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一纸浅浅的情书

第一卷44 冰果

[更新时间] 2019-09-03 20:52:55 [字数] 3078

  何书语呼地走到锦葵的位置上,拿出书桌上格子柜里的那盒干燥剂,打开给施嘉看了一眼,嘴向锦葵嘟了嘟:“宝贝得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锦葵完全忘记了这回事,何来宝贝。~$!%^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会随手在旧行政楼后面剪下的凌霄花,一束用水养着已经凋谢,一束放在干燥剂里成了实体干花。~$!%^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会吧!他送你的?”施嘉也惊讶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锦葵摇摇头:“我自己摘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才不信。”何书语又翻了翻锦葵的东西,把一张画抽了出来,递到施嘉手上,“他可是送了锦葵不少作品。”~$!%^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施嘉看了一眼,对锦葵微微一笑:“凌霄这么有心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张“黄锦葵”……锦葵叹气,她知道她怎么解释她们都无法听进去了,也懒得解释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可惜神女无意。”施嘉感叹。~$!%^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啧啧,就是就是。”何书语附和。~$!%^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锦葵无语。~$!%^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开始进入放假状态,锦葵照常起得早,对面的两铺床,一铺已空出,另一铺上的人刚刚经历完一场大劫,却隐忍没在她们面前表现出什么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锦葵心里有些难受,有些唏嘘。~$!%^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锦葵拿了笔记本电脑去饭堂买了两份早餐,骑车到了学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宣传部的工作室里没人,锦葵愣了一阵,掏出钥匙把门打开。~$!%^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锦葵吃完自己的那份早餐,看着剩下的那一份,如果君少枫今天不过来的话,她带回去当午饭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锦葵认命似的打开电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电脑还没开完的时候,门外传来捅钥匙的声音,门被打开,君少枫进来看到锦葵怔了几秒。~$!%^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锦葵浮荡的心顿时踏实了:“君师兄,买了早饭,先吃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君少枫不明意味地看了她一眼:“嗯。”~$!%^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锦葵微微一笑,悬了那么多天的心豁然开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君少枫一边吃早餐一边开电脑,然后不经意地问起:“你跟凌霄很熟?”~$!%^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锦葵一愣:“不是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君少枫沉默。~$!%^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锦葵好不容易找到目的地的心忽然又抛高了:“有什么事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漫协的人投来了一些稿子。”~$!%^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锦葵愣住,这难道跟凌霄有关?八成跟她有关吧。这回还说凌霄不是在帮她,她都觉得自己在狡辩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君少枫把桌面上的东西拢了拢:“不是他,不可能说服漫协的人投稿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可我真的不知道啊。”锦葵觉得有些委屈,那都是凌霄的自愿,她没问他要过什么吧。出了一开始漫展的采访,但他也没给,不是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君少枫语调有点冷:“你知道吗?当初我们想问他们漫协要点稿子,三顾茅庐也拒之门外。可是你,轻易地拿到了他们的采访,凌霄的画稿,现在,行政楼系列还没开始征稿,他们的稿子就过来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锦葵咬了咬下唇,决定不再跟他纠结这个问题,君少枫容易钻牛角尖的性格,锦葵还是清楚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锦葵暗自沉了口气,故作轻松地问:“那他们发来什么稿子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看看这篇。”君少枫没有正面回答,指指电脑屏幕。~$!%^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锦葵怔了怔,凑过去:“冰果?什么意思?”~$!%^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先看文。”君少枫站起来,把座位让给锦葵,收拾了餐余垃圾,走了出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锦葵看了他一眼,见他没有回头,把视线放在电脑屏幕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是一篇侦探小说,还是以旧行政楼为背景创作的,画面感很强,看得人心慌。~$!%^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君少枫进来之后,没有打扰锦葵,反而坐到了锦葵一直很喜欢的那个沙发角落,翘起了腿。~$!%^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锦葵越过屏幕上方看了看他,继续看文。这文写得真好,情节相当的扣人心弦。~$!%^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锦葵疑惑,他们漫协的人怎么那么多故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君少枫见锦葵看完了,起身走了过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锦葵也起身把位置还给他。锦葵还是第一次坐在这个位置上,原来这个地方安全感很足,可以纵观全局,又能有东西遮挡。~$!%^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怎样?”君少枫眉头微蹙。~$!%^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很精彩。”~$!%^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君少枫哼了一鼻子,脸上出现淡淡的笑意。不知是不是在嘲讽锦葵的三字评价。~$!%^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可是标题的意思不太明白。”锦葵补充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联系过作者,她说不改,要不就别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果然漫协的人都牛逼。~$!%^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去问问凌霄,知不知道什么意思?”~$!%^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哈?!”锦葵惊讶了,君少枫居然主动要她去问凌霄?这太阳该从哪边出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有他联系方式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嗯。”~$!%^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君少枫坐下,不再说话。~$!%^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锦葵挪了挪下巴,窝回沙发上,拿出手机,打开凌霄的微信对话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锦葵:凌霄,问你一个问题?~$!%^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凌霄:问。~$!%^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锦葵:冰果是什么意思?~$!