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孟姜传 > 正文
第一章 私奔
作者:崃山  |  字数:2003  |  更新时间:2019-07-22 14:04:43 全文阅读

姜姝十岁的时候便已于少年杞梁相识了。那时的杞梁还是一个青楼里的打杂小厮,可是姜姝一眼就看得出,杞梁绝非一个平庸之人,小厮绝对不会有“跟班”的,况且还是韩是这样一个颇有学问的“跟班”。

  和杞梁已经相识了六个年头,两人的关系已经到了要私奔的地步了,姜姝还是不知道杞梁除了青楼里的打杂小厮这样一个颇被人瞧不起的身份以外,还有其他什么身份。

  可能是自己想多了吧,大概杞梁就是一个气场凌然,胸襟卓越的小厮呢。

  “我说过了,我一介偏偏公子哥儿,不歧视杞梁的出生,只看着杞梁的人品,我们是兄弟。不要老叫我跟班儿,多难听。”韩是恼怒的说。

  “可你既不是跟班儿,那为何每次我与杞梁幽会你都跟在他后头?”十六岁的姜姝说话一点儿也不像一个二八年华且来自书香门第的女儿。

  “你一个姑娘家,不要老幽会幽会的挂在嘴边,要是被你父亲听到了,可不打断你的双腿。”杞梁说道。姜姝虽说来自书香门第,可是她若是有半点门第家女儿的矫情,也不会和自己这样的人有来往,更别说和自己私定终身。

  若不是杞梁见过了姜姝本来有的样子,还真的会被那个大方得体,礼仪周到的姜姝骗了。

  姜姝翻了一个白眼,不道破杞梁的假正经,想了想说:“我这样钻狗洞与你俩哥俩相见畅谈人生已经数年了,年岁尚小时,母亲只当我顽皮也不管我,现在年岁大了,母亲每每也穷追不舍的问我去了哪里,我总也不能每次都说我去采花,摘莲蓬。要不我便将我俩的事情道与他二老?”

  姜姝说完,见两人皆沉默不语,便继续道:“若我爹娘同意我俩的事情,那便皆大欢喜,我们以后也不用这样鬼鬼祟祟了,若是不同意、、、、、、”

  “若不同意,那又怎样?”杞梁急急问道。二十出头的小伙子,此刻终于显出了一个年轻人该有的不沉稳。

  “那就,那就、、、、、、”姜姝难得见到杞梁这个少年老成的小厮这样的着急,便故意的要多让他着急一会儿。

  在旁边的冷眼观看的韩是早已看出了端倪,假装咳嗽了两声。姜姝这才觉察出来了,韩是那跟班儿,怎么还在,也不好继续和杞梁闹一闹了。“那我俩便私奔吧,韩大哥到时候借点儿钱银,我们找一处地方,安静的过自己的日子。等过了些年,爹娘肯定担心我的死活,我们再回来,那时候我爹娘怕是只见到我还活着,便已经感念苍天了,自然也就不会责怪于我了。杞梁,你说可好?”

  杞梁想了想,说道:“也可。”

  “好,那我今晚便与我爹娘提起此事,亥时,你还是在我家后院的狗洞等我,若是我没有出来,那便是我爹娘还有可以商量的余地,若是我来,我俩连夜就走,可好?”姜姝认真的说道。

  杞梁认真点了点头。

  “那叫我来,可只是为了观摩这样的壮举和恩爱?”韩是说道。

  “当然不是,韩大哥在这一场计划中可谓重中之重,准备车马钱粮的事情,可都要仰仗韩大哥了。毕竟杞梁,韩大哥你是知道的。”姜姝没有把杞梁身无分文的事情说出口来。

  “哟呵,小姑娘这计谋可真是天衣无缝啊。走咯,走咯,不再看你俩卿卿我我了,一点姑娘样子都没有。”韩是说着便踱步离开了。

  “你可想好了,跟着我便再也不是小姐了,以后可连农妇过得日子都不如,四处颠沛流离的过辛苦日子。你真的舍得?”杞梁认真的问眼前这个刚满十六的小姑娘。害怕着只是小姑娘一时的脑热,以后可会埋怨自己。

  “放心吧,杞梁,我心中有数,你我相识也不是一年两年了,你还不明白我吗?”还没说完杞梁便紧紧的抱住了这个身着男装,但是依然掩不住倾城绝色的女子。也顾不得那礼仪了,杞梁知道,姜姝也不是那拘小节之人。

  相识六年以来,这是杞梁第一次这样。壮实的怀抱让姜姝感受到了杞梁的温暖。

  “不管事情如何,我们都应该好好谢谢韩大哥。”姜姝在杞梁的怀里说道。

  傍晚,才从学堂里归来的备受尊敬的姜老夫子刚刚归家,便勃然大怒:“你姐姐如此,本以为你会有所收敛,小时只当你像儿郎一样顽皮,只盼大了懂事便好,没想到你比起你姐姐来,更是不知廉耻。”

  一通话没说完,老夫子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了。姜姝和姐姐也不敢再说任何话语了。只有母亲一个眼色,一边拍拍父亲的胸口,一边说道:“她 这不是说只是中意吗,也不算出格,你我不中意,那就不同意罢,何必生气。”

  “啥也别说了,你尽早死了这条心,我已经为你物色好了人选。”越说,父亲越是生气。姜姝也就不敢在提及任何一字了。

  整个晚饭,一家四口也是吃得没有一个顺意的。

  姜老夫子两三句便离不开自己生了两个不孝的东西,尽干见不得人的事情,自己到是德高望重,怎么就生不出得体的淑女来。

  姜姝知道,四年前姐姐和父亲学生相拥而泣被父亲撞见,对于父亲这样一个迂腐的人来说,已经是天打雷劈的事情了。用父亲的话来说,留了姐姐的一条性命,都是自己妇人之仁,心慈手软。

  当年那个学生被父亲撵出学堂。父亲不收的学生,周围百里自然也是没有夫子敢收的,听说尽管那学生家境不错,也只得去了异国他乡,从此渺无音讯。

  姐姐也因此和父亲置气了四年,依然不肯下嫁他人。

  自己这事情,看来还是只能自己亲自做主了。

  姜姝随便吃过几口饭,便假装回屋休息了。身后听得父亲继续雷霆不歇:“你是该好好闭门思过,反省自身。”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