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风城迷途 > 第一卷 念起
第一章:路远潇潇
作者:风蕴生  |  字数:3676  |  更新时间:2019-07-25 22:56:06 全文阅读

昏黄的灯光摇曳,舞台下的人三三两两的散坐着,王潇潇坐在台上,一束聚光灯打在她的身上,她穿着极其简单的吊带和破洞牛仔裤,锁骨仿佛玉琢,脚上随意的踩踏着一双converse,纤细的胳膊搭在话筒上,朱唇轻启,双眼微眯,长长的睫毛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Oh I never knew you were the someone waiting for me,'Cause we were just kids when we fell in love….”

“叮~”门被拉开,在这间一眼就能望到头的酒吧引起了每个人的注意,王潇潇也抬起头往门口看去,一个男人走了进来,他穿着深色的风衣和笔挺的西裤,头发被雨水打湿后发胶的效力消失,刘海搭在他的额头,他的眉型和眼型都比较长,微微的有些上扬,鼻子挺直,刚毅的下巴,脸上仿佛带着冰霜。

“先生,我和您说过了,我们这里是私人会员制度,您不能进去。”保安急急忙忙的冲进来。拉住这个男人对他说道。

男人掏出一张卡,眼睛却一动不动的盯着舞台,“拿去办会员,钻石级,我叫张路远。”说着轻轻拂开接过卡愣愣的保安,大步流星的向台上走去。

张路远三步两步从门口走到舞台,抓住王潇潇搭在话筒上的胳膊,就要将她往舞台下拉。

“吱~”王潇潇一把甩开张路远的手。音响里传出麦克的尖锐的空鸣,让人耳朵生疼,台下的人都下意识的捂住耳朵,王潇潇直直的看着张路远,说:

“你要干嘛?”

“我要带你走,你不能在这种地方。“

“这种地方?我想请问张先生,这是哪种地方?”

“潇潇,你别这样,你不属于这里,跟我走吧,所有问题我来解决,我都可以解决,你跟我走。”

“我不和你走又怎样,你今天是要把这里掀翻吗?”王潇潇突然提高音量,“我不需要你的帮忙,我求求你,你要真想帮忙,你就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不要再管我,好吗?反正这种地方也不适合你这种身份来,别让我这种下九流的地方工作的下九流的人影响了您的名…”

“王潇潇!“张路远突然喝道,王潇潇吓得身体都抖了一下,她惊讶的望着眼前这个一向以隐忍包容出名的男人,他的脸上的怒火仿佛在这一瞬间就要喷射出来,他低头,用手抚脸,最后他叹口气,无奈的说:”我们不要在这里闹,你先和我出去,我们慢慢谈。“

王潇潇的眼眶突然红了,惊恐和无助在这一刻化作歇斯底里的怒吼:“滚~!我不要你帮我,你还要我欠你多少?你还要我欠你多少?!我求你了,你走吧,我真的不想再欠你什么了,我求你了你走吧,我真的不想拖你后腿…“她语无伦次道,眼泪瞬间扑漱漱的掉下来,张路远一把紧紧的抱住王潇潇,死死的将她的头按再胸膛,轻拍着她颤抖的后背,耳语道:“没事了,没事了,我都会解决的….”

“你们俩玩儿够了没有,我这里还要不要做生意了,要演言情剧一边儿演去,我这儿只要歌手,不要演员,更不需要男女搭戏。“一阵成熟媚态的女人声音带着隐隐的怒气传来,王潇潇赶紧一把推开张路远,看见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台边的妖娆女人,慌忙抹了抹眼泪,对着发声的女人道:“黎经理,对不起,我马上让他走。”

“黎经理你好,我想你误会了,我就是来光顾生意的,我也是你们酒吧的会员,这是我的名片。“张路远跨出一步,淡定的单手递过去一张名片道,低头浅笑了一下说:”刚刚才办理,我想应该是明面菜单上最高级别的。“

女人斜侧着身子,挑眉望了张路远一眼,伸出一只手,用染了猩红指甲的手指尖轻轻的夹住名片,微微调整了一下角度后,伸出另一只手,双手接过,娇笑道:“原来是张秘书长,真是失敬。“接着又假意的带着埋怨的望着王潇潇道:”潇潇也是,这么重要的贵客也不提早和我打招呼,我肯定要亲自办理接待啊!“

“我…”

“黎经理说笑了,我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人罢了,都是为了工作,哪有贵不贵的。“张路远接过话茬。

“呵呵呵~“女人这一下笑得更欢了,”好一个为了工作。为了这句话,我必须要请您喝一杯。“她转头对着不远处待命的服务员招手:“dani,帮我去我的私人酒库取一瓶Romanee-Conti,送二楼雅间,我要和张大秘书长喝一杯,欢迎他加入我们会所,”

“Romanee-Conti就不必了,还请黎经理不要让我为难。”张路远道:“如果黎经理不嫌弃的话,那就来两杯blue label吧,女士的不要冰。记我账上。“

“黎总..”dani请示的望着女人。

女人手一抬,示意对方无需多言,眼底含笑的望着张路远:“既然张大秘书长这么绅士,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张秘书长,随我移步楼上吧?”女人微微欠身,作了一个“请”的手势。

