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当年往事
作者:暮轻尘  |  字数:4292  |  更新时间:2019-08-12 14:36:01 全文阅读

“哥哥,等等我”小念雪大声喊着。

  “别过来,我烦你”小子墨对小念雪喊着。

  小子墨想起年初被追杀逃到落雪阁的情景。

  那时候子墨八岁,念雪六岁。子墨和父亲凌天,母亲周璟一起生活。念雪和父亲暮正生活,念雪母亲林若雪在念雪出生时就去世了。暮正因此给女儿取名念雪,并独自把念雪带大。

两家关系很好,暮正经常带着念雪去子墨家。两个小孩因此也很亲密,念雪称子墨叫哥哥,子墨称念雪叫雪。

  一天,暮正像往常一样,带着念雪到子墨家吃饭。三人坐在饭桌上边吃边聊,两个孩子则在院子里笑着疯跑。

  周璟对暮正说:“念雪长大了,你独自一人把念雪带大,真是不容易……”

  暮正微笑着没有回话,眼睛看着念雪,满是慈爱。

  周璟继续说:“待以后孩子们长大,可以成亲了”。因为两家关系很好,从小便定了下亲事,念雪一直说着,长大后一定要嫁给子墨哥哥。

  正说着,院大门进来一队黑衣蒙面人,子墨拉着念雪跑进屋内。暮正和凌天冲到屋外。凌天说:“来者何人,有何事?”

  这队人中其中一人二话不说,一刀刺向凌天,周璟在屋内一手拉着子墨一手拉着念雪。看到此景,她挡在凌天前面。那人速度很快,还等不急凌天反应,刀已刺入周璟的胸口。凌天抱着周璟仰天大声喊:“璟儿,不要离开我和墨儿。”周璟微笑着摸摸凌天的脸,闭上了眼睛。

  暮正上前拔出剑刺向那人,那人轻功飞起躲开。他对手下说:“上。”其余四人向暮正冲去。暮正回头看着凌天:“快带孩子们走。”自已一人与一群黑衣人博命,以保凌天能平安带两个孩子逃离。

  凌天背着念雪,子墨在后面跑,逃到山上的密林。念雪哭着说:“凌伯伯,我爹爹会没事的对吗?”

  凌天说:“孩子,你爹爹会平安来找我们的。”

  “雪,以后我会保护你的。”听到凌天和念雪的对话,子墨坚定的对念雪说。

  五人追过来,凌天放下背上的念雪,对子墨说:“快带念雪走”。子墨拉着念雪往前跑,回头看着父亲,他知道父亲可能会………

  凌天望着跑远的孩子们,回头与五人打起来。带头人武功极高,几个回合下来,凌天多处已受伤,血流不止。其他四个人冲上来,与凌天打起来。带头人见状用飞镖扔向凌天,飞镖刺入凌天胸口处,凌天左手捂住胸口,四人合力用刀刺向凌天,凌天胸口、背后都是刀,倒在地上。

  带人头走过来对凌天说:“还记得飞羽帮吗?”

  凌天似乎想起了什么:“飞……羽……”

五人见凌天已死,匆匆离开。

子墨拉着念雪,在密林中继续跑,蒙面黑衣人不放过他们,一直在后面追。此时一个着白色衣服、头发银白的人落在地上,此人轻功极好,飞走至黑衣人头顶上方,在空中旋身,挥出白色光幕,几招便要了四人性命,带头人见不是对手,轻功飞走。

  子墨和念雪只顾着跑了,并没有看到远处身后发生了什么。子墨边跑边想着父亲、母亲平日里的种种往事,眼眶含着泪。

  白衣人飞到子墨和念雪身前,子墨把念雪拉至自已身后,对白衣人说:“你是谁?你要干什么?”

  “孩子,我与你们父亲也算是至交,我听到消息赶来,却已晚了一步”

  “你是说我爹已经……”

  “这是我在你爹身上找到的飞镖,这是飞羽镖。待你长大后,我会告诉你事情的全部。你们跟我走吧。”白衣人说道。

  念雪哭着说:“哥哥,我们的爹爹都死了是吗?”

