在那场大火力丧失了,除了祁睿和洛初,还留存着一点点那个小女孩来过这个世界的痕迹,并且证明着,十分逞强的坚持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祁睿放不下是因为那个时候,他就在现场,却无能为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洛初放不下是因为那个时候,他不在现场,更无能为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场火,是意外,只是这场火真的太大了,这个意外太痛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所以,现在这个场面,就变成了祁睿,凌灵,包括那个祁管家一起看着坐在沙发中间的洛初淡定的吃早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么,刚才让凌灵炸毛的言毓婉呢?!没人在意?!难道只有凌灵一个人觉着那是件了不得的棘手的事情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真是奇怪?!-?~&$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凌灵瞧着这个架势,看来目前来说,比较重要的事情是真的等洛初吃早餐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凌灵陷入了沉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凌灵小的时候是个胆怯的女孩子,因为大人的不重视,所以总是怯生生的,不爱说话,也不爱笑,也正是因为如此,大人们便越发的不重视她,所以她一直活得十分的小心翼翼,而江乔是唯一一个将手伸向自己的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记得她第一次见到江乔的时候,是因为江乔的书法写的很好,总是被人夸赞,站在人群中间,凌灵觉得,像极了一个公主,她也本该就是个公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而凌家奶奶觉得特别爱充面子,本来就不是很喜欢女孩子,再加上还是个样样比不过人家的女孩子,觉得十分的丢人,且拿不出手,便开始私下里背着众人开始挖苦讽刺凌灵。-?~&$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当时的凌灵还是个不知事的年纪,她无法理解为什么自己的奶奶要这样对自己,就算是到了现在这个年纪,凌灵还是无法理解吧,就算是理解了也会想不通吧,就算是想通了也这也会是她永远的一个结了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后来凌奶奶便丢下凌灵一个人走了,凌灵是第一次来到江家,江家很大,修饰的古色古香,有很多曲曲折折的小道,也有很多庭院,那一天还有许多陌生的人,并没有来得及去搭理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作为一个小女孩,凌灵无疑是害怕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而江乔便是这个时候站在一直蹲在角落里凌灵面前,伸出了她稚嫩的小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别哭了,我给你吃糖,好不好?”那个小女孩说着便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把糖来,同样蹲了下来,捧在手中递给了自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而那时的凌灵觉着自己的奶奶这样对自己都是因为江乔,所以并没有搭理她,也没有给她好脸色,突然站了起来,并且将她的手一把拂开,江乔显然也没有想到,因为惯性,整个人跌坐在地上,只是那双小手还是死死的捧着那一把糖,不让手中的糖掉落了出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江乔是江家宝贵的小小姐,自然受不得丁点的委屈,江家的人自然也容不得自家小姐受丁点的委屈,下一秒便有人朝这边跑了过来,口中喊着“小姐”,将江乔扶了起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只是这样一个举动,让凌灵哭得更凶了,又继续蹲在地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别哭,爷爷说,世上的人有很多,没有人能够做到让人人喜爱,他们不喜欢你,并不是你不够好,而是他们真的不喜欢,”江乔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却让人觉着十分的舒服,听着也十分的坚毅,眼神中笃定让凌灵在那一刻觉得十分不舒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他们都喜欢你,”她不过是在站着说话不腰疼,因为那个受尽了他人宠爱的人是她江乔,不是旁人,所以她从来不知道旁人的辛酸,才能说得如此简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谁知道,江乔并没有在意,而是换了一副表情,脸上带着笑,“那是因为我可爱呀,我从来都不哭,”说得一脸自信,并且洋洋得意,十分的搞怪。-?~&$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凌灵一时语噻,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回怼过去。谁能想到,在这个氛围下,她还能说出这样“恬不知耻”的话来,而凌灵听着一下子就忍不住笑了出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吃糖吗?”见凌灵笑了,江乔举了举自己的小手,那把糖还安安稳稳、整整齐齐的被江乔捧在手心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吃,”凌灵也毫不客气的抓了一大把,放在自己的手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两个人傻呵呵的开始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也是,不过是两个小孩子,能有什么大的仇怨,一下子就成了好朋友,可能是因为一块糖,也可能是因为一个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些年过去了,凌灵已经开始想不起江乔的脸了,她只晓得,那天是江乔的生日,前一秒她还在同着自己在院子里看烟火,她的笑容一直都很甜,再后来,江乔说她有个小妹妹,今天也生日,她要去看看她,和她一起看烟火、吃蛋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时候的凌灵听得很糊涂,并没有特别的在意,也不知道她口中说的“小妹妹”是谁,只当是一个和她同一天生日的另一个女孩子而已,也没有跟过去,在江乔走了之后,凌灵一个人在院子里等了一会,没见江乔回来,这个时候烟火也已经放完了,一切都落幕了,大家已经打算开席吃饭了,凌灵想着,许是江乔有了新朋友,忘了她了,便也跟着大人往前厅去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再后来,有人喊,着火了,大家一团乱,凌灵听到有人在喊“乔小姐”,“乔小姐去哪儿了”,只是始终没有人找到乔小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个时候的凌灵很慌很乱,跟着大人一起往外头挤,也不知道火是从哪里烧起来的,只是远远的瞧见火光烧上了天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再后来,大多数人都逃了出来,却一直找不到乔小姐,甚至连江爷爷和江爸爸也没有从大火中逃出来。其实那天的火虽然很大,可是却是在后楼不起眼的地方着起来的,江家也很大,那些人都是可以逃出来的,也都逃了出来,除了江爷爷、江爸爸、和江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有人说,是因为江爷爷年纪大了,腿脚不好使,至于江爸爸则是因为担心江乔,找不到江乔,所以一直在找江乔,最后出了意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是江家是老家族了,江家的人衷心的很,江爷爷也是个德高望重的,很有声明,不至于会到了一个没人管的地步,再如何腿脚不好使也不至于逃不出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当然这些都只是凌灵一个人的猜测,毕竟那一天大家是真的很慌,人也真的很挤。