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生死未卜
作者:冉拂尘  |  字数:1065  |  更新时间:2019-10-18 09:01:45 全文阅读

芳清园外,只两柱香时间,一向不得宠的正王妃惹怒王爷被软禁的消息不胫而走。一向冷清的王府迅速沸腾起来,或冷淡,或嘲笑,或抱以看好戏的态度,更有甚者,嫉妒她还可以见到王爷!处于风暴中心的芳清园女主人似乎早已司空见惯,不为所动,照常作息。

  一夜寒风,梅花纷纷扬扬,落了不少。

  喝了一宿酒的流苏揉了揉白皙的额头,神情慵懒,眸中尚有七分迷离:

  “心儿,梅花如何了?”

  心儿边将帘子卷起边道:

  “娘娘,昨晚好大的风,梅花落了不少。”

  流苏起身,她的衣衫略有些凌乱,柔而顺的长发瀑布般倾泻下来,发上的玉簪像是有人随意斜插上去一样,欲坠不坠。巴掌大的脸有些苍白,额间红梅却愈发鲜艳,别有一番风情。

  心儿见状,连忙上前为流苏整理妆容。流苏在雕花半人铜镜前坐下,任由心儿动作。心儿望着主子难得乖巧的神情,不喜反忧道:

  “娘娘怎么了?”

  流苏偏了偏头,望向窗外,平静道:

  “心儿,我要离开了。”

  心儿微顿,连忙跪下,声音微哽:

  “娘娘要走,请带心儿一起。”

  流苏浅笑:

  “心儿,你还有父亲在这里,而我要走的路,很难。”

  黄泉路可不是很难?流苏低低嗤笑一声,想。心儿低头,一滴清澈的泪水在地上绽放开来:

  “娘娘为什么一定要走?只要服个软,王爷就不会生气了。”

  “心儿,我不想和后院那些女人一样,心里只有怎样让王爷多看自己一眼,怎样争宠……这个王府就是她们的全部世界了,但我不是她们,我见过外面的世界,繁华的,破败的,光明的,黑暗的,温暖的,冰冷的……我还想在有生之年,再看一眼它。”

  流苏愈发平淡道。她稍微收敛了些这种让别人不安的平静,浅笑:

  “心儿,以后你会明白的,现在你先出去吧,我自己来。”

  这两年来,她的心早已千疮百孔了,唯一牵挂着的便是心儿这傻丫头和遥不可及的自由。

  流苏望着窗外的一角,那里,还有天空残存的一抺蔚蓝。她伸手,却只触及了一片虚无,一抺自嘲的笑容在她的嘴角慢慢浮现:直到这个时候,她还是渴望外面的世界。

  流苏换了件自己最喜欢的绛红色衣裳,轻染香粉,以黛画烟眉,胭脂匀香腮,轻抿朱唇,云鬓斜簪。

  含情羽玉眉,如一泓清水的杏仁眼,虽平静无波却自带清雅高华,肌似胜雪,又若凝脂,如墨的长发绾成了朝云近香髻,一支点翠梅花簪斜斜插在髻上,红衣似火。好一幅美人自妆图!

  流苏抚了抚鬓角,倚在贵妃榻上,低声吟道:

  “浪花有意千里雪,桃花无言一队春.一壶酒,一竿纶,快活如侬有几人?”

  吟罢,喉头腥甜,她的嘴角缓缓流出殷红的鲜血:

  “当真没有几人啊!”

  恐怕李煜再也想不到后来会有人对他的诗如此感叹罢?

  意识模糊之际,有人推门而入,接着是一个带有梅花清幽的怀抱以及心急如焚的喊声。

  欲知流苏生死,下章见解。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