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捡个魔女闯江湖

卷二 人间幻花第四十四章 极乐蛇蛊

[更新时间] 2019-08-14 09:17:05 [字数] 3874

织梦跟容怜听到那阵恐怖的尖叫后吓了一跳,全神戒备等了一会,这才发现那声音隔得还有些距离,似乎是从他们身前那座奇怪的大殿里传来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不是逐安他们出了什么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容怜明显兴趣缺缺,但还是配合的回答:“可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织梦有些哭笑不得,她回头望着容怜,“我说,你怎么从掉下来之后就怪怪的,好像不愿意出去一样,怎么……你喜欢这里,要留下来安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容怜挑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是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织梦眨眨眼知道是他的玩笑话没再接话,不过这个人好像一直都这个样子,在幻花宫门外打架的时候都懒散的不行,现在也是对什么都表现得兴趣缺缺,也不知道什么能叫他上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转过身重新面对着那座奇怪的大殿,手中捏着那把钥匙,然后颓然地叹了口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有时候,我以为事情很简单,只要有钥匙就可以打开门,然而,事实上是,就算有了钥匙,我也打不开这扇门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真的无语了,这门上没锁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所以没锁要怎么用钥匙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容怜站在她身边看了一会,只听见织梦嘀嘀咕咕的骂这扇门,终于看不下去了,走上前来,低下头看着她:“找找。”*^##=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什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不是幻花宫地下吗?跟幻花宫肯定有联系的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织梦听到他的话,突然灵光一闪,是了,她刚刚只想着找锁了,没有仔细注意这扇门上的图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把火折子塞给容怜,退远了几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将整扇门都收进视线里,门面上有细细几条线将门整整齐齐的分割成好多小方块,乍一眼看着蛮像幻花宫宫门口的地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又仔细看了两眼,确认门上没有什么锁也没有钥匙孔之类的,这才走回容怜身旁,她伸手在门扇上摸了摸,发现门中间本该是有一对铺首衔环的,现在只剩下一对雕着花鸟吉祥图案的底座。(ps:不好意思占用一点点篇章解释一下,古代称门环为铺首,俗称“门环”,准确地讲,铺首只是门环底座,铺首衔环才是一个完整的门环。门环的作用不仅仅用来开门和叩门,它还被赋予了保卫家人和为“家”祈祷的象征意义。这里的意思是,门上只剩一个底座了,那两个石环不见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要是这上面的东西跟幻花宫门口地砖所用的口诀是一样的话……我来试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织梦取下左手臂上带着的金钏,往底座上送去,正巧卡进了两个孔之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临时充当了一个门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拉着金钏扣动,金钏与门面相撞发出清脆的声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咚!咚!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正好三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传来两声不太明显的咔嚓声,织梦摸了摸下巴,扭头对容怜说:“按照幻花宫门口的机关来看,是不是会有点什么暗器之类的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话音刚落,她就感觉自己耳畔划过几声咻咻的声音,堪堪擦着她的头发过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容怜瞬间从袖间摸出了他的怜骨扇,手腕一翻展开扇面往自己面上一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响起几声闷闷的撞击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容怜收回手腕,怜骨扇往地下一抖,噼里啪啦掉落十几枚薄而锋利的飞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收了武器,抬眼看向织梦,嘴角含笑,“嗯,托你吉言,确实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织梦抓抓头发,有些尴尬地笑了一下,今天是怎么回事啊!她真的只是说一说,不用那么认真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啊,你的那把扇子可真厉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太僵硬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在他们说话间,门面上的石板刷的翻了面,露出同宫门外一样刻着各种花纹的石板内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原来这大殿的石门有一层机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想了半天不知道怎么说了,织梦赶紧看向石板,看清了数量和位置,她伸手虚虚的比划了一下,石门下面的格子还好,上面的高度太高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织梦再次仔细确认石板上的图案后往退了两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右手捏诀调动内力,清脆一声铃铛响,指尖飘出一点亮光,一朵小花转瞬即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块石板被花打中,发出一声闷响,明明是看似柔弱的花,却有着吹毛断发的力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被打中的石板往下沉了一点,有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又接连响起十几声闷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织梦收了内息,等了片刻后,那些石板又哗啦啦翻了回去,充当门环的金钏咕噜一声滚到了地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织梦弯下腰去捡回金钏,“这下应该打开了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又是“咔嚓”一声,比方才响了许多,织梦顿时不放心的左右察看,甚至还多看了两眼容怜周围,生怕又有什么东西袭击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只见石门缓缓开了,露出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两扇锁着一把大锁的石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织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容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静默了片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我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织梦声音都有点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容怜哈哈一笑,“去开门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上前用之前那把钥匙把门锁打开,推了一下石门,这次终于没再为难她,直接就推开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们一起踏入了石殿中,站在一条幽幽点着烛火的长廊,远远听到武器破空而过的声音,似乎在同人打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前面有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们快步走出长廊一看,然后又傻眼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地宫实在……太玄幻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们眼前一群人烂七八糟的倒在地上,不乏许多眼熟的人,一座跪地石像旁蜷缩着一坨……一个影子,仔细一看是面如菜色,呆若木鸡的孟子坤,他眼神迷离,似乎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当然,这些都没什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问题是,慕飞白跟疏花为什么在……攻击空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织梦跑过去喊了几声,两人置若罔闻,依旧对着空气打得专注又认真,神色倒谈不上惊慌,反而有点越打越酣的意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剑气同长鞭相和,战意喧嚣,武器挥动得越来越快,堪堪变成两道虚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就像他们面前有个什么难对付的敌人一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什么情况?