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法师生存日志 > 正文
第1章 旁观者与暴君
作者:阿梅鸭  |  字数:4045  |  更新时间:2019-11-03 10:51:35 全文阅读

首都学院的前身是瑞嘉家族的私立学会,历史的车轮踏不灭瑞嘉家族燃起的雄心之火。

随着瑞嘉家族问鼎贤者塔权力漩涡的台风眼,私立学会不断被添砖加瓦。

当年无人问津的学会如今成为了摩都及其附属郡学生趋之若鹜的首都学院。

红塔位于首都学院的正中心,深红塔顶楼瓦拼接处已经在岁月流逝中被苔类填满。

在红塔,学生在课堂上没有安全保障,讲坛上的老教师没有耐心,还有一点德玛因派的学生要小心生活。

特蕾沙的靴子踏过干净的楼道,耳肉上的耳环因为她急促的步幅微微晃动。

脑后的辫子在空气中甩过一个利落的弧度。

她想做一个与世无争的人,同时她也想对周围环境信息了如指掌。

与世无争是一种心境,对周围了如指掌是一种本事。

特蕾沙在这个异派领导的学院过的并不是很如意,如果她做到了上述两点她就不会混到如今的样子。

家族显赫的人往往会更好的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特别是那些贤臣权贵的后代。

他们的考究,从他们袖口手工编织的花纹再到口中的修饰过的谈吐开始,一分一毫满满的都是世家的琢磨。

在大众眼里,以家族为单位的英格尔派系法师斯文并且含蓄,谦和有礼。

但是此时此刻,雕刻着墙纹的教室里鸡飞狗跳,油着松子油的桌椅被推开,野蛮时代重回历史舞台。

一张椅子摔出教室窗户,教室的玻璃被撞得粉碎,椅子撞在墙壁上发出难听的噪音。

玻璃像是爆裂的冰花一样,瞬间撒满特蕾沙准备走过的走廊上,她吓了一跳。

  她快速的瞄了一眼这个班级的教室编号。

无误,这个是英格尔派学生的老巢。

如果特蕾沙没有想错,这个班级里面聚集的形色男女共同特征就是,家族位高权重。

淑女和少爷们他们现下没有掌握家族的实权,以后也不大可能掌握家族的命脉。

但是即便如此,纨绔子弟们也受了不少家族的好处。

至少在现下这种情况,特蕾沙看了一下这一面窗户。

区区窗户还不至于被院长追责,看在他们家族份上。

   ……

 你不能指望在蜜糖罐子里泡大的少爷有多棒的脾气。

这一群表面衣冠楚楚,谈吐大方得体的君子其实内心相当的有仇必报。

玻璃而已,学院有多少他们就能砸多少,因为他们的姓氏并不卑贱。

姓氏显赫的人,无论怎样都不会被严惩。

  玻璃破碎的声音很大,即使是在经常出现爆破声的红塔看来,这种规模的玻璃爆破声,很快就会引起导师的警觉。

为了不让自己被卷进莫名的事端,特蕾沙打算踩着玻璃渣离开,她可不想在这么敏感的时期触霉头。

她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慢慢后退离开玻璃窗的视线,往前走会被这个班级的人注意到。

往后走说不定是最好的选择。

  “你害怕了吗罗曼,还是这么大的声音你是想引起导师的注意!”

在特蕾沙的认知里,她确实知道那么一个人。

他不仅能摔椅子,而且他会毫不犹豫的和神秘班级里面另一个主角大打出手。

她停下竖起耳朵听着里面的对话,她很快领悟了究竟是谁制造出了这么大的噪音。

特蕾沙想了想,缓缓蹲下悄悄溜到破碎的玻璃窗下的墙边,听墙角。

做一个与世无争的人,同时也对周围环境信息了如指掌。

这两样东西太难共存了。

她有些好奇。

特蕾沙一边小心的踩着玻璃渣一边想着,她可不想大刺刺的站在这个霎时间万众瞩目的班级外。

她就静静地听完,伺机溜走就行了。

   “修利你害怕了,谁让你这么慌张?”

里面青年的嗓音低沉动听,但是如此悦耳的声音在特蕾沙听来,像是四肢缓缓着地,蓄势待发的豹子一样。

空气里流动着安静的危险。

   “别来无恙罗曼,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课室里很安静,这一教室的红男绿女竟然愿意把嘴都拉上拉链?

