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十九章 起始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410  |  更新时间:2020-05-18 21:06:31 全文阅读

绿色的光芒再次散尽。眼前铺开另一幅场景。

阴郁的天空,低沉不绝的蝉鸣。

河道两侧的枫杨树那浓郁的枝叶上,是蒙着灰色轻纱般迷离着的绿色。成排成片的绿色等待着即将到来的甘霖的洗礼,那着灰的绿叶纹丝不动,像是等待着被揭开面纱的新娘。

“知了好吵啊……”稚嫩的童音在水下说道。

“是的呢。但是要是有小伙伴一起就不觉得了。”另一个一模一样的孩童声音回应着。是那张白色的纸片。它正紧紧地依偎着那团黑雾,倾斜的人形呈现着仰望水面、仰望天空的动作。

“嗯……小伙伴……好想念他们啊。以前我们还一起去捉过知了。还有夏天的傍晚,一起去捉蜻蜓。停在夜娇娇叶子上的小蜻蜓特别好捉。只要轻轻地靠近,轻轻地把手指靠向它们的小翅膀就可以捉到。小颖和小晞可喜欢小蜻蜓了。特别是那种脚上长了白色小花瓣一样的小蜻蜓。她们俩总是说那是小蜻蜓公主。”

水底那浓稠的黑雾稚气的语音中带着深深的怀念。

“还有秋天去抓蚱蜢。还有一起在河道里那些石头底下翻找螃蟹。还有一起去摘山莓吃。”纸人补充着说道。

“嗯……好想念他们啊。他们应该长大了吧。想跟他们一样长大,跟他们一起上学、一起继续玩耍。”黑色的执念感慨着回应道。

在水底微微收放着的那团雾状身躯上是静静贴靠着的白色纸人,一黑一白在这片水底的异界中互相映衬得格外显眼。他们像是抬头看着天空般静静地凝结在水中。

透过碧绿的水看上去,那满是云层的天空只是看着阴沉沉的、没有色调般。从水下看到的那如镜的水面,像是通往另一方世界的透明大门。透明的大门上映照着低空飞飞停停的大蜻蜓,那是大门上移动着的精美装饰。偶尔一只蜻蜓飞点过水面,透明的大门上瞬间晕开了一圈圈的碧绿色水纹。

都说记忆中的东西总是容易被美化得更为美好。那保留在星星点点汇集而成的记忆海洋中的影像,总是比拿在手上正舔着的糖葫芦更让人觉得美味、诱人。对于这深水区中的执念来说也是如此。

好不容易回忆起来的生前回忆,哪怕只有零零星星的碎粒,哪怕无法拼凑成手指盖大小的小片碎片也好,能够舀起这么一小勺曾经遗忘过的碎屑也足以比拟一瓶佳酿,让他迷恋至沉醉。

此时,碧绿色水面做成的透明大门上从西侧映照进一个急急走来的初中女生。手里拿着一本崭新的书。那被夏季闷得略微发红的脸,那一头短发,同这即将下雨前的景色协调地融化为了一体。

“快要下雨了。那个姐姐是赶着回家吧。”雾状的执念漫不经心地说道,“哦,好像也不是姐姐。小伙伴们应该也有那么大了吧。要是我没有跟着那条鱼来水里,要是没有替代成为现在这样,应该也有那么大了。”

依旧倚靠着黑雾的纸片轻声应了一声“嗯”。

随后,纸片沉默几秒后又补充着问道:“你有没有觉得她很像一个人啊?”

“嗯……没觉得……不对,好像是很像一个人。”执念陷入了深思,不一会激动地说道,“是小颖。是小颖!她还是短头发。不过小时候的更短一点。但就是小颖,她还是没怎么大变化的短头发呢。”

“我们可以再跟小颖一起玩耍啊。既然是小伙伴,她一定也会很高兴的。”

“真的吗?”

“当然了。可是她跟其他人一样,都听不到我们的声音呢。而且我们也没法离开这里上去找她玩。好可惜。”纸片人说着惋惜般低下了它的头。

执念没有出声,只是失望地扩散着它的身躯。一滩黑色的雾气在暗沉的水间蔓延。

“我们变回一体吧。”小纸人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对执念提议道。

“变回一体?”