他们好像听不见我的声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织梦在他们攻击范围圈外站着,有点摸不着头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又试探着凝诀,指尖极速射出了一片花瓣,朝着慕飞白的剑而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还没等靠近燕回剑,那朵花被疏花一鞭子撕成了两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织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容怜悠闲的靠在一旁的石壁上,见状轻笑了一声,伸出一根手指示意织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织梦顺着他的手看去,发现他指的是那座跪地石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上前两步,绕开孟子坤,察看那座石像,瞳孔睁大了一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座石像造型很奇怪,是一个人跪在地上的姿势,这么看来还是很高,双手被束缚在身后,反手捧着一个烛台,燃着一盏油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石像倒是没什么,只是那尊石像的脖颈上,缠着一条细长的小黑蛇,不过一指来宽,不仔细看甚至难以发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黑蛇趾高气扬的昂着头,吐着猩红信子,就跟示威一样,浑身的鳞片在烛火下泛着迷幻的光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是……蛇?怎么会有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看那盏油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织梦又扭头去看油灯,刚开始还没明白容怜叫他看什么,仔细看了两眼,她诧异的问道:“这油灯的灯芯是这蛇的尾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你把那盏灯灭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织梦去吹那盏蛇尾油灯,吹了两下发现吹不灭,她又调了内息用掌风灭了火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盏油灯一灭,那条小黑蛇急促的嘶嘶叫了两声,很快僵直不动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紧接着慕飞白跟疏花也都停下了动作,疑惑的四处张望,同他们缠斗许久的那条巨蟒突然从他们眼前不见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孟子坤瘫在地上扭来扭去还鬼哄鬼叫的叫了两声,“啊啊!救我!救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所有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闭着眼睛喊了一会后,他似乎觉得周围太安静了,他悄悄睁开一条眼睛缝,看到几个人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容怜甚至只给了他一个冷漠的后脑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孟子坤先是愣了愣,明白过来后感觉像是一个晴天霹雳响亮的劈在了脑门上,他们本就都是同龄的世家子弟,年轻气盛的,他方才的行为着实丢脸,当即脸色忽红忽白,几乎有些坐立难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在他们对他并不太关注,疏花一眼就看到了织梦,随手收了拂雪鞭跑过来拉住她,“阿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虽然疏花依旧没多少表情,但是就是能感觉到她似乎很担心自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织梦脸颊又悄悄爬上一抹红晕,她点点头小声的回了句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慕飞白疑惑的收了剑也走了过来,“你们怎么来的?刚刚那条巨蟒呢?又躲起来了还是被你们赶跑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巨蟒?”织梦奇怪的问道,难道他们刚刚是看到有条巨蟒,而且在同巨蟒打斗?她什么都没看到啊!不过灭了油灯他们就停下来了,莫不是那盏油灯的问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容怜扬了扬下巴,“你们看那盏油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有问题?”慕飞白凑近看了一眼,发现了那条小黑蛇的尸体,他又拔出剑想挑起来看,发现蛇尾连接着油灯,分离不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收回剑,低头看着它,这小黑蛇的外形,鳞片颜色,同巨蟒除了个头上的差异,毫无二致。有一个诡异的念头爬起,他沉默了一会,试探着问:“所以……是幻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容怜听懂他的意思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是……我们已经从梦魇中醒过来一次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场梦中梦罢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容怜拿出了怜骨扇,手腕微动,翩翩公子的模样,颇为惹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不慌不忙的开口解释说:“嗯,这是一种极为稀有霸道的蛊。书有记载,传闻中,东有一小国,唤为极乐,国民善养蛊。皇家巫蛊师更是养出一种神奇的蛊,以有毒的黑玉蛇为引,制作的蛇蛊,第一层是幻境,第二层是梦魇。在梦里会得到最想要的东西,让人根本不愿意再醒来,如同到达极乐世界一般美好,所以这梦魇被唤作极乐梦。当时,很多求死的人都渴望这么一种蛊,沉溺在美梦中想要的都会拥有,一旦梦想成真死了都不会有遗憾不是吗?因为用到这种毒蛇做引,这种蛊也被叫做极乐蛇蛊。极乐国灭后失传已久,我虽不曾亲眼见过这种蛊,但看到这由黑玉蛇为灯芯做的油灯,想必是这种蛊没错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顿了顿又说:“许是你们刚进到这里时,就点燃了那盏油灯,在没有察觉的情况已经中了极乐蛊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慕飞白嘴角抽了抽,“所以我们眼里的那条巨蟒是这条小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容怜点点头,“蛊毒第一层会将中蛊前看到的最后一件东西带进幻觉里。你们点灯时也许已经看到了它,但油灯一亮,你们已经中蛊了,自然而然就忘记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织梦注意到那个故事里这种蛊毒分两层,她接口问道:“那蛊毒第二层梦魇呢?像他们这样睡着吗?还有没有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指了指地上躺着的这群人,蛊灯熄灭后,他们还是没有醒过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容怜沉吟片刻,“书中提到,中了梦魇之后,只有很小的几率能自己醒来,醒后又会回归到第一层中蛊的状态,若是不及时解蛊,又会慢性中毒到第二层梦魇,以此反复,直到死亡。不过很少有人能自己挣脱极乐梦醒来就是了,毕竟是极乐一样的美梦啊。这些人有没有救我不知道,也许试着喊一喊,能从梦里叫醒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慕飞白不动声色看了疏花一眼,那个时候,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疏花还在等他!想必是这样的念头太过于执念,才能那么快挣脱梦魇醒来。然而,那梦啊,他心里这般执念,能自己醒来实属不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疏花察觉到他的视线,脑海中一闪而过,又是那个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双担忧又温柔的眼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