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女帝家的柠檬精 > 正文
第一章:缘起一个“熊孩子”
作者:六年轮  |  字数:2311  |  更新时间:2019-10-01 22:18:14 全文阅读

妖界天心湖

————————————

时光荏苒,转眼千年,妖界天心湖畔立着一个风神疏朗,挺拔俊逸的白衣少年,那少年负手而立,远眺着平静的碧波,眉目间似有千愁万绪。

干爹,我来看你了,如今,这六界清明和乐,而我也如你所盼,终成少年~

干爹,我母亲很好,我也很好,你勿念,只是,我很想你~

千年前,我将你赠我护身之用的元神碎片,置于这天心湖中,期盼着千年万年以后,我父帝母神皆身归混沌之时,得以与你重聚,如今你依然沉睡于湖底,却无一毫重修之心,竟是对这世间再无一丝留恋吗?

过往种种,是非对错,我虽年幼,亦是局中之人,当年我所做所选,无愧天地父母,无愧忠孝仁义,却,愧你舐犊情深~

我无以为报,圆你一梦,可好?

******

天界东宸宫

————————————

站在东宸宫瑟瑟发抖的千乩仙子,觉得自家太子殿下是不是疯了!

他竟要,竟要,我给天后娘娘和一个不明来历的男子安排一段尘缘?!

坑爹坑到您这种水平,是为了配得上您的身份吗?!

疯了啊!我要疯了啊!

“殿下,殿下,您借给我万万个胆子,我也不敢啊!先不说天后娘娘肯定不会同意,若是天帝陛下知道了,我受上十万道天雷之刑,都是对我网开一面啊!”

应瑾却是一派的风轻云淡,“千乩,我父帝又不是暴君,怎就会如此严重了?再说了,我们不让他知道不就行了!来来来,我与你详说一番......(此处省略一万字)

千乩仙子苦着脸,望着自信满满的太子殿下,内心却是坚如磐石!

“殿下,您就是说破天,也绝对不行!”

应瑾闻言收了扶着千机仙子的手,面寒如冰,“千乩,你知我父帝这万年基业以后是谁的吗?”

“是您的~”

“你觉得我的记性怎么样?”

“殿下天资聪颖,记忆绝佳~”

应瑾轻轻一笑,“千乩~若你不应,你信不信,我能记到天涯海角,记到天荒地老,记你生生世世,永无宁日!”

待听到“永无宁日”四个字,千乩仙子已支撑不住跌坐在地。

快刀杀人算什么,钝刀子割肉才是最可怕的!太子那话里的意思她听的分明,今日若不应他,来日他记起仇来,无论她身在天涯海角,还是到了地老天荒,他能让自己生生世世都不会有好日子过!

他能吗?他能啊!!

他可是天界第一混世熊孩子啊!

应瑾看出了千乩的犹豫,又将她扶起来,亲切的叫着:“千乩姑姑~你放心~出了篓子,我担着!决不让你受丁点苦!我总是记得你的好的,以后,你就是我亲姑姑,好不好啊?答应我吧!!”

千乩被自家太子晃的心慌意乱,终是闭上了眼睛,微弱的应了一句,

“好~~”   

******

得了千乩的应承,应瑾立即赶往锦绣宫找到了自己的母后。此时,天后锦延正在烹茶,念着自家夫君一会儿回来喝着正好。   

应瑾凑过去便是甜甜的一句,“娘亲,半日不见,您怎么越发年轻美丽了?”

锦延却是瞪了应瑾一眼,“有话快说!”

应瑾立即正襟危坐,“娘亲,您觉没觉得我父帝近来体倦神乏的很,精力比之以往大大不如!”

锦延疑惑,“没有啊?”

“娘亲!您就是这样粗心大意,一点也不体贴我父帝的辛苦!连我都发现,我父帝近来回来的特别早,起来的又特别晚!他那样一个勤奋恪勉之人,若不是精力不济,哪里会如此!”

应瑾的一番义正词严使得天后锦延不禁反思起来,以往总是处理公务直到深夜,如今吃过晚饭便拉着她回去就寝,早上还赖着不想起,却是有些问题!

想到此处,锦延十分忧虑,忙问应瑾,“怎会如此?”

“我猜必是同心咒的缘故,当年我父帝因此受伤损耗颇大,可能仙根早已败坏,是以才会英年早衰。”

“唉~这世上再没有比我父帝对您更情深似海的了~”

锦延想到过往种种心中顿时酸涩难当,“这些年,你父帝为我确实牺牲颇多……”

“所以,娘亲,你要回报我父帝啊!”

“怎么回报?”

“我听闻最好的培固仙本的方法是下凡历劫!”

锦延摇头,“你父帝不会去的。”

“不用我父帝去,您去也行啊,你们夫妻一体,你去也是为他立德积善!”

锦延半信半疑,“真的吗?”

应瑾望着自己母后言之凿凿,“真的!”

锦延却又摇了摇头,“不行,你父帝绝不会同意!”

应瑾早就筹谋好了,忙说:“您不让他知道不就行了!您只说去三清天闭关清修,为天下苍生祈福,短短几十日,您便回来了,我父帝日理万机的,根本不会察觉,再说了您是为了我父帝的身体,他为您付出这么多,您不该回报一二吗?”

锦延听到这里,心中已下决定,是啊,这是我能为他做的事情啊……

出了锦绣宫,应瑾终是长出了一口气,接下来的事情十分顺利,天帝应启虽万分不舍,但也觉得锦延一片慈悲心肠,总不好拒绝的,短短几十日,他还熬得住!

到了下凡那日,应瑾正在殿中做最后的准备,却突然看到千乩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殿下,殿下,大事不好了!陛下和娘娘一起掉下仙机命盘啦!”

正端坐在案几前的应瑾闻言一个不稳便从凳子上摔了下来,“你,你说什么,怎么,怎么回事!不是还没到时间吗?我父帝又怎会前去!”

千乩一张脸已经皱成了一团乱麻,“我本和娘娘说着下凡事宜,谁知陛下就来了,那阵势就跟带了龙卷风一样,把娘娘吓得往后连退数步,直接掉下了仙机命盘。陛下见此情景,一心想要拉住娘娘,结果,没拉住,自己也跟着掉下去了……”

应瑾忙又问:“那命盘还是以前我们商定好的吗?”

千乩的脸更苦了,“娘娘去了北洛国,陛下去了南乾国……”

“殿下,这下可怎么办啊,我,我的小命还保得住吗?”

应瑾却是沉声喝道:“慌什么!不是还有几十日吗?我自会护你!”

他看了看手中的紫色灵珠,叹口气,“也罢~就当送我父帝和母神一次凡间蜜月游......”

千乩却欲言又止,“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应瑾不耐烦喝问。

千乩努力咽了咽口水艰难开口:“北洛国以女为尊,女子可三夫四侍…… ”

听到这儿,应瑾突然沸腾了!

“走!我们去凑个热闹!”

仙机命盘前,应瑾慎重的将一个紫色灵珠送了进去,“父帝~您和我母神有悠悠数十万年的长相厮守,区区几十日,您就不要太过小气了……”

六年轮
作者的话

小伙伴们大家好,故事中的因果联系和前世今生会用插叙和倒叙的方式来说明,主场凡间,感谢支持,鞠躬致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