“对啊,对啊。不是说了我就是你嘛。我们变回一体,就会变得很厉害很厉害。”纸人说着把纸片的双手往上举起,做了一个大大的扩展动作,“虽然我们还是不能离开这里,但是……但是,我们可以带小颖来这里一起玩啊。有小时候的小伙伴邀请一起玩耍,她肯定也会很高兴的。”

“嗯,小颖一定会很高兴的。可是……真的变回一体就能带小颖来这里玩了吗?这是真的吗?”黑雾激动地再次缩小了自己的身躯,“真的可以带小颖来玩吗?但这里是水里。小时候大人就老是叫我们不要单独跑水里来玩。我就是不听话,在家里顽皮惹妈妈生气了,还自己觉得委屈地一个人跑过来才会回不去的。小颖来了会不会也会……也会死啊?”

“小颖是来跟我们一起玩耍的。她虽然比较内向,但是她见到我们,见到小时候的玩伴,一定也会很激动的。难道你不想跟小伙伴再一起玩耍了吗?”

“当然想了。我想像他们一样长大,想跟他们一起玩耍。”

“那我们就先从一起玩耍开始吧。那么巧可以遇到小颖,就先带小颖一起来玩耍吧。”

“那……那我一直在等有人靠近可以替代我,然后我就可以不再被困在这里了。要是小颖来了,她被困住了,而我却得走了,那小颖也会很寂寞、很难过的吧。”

“我们只是带小颖来玩而已。你之前不是都忘了以前的事情,只记得想要找到替代的人离开这里吗?现在也一样,你只要想着想开开心心地可以跟小伙伴一起玩耍,想着想像他们一样长大就好了。这样就不会那么纠结了。而且,我就是你,我们只是恢复了本来的样子而已呀。”小纸人信誓旦旦地对黑色的执念说道。

看着执念停顿在了那里不吱声,纸片人又看了看映照着倒影的水面,焦切地打断了这静静不语的停顿。

“你想好了吗?快点呀。小颖已经走到河道中间了。再纠结她就要走了,我们可能就遇不到她了。”

黑雾不安地移动了下,被困了多年,孤寂侵袭。此刻听到可能会遇不到好不容易再次想起、再次见到的小伙伴,立刻着急地回复道:“那我们赶紧变回一体,赶紧带小颖来一起玩耍吧。”

“这就对了嘛。”小纸人说着紧贴着黑雾,在水中迅速融化成了一串白色的水珠。一刹那间,水珠就融入了黑雾中,同那黑色的执念不再分得清界限。

“好了。我们又在一起了,我们赶紧去找小颖玩吧。”黑雾带着欣喜的童音说道。

“嗯嗯。跟小颖一起玩。”一模一样的童音再次从黑雾中传出,溢着蜂蜜般的甜蜜。

执念朝着水面的方向散发出黑气,在水中的这一片异界中,宛若墨水染起的花朵在水中散开去了。而这实则是人类肉眼看不到的淡薄妖气。

或者从人类的角度,更精确的来说,是一个溺亡于此的水鬼散发出的鬼气。虽在吸收了小纸人后,气息已经初具规模,已不再只是徒有外表、却不过微不足道如一只蝼蚁般的小小鬼怪,但其还尚未强大到足以让所有人都能感觉到。

散发的黑气义无反顾地冲向了水面。可以看出那团黑雾的紧张,毕竟本体被三根粗壮的锁链束缚,自从化为执念就未曾见过水面之上的光景。吸收了纸人的此刻也还是依旧无法摆脱锁链。

这看似有形、又似无形的水面对于他来说就是一道无法穿透的屏障;他也好,被他所替代的上一任执念也罢,均如是。这水面至柔的天然屏障,却韧到连他的气息都漏不过去一丝一毫。

虽然黑气散至水面的交界处不过须臾时间,虽然黑雾的身躯也看不出表情、面容,但在这段记忆中已经可以清晰地感受到此刻执念的紧张。是在担心吧。担心同纸人合为一体后,是否就真能把自己的气息传递到水面上方的世界、并影响那个曾经自己停留过的世界。

极短暂的一瞬,却又充溢着忐忑与期待的一瞬,黑色如薄烟的气息轻而易举地穿过了那层碧绿水面筑成的分割界限,朝着那个正在鹅卵石区域走着、在水面倒映着身影的小颖径直而去。

短发地女孩一下没稳住,往鹅卵石的河道地面摔去。一阵黑色的烟雾迅速地向她眼前飘去。女孩在摔向地面的前倾动作中,眼前只是一片他人所看不见的黑色,随后她便昏沉着闭上了眼。

“小颖要摔倒了。摔倒会很痛的。”被锁链牢牢束缚着挣脱不了的执念担忧地喊道。说话间黑色的雾气已出现在了陆筱颖倒地的地上。陆筱颖着地的刹那,她因此并没有因为直接重重地摔于鹅卵石上而擦到半点。

