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二十章 附着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824  |  更新时间:2020-05-18 21:14:07 全文阅读

夏日的正午,炙热蒸烤下的空气热得发白。映照在深水区水面上的苍穹倒影,唯有一朵形单影只的白色云朵。这缓慢到好似没有移动的云朵,像是镌刻在这扇水面筑成的大门上一样。

这已是另一段新展开的记忆。还是那个曾叫小砾的人类男孩孤寂的魂,还是那困于这片水域十年孤寂的执念,还是对再遇儿时同伴后念念不忘的执着。

这会依然被那三根粗重锁链束缚着的执念正化为了一个黑色骷髅状,如孩童般蹲于水底,仰着头痴痴地望着上方。那扇容不得他穿过的水面“大门”,隔绝了热,隔绝了风,隔绝了那个曾经再熟悉不过的世界。

“这朵云怎么还不变大呢?它变大了才能下雨呀。”

“是呀,是呀。要是下雨了,说不定就能再次看到小颖,说不定还能见到其他小伙伴。”执念的身体里传出另一个一模一样的童音回应着他自己。而这一个声音,不似前一个声音的清晰,带着空旷房子里讲话的的那种回音般。

“要是再遇到小伙伴,绝对不会再让坏人抢走了。我要保护好小伙伴,不能再像上次那样了。”稚嫩、清晰的声音到了话语的末尾轻得像是燕子的喃喃低语。

而他说完的那略一低头的动作,更是不禁让人产生怜惜之情,像是池中的孤莲迎风瑟缩。可惜此刻看到这个场景的除了执念自己之外,唯有见惯了人世间悲欢离合、爱恨情仇的汐和水璃,也就无人会怜惜那个记忆中的曾经正在伤痛外溢的已逝魂灵。

在一旁此时略有别扭地看着自己记忆片段的生前样貌的执念,窃窃地、悄悄地略微抬头瞄了眼汐。被听到了!被听到叫他坏人了!这个人就是那天抢走小颖的坏人。明明自己还说过绝对不会再让坏人抢走,但看到坏人果然还是害怕得不敢乱动。

那股只是存在就已经让执念心里打颤不止的强大力量。此刻带着这股力量的人还就在距离他那么近的地方。执念心里想着会不会被这个自己称作坏人的人干掉,说坏话竟然还能事后被当场听到。

执念没想到是,他那自以为已经很静悄悄地偷瞄,虽然坏人还是继续看着记忆无视着他,却被水璃捕捉到了。

执念和水璃虽说是分别站于汐的左右两侧,三人却并非在同一直线上。执念和水璃略微些许靠后。而刚刚那一瞄,敏感的水璃丝毫不漏地捕捉到了。

她那原本轻执于手、略遮着脸的团扇轻轻扇了两下。她那转头看着执念男孩的容,露出了如朝露下迎着日出刚绽开的蔷薇般娇艳的笑。在那如魅的笑容中,略弯的双眼,清水的明澈中却带着冰锥般的冷和锋利,像是警告着执念,汐侯大人可不是你可以随意看的。

执念男孩一对上水璃的目光,就害怕地赶紧转回头认错般低下了头。这个穿着古装的仙女姐姐太可怕了。明明是笑着的,但还是感觉可怕。

这时,记忆中的执念已再次抬头呆呆地凝视着水面和天空的方向。到水面间的空间里还是那熟悉的散不尽碧绿的河水,只是夏季的晴朗天气里,是格外明晃晃的碧绿。

虽然太阳猛烈照射的光芒无法穿透到水底,但仍把些许明亮的余晖揉碎浸入了水中,调和出了这好似渐变的碧绿色。距离水面越近,是越明灿灿的碧水。

这寻常不过的风景中,还夹杂着些许不一样的景色。

此刻执念所在的水域内,以及水面上方东西至河道两侧的枫杨、北至那座斑驳了的金属管为护栏的大桥、南及河道中那片鹅卵石区域,这片立体的空间内,缥缈着肉眼看不到的黑薄烟雾。

那是执念那吸收小纸人后增强了的妖力所化出的。

较上一个记忆片段中刚合为一体所化出的淡薄妖气相比,这缥缈了一大片空间的烟雾可以明显看出精进了不少。

这两段记忆之间若非在这个幻化的领域内,其实是并不连贯的。实际的时间轴上也间隔了些时日,是吸收更为彻底,以及熟能生巧、熟练了如何掌控这新得到的妖力吧。

只见那烟雾时而如垂烟直上,时而如怒放的玉翎管菊花般散开了绵长纤细的花叶,时而又如奔驰而过的马匹带着飞扬而起的尘土,这时卷时舒变幻着的黑色烟雾带着孩童的好奇与欢喜。

