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风月贵客
作者:江城太守  |  字数:3179  |  更新时间:2019-08-04 08:40:32 全文阅读

大成国永佑十九年,豫州颍川郡。

大成国统一中原已近百年,百年来四海升平、海晏河清,承平久了,大家早就忘了百年前几大中原国之间的兼并战争,以及战争里的杀戮、饥荒和颠沛流离。尤其是每天锦衣玉食、高床软枕的豪门贵族,谁还记得自己的祖上当初也是过着刀口舔血、朝不保夕的日子?脑袋拎在裤腰带上才挣下几分家业,在这太平盛世里也败得差不多了。

尤其今晚,教坊司门庭若市、喜气洋洋,是一年里最热闹的日子。因为今天是颍川教坊司的“锦绣宴”,新学成的乐籍将在宴上正式“上籍”,把自己的“名号”挂上教坊司公开的乐妓目录,正式开启自己的乐妓生涯。

在“锦绣宴”上,新乐妓隆重登场,百花齐放、同台竟艺。而在豪门贵族的眼中,今晚也是全年的猎艳重头戏,因为能标下花魁首次“陪侍”的人,将会是整个颍川风月场的耀眼明星,说“春风得意马蹄疾”也不为过。

一名身穿藏青缎绣长衫,腰挂流苏玉佩,发束银冠的年轻人走到颍川郡教坊司门口。

此人剑眉星目、挺鼻薄唇、鬓若刀裁,生的器宇轩昂、风神俊秀,如果不是脸上挂有明显的日晒痕迹,说他如画中谪仙一点也不为过。只是现时他冷峻的脸庞上神色凝重,眼神带有一丝不屑,又掺杂了几分凛冽。他的神色和这里的氛围格格不入,不像是来寻欢作乐的。

正在点头哈腰招呼客人的两个小厮看见门口突然来了这么一个不在状态的人,凭多年经验就觉得是个来闹事的,俩人互相使了个眼色就走了上前。

“小爷,来‘锦绣宴’的?有帖子吗?”

“看着小爷眼生,怕是第一次来我们教坊司吧?”

青衫客两眼还是盯着教坊司门口,微微一虚眼,说道,“教坊司虽是官家地方,但我朝还没出过要帖子才能进的法令吧。”

“这……,小爷,教坊司打开大门做生意,自然是诚迎天下客,您要是平时来,那我们欢迎之至,但今晚可是我们的‘锦绣宴’,历来规矩是派帖邀约,没有请帖的,烦请改日再来。”

青衫客冷道,“朝廷命官也要请帖吗?”

两个小厮一听,顿时集中精神起来,问道,“……!您是?”

青衫客不慌不忙地掏出一枚印玺,青白玉质地,钮首为一只玉龟,置于手掌之上。

一见青玉印,那小厮顿时正色道,“原来是高人!小奴有眼不识泰山,还请恕罪!您请!”说完忙不迭地弯腰相请,同时给另一人使眼色,叫其赶紧进去禀报,贵客光临!

可不是贵客,颍川郡虽说地处大成国中心,船来舟往,达官贵人、豪门富贾多如过江之鲫,但毕竟远离京都长安府一千余里,高阶仕籍大员还是比较少见的,即使颍川郡守的顶头上司豫州刺史,也不过正四品,腰挂金印,可掌青玉印的,是从三品以上的大员。

“这小爷不过二十出头,能有三品以上官爵,怕不是天家的人吧……”那小厮一边嘀咕一边小跑进去向掌教汇报。

掌教赶出来的时候,青衫客已被引至正中席位就座,好茶好酒地伺候上了。掌教毕竟是风月场里见过大世面的,这几十年里也见过不少微服私访来寻欢作乐的王孙公子,想来这位怕也是长安都中哪位小王爷小世子,于是在三步开外的地方理了理行头,堆了一脸的笑容逶迤走来,捏起嗓子笑道,“爷大驾光临敝司,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青衫客转头看了她一眼,旋即将目光放回戏台上。

“韶舞夫人,待会可得把最好的姐姐都请出来,不要存了私心才好。”说完,端起一杯酒,抿了一口,嘴角微微上扬。

掌教微微诧异,心内嘀咕,“这年轻人,居然喊了自己的吏名”,但仍是面不改色,笑道,“……,看您说的,‘锦绣宴’不就是把我们最好的姑娘都介绍给各位爷的么,呵呵。”

百年前,大成国在兼并战争中俘虏了不少敌国的官员家眷,正愁不知如何处置,朝中有脑筋灵活的就上奏称可在全国十三个州府治所设立教坊司,隶属治所郡,将俘虏的家眷编入其中,习歌舞、曲艺、诗书画,权当地方政府交际用途。

