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十一章 执念
作者:冰翼熊  |  字数:3931  |  更新时间:2020-05-16 09:43:41 全文阅读

【一】

身着白裙的少女,戴着一顶大檐浅紫色沙滩帽,从桥的那端缓缓走来。正午的烈日下,不知躲在何处的知了此起彼伏地鸣叫着。而缓步走来的少女,却犹如这风景中唯一的清凉。

走到桥的一半,一阵迷眼的风起,惹得她紧紧闭上了双眼。严晞赶忙一手去扶头顶的帽子以免吹落入水,一手轻轻压住裙摆前沿。

少许,她缓缓睁开双眼。风稍微小了些,虽然还是不停地试图吹起帽子和裙沿,但没有那么迷眼了。

“真是奇怪的风。可能是在桥上的缘故吧。”她看了看桥头那排纹丝不动的树,还有河道中那片鹅卵石区域中间杂而生却也没有任何摆动的野草。

她继续前行,却突然感觉背上阴嗖嗖的一下。炎炎夏日下,不自然地打了个哆嗦,总仿佛周围的气温了骤降了几度。

“我……也……想……像……你……们……那……样……长……大……”

一阵悠悠的、似有似无的声音传入耳朵。就像是从黑暗里悄悄探出的黑烟,不容她逃避,似乎不存在,却又着着实实、清晰地捕捉到了每一个字眼。

严晞只感觉腿脚微微发软,牙齿仿佛也因为害怕有些许打颤。她僵硬地转过头去,空无一物,只有看到桥那头的马路上匆匆骑过的电动车和一两个行人。

她重重地舒了口气。在心里安慰着自己,还好,还好,估计是风声,可能是太热产生幻听了。

她继续向回家的方向前行。但是没走两步,又一阵似有似无的幻听在耳畔缠绕。

“我也想像你们那样长大……我也想像你们那样长大……我也想像你们那样长大……”

不断重复环绕的声音,依旧似有似无,但却如此真实。

“好像是从桥下发来的,不会是谁的恶作剧吧。”

严晞鼓起勇气靠近桥栏杆,略微探出身体往桥下望去。那一片熟悉的深水区,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碧绿碧绿的水依旧深不见底的感觉。

“啊……”严晞不由地发出一声尖叫,赶紧收回身子。

“刚刚那是……”她回想着刚刚看到的那一幕,依然心有余悸。碧绿色的河水深处,刚刚一刹那分明看到一团黑色、散不去的雾气一般的东西,只是短短一瞬间还化作了一个黑色娇小的骷髅被锁链束缚着。那个骷髅像是看到了自己,朝自己的方向不断拉扯着,仿佛想要从锁链中挣扎出来。

砰砰直跳的心脏还没平缓下来,她还是决定再看一眼是不是幻觉而已。若是幻觉,一直杯弓蛇影也不是个事情。她再次凑向栏杆小心地探去,再一次舒了口气,果然是幻觉,还是一如既往那片熟悉的河水。

而就在她打算收回目光时,又是心惊肉跳的一幕。水中又一次出现了那一团黑雾,黑雾迅速地又化为了一个黑色的被锁链牵扯的骷髅。而这次骷髅仰起头看向她,竟然诡异地露出了一个笑容。

严晞一下傻了眼,全身都在发抖。迟疑了几秒,她拔腿就往家的方向跑去,全然不顾被风吹走了的帽子。

【二】

早已被岁月斑驳了的一座小镇集市中心,一个戴着墨镜的男子正帮一位素雅、仿佛古画里走出的女子撑着竹制遮阳伞。男子左臂上招摇的青色山羊角纹身,仿佛无声地宣告着自己正是这位女子的保护者。

“这个好看吗,大人?”女子戴上一串紫色水晶手链,晃了晃纤细、白嫩的手腕问道。

“当然好看了。能够衬托这么一位超凡脱俗的美丽女子,对于这一串小小手链来说可是莫大的荣幸了。”

“大人,你可真会说笑。”梦溪咯咯笑着继续挑选着摊位上的手链。倘若是嬴郎,他会喜欢自己戴着哪一串呢。而摊位上的老板则热情地推荐着梦溪不同款式的手链。

突然间,撑伞的保护者抬头瞥了眼左斜方一条僻静小弄的拐角。一条黑色蛇尾一闪而过。

那么快就被发现了吗?看样子这片区域的江神大人还是有点能耐的嘛。男子在心里默默作想,嘴角不由地微微一扬。

“怎么了,大人?”敏感的梦溪还是捕捉到了身旁保护者刚刚不易察觉的动作。

“没事。只是无意看了眼刚刚走过的路人而已。挑到中意的了吗?”

