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法师生存日志 > 正文
第2章 无事献殷勤多半不是好事
作者:阿梅鸭  |  字数:4336  |  更新时间:2019-09-15 10:21:57 全文阅读

也不知道那一天冲上来的导师有没有看到一个行踪可疑一路狂奔,一头烈焰红发长相有几分像东方细猫的的学生。

对,是她。无意间听完墙角还跑得坦然的人。

......

收到鸽子密函的学生,需要来导师处报道。

特蕾沙看见自己窗上的那只傻鸽子,她想当做没看见。

她真想把鸽子赶走。

但是……她还是从鸽子脚环里取走了那张沾有“厄运”的纸条。

她小声念了出来

“你是特蕾沙,请到导师处报道,这并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

她读着字条里的字,试问她到底有什么不光彩的事情竟然要闹去导师处?

看完字条特蕾沙抿起嘴想了一会儿,她确定自己最近确实没有什么不光彩的事情。

“还有照顾好鸽子?”

特蕾沙看着窗口那只晒太阳的鸽子,她需要一个斜着的木杆,鸽子在平地容易不安的咕咕叫。

鸽子的小眼看着特蕾沙眯起眼向它靠近。

“来吧,你需要这个。”

她抓住鸽子,把它放在斜斜的衣架上。

特蕾沙安顿好鸽子,把纸条摊开来仔细的研究,或许像符字学授课一般。

说不定有心人会在字条隐藏一些关键的信息——像是密室地址什么的。

听她瞎想没错的。

这时红塔的钟摆响了——鸽子让她忘记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该死的鸽子,特蕾沙临走前对着各自长长的吐了一口怨气。

今天是综合成绩公布的日子。

班里每一个人都在讨论自己的成绩,A等B等还有C等。

特蕾沙把自己的皮封书翻了又翻,哪怕是C等她也认了,但是皮封书很遗憾,里面屁都没有。

“高材生,告诉我你一定是A等。”

前几天鬼狐狼嚎的爱娜得知自己综合成绩过关了,一扫前几日的沮丧。

在感受到爱娜用力拍打自己的肩膀的时候特蕾沙忍住了大呼好痛的念头。

“那是当然的。”

如果否认,必将引起猜忌,突然失手才是最不正常的表现。

收到鸽子密函的事情,特蕾沙并不愿意让爱娜知道,因为爱娜是个大喇叭。

“真好啊,对自己信心满满。”

爱娜瞪了她一眼,满满的羡慕——人们从不羡慕别人辛苦,只羡慕别人收获的喜悦。

认了吧,爱娜从来都没有羡慕过特蕾沙的生活。

她曾经感叹过什么样的人才会龟缩在阁楼里面,答案就是像特蕾沙这种德玛因派学生。

如果爱娜知道特蕾沙今天看见了窗户上面停的鸽子,她一定会原地高呼你竟然收到了万恶的密函。

这足以让特蕾沙分外难堪,因为爱娜永远喜欢把别人不想要宣扬的事情大声说出来。

所以特蕾沙打算不告而别独自前往导师那处。

导师外出,请移步图书馆原址。

看着夕阳下导师房间挂的提示板特蕾沙张着嘴没说话,她想骂人。

图书馆原址可算是一个没什么人去的地方,她是该谢谢导师保护了她的秘密还是……还是责备导师让她老远来一趟。

出了雕刻着火红蜥蜴的红塔,特蕾沙绕着小路去往图书馆旧址,她走得很快,想必她不想撞到熟人。

她现在在祈祷这一批携带密函的鸽子有很多,她不至于孤零零的接受导师的鞭笞。

她已经认定了这批鸽子是带来厄运的东西,如果是什么寻常的东西信使猫头鹰便可,大不必惊动咕咕叫的鸽子。

图书馆旧址在夕阳下很残破,黄昏的风吹过草地翻起草浪,风流过树叶沙沙作响。

“想来想去,还是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特蕾沙看着自己带出来的纸条,纸条被风鼓动极力挣脱她的手。

就在她还想最后确认里面的信息时,纸条被突然吹走了。

发觉纸条吹走了,特蕾沙转念一想这附近是湖泊,纸条多半都会被带进湖泊中不会被别人看到。

算了吧,她不想像个傻子一样追逐纸条,里面除了她的名字什么重要信息都没有。

只是一个人跳起来抓住了它

“重要的纸条还是保存好比较好,可能哪一天还会用到。”

特蕾沙听到有人说话才转过身来。

真的有人这么无聊吗?

