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已至,从未迟 > 正文
1.“渣男”初登场
作者:东方一  |  字数:2861  |  更新时间:2019-10-28 19:50:10 全文阅读

新人欢迎宴,姜承乾举着酒杯,调动着气氛。

“欢迎我们的新人!小赵起来,说两句。”

“师兄,别难为我了。”赵麒红着脸,一脸尴尬。

“不要不好意思,在座的这四位都是一个学校的,都是自己人。”说着姜承乾就是介绍起来。

“李浩你认识了,不说了。这是吴莉,吴师姐,咱们学校王老爷子的高徒。”

“吴师姐好。”赵麒连忙打招呼。

“高徒谈不上。别恭维我。”吴莉谦虚地说道,“小赵,你硕士跟的谁?”

“陈宇老师。”

“陈师兄啊。他现在博导了吧?”

“嗯。”

“哎,魏池。”吴莉那胳膊肘碰了碰魏池,“你不说要读个博吗?跟我陈师兄吧。他人不错的。”

“是吗?那我考虑考虑。”魏池回答道。

“魏池,你怎么想读博了?”

“兔子说她想回去读个硕士,她都买书开始看了,应该是认真的。我就想着我回去读个博算了。”

“我的天啊。”李昊摇头叹息,“巨渣变情种。周仪真可以。”

“我那个渣男是遇人不淑谣传出来的好吗?”魏池说完,注意到赵麒在看着他,一皱眉。

“赵麒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没别的意思,您就是魏池啊,那个魏池?”

“嗯,他就是那个魏池。”姜承乾在一旁抢着答道。

“哇,终于见到真人了。”

看着赵麒那个表情,魏池很是费解。

“我到底怎么了?”

“老魏啊,你现在依然很出名啊。”

“不是吧。这都多少年了。”

魏池一脸无奈。

“多少年,《卡门》这个事也过不去,哈哈哈哈。”李昊说着说道,“魏大律师,认命吧。”

“天啊。”魏池无奈地摇了摇头,“黑历史翻不过去了。”

“魏师兄,那绝对不是黑历史。《卡门》现在是咱们学校话剧社的经典保留节目了。没有比您演的更好的了,都这么说。”

“都是吹出来的好吗?”魏池拿着水杯,喝了口水。

“魏池,你现在一点酒不喝了?”吴莉随口问了一句。

“也不是。不在外面喝了。”

“家教真严。你个妻管严。”李浩调侃他。

“我在家说一不二。只是周仪你也知道,她作起来没完没了。”魏池说完,一脸倦相,“这么多年了,不想她在疯了。”

“我们都理解你。”姜承乾拍了拍魏池的肩膀。

吴莉看赵麒有点懵,就解释道。

“周仪是他女朋友,他们两从大学起就开始折腾,折腾得整个学校都认识他们两了。”

“嗯,这是真的,两人疯狂撒糖,各种虐狗,结果到现在,还只是同居状态,魏律师,你们两赶紧去合法化一下,去领个证行不行?”李浩开始例行催婚。

“魏池,我也好奇,你墨迹什么呢?”姜承乾问道。

“张不开口。”魏池一脸无奈。

“你真是,没救。”吴莉一脸嫌弃。

赵麒一脸好奇在一旁听着几人聊着,李浩看到之后,就问道。

“小赵,你是不是对他们两感情有点好奇?”

“有点。”

“机会难得,魏大律师,给新人讲讲你们两狗血感情史怎么样?”

“不来了,不来,算了,算了。太无聊。”魏池连连摆手。

“无聊?是够无聊的。”

李浩反语讥讽完以后,跟着姜承乾和吴莉两人一起大笑起来。

“小赵,你绝对猜不到他们两在哪里认识的。”李浩强忍着笑,说到。

“在哪?”

“别说,李浩求别说。”

李浩才不管他的央求,脱口说出。

“他们两在男厕所认识的。”

哈?赵麒一脸懵。他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魏池。魏池恨不得找个地缝转进去。

“李浩,你嘴怎么这么欠啊?”魏池抱怨。

“不怪我嘴贱,是你们两太奇葩。”

魏池叹气。

“算了。小赵啊,我给你讲讲我们两怎么认识的吧。”

赵麒一脸期待地听着。

“我那时候演的《卡门》的那个本子是兔子,就是周仪改写的。”

......

