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商女不知旧时恨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京都疑云
作者:臣本八千岁  |  字数:2094  |  更新时间:2019-07-12 11:14:05 全文阅读

我吓了一跳,脑袋往外探:“在哪里?是敌是友?”

  叶灵运抚着额叹气:“这样感观反应,怎么可能是我灵山公子的一母胞妹?算了算了,你回去休息吧。有人帮我护着你,我倒是省心得很。”

  我想我大约知道是什么妖什么鬼了。保护?换成监视这种说法,怕是更贴切妥当。指甲不由掐进肉里,不觉堂外莲步轻移进来一个绿衣女子,为我端来一碗雪蛤羹,笑盈盈的:“五妹,好久不见了。喝碗羹汤,压一下惊。”

  桃腮粉面,峨眉杏眼,一笑起来,眼波流转,潋滟动人。我眨眨眼,站起来:“新眉姐,我还以为明早去金店,才能见着你呢。三哥说,你现在可是鉴金号的大管家,独当一面,女中翘楚,真是厉害。”

  她姓赵名新眉,是母亲一系的表亲,因家道中落,自小便被母亲收养。素来聪明伶俐敏颖好学,叶灵运进京求学后,她亦同随入京照料。叶灵运向来好逸恶劳二世祖,叶家在京都的金店、银号,倒大多是她帮着扶持打理。

  爹爹的这个安排,我暗暗觉得,他是有心把新眉姐指给叶灵运的。她与我向来交心,将来若当真成我三嫂,我倒是乐见其成得很。

  她笑盈盈招呼了我,又细细问了我好些行来状况,当得知我还未去拜见一墙之隔的大娘时,轻摇摇头,马上叫人备了玉箸茸参,叮嘱我明天记得跟叶灵运一起去见礼。

  我不以为意,嗯哼敷衍:“知道了知道了,我不也是怕唐突得很,打扰她佛为清修吗?”

  隔壁那头的大娘,是爹爹的第一任夫人,说起来,比母亲还早进叶家大门。不过素来清心寡欲,没有受宠的容颜身段,亦没有争宠的手段心思。很早就跟着儿子进京打理叶家京都城的药铺、米店,自己一心虔诚礼佛,每日焚香打坐颂经。

  她的儿子叫叶灵则,是叶家正经长子嫡孙,可在叶家,素来没有什么存在感。长相平平,学问平平,武艺平平,连家传的经商天分,似乎也是平平。言语不多,从不会出幺蛾子,相对叶灵运,净接手些清水商铺,可也没听说过流露出那怕半分不忿。

  他不似一般的二世祖,不喜欢热闹,不喜欢交朋友,也从没有花天酒地的胡闹过。他们母子,从来都不是喜欢跟人打交道的人。

  而我对他们,谈不上喜欢,谈不上讨厌,亦没有结交的谋划打算。不过新眉说得对,既然来了,基本的礼仪总要顾全,总得找个时间前去拜见才是。

  我们许久未见,又聊了好些细碎琐事,叶灵运很不耐烦,催着我们去休息。说:“小五,你不工作,明天新眉还要筹备金店折销呢。近来店铺经营惨淡,大把的银子,倒都叫各处药铺赚了。”

  我反应了一下,应是近来银丹草大火,几番涨价,亦是全城疯抢,金银难求。无精打采回了房间,又提起今天碰着当朝昭仁公主吃瘪的事,新眉姐提醒我:“你当心点。昭仁最宠爱的小妹昭阳公主,跟你那显贵非常的未婚夫,可是青梅竹马的交情。她大约,是在替小妹给你下马威呢。”

  原来如此,我说她怎么天生看我不对付的样子。只是我这憋吃的,可实在是冤枉得很。

  新眉姐走了,碧落伺候我洗漱,我直直看向她:“碧落,我跟沈欢学玄武挪移的事,你有没有跟别人提起过?”

  碧落手僵了僵,立时跪下来:“小姐,我当时病得昏昏沉沉的,杜若在我旁边使凌波步,我看得晃荡,脱口说怎么方向都是反的呢。。。”

  我挥挥手:“算了算了,想你也不是成心的。。”又说:“以后可不兴这样。知人知面不知心,再口无遮拦,我就把你许配给马房的大喜。”

  马房的大喜,长得也像一匹蜕皮的老马,脸上常年紫一块红一块,丑得很有五禽特色。碧落吓得脸色发紫:“小姐,我以后自当小心谨慎,再也不犯如此愚蠢的错误…”

  我奔波了一天,又累又困,一挨床头就睡着了。

  京都城的早晨,闪着金光灼灼的光晕。早饭有十几样我跟叶灵运都喜欢的点心果粥,还有我昨晚突发想到的牛肉面。我吃的很香,新眉姐又为我选了好些绫罗首饰送来,说许久未见,已有些拿不准我的喜好,一会儿让我亲自再去店铺多选些。

  叶灵运打着哈欠心不在焉的吃着,新眉姐又向她细细汇报些财务收支及经营谋划,他大手一挥:“新眉,这些小事,你以后不用再一一向我汇报,自己决定就好。”

  新眉姐轻回复了声“是”,便起身告辞去商铺查账。叶灵运又懒又坏,可她看向他的眼神,像看着沙场披靡凯旋而归的大英雄,盈着光,溢满了欣赏与崇拜。

  各个阁楼房间早已悬挂好整齐新枝的银丹草,院子里的一切有条不紊,妥妥当当。

  我突然很羡慕叶灵运。他天资聪颖,文韬武功,向来一学即成,造诣不凡。可他又自在潇洒,不喜欢朝堂纷杂,便敢恣意浪荡,瞒着父亲从未参加武举科考。

  他爱喝酒,却从未见他喝醉过;行为出格,却也没有出过什么大乱子。他一掷千金花钱如流水,却也深稔生钱的门道,名下商铺经营绩行亮眼;常出没勾栏瓦舍,举止言行活脱脱纨绔子的作派,可回到家,还有如此聪慧过人美丽温柔的赵新眉,百般回护,真心以待。

  他做自己喜欢做的事,见自己想见的人,他用自己喜欢的方式过着自己的人生。

  “灵山公子谪仙人。”江湖中对他的评语,其实并不算得太夸张。

  他的命,可真是好。若他不是我嫡亲的亲三哥,我可真要叹世间造物不公心生妒忌了。放下饭碗,我拍拍手便往门外走。他哼了一声:“叶小五,你一个人,又想往哪里走呢?”

  我指指外面屋脊深处:“家里面凭白白来这么多外人,想来你也不自在得很吧,我去帮你打发走。”

  他听的这话,笑起来,挥挥手:“说话记得温婉甜美动听些。笑的甜的女子,运气不会太差,命也想来会活得久些。”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