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十五章 邀请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747  |  更新时间:2020-05-17 21:39:59 全文阅读

像无形的风吹皱了记忆的湖水。无声的波纹一圈圈地向四周荡漾开去。忽然又像被冰冻结似的,涟漪的时光骤停,只是静静地驻止在了那一瞬间。

仿佛暴风雨来临前的片刻宁静与喘息,下一秒抑或下下一秒,那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总会让人意料之中却又感觉突如其来。

猛然间,这一秒来临。回忆的湖面像是被突然打碎了的镜子,一片片碎片如同决堤口中汹涌而出的洪水,奔逐的野兽般向上升去。

顷刻间,又是一片宁静。正看得痴迷的陆筱颖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发现又身处在了熟悉的房间里,梦溪的回忆画面已经散去。而身边的汐正在盯着自己床上的席子一边。

“你在看什么啊?”

陆筱颖歪着脑袋凑过去看席子的那一边角,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而当看到汐的手正在抽出席子下一张不容易被发现的纸条一角时,她的脸刷地一下变得羞红。

还没来得及制止,汐已经展开了那张信纸看了起来。

“哦?小花痴果然还是情窦初开的少女呢。”汐一脸坏笑地说道。

“你……你怎么这样的?这是我的隐私……”陆筱颖越说越小声,红着脸深深低下头去。竟然被看到了。竟然被汐看到了。那么难为情的内容……

“赵炎:很喜欢看你傍晚打篮球的样子。一直想知道有个哥哥是什么感觉,不知道你是否可以当我哥哥呢?”汐读完纸条的字,随意地把一只手放到了陆筱颖头上,亲昵地摸起头来,“赵炎,你同学?小花痴看上的一定长得还不错吧?”

虽然是温柔的声音,但总感觉话语里带着点芒刺。

“没你好看。”陆筱颖微弱地嘀咕了一句。

汐眉毛微微一扬,嘴角泛起一丝柔波。

“你看都看完了。还给我吧。”陆筱颖抬起头看着汐手里的纸条,满眼闪着恳求的光芒。

“要是不呢?”

“可那是本宝宝的呀。”

“我可是妖怪哦。人类的规矩对我可是不适用的。这张纸条我收下了。”

“啊?你拿着有什么用啊?”

“你自己拿着不也没用嘛。内容是你自己写的,当然清楚写了什么。也不想给人看吧。要不然也不会塞席子底下了。这张小纸条没什么收藏价值。”

“那你拿着更没收藏价值。快点还给我吧。”陆筱颖说着凑上身试图去抢。

然而只见汐的指间绿光一闪,拿着的纸条便凭空消失在了空气中。

他笑着对差点惯性扑到自己身上的陆筱颖说道:“这纸条我收下了。算是送给我的吧。”

又不是写给你的,哪里叫送给你。陆筱颖心里虽有不甘,但行动上还是表现出了诚意。她换了个姿势,跪坐在地毯上,左手按于右手之上。以双手撑地为支点,郑重其事地叩首于双手后的地毯上。

“浴兰汤兮沐芳,华采衣兮若英。灵连蜷兮既留,烂昭昭兮未央。蹇将憺兮寿宫,与日月兮齐光。龙驾兮帝服,聊翱游兮周章。请汐君兮听吾愿,还纸条兮解吾忧。怜吾年少兮懵懂,示汐君兮宽厚。”

陆筱颖不疾不徐、抑扬顿挫地一说完,就在心底大大地佩服起自己来。大概是刚刚看梦溪回忆的感染,一下就想起了古诗词。不过感觉自己好有才啊,后面几句随口编的也是挺有节奏的样子。

而汐,当看到陆筱颖突然行起稽首礼,还念出前面几句曾经祭祀云神的诗句时,不免震惊了下。随后是一脸平静地听着眼前的人类少女,一字一句、毕恭毕敬地说完。

看着叩首于地、尚未起身的陆筱颖,汐随口轻叹了一句:“好久没看到人类这样了。”

“嗯?你刚刚说了什么吗,妖怪大人?”只听到汐仿佛说了什么,却没听清内容的陆筱颖起身换到舒适的坐姿,疑惑地问道。

“没什么。是《云中君》吧,前面几句?看不出来,小花痴还是挺厉害的嘛。”

陆筱颖点点头肯定道:“嗯,是《云中君》。我当然厉害了。不过其实除了课本上学的,我也就会这么几首了。这首刚好很喜欢里面的节奏和意境,刚好在记住的范围内而已。”

汐剪水的棕色双瞳柔柔地望着这个人类女孩。

陆筱颖被看得不好意思地说道:“不过好像这篇对你不大合适啊。但我也编不出那么华美的语句。”