那伸展开的细细烟缕摩挲而过那鹅卵石区中间杂而生的些许野草,更像是替代着执念的小手来抚过这些熟悉却又陌生的植物。

十载春秋,十载寒暑,长期停留在水面之下的世界,季节的变化总是会同水上的世界有着微妙的区别。不再有一叶落而知天下秋的预告,不再有春回大地、燕语呢喃的预示,也不再有霜露初起、冰柱在冬日阳光下闪着白金光芒的光景。

虽然那呆呆凝视着水面的执念更深的是对儿时玩伴的思念,但此刻竟然可以凭借妖力再次感知到、再一次看到这个生前驻足的世界,还是情不自禁地洋溢着欣喜。那在空中肆意缥缈、尽兴地舒展的烟雾即是其最好的展示。

曾经以为再稀松平常不过的景,当时间如指间过隙,一去数载,再次重逢必定会是激动难耐的。对于这个执念男孩来说,更是如此。这困于深水区中的时间,是那曾为人类时间的将近双倍,这对故景的情愫更是一触即发。

“夏天了呢。以前不喜欢夏天,夏天虽然有冰凉的西瓜,但是太热了,要是老是在外面玩会被大人骂的。但是现在觉得夏天也好好啊。”稚嫩的童音再次开次开口。

“但是夏天的水里也很凉快呀。我们可以带小伙伴一起来水里玩,也不会再有大人来骂我们了。只是他们会不会都不理我们呢?因为我们没有像他们那样长大。”执念的体内另一个带着回音的童音说道。

水底黑色的骷髅再次低下头去:“小颖、小晞、东东……好想念你们啊。好想带你们来一起玩。我也想像你们那样长大。我也想像你们那样长大啊。”

说罢,无法落泪的空虚眼眶中却滴落出了两滴瞬间化散在水中的黑色雾气。

此时,执念那扩散在空气中的烟雾,弥漫着缠绕住了那大桥的金属管护栏。

“好像有人来了,大桥上。”带着回音的童音提醒道。

“嗯”尚未完全从低落中回过神的执念应着,又把身躯化成了原本的黑雾形态。

其妖气驱使下的烟雾,此刻越来越多地往大桥处聚集。虽越来越多,却是始终是普通人类看不到的,但足以让执念感知一切烟雾所感知的。

大桥的西侧桥头那缓缓走来一个白裙的女生,那浅紫色的大檐沙滩帽像是装饰在她头上的紫丁香做成大花环。在夏季热得发白的空气中,和河道两侧深厚绿意映衬下显得格外清新淡雅。

此时无风,河道中鹅卵石间长着的野草也一动不动。而这走来的不一样色彩的女生,如同夏季中清凉爽口的冰激凌般让人挪不开目光。此刻通过烟雾观察着的执念也是如此,孩童的好奇促使他驱使着更多的烟雾往大桥上聚去。

人类的视角是一座不起眼的桥上,走来一个夏季中路过的少女。那少女在盛夏中却彷如那戴望舒笔下雨巷中走出来的丁香花似的女孩般,只是没有结着淡淡的愁怨罢了。

而从另一非人类的视角,一座不起眼的桥上,夏季中的那头走来一个有着不一样色彩的人类少女。那少女的淡雅清纯却同那时间中斑驳了的金属管护栏显得对比格外强烈。

因为此时的大桥护栏上,金属管护栏上已缠满了浓黑的烟雾。

发白的空气下,这桥像是一张干净的白纸上滴落到了一点不小心而致的墨汁。大桥两侧护栏翻滚凝聚的黑色雾状物,让这个孤身走来、一无所知的少女显得格外无辜与无助。

无人注意的水面划过一阵震荡的微波。这带起的涟漪却非来自水面上的世界,而是来源于水面之下那被束缚着的执念。

“是小晞!是小晞!竟然是小晞!太好了,我见到小晞了。”激动不已的童音带起了水面的小小震荡。

情不自禁之余,这个执念男孩更是丝毫不吝啬地散发出了更多的妖气,那妖气幻化出更多的黑色烟雾穿过了明晃晃的水、穿透了又陷入静止不动中的水面、穿梭过了夏季热得发晃的空气,义无反顾地带着主人的使命去往大桥之上。

这凝结而至的妖气带着执念的兴奋,也在不断形成的规模中无意间附带形成了一阵妖风。

正走到一半的少女严晞,被这突如其来闯入大桥上的强风迷离了双眼,赶忙闭着眼睛一手去扶帽子,一手去压住被风吹起的裙摆前沿。

水下的执念见状,稍许控制了还在不断散发出的妖气,风也因此小了许多,许是不忍吹走儿时玩伴的帽子吧。

“真是奇怪的风。可能是在桥上的缘故吧。”严晞看了看桥头纹丝不动的树叶、鹅卵石区中同样纹丝不动的野草说道。

少女继续往东侧的桥头前行,没有发现刚刚那风的异样,也察觉不到此刻大桥的异常。

执念焦急地在水下乱转着自己雾状的身躯,那缚着他的锁链发出了人类所听闻不到的金属碰撞声。

大桥护栏上缠绕着的厚重黑雾中分散出一股独立的垂直状雾气紧紧地跟在严晞的背后。那雾气传达着执念的呼唤:“小晞,小晞,是我啊。我是小砾啊。”

