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孟姜传 > 正文
第十章 回宫
作者:崃山  |  字数:1991  |  更新时间:2019-07-26 14:00:31 全文阅读

刚到门口,之间一高大的太监已经交际的等待了,姜姝心里盘算着,该如何自救。

 正巧此时,远处一太监踱步跑来,展开一道黄颤颤的圣旨。

 姜姝被赐予吕不韦为妾了,此刻,正在皇宫里熟悉打扮的姜姝无味陈杂,或许自己的一世也就只能如此了吧,也许自己是该认命了。

 姜姝坐的轿撵缓缓的驶出宫门,嬴政不知为何,明明是成全了一对鸳鸯,心中却甚是烦闷,难道是自己做惯了恶事,竟也做不来好人了?

 那便更该去好好看看自己成全的这对鸳鸯了。

 在宫门口,吕不韦已经等待多时了,今日的姜姝,被宫女们精心打扮了一番,又恢复了那倾城的容颜,只是在永巷待了月余,人变得甚是清瘦了。

 吕不韦正欲牵着美人离去,身后便响起了嬴政的嗓音:“丞相可也不携美人谢孤?”

 话毕,吕不韦手里握着的手挣了一下,吕不韦已知,自己心中的猜想确是真的,这才是姜姝苦苦寻找之人,看来这些年自己的防备是对了。

 “美人为何还不转过头来?”嬴政不悦道。

 姜姝缓缓转过身子,低着头。

 就算不抬头,嬴政便已确认了。刚刚看见这身形便觉相似那个自己日日思念之人,没想到这就是那个日日思念之人。

 嬴政哽咽了,从喉咙里卡出一声:“姝儿,是你?”

 便急急上前,害怕是自己错认。没错,虽然消瘦了,憔悴了,可那就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姝儿。

 不,那又不是姝儿,自己的姝儿不会对自己如此冷漠。

 姜姝作揖道:“民妇姜姝,见过皇上。”

 民妇,民妇?那般冰冷的话,那般轻易的承认了自己是姝儿,也承认了自己是吕不韦的姝儿。这些年究竟发生了什么,发生了什么,让姝儿变成了这样?

 “吕不韦,你竟敢欺瞒孤,来人呐,将这老匹夫拖出去,请夫人回宫。”嬴政说道。

 几个婢女上前,可姜姝一动不动,吕不韦也是丝毫不动的。

 “皇上认错人了,民妇哪是什么夫人。”姜姝冷漠道。姜姝只想找到杞梁安稳一世,如今相见,不曾想这个刽子手,这个将留下残暴骂名和卓著功勋的人会是自己苦苦寻找的丈夫。更甚的是,若是念儿回了宫,不敢想像念儿的一生。为了念儿,也不能相认。

 “姝儿,你当真不认得我了,不认得杞梁了?”嬴政提起杞梁,见姜姝明显动容了。是什么样的变故让姝儿不肯认自己?

 见姜姝久久没有任何反应,嬴政只得强行将人带回,这一次,他绝不放手。

 吕不韦久久的等待在宫门之外,自己最害怕的一天终于还是来了,可是见姝儿的反应,事情并非那么简单。本来答应了念梁今日来接他的娘亲,看来又要让孩子失望了。

 众人将姜姝带到一处幽静之处,此处不像皇城那样森严,小桥流水人家,这不就是当初和杞梁一起生活的农家院吗。但是这院落里就是一处农家小院,只是这陈设精致讲究,院落之外,重兵把守,让姜姝透不过气来。

 众人小心翼翼的将姜姝请到这园中的草房之内,有小心翼翼的退出百米之外。这处,乃是皇上爱若珍宝之地,往常,这些婢女也是不敢轻易进来的,此处虽不繁华,但却温馨。

 众人已退出,嬴政便上前,一把抱住这个娇弱的身躯,死死的抱住,像是要将她与自己的身躯揉和在一起一般,这个拥抱,让姜姝生疼,心也疼。自己在这浩浩荡荡的历史上,究竟会是谁?

 “姝儿,这么多年,你知道我是怎么过来的吗?我好想你。”嬴政在姜姝的脖颈之处蹭了蹭继续说道:“究竟发生了何时,让我寻你不到。”本想说只巡回了你姐姐姜聘,话到嘴边嬴政停了下来。姝儿对自己的态度已然这样冷漠,定是发生了自己不知道的事情,若是姝儿知道姜聘死于宫中,怕是两人之间的裂迹会更大。

 久久的拥抱,姜姝也并未有任何的回应,嬴政也放开了她。轻声道:“姝儿可愿与我说说这些年发生了何事?”

 “皇上还是放民妇出宫吧。”姜姝终于开口,确是这般伤人的话语。

 “民妇,民妇,我不信你真的嫁给了吕不韦那老匹夫。”嬴政气愤的说道:“你是不是还在气我当年做的事情。当年我也是情非得已,不带上你也是为你的安危着想,万一事败,也不至于连累到你,事后半年不到,我便匆匆去寻你,一直寻不到你的消息,这些年来,我一直苦苦寻你,苦苦思念你,以为你,以为你已经不在人世了。你知道我多痛苦吗?”嬴政摇晃着这个冷漠的女人的肩膀痛述道。

 “民妇谢过皇上的抬爱,可民妇只愿做一世凡人,不敢妄想有这样的富贵,还请皇上成全。”姜姝客气的说道。

 “民妇民妇,你知道你这句民妇就是在我心上动刀子吗?”嬴政愤怒的说:“你要的凡人一世我确实给不了,我能给的就只有这富贵荣华,你要的自由我也难以办到,你若是想得通,便是我的姝儿,你若是想不通,我也不会放手的,姝儿,不管我现在是怎样,我永远都是你的杞梁。”

 说罢,嬴政看姜姝无动于衷,便自行离去了。

 到了院外百米处,嬴政对军士说道:“好好看着夫人,切莫让夫人有任何散失。”

 “蒙恬,你去查查夫人这些年究竟发生了何变故。”说罢便匆匆离去。脑海里想的都是这些年听闻的关于吕不韦那个倾城外室的风言风语。

 姜姝只能暂且住下,除了嬴政下朝之后日日都来以外,也并无其他任何人来过。嬴政来了也总也时常都在灯下处理国事,偶尔和姜姝说几句话,姜姝也是偶说偶不说的。

 嬴政也搬来了大批的书籍和植物来让姜姝解闷儿,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