-?~&$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至于凌灵见过江乔,也可能凌灵会是最后一个见了江乔的人,而这件事,凌灵一直没有和任何人提起过,包括祁睿,包括洛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到现在,有的时候,还不敢直视祁睿和洛初的眼睛,如果当时她能勇敢一点,对他们说,江乔去了哪里,可能他们就会找到江乔,真的会找到江乔的,只是凌灵害怕,她是真的害怕极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些年,因为江乔,所以祁睿和洛初对凌灵很好,而也是因为有了祁睿和洛初对自己的好,所以凌灵再也不是那个胆怯活得小心的小女孩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凌灵害怕失去这样的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况且,她一如既往的喜欢着洛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第一次见到洛初的时候,那一天洛初正好来江家找江乔,而凌灵就在一旁写着作业,十分的无聊。他的手里捧了一个小蛋糕,是个做的很精致的蛋糕,只是江乔在画画,小手都是脏脏的,并且没空搭理洛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阿乔,你吃一口吧,很好吃的,”而洛初却显得十分急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想吃啊?”江乔一眼就看出了洛初的心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恩,”洛初点了点头,但并没有说什么别的,只是“嗯”了一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你吃呗,”江乔觉得很好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想让你先尝一尝,”洛初是这样回答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当时的凌灵只觉得,这个男孩子真是矫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后来凌灵才知道,原来洛初一直都是这样的,这样小心翼翼的将世间一切美好的事物捧来送给江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江乔摊了摊手,表示自己确实不方便,谁知道洛初来了一句,“我喂你好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江乔点了点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洛初用叉子捏了一小块,放到了江乔的嘴里,还没等江乔说话,就听见凌灵在一旁好奇的问道,“好吃吗?”那模样简直像极了一只小馋猫,只剩下流口水了,而且也是快了的那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行,这是我给阿乔的,只有阿乔一个人可以吃,”而洛初则像极了一个护独食的老母鸡,不准任何人染指那一小块蛋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气,”凌灵只是觉得无语,这个男孩子不光是矫情还十分的小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阿初,”江乔亲昵的喊着洛初“阿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凌灵是知道的,江家和洛家是有儿女婚约的,只是不免有些诧异,他们的关系真的有那么好吗?!只是两个小孩子而已?!难道和她有什么不同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然而下一秒洛初就妥协了,“好吧,那就也给你尝一小口吧,只能是一小口哦,”显得极其的为难,但还是将蛋糕放到了凌灵的面前,只是并没有像对江乔那样的温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不吃,我不喜欢,”不就是一块小蛋糕吗?!谁还没有呢?!等我回家了就给自己买上好几个,再慢慢吃!哼!凌灵便继续闷头写作业了,也不去搭理他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喜欢就不喜欢,本来就不是给你吃的,”洛初也没有什么好脸色。-?~&$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个时候的洛初就已经长得十分的好看了,白净阳光,活泼好动,有很多很多的话,对江乔说,满心满眼都是他的阿乔,和现在截然不同,唯一不变的就是,满心满眼仍旧还是阿乔一个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江乔啊,你真的是个很幸运的人,也十分的不幸。-?~&$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所以,我无法恨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南城是座古色古香古韵味的历史名城,南城江家是响彻一方的名门望族,是买卖地产的百年世家,往早了说,那是大户人家,往近了说,就是龙头招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江家在南城根深蒂固,发家至今,不说几百年,至少是传了一代又一代的辉煌,几乎南城四分之三的街道地皮都是江家名下的,其他产业也有涉足,官方还是非官方的背景,都很是雄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一年,南城来了个寻经问道的术士。-?~&$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一年,江家少夫人添了对双生女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江家几代单传,而且个个都是大老爷们,唯一的少爷与少夫人结婚数年,都不曾有孕,好不容易怀了个头胎,一下还是俩,这下子可是热闹了,把她俩当宝贝般的宠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江家的老太爷,效仿古人,将二女均取名为乔,一个大乔一个小乔,并在满月家宴当日请来了那个术士为其算命,只求个一生平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双生胎儿,一念生一念死,一朝荣一朝辱,相生相克,必要舍其一,方能太平。”那名术士当着江家众人的面如是说道,并且谢绝了江家的银钱,第二日,匆匆离开了南城,难觅踪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过了几日,江家的其中一个双生胎儿得病早夭的消息便传遍了黎川的各街小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从此江家,只有一个孙小姐,单名乔,众人皆管她叫做乔小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位乔小姐,真是个玲珑剔透的妙人儿。三岁能文,五岁成诗,最精湛的要说是她的画画天赋和一脸的胆识,才情更是不输男儿,年纪小小的,模样也是倾城,再加上人也是个善心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总之,什么都是好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洛初是跟着家人在那一年一同来到南城安身立命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洛家是江家的世交,早年一直在西北一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于是洛初与江乔自小便是结识,特别是江乔,一出生便认识了洛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洛初是个调皮捣蛋的小哥哥,江乔很不喜欢,可洛初对江乔的好暖到了心里,江乔很喜欢这个小哥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江家的花园内,江乔小小个,一本正经的坐在庭院里画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