“特蕾沙对吧?很高兴认识你。”

兰泽瑞姆将纸条用手指夹着还给她,特蕾沙看了兰泽瑞姆一眼才捏住纸条取走它,这时她才发现兰泽瑞姆手指夹了两张纸条给她。

这种反手夹纸的手法,陌生女孩的手指头还是很灵活的。

兰泽瑞姆,这个学期实在让人失望,你需要和导师面谈,否则下个学期课业不保。照顾好鸽子。

特蕾沙看了眼纸条,抬起头。

如出一撤令人担忧的语气,看来她叫兰泽瑞姆。

“很高兴认识你,兰泽瑞姆。”

特蕾沙把纸条还给兰泽瑞姆,兰泽瑞姆是特地喊她的名字再把自己的纸条递给她看的。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她除了问好没有别的选择。

“红蜥蜴院徽,你是红塔的学生。”

兰泽是一个眼睛保持着微笑的人,她这样说出了特蕾沙的所属学派,特蕾沙只好打量了一下兰泽瑞姆院徽。

以鱼型女人作为院徽的,只有法术派系为冰水汽三态的青之塔。

“唔,你是掌握三态的青之塔。”

特蕾沙歪头,因为鱼型女人的院徽藏在兰泽瑞姆的领口处,她左右看了很久才发现。

她还像模像样的知会了一声。

“你的嘴唇还好吧?”

她把头正过来的时候,发现兰泽瑞姆不同寻常蓝青色的嘴唇,像淬了毒一般。

这让人联想到中毒的颜色特蕾沙没忍住问出声来。

“我是北方的少数民族,有用冰蓝花汁液涂唇的传统,冰蓝花就是蓝青色的。”

特蕾沙看了一下,点了点头,兰泽瑞姆确实不像是有病的模样,特蕾沙缓缓的点了一下头。

所以兰泽瑞姆为什么会突然间找上她。

“我是铁砂大陆里的雷昂纳德人,看我的头发和眼睛就知道了,都是火红的。”

特蕾沙介绍到,这也不是什么秘密,雷昂纳德人来自极西的铁砂大陆,血统古老,有着红色毛发还有红色虹膜的体征,特别容易辨认。

“你是我认识的第一个莱雷昂纳德人。”

特蕾沙看了一下兰泽笑了一下,说实话兰泽的热情让她不大适应。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

她这样说,因为她实在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她的手背到身后悄悄的捋了一下自己辫子的发尾。

“很不适应别人的突然热情对吧。”

特蕾沙的微笑并无破绽,但是兰泽突然之间戳破了两人之间那层隔阂,气氛突然尴尬了起来。

“有点,但是还好”

被说心中事的特蕾沙并没有局促不安,她平静的应到,因为确实如此。

猫不喜欢突然的热情。

“可能过一会你会明白我为什么会对你突然热情。”

兰泽回报她一个微笑的眼角,兰泽的眼角让她的微笑更加的温柔。

“走吧,结个伴。”

“好”

特蕾沙也没有追问兰泽瑞姆为什么。

所幸兰泽也没再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特蕾沙唯一感受到的就是兰泽可不是随便碰到人就会打招呼。

现在看来,说到院徽,兰泽瑞姆的谈话突然让特蕾沙发现收到密函的学生不仅仅来自红塔青塔还有无色塔甚至是褐塔。

难道四学院都有学生收到了鸽子密函?

一路上特蕾沙不做声,但是她的眼珠一直在悄然观察四周,兰泽瑞姆看在眼里。

“我觉得,这次不是一次寻常的召集,我是青塔的优等生。”

特蕾沙听到这句话,知道兰泽瑞姆似乎要继续说什么,所以她特意没有说话。

“我看见了许多英格尔派的学生。”

兰泽瑞姆接着说道。

可以这么坦然的告诉别人自己是优等生,兰泽瑞姆要不然就是自信到膨胀到极致,要不然就是真的优等生。

“这个话题我们打住,鹰犬琐事学院是禁止提起的。”

特蕾沙听见英格尔的时候突然说到,鹰犬琐事也就是贤者塔内部的派系暗流。

家族法师所属英格尔派,而自由法师所属德玛因派,这就是所谓的鹰与犬派。

她最不喜欢这个话题,不是心里厌恶的问题,而是这个话题总会给她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

“我们前面的利曼尔当尼亚家族的第二子,褐塔来的塔特,精通地系法术。”

兰泽似乎并不在乎学院框条,或许他是有意的。

“斜后方的巴别塔家族双胞胎里面的哥哥,无色塔的霍南斯丁,少有的精神系法术施法者。”