“也是一样不理我吗,和小颖一样?果然还是因为我没有像你们那样长大吗?”水下稚嫩的童音说道。

执念在内心受伤之余大声喊了一句“我……也……想……像……你……们……那……样……长……大……”

随着这一句发自内心的喊声,在桥上走着的像是有所察觉般僵硬地回头去看,随后又舒了口气地继续往前行去。

见了这一幕,更加失落的执念在那片他的一方水域内不断地大声说着:“我也想像你们那样长大……我也想像你们那样长大……我也想像你们那样长大……”

伴随着不断重复的话语,雾状的身躯不断地滴落下如泪却非泪的黑色雾气。

那一滴滴雾气一离开雾状的本体,便在水中消散开去,转瞬便又无影无踪。虽只有昙花一现的泪状雾气,却一滴紧接着一滴,一朵未散尽,另一朵已滴落而下,好似彼岸时节盛开的曼珠沙华,只是是浓缩了盛开时间的黑色的小如泪点的雾花。

都说彼岸花开,花开彼岸时。有花时无叶,有叶时无花,花叶永不相见。此刻的执念同其儿时伙伴又何曾不是如此。若说执念的孩童是曼珠沙华那赤红如火的花,那么他儿时的伙伴便好比那绿色的叶。

生与死,彼岸与此岸,见亦未见。那赤艳似火的花见到了此时已化为泥的叶;而那叶却只觉自己便是泥,殊不知自己曾为叶,始终都听不到花的呼唤。

于是,彼此明明近相看,却只空留彼岸边的赤红花朵独自落寞。

“好像是从桥下发来的,不会是谁的恶作剧吧。”桥上的严晞像是听到了后面执念不停重复的那句话语,自言自语了一句便向桥栏杆靠近。

严晞的双手撑在桥护栏最上方的金属管上,手到之处,她所看不见的黑色烟雾便通灵地散开去主动留出了位置。她略微探出上半身往桥下望去。

已感知到了的执念散发出有力的妖气,更是想吸引严晞的注意,吸引严晞的注视。黑雾的身躯,像是怕儿时玩伴认不出来般,更是尽力化作了同人形接近的骷髅。黑色的骷髅朝着严晞的方向努力冲去打着招呼,只是碍于锁链的束缚,这动作也就仅限于在水中罢了。

“啊……”严晞尖叫着,缩回探出的身体。

“刚刚那是……”桥上缠着的烟雾传来了严晞缩回身体后的话语。

执念骷髅的脸上露出不解的神色,又把自己的身躯形态变回了一团黑雾。大概是认为已经很接近了生前的人形了,不明白为什么严晞还是会不认识一样尖叫吧。而那不解的神色中也透着一股激动。

成为执念后就好像在人类视角中透明化不存在一般的身躯,刚刚严晞的尖叫却也证明了她能看到水中的执念。

毕竟一般情况下的普通人类是看不到这些妖异之物的。而执念那黑色的身躯,在吸收小纸人后妖力已初具规模,此刻又强烈地期盼着被这位路过的儿时玩伴看到,能力和意愿两个条件已经具足,终于成功地在人类面前展示了自己的形态。

严晞略有犹豫地再次探出身体来看桥下的深水区。执念发现了玩伴正在寻找自己似的,赶紧又从一团黑雾的形态化成了同人形接近的骷髅形态。那骷髅的脑袋仰起望向了严晞,骷髅的面孔上,嘴边骨头咧开来去,做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的表情。

而严晞见状愣了几秒,匆忙地跑过桥去,任由风吹走了紫丁香似的帽子。

“小晞……”执念轻轻在水下唤了一声。

大概是不想再错过儿时伙伴的缘故,在执念的驱使下,刚刚严晞跑开的过程中,大桥两侧栏杆上缠绕的黑气已经尽数随着严晞而去。

几股缠着严晞的身体,其他的在她跑动的身躯后扬起在空中,缠绕的黑气像是给严晞着了一件黑色披风般。

而严晞也没有注意到这些烟雾而成的黑气,毕竟不是执念本体,只是妖力的附属品,还未妖力强大到让气息也可见化。

“这样就不会找不到了。”执念一边说着,一边那骷髅的面容上给了自己一个满足的笑容。

随着严晞附着而去的黑色气息,跟随着她回到了距离河不远的家中。透过这些附着的黑色烟雾,执念看到了严晞哆嗦着用钥匙打开了家里的门,然后砰地一声巨响匆忙地关上门后倚靠在门背后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而在这一路越来越靠近严晞家的路途中,越是靠近,在水中的执念本体就越是表现得紧张。

许是感受到了那股对他来说存在即可怕的强大力量吧。也就是当时正在严晞隔壁家,同陆筱颖闲聊着的汐。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