“好。“张路远回请,女人微笑点头向前走去,张路远跟上,王潇潇见状也要跟上,女人好似背后长了眼睛,停住回头道:”潇潇,音乐断了多久了?别让客人干坐着。“又提高声音道:”各位不好意思,今天我的这位朋友打断了大家,稍后我会让人为大家送上小点心和酒水赔礼道歉,还望各位谅解。“场上的人举杯示意理解,王潇潇吐了一下舌头,只好又坐回话筒前,翻开歌谱。张路远回头望了一眼王潇潇,唇语道:”等我。“便随姓黎的女人上了楼上。

二楼是loft复式形式,一间雅间内,姓黎的女人和张路远相对而坐,所谓雅间其实也还是半开放式的,视野很巧妙,刚好能看到舞台上闪闪发光的王潇潇和大门吧台,却看不到那些散座。服务员早就送上了两杯label一些小吃,还有一个托盘里放着一黑一金两张卡,其中一张金属磨砂质感的卡上镂空刻着张路远的名字,狂劲的草书,应该就是他的会员卡了。

“黎总,今天叨扰了,还给你道个歉。“张路远端起杯子微微举杯道。女人见状也拿起杯子,却不与张路远碰杯,她悠悠的说道:”张秘书长今天大驾光临,怎么能说叨扰,不过,你是为了她来的吧?“她将杯子往舞台的方向晃了晃,“果然英雄终究是难过美人关,我听说你要带她走?”

“黎总说笑了,我只是作为朋友来给她一点建议,她可以有很多别的选择。”

“别的选择?“女人反问道,“张秘书长可能不知道吧,王潇潇小姐欠多少钱,她可是在这里工作还钱呢,可能您看不起我这个小地方,觉得委屈了佳人。”女人说着环顾了四周,“可是你知道我这个小地方,是多少达官贵人出入的地方吗?您今天唱的这一出,可是明天就会传遍风城的上位圈呢。”女人边说边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我既然选择用这种方式登场,我就肯定是不怕传了,即使传起来,我张某人是黎经理你的座上宾,对黎经理的会稽山居来说,甚至对你身后的丰岚集团来说,我想也不是什么坏事吧?”张路远淡淡答道。

“哈哈哈,张秘书长爽快,那我也不绕弯子了。”女人调转话锋,“你想带走王潇潇,我这个小人物,和那点小钱确实不值一提,但是你也知道,她欠的钱不是我个人的,是丰岚集团的,所以也自然我说了不算,得是丰岚集团的东家,岚平先生说了才算。不过我没想到,王潇潇竟然还有张秘书长你这样的人对她如此一往情深,真是不懂为什么她还要对岚总开口。”女人又恢复了她那招牌式的似笑非笑,她拿起桌上那张黑色的卡:“张秘书长可知道的我们丰岚集团最近想扩张一点海外市场?可惜项目迟迟没有批下来,我们没办法,只好备了敲门砖去寻求合作伙伴了。只是不知道今天张秘书长带着这块敲门砖,来敲了我丰岚集团的门,是礼还是兵?”她扬了扬那张黑色的卡,挑眉问道。

“你们丰岚集团旗下大大小小的公司几十家,又岂止是像你说的扩张一点海外市场?”张路远摇头道,“我这次来也是周总的意思,谁都知道黎经理是岚总身边最红的红人,人际这一块一直都是你在帮他打理,这张卡还请黎经理转交给岚总,这种事,也请不要再做第二次。”张路远眼神突然变得凌厉,语调也冷了下来。黎红上挑的眉在他这样的眼神下都有几分绷不住,开始轻轻的颤抖。张路远似觉察到了她的紧张,满意的欠了欠身,语调恢复如前,说:“不过请转告岚总,周总的秘书长接受了会稽山居的特约会员邀请。”张路远学着女人的样子,把那张金属会员卡拿在手里扬了扬。

女人一愣,立马对着张路远相视一笑,主动举杯与张路远碰杯道:“那就还请张秘书长 以后多光临,多来指导工作,周总那边可还要靠秘书长您多多美言两句,牵线一二呀。“说罢先喝了一口,张路远也举起酒杯抿了一口后说:“那是自然,那么请问黎经理,王潇潇我可以带走了吗?”

“当然可以,王小姐本来就是自由身嘛,我们岚总也是热衷慈善的人,资助王小姐上大学,并没有求任何回报,只要王小姐愿意和你走,我们自然不会阻拦。并且会将工作解除协议送到您办公室。王小姐不用承担任何违约责任。”女人承诺。

“那就谢谢岚总了,也谢谢黎经理了。”张路远浅笑一下,“ 违约金我会一分不少的送到贵公司的。”

“哎哟哎哟,我可承不起。”女人假意连连摆手道,“我这个小小的打工的,你就不要折煞我了。”

“黎经理说笑了,我早就说过了,我只是普通人罢了。”张路远淡淡回答道。

“张秘书长真是低调,我全名叫黎红,比你虚长几岁,如果你不嫌弃,就叫我一声红姐吧!”女人突然道,张路远看了这个女人一眼,今天是他们第一次正式交际,却并不是初次见面,大家都心知肚明。他沉吟一会儿道:“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红姐。”

“好啊,来,为了我们以后的合作愉快,干杯。”

“合作愉快,干杯。”

“当~”手工雕花的水晶杯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张路远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摇曳的灯光和王潇潇慵懒的歌声将他的思绪拉回了很久以前。

风蕴生
作者的话

今天正式入驻纵横花语,更新我的小说。对于每一个作者而言小说就像他的孩子一样,既然出生,就希望它能茁壮成长,成材。我会努力写作,为大家带来值得一读的作品,谢谢每一位读者的阅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