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妖女陆离 > 人妖殊途同归
第一章 开启封印(上)
作者:红酒羊排  |  字数:3624  |  更新时间:2020-05-09 19:50:10 全文阅读

“婆婆,婆婆!”

陆离挽着裤腿,提着鱼篓子,兴冲冲跑进小院,一边跑还一边高举鱼篓大喊道:“婆婆,我抓到鱼了!”

只见茅草屋内走出来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婆婆,身板挺直,既不驼背也不拄拐,虽然身材走样,个子也缩了水,脸上除了满脸的褶皱却仍旧是风韵犹存。

“蠢材,你又不是抓到一条蛟龙,那么兴奋干什么?”

陆离被婆婆怼得无话可说,放下鱼篓,瞬间安静了。

“还站在院子里做什么?”婆婆不再理会陆离,转身进屋去了。

陆离也不再说话,蹲在地上将鱼倒了出来,看着大鱼在地上竭力蹦跶,陆离又高兴起来。

陆家所在的小村子处在顺来山与无明水之间的狭长地带,村子里的人世代以捕鱼为生。因为被顺来山与无明水挡住,村子里很多人家世代生活在这里。

陆家是三百年前躲避仇家至此,家中独子与本村的姑娘结婚生子,从此陆家再也没走出去过。但是陆家为村子带来了外界的消息和整整十大车的书籍,对于消息闭塞的村民来说,陆家代表着外边的世界,一时风头无两。

一些年轻人通过陆家的书籍学习圣人的道理,了解外边的精彩,三百年来竟也出了一位同进士。一年半前,陆离的青梅竹马何仁离开村子上京赶考。

“你等我,等我考中了一定风风光光娶你过门。”

陆离满眼含泪看着何仁的眼睛,重重地点点头。

婆婆一脸不看好,陆离却不放在心上,毕竟婆婆看谁都不好。

婆婆对别人向来冷若冰霜甚至懒得搭理,她好像一个从天而降的陌生人,所有人都想不起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认识她的,更没人知晓她姓甚名谁来自何方。

十七年前,陆离的爹娘同时离世,婆婆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居然一改往日的冷漠,主动收养了变成孤儿的陆离。按婆婆的说法就是命短没福气,生了孩子不负责。

老人们都躲着婆婆,陆离倒是乐见于此,毕竟那些老太太们向来嘴碎,坐在门口看见陆离就要小声嘀咕一遍她生下来就客死爹娘的事情。这些年,她们的耳力眼力都随着年纪的增长而变得越来越弱了,背后议论陆离的声音却越来越大。

陆离虽已不介意这些,老人们的闲言碎语却影响到了他们的儿子儿媳,儿子儿媳在打骂孩子的时候便会不自觉捎上一句:“早晚你得跟陆家那个扫把星一样克死我们!”

三百年间,陆家风光不再,又只剩下陆离这么一个孤女,全村都排挤她,只有何仁愿意同陆离玩耍,每次陆离被小朋友围着喊扫把星的时候,都是何仁挺身而出。

婆婆说何仁不过想来陆家看书罢了,陆离却不以为然,觉得何仁有学问、懂礼貌,将来定能高中。

“婆婆,吃饭了,今天有鱼。”

婆婆从房里出来,一脸嫌弃,“你是今天才发现咱们就住在河边吗?”

陆离站在餐桌前摆放碗筷,“嘿嘿,婆婆,我这不是第一次自己抓到嘛。再说了,咱这边上是海,没有船不好抓到的。”

婆婆坐在餐桌旁,仍旧一脸嫌弃,“你这个蠢材,陆家到你这里也就绝户了。”

陆离笑笑,“婆婆您放心,等何仁哥哥回来,我们一起孝顺您。”

婆婆白了陆离一眼,“没心没肺。”

“嘿嘿,婆婆您吃鱼。”

陆家在过他们的小日子,而遥远的魔界正在组织一年一度的比武盛会。

街市上异常混乱,因为魔界与其他五界不同,魔界并不十分向往人类的模样,他们大多数以自己的真身示人。

魔尊是一只黑角山羊,育有两儿一女,虽以人的面貌示人,头上却露出粗壮的黑角,乌黑的头发飘逸自然,山羊胡子与他瘦削的脸相得益彰。

五百多年前,现任魔尊与天界和谈,结束了长达十年的第三次神魔大战,并在神、魔二界的共同支持下担任魔尊至今。

“今年应该二公子上台挑战了吧?”擂台的观众席上,一头麋鹿问一匹灰狼。

“二公子?那肯定没什么热闹看。”

“是啊,是啊。”一只花豹加入了讨论“二公子那个笨蛋,连不周山学院都没考中,就他?还想挑战长公主?”

“去年大公子可是差一招就打赢了,今年大公子学成毕业,也不会来挑战了。”麋鹿又开口道:“话说这长公主常年占着我们魔界战斗魔尊的位置,咱们这些雄性真是没脸啊!”

