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交错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403  |  更新时间:2020-05-19 21:06:03 全文阅读

【一】

夏伏延绵,暑气浓浓。

正苦恼于眼前习题本上数字的严晞,不自觉地又想起了前几日所见的那挥之不去的画面。桥下平静的深水中,黑色的雾,黑色的骷髅,诡异的笑……

一想到这,做题的思绪更是飘散开去。

过完暑假就是初三了,中考,曾经以为很遥远的事情,此刻却又感觉那么近。

明明这会应该埋头于桌上这堆对于她来说难啃的书本,但自从那天过桥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后,总是情不自禁想起。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呢?严晞放下手中的笔,慵懒地把身体向着椅背靠去。她那仰着的头盯着单调的天花板,凝视着十几年未变的风景。

是水鬼吗?小时候倒是好像听大人提起过,那片深水里面有水鬼。但那不是吓唬小孩子,免得小孩子自己单独跑去水里玩耍而编造的故事吗?那一天的所见,在严晞的所知范围内搜索,能够联系到的也就小时候大人水中的水鬼了。

只是……不知道自己是做了什么,才会看得到它的?自己是冲撞到什么不好的东西,才招惹了它吗?

那天从桥上一路跑回来,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倒确实感觉挺不舒服的。但那天下雨的时候却感觉好多了。

“大概我也是杯弓蛇影,自己吓自己了吧。毕竟见到了奇怪的东西。”严晞望着天花板上的纹路自言自语道,她总觉得那天感觉的不适只是自己的臆想罢了。

她所不知的是,那一天的不适感是因为困于水中的儿时玩伴放不下的思念,而那思念让妖力所化的黑气附着在了她身上。哪怕此刻也依旧带着些许丝丝缕缕,彷如水草摇摆于水间般的黑气。

而那一日下雨时之所以又感觉好多了,只是汐在离去时的话语让执念有所迷茫罢了。并不想伤害小伙伴,但也不想错过小伙伴,纠结、烦恼中的执念撤去了大部分附着于她的黑气。而依旧缠于她身上的这些,是藕断丝连中的丝线,也造不成多大影响。

“今天好像还得去书店拿那本的预定的书。”严晞眉头一蹙,不想独自一人过桥,更不想从鹅卵石的河道里穿过去。而书店却偏偏在河的那一侧。

桥下有什么的事情,严晞一直羞于启齿,还没对任何人提起过,包括父母。这种事情,说了也没人信吧。也不想让自己的父母担心。思来想去,她还是觉得找个人陪着去书店拿书。而住在附近最近的……

严晞看了看联结着隔壁房子的墙壁。

“好久没有跟小颖一起约着去做点什么了呢。或许这也是个好机会。”她笑着从椅背上直起身,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对于她来说,这就像是某种可以让自己振作起来的仪式一样。

她站起身走向衣柜随手拿出一条裙子走到了穿衣镜面前。

“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跟小颖说呢。总不能说害怕一个人过河吧。要是还是小时候,就没有这个顾虑了吧。”她对着镜子比照着手上的裙子,若是穿起来,不知道是否搭配今天的心情。

【二】

“十年前,你身边有什么人是在那条河里溺水的吗?”

“你小时候有没有差不多年纪的小伙伴,后来没消息的?”

汐那天的话语这几天都总是会突然乱入进原本的思绪中。

陆筱颖这会正瘫在房间里那块长方形的地毯上。平常更喜欢随性地或坐或躺在地毯上看书,这会也不例外。只是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汐讲过的话语,让她把看着的闲书随手书背朝上地放在了一边。

她举着左手,凝视着左手食指上已基本痊愈、只是还略有不平的指甲。

“十年前、差不多年纪的小伙伴……”

那一天隔壁房子巨大的关门声。严晞。

“严晞不会也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了吧?嗯……应该不会吧。严晞应该不会遇到这种事情的。又不是我。”说完,陆筱颖自嘲似的笑了一下。

严晞每一次出现总是带着一丝不苟的精致,或披或扎的头发总是细细地梳点过;也从没见过她发过脾气。而相比之下,自己拖个拖鞋、立着呆毛也会想出门就出门,偶尔生气起来脾气还真的不大好,简直一个天一个地啊。而这样如大家闺秀般的严晞肯定不会无意间招惹到什么的。