“心意收到了。”一抹如初樱绽放的笑容泛起在汐的脸上。

“那纸条嘞。”陆筱颖开心地笑着朝汐摊开双手。

“纸条我也收下了。”诡如夜色下摇曳之樱的笑在汐的嘴角扬过,“作为回报,改天挑个礼物给你吧。反正也被我看过了,已经难为情了,再多加点也没事的。”

“切。”陆筱颖不甘心地嘟起了嘴。

这一个小小的动作在汐眼里,只是更添欢喜。果然自己中意的小孩就是可爱呢。幸好那天心血来潮捞上来了。他那几百几千年间对人类的偏见,在此刻就像是雪山上的冰雪遇春初融,化作涓涓细水流入溪中。而那溪唯有一条,这融解的柔也仅对眼前的这个人类女孩一人。

“说起来,没想到你泪点挺低的。刚刚哭了两回了吧。”

“哪有,那不是哭。刚刚只是情到深处、自然流露而已。本来就很伤感啊。”

汐只是浮光掠影地浅浅一笑,继续听着这个平凡、普通、却让自己如此在意的人类女孩的话语。

“对于梦溪来说那几个月只是短短一瞬吧。为了短短一瞬却等了那么久。还有那只翠鸟小芷,感觉它一直陪着梦溪。说不上来谁对谁错,也说不上来具体的感受,只是看完梦溪的回忆总感觉心里有什么堵住一样不畅快。”

“嗯。感情本来就没有谁对谁错。”汐漫不经心地附和了一句。心里想着也许自己也是感情用事了,才总是感觉梦溪太不值得了。到底值不值得,除了梦溪又有何人可以定义。只要她自己认定值不就够了嘛。也许自己对梦溪的事情,也是夹杂了太多自己对人类的个人偏见吧。

“汐,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梦溪手臂上有很漂亮的蓝色鳞片呢。上次那座迷路的山里,那条……”

“那条蛇和那只鸟吗?”还没等陆筱颖说完,汐就接上了。

“嗯。她们也总有地方一看就不是人类呢。那你呢?”

“你不是应该最清楚吗?毕竟你是第一个直接问我是不是妖怪的人。”汐停顿了下,又补充了句,“好像不管是不是人类,你都是第一个这么问我的。”

“我只是……我回答过你的呢。只是感觉你美好得不像世间之物而已。那你也有梦溪那样的不一样的地方吗?是不是也有鳞片?”

“为什么你觉得会是鳞片?”

“感觉。因为那天看萤火虫,你承认了你是水里的妖怪呀。果然感觉水里的妖怪跟鳞片很搭。”

“我可不记得我是这么承认的。我好像说的是,我是跟水有关吧。”

“不是差不多的嘛。那有鳞片吗?可以让我看一眼吗?就一眼。”陆筱颖期待地望向汐那一如既往深邃的双瞳。

汐微微别开头去。

“以后有机会给你看吧。”

“真的吗?那,拉勾勾。”陆筱颖说着向汐伸出了右手小手指。

汐略一迟疑,用自己的右手小手指轻轻勾起了陆筱颖的小手指。那仿佛可以清晰感受到肌理的触碰中,他只觉一阵轻微的暖意传过指头,像是小手指上戴上了一枚无形无色的指环。

“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只要一百年吗,小花痴?”

“嗯?”只是习惯性地说出了那句儿时就会的话语,并没有仔细思考的陆筱颖显得一脸的懵。

“要是一百年不够,再加个几百年也可以啊。多加几年有效期会更保险。”

“有道理。可是可能我已经魂归星空、魄回大地了。”

“那等你魄回大地的时候,记得来找我继续履约。反正我一直在,可以等你。要加吗?”

陆筱颖摇了摇头:“还是不用了吧。一百年够多了。”

“那,小花痴,有没有想过去妖异的世界玩?”

“没有。”陆筱颖果断地回复了一句。

“现在考虑下,怎么样?你的世界我还是挺熟的,有点想带你见下我的那个世界,妖异的世界。”

“嗯……还是不要了吧。我怕我会回不来。”难得汐邀请了自己,还是怕汐会失落,又加了一句,“但是……其实还是挺好奇的。”

“真的吗?还是……只是在考虑我的想法,怕拒绝了我会失望什么的啊?要是只是怕我失望,不用勉强的。按自己真实想法来就行。”

一抹尴尬略过陆筱颖的脸庞。其实好奇也是多少有那么一点点的,只是与担心、不安相比,好奇已经微不足道到可以忽略不计。

她望向汐那如同深潭的瞳,如此纯净,却又幽深到看不透的棕色双眸,此刻像是看透了自己的一切思绪。随后她便匆匆移开目光,总感觉汐的双眼注视久了,会让自己入魔般失去思考的能力。

“怎么?我猜中了,小花痴?”