  子墨看着念雪,“是,但是你以后有我。”

  念雪紧紧的拉着子墨的手,子墨就是自已现在唯一的亲人。

  子墨对白衣人说:“好,我们跟你走。”

  黑衣人来到一个着青色衣服的人前,抱拳上前“主人,凌天和暮正已死。”

  “他们的后人呢?”青衣人问道。

  “我们在追的时候,一个白发白衣人拦住了我们,其他兄弟都死了……”

  “废物,一定不能让他们活着,继续打听去了哪里。”

  “是”

青衣人正是飞羽帮的人,他们打听了许久才打听到暮正等人的下落。此次前来,正是为了复仇。

  子墨和念雪跟着白衣人来到雪山,这里常年下雪,故得名“雪山”。他们顺着阶梯来到写着“落雪阁”的地方。

  “走吧,孩子们。以后这里就是你们的家。”

  白衣人是已飞升成仙的仙人,大家都称他为雪尊,定居在雪山,不问事事,隐世仙人,因当年与凌天和暮正有一段往事,并相识。故下山去救。

  三人来到主事厅,白衣人坐在主坐,命仙童元星给子墨、念雪安排住处。元星分别指着两个房间对子墨和念雪说:“你们以后就住在这里,雪尊有什么吩咐,我会来通知你们的。”

  念雪一路上都没有说话,乖乖地低着头跟在子墨身后,元星走后,念雪大哭:“哥哥,我想爹爹,凌伯伯还有周伯母……”

  子墨拉着念雪的手说:“他们走了,但是你还有我,我们现在先在这里住下,好好练武,等我们长大了,一定要去报仇。”

  念雪听了子墨的话,乖乖的点头,擦掉眼泪说:“嗯。”

  第二天一大早,元星来敲门,叫醒了子墨和念雪,一番梳洗后。元星带子墨和念雪来到主事厅。

  “雪尊,他们来了。”元星说完,便走到主座旁边站着。

  “子墨,我收你们为徒可好?以后你就是大师兄,念雪是你的师妹。”雪尊用回心镜看到时,已马上动身,但为时已晚,他决定抚养他们的孩子长大成人,并授予武功。

  “还不快快跪下拜师,雪尊从不收徒弟,你们是雪尊的关门弟子。”元星说。

  子墨和念雪跪下:“拜见师父。”

南方一个热闹的街市上,一个看似七、八岁的孩子跑着,后面追着的人喊:“少爷,慢点,我们要回去了,老爷会怪罪的。”

  孩子开心的笑着看向后面跑着的人。没有回答。

  他跑到一个兵器店内,对店家说:“我想要一把锋利的剑。”

  店家看着小孩,很客气地说:“楼少爷好,楼少爷请随我来”。说着带着楼少爷走到一处。

  只见一个铁架上横放着一把青色的剑,店家取下剑,双手递给楼少爷,楼少爷拔出剑鞘,观看了一番说:“我要了。”

  后面追的人进来店内,“少爷,我们走吧,老爷正在府中等你呢。”

 “小山,把剑带回去,记住不要让我爹看到。”楼少爷把剑递给小山。

  走出兵器店,小山说:“少爷,老爷不是不让你练武吗?”

  “我爹让我考功名,可我才不要,我要练武,所以啊,你得把剑藏好了,等我要用的时候你再拿出来,切记,不要让我爹看到。”

  “知道了,少爷。”小山满是踌躇,却又不敢再多说什么。

  二人走到一处写着:“楼府”的门前,门口的守卫齐声说:“少爷”

  楼少爷嗯了一声,走进大门。

  “儿子,你终于回来了,你爹都等急了,正发火呢,你上哪去了?”一个妇人对楼少爷说。

  “娘,一会可要帮我啊。”说着走进大厅。

  厅内正座上,坐着一人,很气愤的说:“臭小子,不好好用功看书,去哪了?好好念书,长大好考取功名。”

  “爹,我不想考功名,我想练武,我要成为英雄。”少爷一脸稚气地说。

  “不准。”

  “宇儿,你想气死你爹啊,快和你爹赔罪。”妇人说着,看着楼文宇,眼睛向老爷瞟了一下。

  “爹,我错了,我这就回书房看书”。楼少爷不情愿的出了大厅,走向书房。

  楼家是杭州城的富商,在杭州城内人人皆知楼府。楼志远一想着让儿子楼文宇考取功名,好让楼家有个靠山。怎奈儿子楼文宇一心想着练武。楼府夫人茹玉对此也是无可奈何。

  “小山,晚上我们继续去后山,你,一样要当我的陪练”

  “少爷,老爷当初让我来,是要给你当陪读的……再说少爷,你练了这一年有余,可还未见有……”小山是楼家楼文宇的陪读,年长楼文宇三岁。

  “少废话,那是我没有兵器,现在我有剑了。”

  “是,少爷……。”

  天黑后,楼文宇和小山来到后山,小山把剑递给楼文宇:“少爷,可千万小心剑伤到您。”

  “放心吧。”

  说着拔出剑鞘,对着小山刺过来,小山只能躲……此时出现了一个着蓝色衣服的人,他飞到二人面前说:“小子,从你一开始在这里,我就注意你了,你愿意跟我回去修炼吗?”