此建议一出,即获不少好事者赞同,当朝天子便顺水推舟,下诏设立教坊司,为首的称“掌教”,授吏号“韶舞夫人”。教坊司唯官场中人或受官员邀约之人可进,同时明令禁止有伤风化行为。但太平盛世一来,谁还管什么禁令,这为官家提供乐舞表演的教坊司早已沦落为官家妓院。禁止官员出入民间妓院这项禁令尚且难以执行,遑论让官员在可以自由出入的教坊司里守礼立规。坐堂的天子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大成国律法规定,15岁以下,非弑君、谋反等极罪犯官的家属,可免死刑,所以自从设立教坊司,很多犯官家眷也没入其中,成为“乐籍”人员,如此一来,教坊司的乐籍素质,较民间妓院要高出许多,因此不少富商巨贾,都想着法子和官员搭上关系,往这教坊司中跑。随着这门暴利生意越做越大,“唯官能进”的规矩就被正式废除了,有钱就能进。平时有礼的就称掌教一声“夫人”,脸皮厚的直接就叫“妈妈”甚至“鸨母”,谁还记得这教坊司的掌教还是正经八百的在编吏员呢!

这边厢,掌教赶忙陪笑道,“爷,您的青玉印刻的是什么头衔我们没资格看,但就凭您这方印,就是我们这里的贵客。一会我们的宴会马上就开始了,您有什么需要,直接吩咐身边小的们就行。奴家先告退了。”说完,给身边的小厮使了个颜色,就是看好这位来历不明的主儿,不要让他扫兴,更不能让他砸了场子。

一阵丝竹之声响起,舞台上垂下了一层层帐幔,帐幔后出现了一位位身姿曼妙的女子,应该就是今晚的主角们了。

台下已经响起此起彼伏的呼声、嘘声,不多时,舞台上突然灯火通明,一位位身穿月白色轻纱,肤白胜雪、削肩细腰的妙龄女子从帐幔后缓缓舞动出场,轻盈的纱衣、飘舞的腰带、齐腰的秀发,更把美人衬托得超凡脱俗、我见犹怜。

不多时,台下的人开始欢呼雷动,一曲终了,七位新上籍的乐妓在舞台福身谢幕,掌教也从幕后走了出来,向列位看官一一介绍,介绍完就开始拍卖首次陪侍,所谓首次陪侍,就是初夜,在官家地方,自然不能说的太露骨,更何况,大成国还是明文禁止偷盗淫邪的呢。

居中的自然是头牌花魁,也是最后拍卖的,掌教和她的副手分站七人两侧,按次带领一名女子出列,讲了一通开场白后,就入正题了,“这位是柳烟姑娘,年方16,先前也是大户人家女儿呢,最善雅乐之舞,各位爷,出个价吧。”

台下开始出现此起彼伏的喊价声,“100两”、“120两”……“150两!”,一听这豪价,大家都循声望去,见是一位年纪四十左右,五短身材,身着绸缎,蓄着八字胡,富商模样的中年人,笑起来两撇胡子一抖一抖的。

“好嘞,柳烟,赶紧过去侍奉爷吧,可是你的第一位恩客呢,好好侍奉。”掌教笑得合不拢嘴,毕竟被分到京都以外教坊司的,都是一些比较普通的犯官女眷,当中好点的,又被扬州、荆州这些大州部抢走,来到豫州的,姿色已经很一般了。自己又从中挑了顶好的做陪侍,训练两三年才能上籍,费了不少柴米油盐。不管以后怎样,先在初夜这笔生意上挣回本钱再说。

在一次次的出价吆喝中,掌教不时瞅瞅安居正中席位的少年,心想,“这少年长得英俊潇洒,也是一等的门阀子弟,哪个姑娘跟了他可是不枉此生了,如果得他青睐,可以入府做姬妾,那对这些沦落风尘的女子来说真的是天大的福气……不,对普通的官家富户,也是天大的福气!”

可是一位位乐籍都被高价要走了,他却始终不动声色,只是不时端起酒杯,浅尝几口。

“最后一位,也是我们本次上籍姑娘中最国色天香的一位,出尘姑娘!不用我多说了吧,出尘姑娘还在闺中的时候就有不少爷想一亲香泽了,哈哈哈……”,未及掌教说完,台下就是一片喊价之声,现在的价钱,早就不是第一位那时候的价位了。“1000两”、“1200两”……听到出价,台下尽是一片抽气赞叹之声。

出尘不仅是这批上籍姑娘中姿色最好的,也是整间教坊司里的姿色最好的,一弯拢烟眉,一双丹凤眼,鹅蛋脸型、樱桃小嘴,教坊司里确实没有比她更称得上“国色天香”的了。凭借自己的先天优势,出尘一向踞姿自傲,孤芳自赏,从不把这些凡夫俗子放在眼里,她坚信自己会是艳绝豫州城官私教坊的头号花魁。

出尘早就注意到中席这位少年,藏青缎袍、束发银冠,越发衬托得主人公凛冽傲然,自成一派倜傥风流,台下的芸芸众生和他相比,尘泥不如。她觉得,他是在等她,毕竟,她可是这里最耀眼的明珠。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