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你与我的距离 > 正文
第一章
作者:今秋已凉  |  字数:2148  |  更新时间:2019-07-22 22:38:57 全文阅读

初夏,阳光透过槐树,在地上铺上了一层金币。树下的少女倚靠在树干假寐,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少女的眉尖若蹙,真应了那句“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瓷白的皮肤,在阳光的轻抚下,染上了浅浅的红霞,怀里抱着一本书。

“苒苒,你又抱着书睡着了,不是跟你说了,在外面要提高警惕,我家阿苒这么好看,要是被人欺负了怎么办?”穿着校服的少年摇醒熟睡的少年,微微抱怨道。“哎呀,我实在忍不住啦,再说不是还有你嘛。”少女慵懒轻软的声音和伴着亲近意味的撒娇成功让少年红了脸颊。“那也不行,我们走吧。”少年道。“好。”少女搭上少年伸过来的手,站了起来。

少女名叫陆悠苒,取自于“悠扬丝意去,苒蒻花枝住。”陆家虽非名门望族,却也是书香门第,家中长辈多是高知识分子。只可惜来到陆悠苒这一代,人丁凋零。少年名为子渊,季为姓,家世亦是不差,两家比邻而居,感情甚佳,他们二人更是青梅竹马。两人从小缘分颇深,从幼儿园到高中,都在同一学校,如今俩人都在S高。

S高的校服是出了名的好看,在陆悠苒身上是发挥的淋漓尽致。只见陆悠苒身上的白色内衬围住了纤细的脖子,米黄的外套在袖扣和四边都绣上了黑滚金镶边,膝上几公分的百褶裙衬出了小腿的纤细白皙。留长的秀发已至腰间,一双眼睛像是蒙上了一层迷雾,多了几许朦胧的美感,加上一米六五左右的身材,就像从漫画里走出来的美少女。

季子渊穿着校服,笔直的西装裤显出腿的挺拔,整齐的短发和金丝眼镜恰到好处刻画出其斯文与教养。季子渊平时待人礼貌疏离,唯有在面对悠苒时,才会添几分宠溺。

俩人都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一路上俩人相伴而行,风姿绰约的身影不知艳羡了多少人。二人本就青梅竹马,加上多年来感情极好,形影不离,再加上当事人无过多解释,自然被人认为是恋人。

一路上俩人说说笑笑,直到来到校门口,看见了站在宝马旁边的男人。陆悠苒脸色一僵,连忙收敛了脸上的笑容,作出娴静模样,乖乖喊了声凌叔叔。旁边的季子渊看到她这副模样,差点笑出声来,忍了忍,也叫了声凌叔叔。男人看着俩人比肩而立,脸色微沉,意味不明的嗯了一声。

凌煜,A大金融学教授,今年不过二十九岁,却已成为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学的教授,加之容貌不凡,让无数女性趋之若鹜。凌煜如墨般的短发梳在脑后,搭在额前的刘海下方是被薄薄一层镜片挡住的自信冷然却愈显摄人心魄的乌黑凤眸,眉峰间仿佛郁结着化不开的冰霜。他穿着黑色外衣显得身材颀长挺拔,里面的白色衬衣被严严实实地系到最上面那个扣子,透出禁欲的气息。黑色长裤衬托出他笔直修长的双腿。同样是戴金丝眼镜,季子渊显得温和斯文,而凌煜,硬生生多了些冷峻漠然。

陆悠苒的父亲陆远与凌煜是忘年之交,因S高与陆悠苒的家相距甚远,而凌煜所住公寓与S高所距不过几里之远,陆远便把她托给凌煜照顾,住在他家。平日里凌煜严肃冷淡,对陆悠苒也颇为严厉,故而陆悠苒对他有几分惧意。

季子渊的父亲为锻炼他的自主能力,便在S高附近祖了座公寓,凌煜的公寓与其相距不远,一来二去便熟悉了,季子渊便随陆悠苒一同叫凌叔叔。

平时陆悠苒都是和季子渊步行回家,今早凌煜出现在这里,倒是让她摸不着头脑。“凌叔叔,您怎么来了”陆悠苒怯怯的问。“接你回家。”凌煜淡淡的说。“不用了,您这么忙,况且家离学校这么近,我走回去就好了。陆悠苒急急的说。“上车。”凌煜没再说活,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既然如此,那我先走了,拜拜,苒苒。”季子渊识趣的说。“嗯,拜拜。”陆悠苒没办法,和季子渊告别后,坐了上去。

一路上俩人没有说话,凌煜开着车,瞥见她坐车座上却如坐针毡,双手不知如何安放,以为她是因为耽误了他的时间而内疚,心忽而一软,难得温和的说:“下午没有我的课,不过顺路来接你,你不用内疚。”陆悠苒听完一楞,自己是因与他同乘一辆车而紧张,为何内疚?细细想想,才知他可能因她刚才的话想差了,心中暗暗腹诽,面上却一片乖巧,说:“没打扰您就好。”凌煜看着眼前温柔乖巧的小姑娘,想到她与季子渊一起时的活泼生动,眼睛晦暗不明,没有再说话。

凌煜的公寓是典型的欧式风格,推门进去,只见挑高的门厅,圆形的拱窗和转角的石砌,尽显庄重大气。尖塔形斜顶,抹灰木架与柱式装饰,自然建筑材料与攀附其上的藤蔓相映成趣,经典而不落时尚。白色灰泥墙结合浅红屋瓦,连续的拱门和回廊,挑高大面窗的客厅,让人心神荡漾。简洁对称突显沉稳,各房间都为端正的四方形,功能的空间划分和位置布局体现德国式的严谨。文雅精巧不乏舒适,门廊、门厅向南北舒展,客厅、卧室等设置低窗和六角形观景凸窗,餐厅南北相通,室内室外情景交融。从这座公寓就可以看出男主人不俗的品味。

“那凌叔叔,我先回房间写作业?”陆悠苒象征性的询问。“嗯。”凌煜淡淡道。陆悠苒松了口气,小步小步地走回房间。凌煜看着她努力装出淑女的样子,只觉得好笑。

陆悠苒来到房间,摊在床上,暗自庆幸自己掩饰得好。她来到这里快两个月了,每次见到凌煜,就像见到爷爷奶奶般不自在,她的爷爷奶奶皆是书香门第之后,最重礼仪规矩。

但论起来,凌煜对她也不坏,单看这间房间的摆设便知。白色的天花板上吊着琉璃瓦灯,意大利进口的梳妆台与心形木床典雅耐用,纯棉的地毯温暖舒适。相对于其它房间的简单,这间房间显然用了心思。平时吃穿用度也是不赖,但每次看到他不苟言笑的样子,就像看见了年轻时爷爷的模样,每次在他面前总无法用真实面目对待。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