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二十三章 牵引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480  |  更新时间:2020-05-19 21:13:38 全文阅读

【一】

深水之处,两尾游鱼追逐着。鱼尾无意之间扫过水底经年累月积累下的淤泥,一时浑浊了那一处的河水。随即两条鱼又各自游走散去,空留下尚未恢复平静的被搅动后的碧绿。

化为黑色骷髅形态的执念正屈腿坐于这深水区的底部。但这终归是没有实体的身躯,再怎么像人类的形貌,也无法像人类一样陷入淤积已深的河泥之中。

现如今这本体不过是个无法往生的魂魄,不过是团凝结于此的雾状物而已。

他用幻化出的黑色指骨小心翼翼地摸着束缚着自己的锁链。明明只有这么小心才能直接触摸、才不至于直接穿透了过去,却始终无法摆脱这水底的黑暗之中衍生出的链条。

每次想要挣脱,但锁链就像是从执念身上长出的一样紧紧联系在一起,身躯的关键部分总是摆脱不了。执念也曾数次寻找过锁链的另一头,但最终都只发现锁链在深深的水底阴暗处慢慢淡化寻不到踪迹的结果。

这无中生有的锁链,这如同一体的束缚,已注定是他的宿命。

执念想起被那个仙女姐姐称为汐侯大人的人,那股强大的力量光是忆起就足以让他忆而生畏。“如果像他那样厉害,就可以离开锁链了吧”。

从第一次感觉到那股力量就已有这个念头,此刻亦如是。尤其是吸收了纸人后,初尝甜头的执念,已经萌生了对力量的渴望。

“好想变厉害,这样就能离开这里了,就能找小颖、小晞、东东他们一起玩了。”

一说完,执念体内另一个除了带着回音外别无异处的童音复述道:“好想变厉害,这样就能离开这里了,就能找小颖、小晞、东东他们一起玩了。”

“欸……想变厉害吗?”

一个声音从桥上传下。

“是在跟我说话吗?”略有疑惑的执念抬起骷髅的头望向闪着粼光的水面。这会应该没有人看得到自己呀。而疑惑间,他已熟练地操纵妖力化出了不少人类看不到的黑气聚往桥上查看。

谁料出去的黑气还才升到水面距离桥一半的地方就被轻易驱散了。

“就是跟你说话,小屁孩。”

“你才是小屁孩呢!”奶声奶气的声音中带着不服的语气。

俯落而下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果然是小屁孩。我也不想跟你一般见识。不过没想到,第一个吸收了那纸人力量的竟然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孩的亡魂。那只树妖估计会对第一个成功品很感兴趣,到底是孩童保有的灵性使然,还是其他什么因素促使第一个吸收。”

水中的执念并未听懂这个不相识的人在说什么。只是刚刚被轻易驱散了黑气,还说自己是小屁孩,自卫式地认定这是个坏人。虽透过折射着光的水面看不太清这个人的长相,但执念可以看清这个人是坐在桥栏杆上的,还是肯定会被大人骂的那种整个人坐在桥外面的坐法。

“喂,小屁孩的执念。你想变厉害,想得到力量吗?”

执念犹豫着是否要老实“想”,本能地认为不能随便回应这个陌生人。

“真是磨磨叽叽的、麻烦死了。到底想不想?”

执念被这声音吓得不禁哆嗦了一下。

“想……”倒是他体内那带着回音的童音拉着长长的拖音先回复了一句。

“你怎么可以这么快回答呢?万一他是坏人呢。他刚刚还叫我们小屁孩了。”执念低下头,对着自己窃窃私语道。

“不会是坏人的。我总感觉以前好像见过他呢。肯定不会是坏人的。我们是一个人,我肯定不会骗你的。肯定是你没有完全回忆起以前记忆的缘故,我见过的肯定你也见过的。”有回声的童音用悄悄话的音量回复道。

“那……那好吧。”执念抬起头继续望向水面那个光影中倒映着的人形肯定地说道,“想!”