心里虽这么想着,但其实陆筱颖自己也清楚,理由不充分,连自己都说服不了。就好像自己也是不明所以地跟那河里的执念有所瓜葛一样,无意间拨动了某一个齿轮谁又说得好呢。

“果然,还是去看一下严晞吧。总感觉不放心。毕竟她那不一定会突然冒出个大妖怪,然后临走告诉自己深水区里有个什么什么不好的东西之类的。”

……

已经褪去一身睡裙,换成出门装扮的陆筱颖此刻正站在严晞家门口。

面对着每天走进走出这条巷子都能看到的熟悉的门,敲门的手势做起又放下,她只觉得要扣响这扇门比想的要难好多。想想小时候老是三天两头跑到这扇门前,从来都是大手大脚直接重重地拍门,然后大喊“严晞在家吗”。突然感觉长大了的自己有太多的思虑。

陆筱颖深深吸了口气,又盯着那木质的门上纵向的纹理,终于鼓起勇气再一次举起来准备扣门的手。

“小颖!”一身碎花式连衣裙的严晞带着明媚的笑颜,正好打开了门。一如既往梳点细致的她,在门框掩映下,彷如画家笔下的细腻少女正装点在带着田园风味的画框中。

“好……好巧啊,严晞。” 陆筱颖还没触碰到门的手尴尬地停留在半空中,脸上停留的是一抹同样尴尬的微笑。

“你找我……”

“你是要……”

同时说道的两人,都不由自主地笑出声来。

“你先说吧,小颖。”

“那好吧。你……你是要准备出门吗?”

“嗯。要去书店拿本预定着的书,说好是今天会到货的。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没……也没什么事了。”陆筱颖赶忙摇头,虽想装着若无其事,而脸也已一下红起。

与这短短几字的回答不同的是,她的心头却在此时飘过了不少思绪。

该怎么问严晞呢?直接问最近有没有遇到奇怪的事情是不是不大好?万一被问起怎么会这么问她,又该怎么说呢?直接说水里有不干净的东西,这个是某位妖怪大人说的,哪怕是儿时玩伴兼邻居,也会被当成神经病的吧?

而陆筱颖所不知道的是,严晞在看到门口站着她的一瞬间,心里也是舒了一口气。

虽还是不打算说出那天深水区里看到的东西,但至少不用苦恼该怎么找个理由约陆筱颖陪自己去书店了。长大后互相生疏了不少,也没发生过什么很不愉快的事情,但要再一次相约,总感觉没法一下随意地、没有缘由地说出口。

“那要不要跟我一起去书店走走啊?”严晞顺势提议道。

“嗯……好啊。”陆筱颖略有迟疑,好热,但转念一下还是随即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

两人各戴着一顶帽子,在名为夏天的热量之中行走,止不住的汗水总是不经意间滑落下来。

这个季节的白天,小镇总会有种错觉,仿佛就是蝉的天下。此起彼伏,仿佛白昼之中每时每刻都能听到。

声音总是带着其自有的魔力。蝉鸣也是。寂寥时听到只会更添几分愁丝,烦躁时闻其音只觉更加烦躁,静享时光静好时却也能从蝉鸣中品出几分小桥流水人家般的情调。而此刻,对于陆筱颖和严晞来说,听着这彷如耳畔传来的蝉鸣只觉得更热了。

儿时总能在树上不经意地寻到正在尽情歌唱鸣叫的知了。这会已到了大桥的东侧桥头。沿岸垂挂着一串串果子的枫杨树上,蝉鸣阵阵,这不断交错着奏起的管弦乐更是显得更为响亮。

“说起来,上次见到的你的那位朋友……是叫汐吧?”严晞略有娇羞地问道。

“嗯,是啊。是个大……”一提到汐,陆筱颖的语调中不自觉增了稍许欣喜。差点欣喜之中,随口说出“是个大妖怪”。

“是个?是个什么啊?”严晞不解地问道。

“没什么。我是说他真的挺帅的呢。感觉声音也超好听。”陆筱颖想起汐的一举一动,心里总会不自觉得发痴、随后是蔓起蜂蜜般的甜,而此刻随带着回复严晞的语调中也不觉添了一丝甜美的韵律。

而陆筱颖一想到汐的声音,带磁的音律缈如江南烟雨般,是山的棱角在迷离的烟雨中若隐若现,如山的威严,却又带着江南烟雨的几分温柔。

世间怎会有如此让自己觉得好听的声音呢?