可想而知里面对话的两人,代表的的家族是何等的赫赫有名。

  “好久不见,不介意我坐在你对面吧。”

在班级的里面,众目睽睽之下。

一个不请自来,穿着银白色法袍的青年在修利面前拉开一张圆椅坐下。

不用怀疑,摔出椅子的人和彬彬有礼说话的人是同一人。

那个青年叫罗曼,他是个怪人,似乎和修利的过节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解释得清楚的。

特蕾沙悄悄的靠近门口,想听仔细一点。

该死的好奇心,真是让她左右为难。

“看看你被吓坏的样子,像是个被吓破胆的孩子。”

罗曼坐下,悠闲的翘起脚,罗曼的姓氏是布达。

任何对这个家族的介绍都逊色于一个词——暴发户。

其中罗曼就是“暴发户”的尽职演绎者。

下民的语言,奢美的服饰,不体面的举止。

修利皱皱眉头,他看着罗曼翘起的脚尖掂了掂他们中间隔着的桌子。

布达家族衣着严肃,白色的法袍上面爬满了银色的暗纹,法袍只有在逆光的时候才会悄然浮现那些挑纺的纹理。

衣着混白并不是偶然而是必然,布达家族出身铁砂大陆豪赌之城。

白色是沙漠住民的普遍服饰颜色,因为不容易聚集热量。

传闻布达现任族长是个出色的赌使,转得动转盘也扼得住家族的咽喉。

罗曼的长兄在辛达理是个角色,在摩都照样是个呼风唤雨人物。

布达家族族长的形象伟岸就可以衬得他的胞弟多么的怪诞离奇。

里面突然闷响了一声,特蕾沙听到这声音牙酸了一下。

她靠近门后,视野一瞬间开阔,她的视线刚好定格在一人一脚踢起桌子的那一刻。

罗曼在用脚悄悄掂着桌子的时候,突然发力。

修利没想到罗曼突然发难来一脚,修利硬生生被猛然踢起来的桌子吓得震了一下。

罗曼性格怪异不是空穴来风,他就像是一幅塔罗,数种脸面切换自如,让人憎恨让人畏惧。

“我来可不是来吓你的。”

就在修利看着是桌子触地,稍微定神的时候他脑子那一刻才刚放松下来。

就在他猝不及防的时候,罗曼翘着的脚瞬间一拐,罗曼的声音淡淡的飘在空中。

他就保持着刚起身佝偻的身形,一拳打在修利的腹部上。

修利失去重心,罗曼这拳打的阴险,打腹部看不见但是觉得痛。

罗曼弓着身子看着修利身子向后一挫,接着连带着椅子摔向后方。

  罗曼是无色塔的学生,他并不属于红塔。

还原当时场景,应该是罗曼兴师问罪冲进了课室,修利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到罗曼,两人对峙紧接着罗曼动怒。

都是她猜的,反正八九不离十。

不一会儿罗曼抄起了他身边的椅子甩向窗外。

接着罗曼突然神情大变,安然入场,最后猝不及防给修利来了一拳。

她真是佩服这种人的情绪收张能力。

特蕾沙看到修利狼狈至极,她蹲在后门不远处听见里面压抑的惊呼声。

摊上事了.....她头疼的想着,这个墙角可不一般。

她要制止自己兴味盎然看下去的念头。

   虽然里面两个人都闹得火热,但是离奇的是没人敢上前劝架。

帮谁劝架都没有好果子吃。

“正巧,导师来了让他来看看你狼狈的模样。”

罗曼把刚刚握起拳头的手放下他很满意看到修利摔得一片惨淡。

“想想看我也是报了仇,给你轻的。”

罗曼是个很有攻击性的角色,他站直身子伸展了一下手指。

特蕾沙在罗曼站直身子的时候看见罗曼手关节卡住的银扳指。

银饰也是布达家族的象征,佩戴越多银饰的法师家族地位越高。

特蕾沙走心的数了一下罗曼单手的扳指数量。

罗曼一只手有五只手指,他仅仅左手就佩戴了四个扳指。

最后,她确定了罗曼确实是族长的胞弟。

毕竟银扳指就是身份的象征。

修利被打到一定很痛吧,特蕾沙想着。

她靠着墙悄悄站起来,她这样悄悄的溜走正是时候。

  “人种的进化是为了人的理智,而你就像是没有完成进化的半成品一样,外貌属于人类但是本性还是动物。”