水中一阵晃动,像是被一块误入的大石头惊起般,从水面到水底逐渐缩小的波动中,一团白色的光球径直砸入深水区中。

“那就姑且看你接受这份力量的决心有多少了。可不要让我失望,小屁孩。”

声音传入水底间,那团光球也已沉落至河底执念所在之处。

这闯入者让其的游鱼匆匆四散而去。只见那白色光球毫不留情地冲向了黑色骷髅,骷髅一瞬间早已无力保持骨架的形态,已变成了快被白光冲散的黑雾。

“好……好难受……救救我……”黑雾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那原本稚嫩的童音此刻却带着不少沧桑之感。

“怎么?不是想要力量吗?那么快就撑不住了。想要得到什么总是要付出相应的代价的。”

“我不要力量了……救救我……好难受……”

桥上坐着的男子嘴角只轻蔑一笑。

“救救我……救救我……”变得厚重的声音,沧桑着,啜泣着。那黑雾的躯体,已被白色淹没,他只觉得难受,像是被万千虫蚁噬咬着一般,痛痒难忍,深刻入魂。

“你是期待谁来救你呢?生前的父母?生前的朋友吗?哦……真是巧。说到朋友,倒还真来了。这两个应该就是你心心念念的儿时伙伴吧。”男子看了看正从大桥东侧桥头并肩走来的严晞和陆筱颖。她们就是汇报中的那两个人类无误。

男子又眯眼盯着两人中短发的陆筱颖看了一小会儿。

那个卖情报嘴里说的,被这里的执念拖入河里,还碰巧被这片水域地界的老大救了的人类女孩就是她吧。

若真如那卖情报的万事通所说,那位老大还跟这个人类走得近的话,倒挺让人期待后续发展的。那只小树妖的计划没想到还意外能牵出那么好玩的事情,暂且称赞她一下。

男子又看了眼边上那位及肩黑发的人类女孩,身上还带着稀少却分明的这执念的气息。被附着了吗?果然这地方就是有意思。

“你想见儿时伙伴的心愿应该不会那么脆弱吧。若是连这好心赐予你的力量都接受不了,那恐怕你只有一个人消失在这水里了。谁也不会记得你。而你曾经的伙伴仍旧在这世间游走,谈笑风生,唯独只有你消失了而已。”

执念在苦楚难耐的挣扎中听着这个带给自己痛苦的陌生人的话语。什么谈笑风生的他并不懂,只是……“唯独只有你消失了而已”。

不要……不要独自一人消失……不想被小伙伴遗忘……不想一个人……想再一次一起玩耍……想像他们一样长大……强烈的思绪转动。而这强烈的念想竟让执念对那白光稍有压制,原本已是一片白色此刻逐渐绽成了灰色。

还不赖嘛,这小屁孩。俯身视着这一变化的男子心里认同道。

“想一想你的小伙伴。你能感受到自己的气息吧,这个正在桥上走过、被你附着的人类。”

执念听从着去感受桥上的气息。那缠在严晞身上,已被自己减少了许多的黑气。那黑色的气息拂过空气,也拂过了严晞身畔走着的陆筱颖身上。

执念越是努力地去做,就越能清晰地感受到这两人,也越能感受到自己增长的力量。身上的痛楚似乎也随之减少了。

“小……晞……小……颖……”执念艰难地从齿间挤出这两个名字。

白光已越来越暗淡,执念本身的黑色正在迅速地同化这突兀的白。

一念成魔,一念成佛。而对儿时伙伴的留恋,一念之间,他已不再是一个无法往生的单纯水鬼。这会虽恢复了自己黑雾的形态,但小小的身躯承受了过大负荷的能量,一瞬即发。

他急剧增加的妖力在吸收了白色光球后的刹那,一时无法掌控,泄出的妖气像无数把无形的刀锋划过水间,几秒之间,深水区内半域的游鱼游虾已被切割成颗粒大小,随即消于水中像是从未存在过一样。

水面上方传来鼓掌的声音。

执念朝着水面径直而上。又惊又喜之余,他终于在十年之后第一次亲眼看到了这个水面上的世界。虽然还是没有摆脱锁链的束缚,那三根锁链只是变得更为粗重、长度更长。但这片深水区的水上、水下已都可以任由他来去。

执念看向大桥。朝南坐于桥栏杆外侧的男子正看着他,就是这个人给了自己力量。他又看向桥面之上行走着的人。小晞、小颖,内心的雀跃已是迫不及待,散出的妖气也在情绪影响下活跃起来。

而此时的严晞和陆筱颖正同一个陌生的打着黑色洋伞的女孩擦肩而过。不小心撞上了那个女孩的严晞看着女孩一时不知如何发声,只是看着那女孩的时候胸口一闷。

陌生的女孩看了眼严晞,她眼中所见之物并不只是这个穿着碎花裙子的人类,而是这个人类身上一瞬爆发的黑气。果然没察觉吗?果然人类就是愚钝,看样子这水里的执念已经吸收光球了,倒是进展挺顺利的嘛。她嘴角的那抹笑显得更为魅人了。