%^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凌霄:冰淇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锦葵一脸疑惑,冰淇淋?她不觉得这种食物跟刚才那篇文章有什么关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凌霄:英文。~$!%^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锦葵:ice cream?~$!%^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凌霄:嗯,I scream。~$!%^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啊……”锦葵没忍住发出一声赞叹,这标题,是真的出色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怎么了?”君少枫其实一直在看着锦葵,但是锦葵一直盯着手机屏幕,没有留意到他。~$!%^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锦葵扯了一张纸,走到君少枫身边,从笔筒里抽出一支笔,在纸上写:冰淇淋→ice cream→I scream。~$!%^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尖叫。”锦葵放下笔抬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君少枫眼中闪过一丝光芒,笑了笑:“真是如文中所说,懂的人自然懂。”~$!%^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锦葵看到他笑了,心里泛起一阵暖意。~$!%^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君少枫不再什么都咄咄逼人的时候,他本身的色彩开始慢慢浮现,就连他自己也不曾察觉。~$!%^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回特刊的资金申请下来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啊?资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纸质刊不用钱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呃……要。”这么说来,君少枫心情还不错就有了一个解释的理由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回打算有偿征稿,虽然稿费不多,还是想通过这个方法来收集更多的稿子,而不是靠我们自己拼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锦葵眼睛一亮,这意思是……她有机会真真正正去审稿,去过一把编辑瘾,然后成就一本纸质版的书刊吗?!锦葵忽然兴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等改建日期定下来了,我们就在公众号上发征稿函。”~$!%^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嗯!”锦葵重重地点头,“可是,你之前印下的海报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君少枫闻言,凝眉:“你看到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锦葵心中一凛: “那天过来拿点东西。”~$!%^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留着呗,不然还能怎样?”~$!%^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哦。”~$!%^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还有一件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曲源的退部申请,我批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锦葵一愣。宿舍里胡乐乐的离开已经让她心里不大舒服,现在又听到这个消息:“于师姐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她提过一下,但没正式的书面通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哦……”这件事把锦葵心中的兴奋冲淡了不少,“君师兄,那你几时回家?”~$!%^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等日期定下来再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嗯。”~$!%^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锦葵微微一笑。他居然主动问起她,真是难得:“我还不知道。我回家也没什么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君少枫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那你留下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好!”锦葵心中闪过一道光芒。她难以自控地腹诽,这会不会是一个好的开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锦葵骑着自行车出去学校外面的超市买点日用品,她听到有人说,东区入口处的翠芦莉已经盛开~$!%^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东区距离校门不远,她决定绕过去看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锦葵没想到,她又遇到了凌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一大片蓝紫色的翠芦莉丛中,一个人,面前立着画板,白色的T恤,黑色的长裤,眼神清澈,恬静而淡然,看着让人觉得一切都能变得很美好的样子。~$!%^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周围不少同学在赏花,也在赏他。~$!%^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蓝紫色的翠芦莉已经绽放,墨绿色的叶子狭长渐尖、深紫色的长梗笔挺地衬托着,在夏日带着些许闷热的风中飘摇,却又显得一身正气。~$!%^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花丛中间栽着几株紫薇,开着玫红色的花簇,千条万条压枝低,在风中,偶尔碰触底下的翠芦莉,仿若蜻蜓点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锦葵看着醉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边的凌霄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稍稍回头,看到锦葵在路边发呆,浅浅一笑,对她招了招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锦葵回魂,把自行车停在路边,走向凌霄。凌霄身上似有一种特殊的魅力,让锦葵忍不住靠近,哪怕她已经渐渐意识到其中的危险。~$!%^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画板上,能看出是翠芦莉丛中的紫荆,暂时还只是线稿,浅淡,像他。~$!%^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凌霄挂着淡淡的笑容,对着锦葵的自行车扬了扬下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奇怪的是,锦葵明白他的意思:“哦,我刚出去外面买点东西。”~$!%^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没放假?”凌霄右手拿着铅笔,问。~$!%^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放了。我……”锦葵原想直接告诉他,留部门里有事,可转念一想,不太想说了,于是说,“有点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凌霄一副了然的表情,依旧带着笑意,让锦葵有些不知所措。~$!%^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锦葵总觉得,每次见凌霄都有那么些不一样,很奇怪。跟创作有关的时候,他温柔得体,平常的时候,似乎清冷淡漠。~$!%^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凌霄指指脚下的翠芦莉:“这,知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嗯,叫翠芦莉,原产墨西哥。”锦葵顺口就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凌霄顿了顿:“特点。”~$!%^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特点……”锦葵想了想,“最特别的算是它的花色了吧,这种颜色的花比较少见,虽然它也有粉色的,但还是这种蓝紫色的好看得多。”~$!%^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嗯。”~$!%^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还有就是,它单花寿命短,清晨开放黄昏凋谢,早上到中午的这段时间开得特别的艳。”~$!%^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