“唉,那能怎么办呢?咱又不是人家长公主的对手。”

正说着,比武台已经锣起三声,所有魔者都伸长了脖子看看谁敢来挑战。

去年大公子明启先在不周山学院顺利夺得冠军进入比武,在比武中虽然遗憾败北。但是明启在从不周山回来途中撞见前魔尊的余孽同党商议袭击观众,明启以一己之力全歼敌人的事情被传开,一战成名,风头一下子压过了守擂成功的长公主子轩。

子轩速来与兄长意见不合,这件事让子轩觉得自己受到了威胁,与兄长的矛盾更是愈演愈烈,今年矛盾已经摆到了台面上来。

锣声一停,只见子轩一身黑紫色衣衫干净利落,发髻高高挽起,头顶的黑角比魔尊的短上一些,一双杏眼在浓密的睫毛衬托下显得格外深邃。

一百年前,子轩用一招“万紫千红”险胜上一任战斗魔尊,百年来一直稳稳站在守擂方。

而魔界比武并非所有人都可以上去,参赛的途径只包括:今年预赛的第一名、不周山学院的推荐和魔尊的推荐。

在昨天的比赛中,长公主紫轩已经干脆利落的打败了今年预赛第一名,而不周山学院今年没有推荐挑战者,所以只剩下魔尊的推荐者:二公子明阳。

因为明阳在不周山学院的考试中失败,魔尊只能推荐他来挑战,以求获得一张免试进入不周山学院的旁听劵。

其实这也是无奈之举,明阳向来不学无术,游手好闲,连个学校都考不上,更别说让他干什么大事了。但是不周山学院有校规,每年获得比武预赛第一的魔者可以直接进入不周山旁听,挑战战斗魔尊超过五十招,可以进入不周山学院学习。

看当前的情形,明阳能去旁听已经不错了,就是不知道他能不能扛到第五十招。

这边明阳*根本不想参加什么比武,无奈魔尊下了死命令,说要是他不去就打断他的腿。明阳没法,只能硬着头皮走上了擂台。

他抬头看见魔尊坐在高台之上,捋着他的山羊胡子,小眼睛闪着黑色的光。

明阳正生魔尊的气,忽听全场骚动起来,原来有人在未进场之前已经押宝:赌二公子根本不会出现。那些押对的人当然一片欢腾,站在擂台上的明阳不明所以,以为在为自己呐喊助威,心情也开朗起来,抱拳对着看台咧嘴一笑。

子轩可不等他在这里浪费时间,一鞭子抽了过来,明阳赶紧躲开。他的策略就是躲过五十招,拿到旁听资格,应付完差事就成。

子轩的钢鞭上下翻飞,明阳在擂台上左右躲闪,看台上的观众还有赌他第几招败北的呢,都翘首数着,唉唉的叹息声不绝于耳。

转眼间明阳已经躲过了二十六鞭,子轩急于证明自己在魔界的地位无人可以撼动,可是明阳一直不出招,子轩觉得再和这个废柴耗下去实在不利,便一个后翻回到最开始自己站的地方。子轩收起钢鞭,双手缓缓上升,明眼人都看出来,子轩要出大招“万紫千红”了!

魔尊停止了捋胡子,看台上的人也都屏住了呼吸,明阳当然知道这是姑姑的绝招。

说时迟那时快,子轩的“万紫千红”发出,瞬间形成绚烂的光剑,这光剑像一张大网似的向明阳扑来。明阳哪能抵挡得住,只能纵身一跃,可是太慢了,一下子摔倒在地上。

看台上瞬间安静了,旋即又爆发出雷鸣般的欢呼声。

子轩看了一眼摔在地上的明阳,脸色平静,享受着这欢呼的同时又抬头冷冷得看了一眼坐在高台上的魔尊,竟一句话也没说,抬腿离开。经过明阳之时,子轩甚至没有停留。

明阳被“万紫千红”所伤,膝盖以下全部受伤,不仅失去了到不周山学院旁听的机会,还得卧床休息一年。

明阳比武不成,何仁却春风得意,一举高中状元榜首。

“嘿,就他那穷酸,居然能考上状元?难不成这小子祖坟冒了青烟?”李家少爷一脸不可置信。

“少爷,那穷酸就会读个破书,哪如少爷您啊。不过当年他考上举人,就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如今他成了状元,还不得鼻孔朝天吗?”

“哼,臭穷酸,还该老子十两银子呢。要不是老子,他能去京城赶考吗?啊呸!”

“少爷别生气,他在是状元也顶不上少爷。不过他现在考上了状元,到时候再把陆家那个扫把星一娶,那他才真叫一个春风得意呢。”

小厮露出了奸笑,李家的少爷却生气了,“呸,就他还想娶媳妇,不过就是个穷酸,陆家的丫头?哼,老子就让他娶不成!”

小厮更加奸笑起来,“少爷?”

“走!”

李家少爷带着四个小厮躲在陆家茅草屋的把脚处,“你去,你去告诉那个姓陆的,就说何仁那小子回来了,在村口等她呢。”

小厮美滋滋走进陆家,将陆离骗了出来,婆婆站在屋里透过窗户看着陆离急冲冲的背影,无奈地摇了摇头,“蠢材,早晚有你伤心的时候。”

陆离刚一出来就被李家的小厮打晕装到麻袋里,万事不知,等她醒来只见五个脑袋围成一圈看着自己。陆离赶紧坐起来,“你们干什么?”

李家少爷肥胖硕大的脸上满是淫笑,“别怕,小美人,让本少爷好好疼疼你。”小厮们也跟着哄笑起来。

“你别过来!”陆离爬起来就跑,这才看清这里是顺来山半山腰。

“来,抓住!”小厮们上来就抓住了陆离,将她押到了李家少爷面前,“我告诉你,这里可没有你的何仁哥哥来救你,你看这是什么?”

李家少爷一脸得意,拿出一张借据在陆离眼前展开,“瞧见没有,那个穷酸欠我十两银子,他没考上,没脸回来了,如今只能拿你来抵债了。”

“你胡说!你放开我,你们放开我!”

“老子没嫌弃你干瘪瘦小,你就该对老子感恩戴德才是。”李家少爷肥嘟嘟的脸笑的肉都颤起来了,“来吧小美人,你要是把大爷伺候好了,大爷让你当我的七姨太,哈哈哈”

陆离被李家少爷从腰间扛起来往林子深处走去,陆离拼命挣扎,耳边却只有小厮们的哄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