“米凯拉,母亲的意愿我不愿违背,我愿意娶你,我也想娶你

我知道我们两的婚姻一定会是幸福的。

我们两会有乖巧懂事的孩子,会有大大的庄园,会有勤劳的仆人,会有优雅的友朋。

这如梦境般美好的未来并非不现实。甚至于唾手可得。

但是这些都是过去。

米凯拉,我想爱你,这份想爱是真的。

我知道,我爱你是正确的,是应该的。但是这份正确的爱,我坚持不下去。

我并不相信什么灵魂伴侣这套无聊的说辞,但那只是在遇到她之前。

当我见到她的瞬间,我的世界崩塌了。

我一直以来所追求的地位,荣誉,那一瞬间被击落了,就像掉在地上的镜子,摔得粉碎。

体面而高贵的生活,我不想要了。

我只想要她一人!

她是婊子,我知道。

我不能,也不应该爱她,我知道。

但是我就是停不下来。

我做不到。

她就是让我发疯的魔咒,是让我癫狂的毒药。

为她,我甘愿沉沦。”

张红丽站在讲台上,包含深情地朗诵完毕,问道下面的几人。

“怎么样?怎么样?你们觉得怎么样?”

“不错啊。”王浩然随口说道,“再念一段。”

“社长,你听这段。”

张红丽翻了两页,又念了一段。

“卡门的词啊。

唐·荷塞,我爱过你啊,真的爱过。但那份爱随风逝去了。

我现在不爱你,我看不到你。即使你站在我面前,身影映在我的眼里,我依然看不见你。

我的心在别处,我的眼睛没在你身上,以后也不会在你身上。

我爱你,你就是一切。我不爱,你就贱如蝼蚁。

可悲吗?可悲。但是是真相。

残酷吗?残酷,但是是事实。

唐·荷塞,您该走了。”

“还有别的桥段吗?”

“还有这段。

先生,如此美丽的我站在你的面前,你在看哪里?

为什么你看的不是我?

你在看着谁?

看着我,看着我,看着我!

然后只看着我!”

“哇。”王浩然感慨了一句,“红丽你从哪整的?”

“从我室友书架上偷下来的。”张红丽一脸坏笑。

“她写了多少?”杨雨霏问了一句。

“学姐,我看了下,她好像已经把所有的对话都写了。”

“我的天啊。”姜承乾感慨了一句,“那得多少字啊?费了不少事了吧。”

“字到不少,费时是一定,费事不一定。我那室友今天张口来了一段。像这样。”

张红丽学着样子。

“吾心不美,

不见金丝雀儿飞过,却见晨曦凋落。

我的可心儿,汝为何随人而去?

吾心不美。”

“她说这段因为什么啊?”姜承乾一脸懵,顺口问道。

“她说这段是因为她睁眼十点了,图书馆没位置了。”

“这大诗人文学专业的?”姜承乾顺口问道。

张红丽呵呵笑了两声。

“化学院的。”

几个人都有点懵。

“她专业选错了吧。”王浩然说道。

“我也这么说过。她给我说,她喜欢化学。社长,学姐,学长,我这室友她一阵一阵的。她理科其实挺好的。”

“也是,咱们学校化学挺强的。”杨雨霏说道。

“社长,这本子行不行?”

“我觉得可行。你们觉得怎么样?”王浩然问道身边两人。

“学长。”韩雨菲说道,“这本子倒是可用。我感觉靠不靠谱看表演者啊。”

“是啊,学长。”姜承乾补充道,“说实话,这词其实中二的不行,这要表演者不行,就是无病呻吟。”

“表演者啊,是啊。”王浩然也有点头疼,“最关键的那个卡门谁来啊?”

“说实话,我觉得咱们社,甚至咱们院,没有那个女孩子有卡门那个架势的。”姜承乾抱怨完,下意识地说了一句。

“卡门,其实好渣啊。”

杨雨霏听到这话,突然灵光一现。

“姜承乾,你说到点子上了。不好演的原因是因为咱们院的女生不够渣。渣女没有,渣男咱们系现成有一个啊。你们班那个。那个谁啊?”

“魏池啊?”

“对就是他。咱们反着来多好?”

“杨雨霏,你这建议不错,反着来。咱们政法院男生少成那样,本来就需要女孩子演男的,干脆直接来反串。女生多,咱们也好挑一个来演那个关键的痴情男一。”

“那就那个渣男来试试?”

“行。”王浩然问道,“姜啊,他工作你做?”

“包在我身上。告诉他,免他铲雪,他肯定愿意。”

“那就这么定了。”王浩然斗志昂扬。

“咱们政法院话剧社这翻身仗要打的漂亮!”

......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