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我的太阳

正文第十章 故乡月明

[更新时间] 2019-08-17 09:59:27 [字数] 2192

韩淑言在壶里,想念的人从周克变成了父亲韩正。韩正没有机会读很多书,年纪很轻便开始在家乡做事,那是一座江南小城,盛产茶叶和各类丝竹,终年的雨水浸润造就了韩正柔韧的性格,他有着一双漂亮的手和白净的面孔,后来在当地成了一个很有名气的裁缝,等他到十炎时已经是一家制衣厂的老板。韩淑言初中以前都是在家乡的,童年时她的卧室里摆着一张黄松木的双层床,她住在下面,弟弟住在上面,除了去学校他们很少去外边,下雨天两人能在床上躺一天,姐弟俩互相讲着随口胡编的故事,晚饭前韩淑言还会弹一会儿古筝,他弟弟则会练一会儿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弟弟在还没来得及拥有一个真正的名字前就意外离世了,按照当地的习俗他也没得到一个葬礼的仪式,此后韩正从未再提起过这个儿子,有一次他带着刚上初中的韩淑言回家乡,飞机上后排有个很活跃的小男孩叽叽喳喳说了一路,那时韩正说了一句,“小时候,他也有个这样的弟弟,现在都不怎么记得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韩正从来不避讳自己对亲情的冷漠,基于韩正的坦然,韩淑言甚至觉得自己太过斤斤计较,因为除了感情,其他的东西,爸爸对她都很慷慨,慷慨到韩淑言不敢再去要求什么,因为她很怕会得到一句,“对你,我还不算仁至义尽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韩淑言真是对那些对自己冷酷的人有着无解的敬畏和迷恋,对父亲是,对周克也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克确实是被一个叫维的罗刹带走的。罗刹住在下界,那里金碧辉煌,到处都是琉璃、水晶的宫殿,河里淌的不是水而是琼浆玉液,那里没有四季,树上一年到头结着成熟的果实,罗刹不食牲畜、五谷,他们喜食人,但也不是因为饥饿,只是为了心情愉悦。维却并不懂食人的愉快,能让他高兴的只有舞蹈。在罗刹族群里,男性丑陋女性美丽,维顶着一张姣好的面容,走到哪里都格格不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果这世上对维来说有能称作是故乡的地方,那应该就是“魔宫”了。他在那儿见到了师音,那个传言中对罗刹“怀柔”的边界“守护者”,第一次看到师音时,维有些怀疑这人的仁慈是否因为武力值不足,毕竟那单薄的身躯看起来不像能禁得住罗刹们的一轮围剿。罗刹从不单兵作战,在下界时也每每内斗,但一旦出界,在没有首领的情况下也能团结一致、血战到底。在这一点上,维很“罗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维第一次到“魔宫”就把那里驻舞的女dancer的腿给弄瘸了,那时师音就在他身旁,两位离得很近。那个女dancer分神望向他俩的一瞬间,维亮了下眸子,勾魂摄魄地一笑,她就从舞池的高台掉下来了。那魅惑的速度太快,以致于师音仅仅只来得及抓住维的手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要把我的手拧下来吗?我完全无所谓的,就怕吓坏这些人类宝贝儿,”维挑衅地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并不会,如果我把一只带血的手扔进这些人中,他们只会更兴奋,别小瞧了他们,人也是很可怕的,”师音说完,放开了维,继续说道,“你开始看着那女孩的时候不是很高兴吗?真奇怪,我没怎么见过你这样的罗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维不讨厌师音关于人类的发言,以及对自己的评价,他说,“那孩子对我来说太碍眼了,”其实,他是想说“耀眼”,舞者自由舞蹈被人追捧的样子深深刺痛了维,“我跳得可比她好多了,”维有些委屈地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你可以在这儿试试,不过不能伤人,”师音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果人伤害我呢?你瞧他们看我的样子,像是要吃了我似的,”维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在这儿,”师音说,“我叫师音,你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喂’,这个就不错!”维说,10年前维在下界的梦树幻海里游玩,那片海连接着人间的梦境,维误入了一个小孩的梦,那个梦里有两个小孩,他们俩发现他时,就问道,“喂,你是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那你就叫‘维’吧!”师音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之后,维就成了“魔宫”的常驻dancer,这里正像开着一场盛大的假面舞会,人、魔,或许还有神、鬼,醒时同欢乐、醉后各分散,谁也没有多余的话,就是喝酒、跳舞、唱歌、笑,以及实践那些最古老的感官之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维在这所虽然叫“魔宫”但算不得真正宫殿的地方住下了,师音养着一只猫,不跳舞的时候维就寄居在猫身上,因为很安静所以师音也没有表示过反对。师音不了解维,维却听过很多关于他的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是伎乐天的儿子,乐师出身。在妙梵和迦纳什的决战中,为了熄灭从天界落下的王火,引得“若海”的水下沉到下界,从此灌溉出了一个富贵琉璃世界,而“若海”这道人间和下界的天然屏障消失后,他又用铠甲造了这堵“紫禁墙”,并且自请来驻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罗刹来说,他是普罗米修斯一般的存在。对诸神来说,他是战败大神的忠心侍者,更是违背主神意志的异类,他应该受到西西弗斯般的惩罚,因此师音的自我放逐正和他们的意,天界永远都不想再召回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荣耀和不公,师音都讳莫如深。维有时会怀疑他是否记得无论是谁倘若离开自己的境界太久就会逐渐消失?如果师音不能重返天界那等待他的就是天人五衰的命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维在“魔宫”待了一年后,偷了师音的一绺头发回去了。他用自己的眼睛做祭礼,拿着师音的头发去阿修罗那里为他问卜。阿修罗是神的敌人,也住在下界,占卜是神、魔、人、鬼都有的本领,但是问敌对的一方总是更准确,而且倘若问卜的人献上贵重的祭礼时,占卜师是不能说谎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师音能回去天界吗?”维问阿修罗巫师,那巫师将一个婴儿状态的阿修罗和师音的头发一起投入到绿色的火焰中,在二者燃烧的灰烬里查看占卜的情况。@#!==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阿修罗巫师说,“不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怎么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因为一个人类的男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会做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用做什么,存在就是阻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何找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曾见过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只见过两个人类男孩,维因此来到了人间,但没有了眼睛,一切都变得艰难。那个夜晚因为下雨的缘故,维的力量有所增强,通过辨别气味他找到了周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