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二章 青烟终归南(9)
作者:胶带  |  字数:3374  |  更新时间:2020-06-02 20:10:22 全文阅读

然适才才是起身,又像是不舍与留恋心态作祟,玄晔又转身回去,动作轻柔的将凌乱的被子铺盖好,拿仙术替南絮擦擦额角的汗珠之后,才是出身的望着她笑了一下,这才离去,没有回头。

翌日。

“啊……”南絮睁眼之时,只觉得自己浑身虚弱,酸痛不已,身子沉重的厉害,她十分努力,想要起身,可发现自己用力了半天,还是没有挪动一下。

转头一看,青篱这小狐狸白皙的小手紧紧的攥着自己的,她手臂已然是麻木的,光是想想,也能想到这小狐狸是这样拉着她的手整整一夜,随后,再看看远处也是睡的极为艰难的云简云舒,眼睛瞬时就变得酸涩起来。

兴许是因为南絮的动作,青篱也是醒转了过来,看着这样坐起来,而且能够睁眼的南絮,瞬时便是激动万分,一声巨大的惊呼,“南絮姐姐,你醒了吗?你现在感觉如何了?”南絮也是十分的未曾想到,这青篱小小一只蓝狐,还能发出这般动彻天地的声响来,不过也倒是省下了她们再去唤云简云舒两位仙侍的力气。

云简云舒自然也是听见了青篱的惊呼,都赶紧揉揉自己惺忪的睡眼,走到她身旁一点的位置去,一个劲儿的询问着她现下的情况。

“无甚大碍了,就是现在还是觉得,身子骨没什么劲儿!”南絮象征性的活动了一下肩膀的筋骨,属实是没有多大的力气。

“这也算是万幸了好吗?不过南絮,你也真是可以,一夜之间,就能恢复的这般快,就连遣云宫,九天雷母夫妇二人所出的女儿,筱云天将,也是整整修养了一月有余,这才是能够开口说两句话呢!虽说她那也是三道天雷吧,可是你现在这般,恢复之快,还是叫我瞠目结舌呢!”云简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堆,但是众人也是可以看出来的,这无疑还不是云简也是十分开心嘛。

“不管如何,昨夜里,辛苦你们了,南絮在这里,隆重的谢过云简仙侍,云舒仙侍,以及,青篱仙娥,南絮这厢有礼了!”南絮说话之间,动辄便是一个鞠躬的大礼,叫他们三人还真是颇有一番不好意思的意味呢!

“好了南絮,今日你就在房里休息吧,不管如何,太子殿下也是不可能再差遣你了,你现在可是咱们太玄宫的头一号伤员呢!”云舒开玩笑的说着,只是他这一声打趣完,才发觉自己是提及了不该提及的事情,起码现在,当下是不应该提及的。

南絮听闻玄晔之词,有些支支吾吾,垂下了头,小声的问上一句,“太子殿下他…他可有来瞧过我一回?”说话的间隙,两个手指还是紧紧的搓在一起,原本就能够自己想到的答案的问题,还是忍不住要这样问上一句。

“太子殿下他简直……”青篱话未说完,就被云舒立马打断了,并且很好的接上了她之前的那句话。

“太子殿下他简直还真是挺好的,你受刑之后,便是一直昏迷不醒,这期间,他还是来过三回的,询问了你的情况,还与你渡了些灵力!”云舒一气呵成的说完,不去看此时此刻云简与青篱二人不可置信的眼神,也是一直在庆幸南絮的头是低着的,没有看见云简与青篱二人的眼神,不然自己现在所扯得这些谎话,就要被瞬间戳穿了。

云简与青篱望着他,云舒也只是赶紧的做着眼神请示他们。

南絮听闻,似乎很是吃惊,完全没有想到的样子,还颇有一脸受宠若惊的模样,随即又觉得是云舒故意的为了安慰于她,才编出了这些话来,于是满脸不可置信的求助云简与青篱二人,“真是这般?”

虽然不知晓云舒这样做有什么具体的用意,但二人毕竟是得了云舒的眼神示意,于是在听到南絮求证的时候,也是赶紧的点点头,语气诚恳的说上一句,“是是是,确是这般,太子殿下他还真是挺好的!”

似乎也是害怕这样对视的久了南絮要察觉出什么来,云舒便是赶紧拉着云简起身,说了一句,“南絮啊,现下你便好生歇着吧!我与云简二人也去当值了,还有,青篱,洗漱一番之后,你也去当值吧,不然太子殿下知晓了,该是要不高兴了!”

南絮适才听闻了玄晔曾经来瞧过她的话,这会儿也是心中开心不已,一听云舒这样讲,便是也跟着他一起催促青篱,“好了,青篱,你也快去当值吧!别再因为我,耽误了你们三人今日的差事!”