执念看着两位儿时伙伴又继续朝着桥的另一头走去,本以为陆筱颖回头一视会看到自己,却原来只是看那个陌生的小姐姐而已。多少有点落寞。

“哈哈哈。小屁孩,看不出来还挺有潜力的。要是那位大人知道这进展,一定也会很开心的。”坐于栏杆上的男子发出狂傲的笑声。

陌生的女孩这会正站在他身后,戴着蕾丝手套的右手在那男子背后推了一把。

男子一不留神摔下桥去,但却敏捷地抓住了桥面,随后一个翻身跃回了桥上。

灵敏如猴的动作间,他脖间山羊角形状的冰种翡翠挂坠也随着在空中画了一个优雅的弧度。同这挂坠相对的,那位女孩右手腕间那一串不同石质的小山羊角串成的手链显得更为高调。

“你是想谋杀我吗,零珞?”男子略带怒意的声音响起。

被称作零珞的女孩只是娇柔地以手背掩着嘴、魅声道:“怎么会呢?我只是看你刚刚目中无人的样子,不自觉就伸了下手而已。”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这只狐狸的话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

“这话说的。人家可是淑女,怎么会做出可怕的事情呢。你把人家想得太坏了。”转瞬,零珞又从娇柔换成了阴冷,“不过,你要是可以这么直接掉下去、最好摔死,倒也是不错的。我可不想多个碍眼的人,在那位大人面前跟我抢风头。”

“那可要让你失望了,狐狸。”

这时,一只不引人注目的黑色小鸟从西侧岸边的枫杨树间飞起。

飞过河道上空之时,鸟眼中映过水面之上的执念、以及桥上的零珞同那名男子。它已注视着这片区域已久,从那名男子出现于桥上之时便已看着。

此刻只是完成了任务径自离去而已。

【二】

汐闲适地坐在一把太师椅上,轻晃着手中闪着银光的酒杯。

敞开着的推门之外,回廊间袭来丝丝带着寒气的凉风。炎炎夏日之中,回廊之外的风景确是一派壮观的雪山之景。这会没有云层遮挡的雪山山头在视线中清晰可见,白色的峰还带着硬朗的纹理。

而此时的汐并没有看着这在江南水乡的酷暑中显得妖异的雪景,却只看着他眼前展开的椭圆形幻镜。幻镜之中展示的是那片深水区以及那座桥上的动静。

“就到这里吧,你把那只鸟唤回来吧。”

一直立在一旁的神使恭敬地点头以示领命。他随意一挥手,幻镜便已收起。随后,这位沉默寡语的神使便做了个抱拳礼,退出了房间。

那不再有东西遮拦视线的雪山之景正漫随着云卷云舒而变幻多端。

“赤潋这会也该差不多到了吧。那个万事通估计知道这两个妖的底细吧。”汐自言自语道。

房门之外响起了敲门声。

“汐侯大人,我已经把人带到了。”赤潋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随着吱呀一声的开门声,一个男子已兀自走了进来。

“哎呀……汐侯大人,真是好雅兴。看着雪景,喝个小酒。”说着还发出啧啧之声。

他身后的赤潋眉头一紧,脸上的不悦已不用多说。这没礼貌的东西,汐侯大人还没回复就这么闯进来了。有机会一定要好好给他立立规矩。

“何不来一起喝几杯,万事通?刚好有点事想找你打探打探。”汐举了下手中的酒杯向着这走进房间的男子示意。

“那我就不客气了。”说话间,他已落座在汐旁边的太师椅上,拿起中间茶桌上的另一只酒杯给自己倒了满满一盏,随即一饮而尽。

“好酒。话说,汐侯大人,您家的小潋潋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一阵风划过,万事通的脖子上已架上了一把红色却又透明的锋利刀刃。

“不要那么凶嘛,小潋潋。我这不是夸奖你吗?”万事通慌忙放下酒杯抬起双手做出了投降状。

“是吗?我看你是活腻了。你这作死不是一回两回了。你的意思是我除了漂亮外,没有其他能力,不配做汐侯大人的神使吗?”

“怎……怎么会呢……小潋潋真是。这个好像总是死脑筋呢。”

汐小饮了一口杯中的酒,只看了眼赤潋,赤潋便匆忙收起了那妖气释放出的凶器。随后,她也向汐行了个抱拳礼,便朝外走去。离去之前还不忘给万事通一个狠狠的白眼。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