烟雾笼罩着陆筱颖,眨眼间已卷着她穿透了水面,进入了水中的另一个世界。

而从水面上方那个世界的视角看去,这只是再寻常不过的某个夏日的日暮时分。四处无风,除了沉闷的蝉鸣,一切都静得彷如一个透明水晶中精雕细琢的微景观,静静的、纹丝不动。

在夏季特有的闷热中发酵酝酿的对流雨,此刻还尚未做好真正登台表演的准备。

而那颜色饱满、浓郁的深水区,平静地躺在那里,是镶嵌于大地之上的一大块没有任何白色棉质杂质的帝王绿翡翠石。

好似暴风雨的宁静,这场说不准何时会匆匆降落的夏雨,也同样自带着强大的气场,让一切都被震慑到只是宁静地等待它的出场。

此时的桥上没有行人;而除了河道两侧被满满的枫杨遮蔽的马路上,绿色的缝隙间偶尔略过几个匆匆来去的车影外,似乎这是一个被隔绝出来的没有人类的异界。

当然,在这“异界”中,也不会有人看到陆筱颖被旁人所看不见的力量拽入深水区的场景。

“小颖,小颖,我们来一起玩耍吧。”

“小颖,你为什么不睁开眼睛呀。你是不想见到我吗?”

“我是小砾啊,我们以前还一起玩过假扮西瓜的游戏,你还记得吗?那次你摔倒了,我还扶你起来过。你不记得了吗?”

……

执念在水中不停地呼唤着陆筱颖,然而她紧闭着的双眼一直没有睁开。

入水后浓稠如墨的黑色烟雾依旧紧紧环绕着这个儿时的玩伴,执念带着哭腔再一次问道:“小颖,你是不要我好了吗?是不是因为我没有像你们一样长大,所以不要我好了,不想跟我一起玩耍了?”

一阵哽咽声后,执念再次说道:“一定是这样的。对,一定是这样的。肯定是因为我没有像你们那样长大,你才不理我的。我也想像你们那样长大。我也想像你们那样长大……”

话语声越来越轻,最后只剩他颠来倒去、反反复复的嘀咕——我也想像你们那样长大。

突然,执念停止了轻语,有股不知何处而来的强大力量闯入。没有见到其形,但仅是感知到那股力量的存在,就已让他本能地往水底的角落躲去。

而他用自己力量形成的环绕在陆筱颖身上的烟雾始终没有松开;那包裹得如茧的雾状,更像是一个孩童守护着一个对其珍贵到连看都舍不得给人看的玩偶。

不见真身的强大力量,随意地用一股水流把水中的书卷出了水面。

“那是小颖掉的书。”黑色的执念用他略带着些许奶声奶气的声音说道。

“是吗?凡是在这河里的东西,都是我的。”是那股力量发出的声音,从水面之上的世界穿透了水面的界限,直达这深深的水底。

而此时,正静观着这段回忆的水璃,听着记忆片段中这句汐的话语,面颊微红,双眼放光地看向站于身侧的汐。汐侯大人果然好威武。

水璃忍不住在团扇后面抿嘴而笑,嘴角两侧的酒窝像是盛满了刚舀起、还散着馥郁花香的玫瑰佳酿般可人。那薄如蝉翼的扇子上,细致的烫金纹路,映衬得背后那赤茶红的唇更显娇媚。

又一股无形的水流在水里划过,转瞬即逝。那原本包裹着陆筱颖的雾气已被冲散,徒留黑雾的执念不明所以地畏缩在水底。

“你……你把她带去哪了?……你……你把我的小伙伴还……还给我!”

“这书倒是蛮有意思的。这个人类是这本书的主人吧。看在这本书的面子上,这个人类我带走了。”停顿了片刻,那个带着威严的男声再次落下,“你的话语这个人类是听不到的。妄想把她留下陪你也是做不到的。你的宿命从你成为执念的那刻起,就是只能找个替代的人,以求自己解脱。”

说罢,那股从水上压迫而至的强大力量消失不见了。同样消失不见的,还有好不容易见到的儿时玩伴陆筱颖。执念把自己深深藏于水底。

往水面的方向望去已是阴沉的深色,水面做成的界限上那不断绽开的一圈圈波纹宣示着水上的世界已是大雨倾盆。

只是那哗哗雨声也已是渺茫中的星星记忆碎粒,已传达不到这深深的水底。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