修利站起来,虽然他毫不生气的说到,但是他的眼神出卖了他。

他要炸了。

  “你的父亲是一个铁血掌舵人,但是你却是一个打着人类文明的懦夫,对于此我对你的父亲感到抱歉。自己的儿子竟然是一个嘴上咄咄逼人,行动上时刻依仗导师的乖乖学生。”

罗曼的声音很有磁性,他的嗓音全盘用在激怒人上面,效果感人。

他坐回他原封不动的圆椅上,脚上拐变回刚才的样子。

修利的手越握越紧,罗曼那种戏谑的语气正在把修利往情绪崩溃的边缘逼。

  如果人类理智可以控制一切情绪,人类历史上就不会有世纪大战,世界和平。

  就在她准备溜之大吉的时候,她听见她身后走廊传来嘈杂的人声。

也许是导师快马加鞭的赶过来阻止世纪大战的爆发。

见鬼!怎么从她身后的楼梯上来!

特蕾沙赶快站起身,这不是逼着她从窗户那边穿过吗!

  特蕾沙站起身接着开始快步的穿过铺满了玻璃的地面,脚踩在玻璃上面发出玻璃特有的沙沙声。

她快步经过一条很长的窗户,窗户上面的玻璃被开了个大口。

她看着窗里面修利怒不可遏的修利冲向罗曼。

而这本该是她一次成功的旁观,但是一切的旁观感悟都在罗曼视线突然扫向窗外后,灰飞烟灭。

 罗曼注意到课室外有人了。

  特蕾沙确定罗曼和自己的目光刚刚短兵相交,那一瞬间转瞬而逝。

特蕾沙完成了窗户外的穿越,她一经过拐角就到了下楼的楼梯。

她的脚踏在楼梯上后开始不停交叠,她在楼层上移动得飞快。

  可能除了罗曼没人知道特蕾沙从那个课室外经过,下到底层的时候特蕾沙才慢慢收住脚步。

看来最近有大事情要发生了,她抬头看了看红塔外墙斑斓的窗沿。

 “怎么回事!停下!我叫你们两个停下!”

闻询赶来的导师冲进来后暴跳如雷,他看见刚才两个扭打的学生,还有一群迟迟没来报告的默然旁观者,他瞪视四周。

  “你这个无色塔的学生怎么来了红塔!”

导师用法杖指着十分不舍的松开对方衣领慢慢站直身子的罗曼。

罗曼看着瘦小的导师,眼帘垂下悠悠说了句

“可能是联系友谊。”

看着罗曼抱胸居高临下的态度,罗曼作为无色塔的学生,身位红塔的导师也无法过问太多。

  “那你呢!修利,你不应该是这样的!”

在导师转移话锋期间,罗曼突然哼笑了一声,这突兀得就像是人群里有人放了一个屁一般。

“是我失态了。”

修利站起来,向导师微微欠身。

  “你哼什么!”

导师为了不在气势上面被罗曼的傲慢吞噬,他一直在拔高音量。

  “我似乎听见有人放了屁。”

罗曼用手缓缓推了一下自己鼻梁上滑下来的单片镜。

他在讽刺修利的话是屁。

罗曼的冷笑时目光没有温度,看着他手上的银扳指,导师的喉结在视线接触到银扳指的时候艰难的动了一下。

  “你作为学生不要打断我说话!”

就在导师打算用法杖继续指着罗曼的时候,罗曼当着众人的面把法杖隔开。

“何必较真?”

罗曼看着导师挑了一下眉,

“我说了,就是联系友谊。”

推开导师的法杖,罗曼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大步走了,人群自觉地让开一条路让罗曼通过。

英格尔派:

贤者塔中的鹰派,以家族为单位姓氏为标志的法师团体,在与敌对派系的德玛因派的斗争中长期处于上风

红塔:

首都学院的四大派系学院之一,专门培育炎热力属性的学生,由于授课经常会出现爆破,代表院徽火山口居住的火蜥蜴

无色塔:

首都学院四大派系学院之一,专门培育风雷声光属性的学生,由于授课楼梯风化严重,代表院徽茂密深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