梦溪羞涩地笑着、轻轻摇了摇头。

而那条小黑蛇一闪而过后就迅速地往郊野爬去。像是知道它会来似的,赤潋早已等候在那里了。

只见赤潋蹲下身,让那条小蛇爬到自己的右手心上。小蛇吐出蛇信发出有节奏的嘶嘶声,像是在汇报什么。而赤潋也回以一个倘若旁边正有普通人类必定会吓晕过去的动作,她娇艳饱满的红唇也伸出蛇信回了几下嘶嘶声。小蛇听话地离开了她的手心,蜿蜒着渐渐远出视线。

赤潋站起身,化出一只橘红色纸鹤在空中拍打着翅膀。她红唇轻启,像是交代了什么。橘红的纸鹤在空中转了两圈便向西面飞去。

【三】

陆筱颖端着半只西瓜,盘腿坐在卧室里的长方形地毯上。

“汐,我发现你坐在这里好像变凉快了。”

坐在对面的汐从自己手上的半只西瓜里舀起一小勺,径直送到了陆筱颖嘴巴面前。还以为他要自己吃的,稍许愣了一下的陆筱颖还是很听话地凑向了勺子。

汐又给自己舀了一勺,慵懒地说道:“你的房间还真是乱得挺客气的。那张书桌是干嘛用的?”

陆筱颖不好意思地扫了眼随手放在床头、堆在地毯上的书本。而书桌上,杂乱无章的一个小山丘。可以看到草稿纸、笔记本、摊开的书本、尺子等物从小山丘里冒出身影。想从小山丘里挖掘东西,恐怖也只有她自己可以轻易做到。

“嗯……书桌嘛……写作业呀。稍微挪一下就能写作业了。谁让你突然不请自来的,连装成整齐的时间都没有,还吓了我一跳。”

“哦?是这样的吗?”

一只橘红色纸鹤不知从何处飞来,仿佛墙壁不存在一样,径自飞到了汐的面前。汐伸直左手食指,纸鹤便乖巧地落于其上,不停拍打着的翅膀像是说着陆筱颖听不懂的语言。

“既然梦溪也说了是故人,她自己心里肯定是相信那个人的。那我们也相信她的信任吧。知道在那一带附近就好,不用老是跟着。我更担心的是假如她找到那个转世后的他,会不会再伤害到自己。要是真找到了,那附近的妖怪间总会有些风声的。稍微留意下妖怪间的传闻就行了。这个倒是可以委托那个无所事事的万事通去打听。”

纸鹤像是听懂了汐的话语,再次拍打了几下翅膀,又穿过墙壁飞走了。

“是梦溪吗,那个蒹葭苍苍的女孩。”

“嗯。”

“为什么她跟蒹葭苍苍这几句诗经里的诗那么钟情啊?是你们之间的暗号吗?这个当暗号感觉挺骚气的。”

“你想多了。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汐停顿了下,略带伤感地说道,“那位伊人就是梦溪。”

“啊?”

看着陆筱颖惊讶得差点把勺子弄掉了,汐淡淡地说道:“也没什么好不可思议的。在你们的典籍中这一篇出自何人之手,又是为何而写,又是写给何人也都是未知的吧。”

“那是写梦溪的?”

“嗯。就是梦溪所要找的那个人,曾经写了这一篇送给了梦溪。”

陆筱颖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了,只能埋头去挖那半只西瓜,总感觉不能再多问了。当知道那位伊人就是梦溪,而梦溪又是去寻找那个写诗的人的,脑海中早已飘过那个人是不是因为新欢抛弃了梦溪、而梦溪还执着地寻找之类狗血的镜头。

“你想知道梦溪的过去吗?”