特蕾沙沉默了,这些介绍都是兰泽特意告诉她的。

她打断不了兰泽继续说下去的势头,其实听听也无妨。

“在阳台看风景的,是布达家族末子,无色塔的罗曼。是一个怪诞特异的人,似乎最近和瑞嘉长子发生了口角。”

特蕾沙听兰泽说道,罗曼的姓氏相当如雷贯耳。

前几天天特蕾沙就在侧耳聆听,看着罗曼彬彬有礼的坐下,看着他阴险的报复,可惜没看到他趾高气扬的离开。

不过布达家族事后的态度,也真的是鼻子朝天。

“不止是口角,是双方扭打在一起。”

特蕾沙笑起来,笑声轻轻的,她想起了那天的见闻。

看两个不寻常的绅士厮打在一起,真是物超所值。

“画面感人。”

特蕾沙接着说。

布达家族因为联姻贤者塔老牌世家,地位在近十年更上一层楼,又加上族长获得了极西领主“三脚山羊”的支持。

布达家族狼子野心蚕食姻亲的意图被贤者塔众世家唾弃,但这丝毫不影响布达家族现在贤者塔如日中天。

“你亲眼见过?”

看着特蕾沙摇头惊叹的模样,兰泽瑞姆想起了事情发生后,全校轰动的后话。

“不不不,只是听起来就很有画面感。”

特蕾沙摇摇头摆摆手指。

“传闻,七是一个不吉利的数字,罗曼刚好是布达家族的第七个男孩。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家族,他兄长竟然纵容他犯错。”

民间也有农夫第七个男孩便是狼人的传说,而罗曼恰巧就是布达家族诞生的第七个男孩。

兰泽瑞姆说到。

令人更加震惊的是,罗曼事后也只是仅仅被家族的族长强押着装模作样的忏悔了一下悔恨之意。

他说出口“抱歉”和“孬种”几乎根本没有本质区别。

“其实我们都不知道具体两人发生了什么。”

特蕾沙说到,这是实话,她除了看绅士对骂绅士打架为一问三不知。

比起兰泽瑞姆所说的第七狼人这一坊间传说,特蕾沙只是觉得修利那种被人掐住软肋的行为比罗曼还可疑。

“修利把气咽下去一定也有原因,否则瑞嘉家族不会善罢甘休的,这是他们的学院。”

特蕾沙说,罗曼那种深入敌害,还有出手明快,完全称的上是袭击得正大光明。

可以说理直气壮。

“你这么说也对,因为瑞嘉族长没有出现。或许觉得他的儿子丢了脸,家族面上也无光。”

罗曼虽然被强行按着头说悔改,但是在气势上却赢了修利一头,毕竟由族长按着头道歉,修利也没有不接受道歉的权力。

他们都是家族的小辈。

可能第七个孩子不代表罗曼是不吉利,但这一定代表他在家族的地位很特殊。

“罗曼并不是一个讨人喜欢的角色。”兰泽瑞姆说到,她见过罗曼一次。

“传闻没有夸大,他反而被传闻限制了发挥空间。”

罗曼完美的驾驭了怪诞这个词语,他总在做一些让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每个人都是被上帝咬了一口的苹果。”

特蕾沙说到,可能有些枪打出头鸟的意味,罗曼一直是大众攻击的首选。

“只是罗曼被咬得太大口了。”

兰泽瑞姆看着特蕾沙自行认可的点了点头。

“你竟然喜欢讲冷笑话?”

罗曼可能就是那种咬得只剩下一口的苹果,兰泽瑞姆有些难以理解特蕾沙突然之间的健谈。

青塔:

首都学院四大派系学院之一,专门培育水冰汽属性的学生,由于授课楼体常年潮湿,代表院徽鱼型女

铁砂大陆:

人类板块西部,是一个酷热广阔的沙漠,除了黑珍珠斑芒还有豪赌之城辛达理并无再多城市聚落。由于沙质含铁量过大呈现出灰黑色以此得名。

褐塔:

首都学院四大派系学院之一,专门培育地沙古生物属性的学生,教学楼内总有奇奇怪怪的古生物出没,代表院徽穴居者。

德玛因派:

贤者塔中的犬派,以导师为单位个人为标志的法师团体,在与敌对派系英格尔派的斗争中长期处于下风。

鹰犬之争:

狭义的鹰犬之争泛指贤者塔内部,德玛因派与英格尔派的内斗。广义的鹰犬之争指猎人公会与贤者塔展开的权力暗中博弈。文中鹰犬之争大多是狭义的泛指。

三脚山羊:

西部铁砂大陆的领主,公会坐落于豪赌之城辛达理。统治着辛达理,拥有辛达理的贵金属和坐拥天下赌徒汇聚的豪赌之城,有着无边财力。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