感觉长那么大还是第一次听到那么好听的男生声音,果然妖怪大人就是不一样。感觉那声音唯有“好听”这最简单却又最精到的二字才是最好的说明。这么想着的陆筱颖,脸上已是一抹花痴般傻傻的笑。

严晞看了看身边的花痴,讪讪地一笑:“看样子,你很喜欢他啊。”

“嗯嗯,喜欢啊。”陆筱颖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严晞只是一旁继续微笑着。

“不不不,不是那种喜欢啊。我也说不好,但只是很普通的喜欢,就是喜欢跟他一起聊天啊干嘛的。不是爱恋的喜欢啊。”

“这样啊。那……那你介不介意我喜欢他啊?是爱恋的那种喜欢。”

“啊?哦。”虽在意料之内,那次应约去给三只小奶猫送别时转角遇到的严晞,也已有所感觉。只是……没想到……严晞是那么主动的吗?

“那有机会你去找他,可以带上我吗?”说话间,不由地低下头的严晞宛若徐志摩笔下那不胜凉风娇羞的莲花。

“这个……都是他来找我。我不知道上哪找他呢。”刚说完,仔细一想,陆筱颖想起其实自己是知道的——川祁镇。

还有那串白中带绿的莲花挂坠,此刻还安静地躺在床头。难得汐送给自己的,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物件,果然还是应该平常戴在身上。看样子有必要启用尘封已久的书包,这样可以方便挂书包上。

“这样啊。那下次他来找你玩,可以也叫我一声吗?”大概严晞也感觉到自己略有突兀,又补充了一句,“对了,改天我做曲奇给你吃吧。上次试着做了一下,感觉还可以。”

“好啊,好啊。下次汐来的时候,我约你啊。”陆筱颖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严晞只是想多个机会接触汐而已嘛,反正自己的喜欢不是那种喜欢。

况且接不接受严晞喜欢的决定权,是那只妖怪大人的,喜欢的事情本来就强迫不来。嗯,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汐作为妖怪肯定活了很久,肯定会原谅自己的擅作主张的。关键还有手工曲奇吃,第一次,好期待……

正在这时,对面走来的一个女孩吸引了严晞和陆筱颖的注意。

一把打开着的黑色拱形洋伞靠在她肩头随性地转动。

握着伞柄的双手戴着同样黑色的蕾丝手套,而右手的手套外还戴着一串由不同玉石、水晶雕刻而成的小山羊角组成的精致手链。

公主切的一头黑发,红黑相间的一身连衣裙,厚底的绑带凉鞋。

冰肌樱唇,如猫的步子,缓缓行来。虽那一身裙子带着浓郁的复古式哥特风,但那浓郁厚重的色调,却同这夏日中被晒得仿佛发白的桥面形成了一幅浮世绘的风景剪影。

女孩同她俩擦肩而过时,不小心碰到了严晞。

“不好意思。”女孩微微笑着,向严晞轻声致歉。如樱般娇艳的唇,刻着几分狐媚,却更让人沉迷。

严晞看着女孩,竟失语般一时忘了说什么。看着这让同为女生的她也生几分爱怜与痴迷的女孩,胸口却突然闪过一闷的感觉。只是严晞没有把这转瞬即逝的一闷放在心上。

而旁边一贯容易花痴走神的陆筱颖此刻却反而保着警惕。

太过美好得不像世间之物。这是陆筱颖曾说过汐的话。虽然世间必定存在着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美好,也不是见到一个就得认定为妖异的。只是这个女孩在她同严晞擦肩而过的刹那,总有种预感,这份美只想远离。

不多时,同严晞一起,已经走到桥的西侧桥头的陆筱颖还是忍不住转头看了一眼那个刚刚遇到过的女孩。

那个女孩正停步于桥的中央,面朝南面河水流往的方向站着。像是察觉到了视线般,她竟转头朝着陆筱颖莞尔一笑。

陆筱颖赶忙不好意思地转回头去,随着严晞朝着马路对面的书店走去。

而陆筱颖转回头后,往来无他人的桥上,那个女孩伸出右手,朝着南侧桥栏杆的空气中做了一个推了谁一把的动作。

随后,空无一物的空气中却传来一个略带怒意的男音:“你是想谋杀我吗,零珞?”

女孩轻柔地举起一只手,以手背轻掩着嘴而笑,娇媚的声音对着空气说道:“怎么会呢?只是看你刚刚目中无人的样子,不自觉就伸了下手而已。”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