  “我为什么要跟你走,你是又是何人?”

  “你有没有听说过听雨楼?”

  “听雨楼?我倒是在街市听说过,传说那里是个仙境,只有仙人才可以去那里。你骗小孩呢?”楼文宇不屑的说。

  “是不是传说,你可以跟我去看看。有没有这个胆量去?”蓝衣人笑着。

  “少爷,不可去,那只是一个传说,谁都没有去过,我们还是快快离开吧。”小山害怕地说。

  “怕什么?我可不是吓大的。走就走。”

  说着,蓝衣人抱着楼文宇飞走了。并对小山说:“你们少爷天亮就回去。”小山吓的赶紧跑回府里,整晚都睡不着,盼着天亮少爷快点回来,自已也好交差。

  楼文宇跟着蓝衣人来到听雨楼,这里都是柳树,四处都被雾气笼罩着。他们来到一个亭子里。神秘人对楼文宇说:“小子,你愿意拜我为师吗?将来会有加你五人来完成一个重要的任务,你就是我要找的雷天赋的人。”

  “你到底是谁?你有什么本领让我拜你为师?”

  “看着,小子。”说完,蓝衣人嘴着念着什么,双手一指,便开始打雷下雨,顷刻间一棵柳树被雷劈成两半。

  “哇,好厉害。做你徒弟就做你徒弟,谁怕谁,再说我也不吃亏。”对一个孩子来说,这样的招式可是极其厉害的。

  蓝衣人听了,哈哈大笑起来。“那你还不快过来拜师。”

  “拜见师父。”

  “好好好,现在我带你去见你的大师兄和二师姐。”

  蓝衣人是听雨楼的主人,名叫柳之阳,也是个得道仙人,为人很风趣。他有一个女儿,名叫柳菱,还有一个大徒弟,名叫夏明轩。他早已通过回心镜,观察楼文宇,也早知晓他就是雷天赋。

  “大师兄,这一招如何?可以对抗你的电云掌吗?”柳菱边打出招式边说道。

  “还差的远呢,师妹。”

  两个看似十岁左右的孩子在切磋武功。这时候柳之阳带着楼文宇过来,对夏明轩和柳菱说:“这是你们的师弟,对了,你小子叫什么?。”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叫楼文宇,还请师父、师兄、师姐多多照顾。”

柳之阳听了哈哈大笑,“宇儿,你的师兄夏明轩,这是你的师姐柳菱。”

  夏明轩和柳菱相互看了一眼:“师弟好。”

  “好了,你们也互相见过了,以后你每晚过来,我会命你大师兄去门口接应,你可以回去了,记住每晚都要来。”

  “是,师父。有劳大师兄了。”说着夏明轩便带着楼文宇离开了。

  “师兄,你是什么天赋?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我是个孤儿,师父带我来到这里,并抚养我长大。你师姐柳菱是师父的女儿,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的是电天赋。”夏明轩说。

  "哦,那师姐是什么天赋?”楼文宇继续问道。

  “她是雨天赋,听师父说,等我们长大后还会有两个人和我们一起完成一个重要的任务。”

  “那其他两个人现在在哪?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天赋?”

  夏明轩心想,“师父怎么找了一个这么不靠谱的人,不知道师父怎么想的,话还这么多。”

  楼文宇回到楼府,偷偷的回到自已房中,看到小山躲在自已床上,裹着被子。他走过去拉开被子,听到小山说:“不关我的事,是少爷……”眼睛睁开一看,原来是楼文宇回来了,一把抱住楼文宇的腿,说:“少爷,你可回来了……”

  “瞧把你吓得。以后我每晚去练武的时候,你就躲在我床上,别让我爹娘发现了。”楼文宇推开小山说。

  “少爷,每……晚……去?”

  “对啊,你可不知道,那个人可厉害了,我还拜他为师了。”

  “少爷,你每晚都去,那我……”小山哭丧着脸说。

  “怕什么?有我在。”说完便倒头就睡。

  小山原本看少爷回来了,一颗心终于可以放下了,可现在,每晚都去,小命不保了。小山心想。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