汐的嘴角依旧挂着那带着柔意的微笑。而陆筱颖却也不敢直视,也许是自己的自作多情,但总感觉那一抹迷人的微笑里带着丝丝落寞。

“嗯……算是吧。那你会难过吗?难得你邀请我的。我知道你对人类不感兴趣,之前那只鸟的妖怪说过一句,我有听到。前面救我不管是心血来潮也好,还是好玩也罢,或者因为其他什么感情,不管怎么样都已经是很例外了吧。我是真的很开心可以遇到你的呢。我只是个很平凡、很普通的人类,却在某一天突然感觉自己是那么与众不同。而这个与众不同很大部分是因为你。其他人也许几辈子都遇不到的事情,却让我遇到了。但是果然,去妖异世界什么的,还是让我感觉害怕更多一点,心里没底。”

汐依然是那抹安静的笑意。而正当陆筱颖泛着些许窃意,瞄向他的时候,他却突然笑似山花烂漫。

汐伸出手,又做出了那个他喜欢的动作,轻轻地摸起陆筱颖的头。而陆筱颖只是乖巧地略低下头,生怕惊扰了什么似的。

“你知道吗,小颖?我很喜欢这样的你。每次跟你在一起,感觉到的总是最真实的你。虽然我们相识也不算久,但我所见的的你从来都没有给过我虚假的感觉。每一次跟我交谈,你都没有那种戴着面具的感觉。”

汐说着不由地回忆起曾经所见过的画面。

锣鼓喧天,香烟袅袅,一群伏地叩首的人类。而那些明明没有戴着面具的人类,交杂的思绪如同盘根错节的古树。而这思绪的古树上没有茂盛的枝叶,也没有风中招摇的果子抑或花朵,却只是光秃的枝丫挂满了一张张欲望的面具。贪嗔痴念,欲求生生不息。

“面具?本来就没戴面具嘛?”虽然也知道汐指的并非实体的面具,只是隐喻而已,但还是不由地轻声嘀咕了句。

“果然还是挺希望哪一天你可以来那个世界找我玩,而不是每次都是我来找你。”

“当然你来找我呀,因为我不知道去哪里找你。” 陆筱颖抬起头回复道。

而汐此刻收回了摸着陆筱颖头的那只手。只见绿色的光影一略,他的手上便凭空多了一串晶莹如玉、白中透绿的莲花挂坠。

“给你吧,小花痴。这是我正式的邀请,无论什么时候来我都随时欢迎。假如哪一天你真来了,带着这个出入没人敢碰你的。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看着那精致细腻的莲花,陆筱颖看得发痴。她小心翼翼地捧过那一小小的挂坠端详起来。

“你确定要给我吗,汐?我不一定会用的欸。”

“嗯,确定。我知道你不一定会用,但要是不给感觉希望更渺茫。”

“有种你在诱拐一个单纯的人类的感觉。那地址在哪里?要是哪天冲动了突然想去看看,要怎么去啊?”

“那个世界既在这里又不再这里,跟人类的世界一直都是紧紧相连的。桥下的阴影、平静的湖面,都可以成为入口。当然,有时候人心某处无法掩盖的黑暗,或者伤痛也会成为那个入口。我其实想让你去我的地盘找我。有点远,对你这个没怎么出过远门的小花痴来说。在川祁镇那边。”

“川祁镇吗?听说过。是隔壁地级市的一个小镇吧。据说风景很好,有很多景点。”

“嗯。你要是来了,我也可以带你逛逛那里的人类景点的。”

“不过,真的好远啊。我连这个小镇上辖的小小县级市区都只去过一回。还是很小时候姨娘带我去的那里的动物园。那个县城动物园在我印象里就已经很远了,那次还晕车晕得很惨。”

“是有点远吧,对你来说。反正也没强制你,对吧?”汐虽然这么说着,心里却是很期盼哪一天突然看到眼前的这个人类女孩在自己的地盘上出现。正因为知道她没怎么出过远门,没怎么离开过这个小镇,倘若真的去了才更显弥足珍贵吧。

“嗯。那我收下了啊。”

汐嘴角轻轻一扬,算是回应了陆筱颖。

随后他又补充道:“你要是哪天去了,把挂坠扔到河里,自然会有领路人带你去一个叫泓汐的地方的。”

“哦哦。”陆筱颖看了看手里的挂坠,“扔到河里,感觉好浪费。明明那么精致。”

“你要是喜欢,等你到了泓汐后,重新给你就好了。扔进河里只是相当于把钥匙插进锁里,要不然你一个人类是没法正常到妖异世界的。要是非正常的途径进入了,那十有八九是遇到麻烦了。”

“好的,谢谢汐。我会考虑下的。哪天头脑发热了估计会去你的地盘找你。话说,你为什么那么老远来这里啊,是来玩的吗?本来还以为你就是这里附近的妖怪。”

“来邂逅你啊。”汐笑得就如夏日池塘中盛开的莲花般肆意,“这边再上游有一家苕酒屋,那里的酒很好喝。哪天可以带你去看看那里的山市。”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