“嗯?”陆筱颖抬起头诧异地看着汐。虽然觉得这种东西是别人隐私,不能随便看的,但闪着光泽的双眸还是出卖了她内心的好奇。

“梦溪追寻那个人已经很久了。八百里秦川,她只是秦地里一条很小很小的溪流,如果不是机缘巧合也化不成人形的。现在那条河早就已经干涸不见了。她原本就只是一个小小的精怪而已,又没有了那条河力量的支撑,早就虚弱得没有什么妖力了。500多年吧,她从东周初期就开始追寻了,追过了大江南北,追过了春秋战国,一直追到了秦始皇统一六国。一直孤身一人追寻着。她是跟随着秦始皇南巡祭禹,来到江南的。当时已经虚弱得快消失了,一位故人托我照顾她的。后来她就一直依托着我这一片水域。不过她愿意心甘情愿留下来,更多的也是因为她隐约感觉到那个人的转世就在附近不远了。她一直都相信着那个人会真的去找她。”

果然是一个痴情而又忧伤的故事。一阵短短的沉默。

“小颖,你要是想知道梦溪与那个人相遇的故事,我想梦溪也会开心的。她独自一人行走了几百年,遇到过不少人类,而每当知道她是妖怪时,不是落荒而逃就是暴力以对,哪怕是真心以待原本亲近的人。那个人一直是她支撑下来的动力。虽然不想伤她的心,虽然我也只是旁观者没有资格评论当事者的是是非非,但其实我一直觉得那个人并不值得她牺牲那么多。在我看来那个人也只是知道她不是人类,落荒而逃罢了。或许更为恶劣吧,让她一直信以为真,一直还傻傻地追寻、傻傻地等候。但不管怎么说,那段相遇的回忆是她最珍视的宝贝,要不然她也不会那么珍重地保存下这段记忆生怕哪一天遗忘。”

陆筱颖犹豫了下:“可是,这样让我知道,真的好吗?”

“嗯。也算是分享她最美好的回忆吧。倘若有一个人类可以理解她,她一定会开心的。梦溪……故人托付给我的时候,她不仅是虚弱。当时的她大概人类见了不被吓跑反而奇怪吧。”

“怎么会呢?她就算不是绝世美人,那不能倾人国也至少可以倾人城的。”陆筱颖回忆着那位如同古画里走出的素雅女子,头上的红钗格外显眼。对于不擅长记人的她来说,梦溪也算是为数不多的几个第一眼就记住了的。而另一个第一眼就记住了的典例,就是今天不知道从哪里进来、这会正坐在对面的汐。

“很惊讶吧。有时候执念是种很可怕的东西。梦溪的执念,或许,更多的是对自己的怨恨吧。”

汐不由地想到了那片深水区里的执念。不知道陆筱颖是否还记得丢书的那天,自己其实是被那股执念拖入了水中。大概不记得了吧,大概以为自己只是不知缘由地跑桥上淋雨了吧。虽然不知道水里的执念跟她有过什么渊源。但是,从那天的溺水到手指受伤,她跟执念之间确确实实已经有所牵连。

而这时,右侧相邻的房子传来一声巨大的关门声。

汐转头望了眼墙壁。

“那是严晞家。但是平常关门声不会那么大的,一般。可能不小心太用力了吧,我有时候会这样。你应该还记得她的吧,就是有一次放学遇到过的我很小很小时候的小伙伴。”

“嗯。记得,你花痴得没认出来。”汐心不在焉地说道。他能感受到这个人的气息应该就是那天遇到过的严晞没错,而交缠错杂的,分明还有那片深水区中执念的气息。那份阴冷,看样子执念更深了。

汐又看了看这会正在低头吃着西瓜的陆筱颖。彼此的羁绊才刚建立不久,恐怕额头那个守护印记暂时还发挥不了什么力量,看样子以防万一需要叮嘱下水璃。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