三人都得了南絮的催促,于是起身离开了南絮房内。青篱回自己房内收拾一番,云简云舒也是准备去启政殿洒扫了。

路上,云简好奇,问道,“适才为何那般与南絮讲,太子殿下明明就没有去瞧过她,况且,昨日情况紧急之时,我们三人轮番去请求殿下,殿下都未曾丝毫的改变主意,这回我当真是觉得,太子殿下有些过分了!”云简提起昨晚的事,还是有些愤愤不平的样子,原本就不是什么大事,何至于要动用天雷之刑这般的大刑了,且说,玄晔灵力高深,只需稍稍渡一些于南絮,便可缓解她难受之身,但他们三人昨日那般恳求于他,他也是无动于衷,这不是过分,又是什么?

“你切莫说殿下的不好,殿下这般做,定然有他的道理!”云舒赶紧制止云简说更多的话,这天界原本就是隔墙有耳,这些话,被玄晔自己听了去许是没有什么,但若是被存心挑事的人听了去,怕是要酿成大错了。

然而现在的云简完全是没有听出云舒的担忧之意,伶牙俐齿的接上,“道理?什么道理?是不是为了讨姝盛神女的欢心?原先我还觉得殿下许是有心于南絮,可是现在姝盛神女来了,就这般穷追恶打,是在绝非君子所为!”

“云简,看来你真是将自己的仙阶看的不甚重要,若是你认为你这些话叫旁人听了去不会诛你的三族,那你便继续这样说吧,我也不甚爱管你了!”云简虽说在很多事情上面都孜孜以求,在差事上面也是做的比云舒好些,但终其看来,云简最为致命的,便是这情绪化与口无遮拦。

云简现在听了,也是觉得自己这样似乎是过了些,于是赶紧改变一下自己的语气,拉着云舒的袖子问道,“那你便说说,殿下他…究竟有什么道理?”

云舒原本都是懒得搭理他了可是看见他现在还算是孺子可教,朽木可雕,还懂得收敛一番,于是也给了他一个台阶,说道,“此日前,天界都是盛传南絮与太子殿下在凡界私定了终生,还说玄靡四皇子殿下也和此事有些瓜葛,虽说南絮因此事在天界内名气高了不少,可她毕竟只是一介小小仙娥。”

“所以这般来讲,太子殿下与她是地位十分悬殊,如若传言再盛,加上殿下已是与冥界公主魔尊之女有了婚约,南絮必定身有危险,而

天君又是极其注重天界礼仪规矩的,定然不会叫你南絮好过。”云简也想到了这一点,现在想想,这样一来的确是可以让谣言不攻自破,其实不管传言是真是假,只要流传的人多了,人言可畏,天君哪怕是为了天界威仪,也是不可能让南絮再继续待在玄晔身旁的,说不准,保不齐,还真的会是大罪一份。

“这些事,你想到即可,你我心知肚明便好,无需说出来,替自己增添烦恼,也替南絮招来危险,更加是替殿下惹来麻烦!”云舒提醒一句。

“我自然是知晓的,适才是我不知轻重缓急了,只看出事物的表面,也是,你我都在殿下身旁多年了,殿下是如何样的人,即使别人怀疑,你我也是不应当怀疑的,是我当错了!”云简有些不好意思了,确是自己先前大意了,想也没有仔细想,便是这样草率的怀疑了自己家殿下。

“好了,不过还有一事,我觉得我要告诉你。”云舒说着,脸上有些迟疑的神情。

“究竟是何事?你说便是了,怎的这般遮遮掩掩?”云简不解,他们两人之间,还需有什么遮遮掩掩,不能说的。

“就是昨夜里,咱们三人守在南絮房里的时候,大约是后半夜了吧,我看见殿下进来了,还帮助南絮运了灵力。”云舒说道。

“难怪,不过这样也才能够讲的通,天雷之刑,本就极重,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就恢复的那样之好,唯有殿下相助,才是有可能有目前之效果的。”云简托腮道。

“就是这姝盛神女,看来是不愿意与南絮好好相过了。”云舒疑惑。

两人这般说了几句,才是去了启政殿。

启政殿中,玄晔早已是精神抖擞的坐在案几之旁翻看书简了,正和昨日里他们来相求之时无甚差别,这让云简云舒二人瞬间有种不知是他来的尚早,还是一夜未曾离去的怀疑。

“殿下!”两人齐声问安。

“今日粗略洒扫一番便可,书籍也还尚算整齐,等到一切都整理完了,就回去歇息吧!”玄晔说话时没有抬起头来,只是这语气里面的关心之意,倒是让一旁的云简云舒有些震惊的感觉,一时惊诧在了原地,不知该如何作答。

玄晔很长时间没有听见他们二人的回话,这才是抬起头来,眼神凌厉的看着他们,瞧见他们这般愣住的模样,这才是加上了一句,“如若不需要,那便好好的洒扫几遍,书籍也重新整理一番吧,还有侧阁里的一些兵器,你们也可以往校场上面搬动一些……”

“殿下殿下,我们这就收拾洒扫,洒扫完了之后便立即去休息!”云简这回眼疾手快,明白了玄晔的意思,想来这云舒还真是没有看错,这多半是玄晔昨夜里去了南絮的房内,看见了他们几人,这才是知晓他们一整夜都是没有休息好,这会儿正寻了借口打发他们二人去歇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