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二十六章 忧起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528  |  更新时间:2020-05-20 19:40:27 全文阅读

【一】

夏夜暑气有所消落,晚风习习,河畔更是清凉若水。

“砰砰砰……砰砰砰……”一阵急促厚重的拍门声打破了子夜原有的格调。

“林医生……林医生……”

邻近已归宿的狗也被惊起。一个夹杂着狗吠、拍门声、叫喊声的不平静的夜,而河畔的夏虫更是不甘示弱似的,叫得更欢了。

“这么大半夜的……不知道是谁。真是扰了这一夜的清净。”伴着话语,房间内的灯自动亮了起来。医生从躺椅上直起身来,随手把尚未读完的书卷放在了半空中,就好像那里有无形的桌面似的。

一只青铜的飞鹤立刻拍打着翅膀飞过来,衔起书卷放回了书架之上。

医生则走到床头柜边,顺手拿起眼镜架在了鼻梁上。一戴上眼镜,他就又变成了那个人类眼中的中年未婚的医生形象。此刻,倦怠之间一件无袖背心松松垮垮地罩在身上。先前慵懒地靠在躺椅上翻着书卷、神采奕奕的那个年轻人形象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医生走下楼,打开了大门故作睡眼惺忪态、打着哈欠问道:“这是……怎么了?大晚上的,那么急。”

“林医生啊,快帮忙看看我家晞晞这是怎么了。我刚好夜里上厕所,听到她房里砰的一声、也没人回应,就进门去看。就看到晞晞摔床下了,还怎么叫都叫不醒。脸色也不好。”严晞的妈妈扶着正由她爸爸背着的严晞,忧虑地说道。

子时阳气始发,虽已有一阳生,但仍是阴气最强盛的时刻。妖气也自然更为活跃。原本这个夜晚在医生家附近出没的小精小怪,被刚刚那阵急促的拍门声吸引,都聚到了门前来看热闹。这会或仰头凝视,或浮于空中侧着脸看着,或垫着脚靠着,都凑着看严晞。

“嗯,很严重……”

“这个人类小姑娘长得倒是不难看。”

“不难看不一定好吃!”

“被附着了啊……嘻嘻嘻……”

“看样子醒不来了,这梦魇散发的气息好像是这河里的执念。”

“说到那个执念,最近还挺嚣张的。好像是得到了两个远道而来的大人物的帮助。”

“胡说什么?什么大人物?不就是来了两个陌生人。怎么可能有我们墨泽大人和汐侯大人厉害。”

……

看着这交头接耳的小妖怪们,医生稍有无奈地一笑。

这帮小东西啊……

不过刚刚这帮小家伙提到的帮了那个执念的两个大人物,倒是不知道是什么来头,不知道来这里做什么。若只是旅人路过,也没道理无缘无故去帮一个小小的人类亡灵。倘若没记错,十年了吧。河里那个孩子……

夜色已深,虽背后敞开着的门里溢着柔和的灯光,但医生刚好背光。在这深夜中,前来找他的这三个人类并没有看到他刚刚的一笑。若是看到了,不知缘由的人估计还会有所误解吧。

严晞父母的视角中都只看到一个深夜被他们惊扰了、却还不愠不闹的医生。

医生走上前去,小妖都纷纷主动地让出道来。他柔和地说了一句“我看看啊”,便侧着身,好让灯光没有被挡住,撑开严晞的眼皮去查看她的瞳孔。

虽说这动作其实对于这位医生来说实在是多余。有无灯光,对于大多数妖异之物来说都没有什么区别。夜晚才是他们的主舞台,对暗处自然是很适应的,视野也不会像人类那样受到限制。

而对于这位医生来说,对于这个实际叫作墨泽的非人类来说,他这双曾经有段时间长期处在地下黑暗中的眼睛而言,更是能把暗处也看得一清二楚。而严晞的情况,在他还没开门前,就已感知到一二了。这些动作,不过是摆个样子。

“两侧瞳孔都有所缩小……”

“严重吗?需要怎么做才好?”还没等医生说完,严晞妈妈就赶紧接上了。

“你让林医生说完!”严晞爸爸厉声说道。

“可能我这小诊所起不了什么作用。小毛病还可以,这个恐怕……我建议你们去医院里看看。”

“好!”严晞爸爸应了一声,就转身准备背着严晞离去。

“医生,您这真没办法吗?”

“你磨蹭什么!医生都这么说了。”

“我这不是担心晞晞吗?这镇上的医院,可在那一头,过去要点时间,万一这路上……”

“严晞妈妈担心得也是有道理的。不过,我看这路上耽误不了时间的。放心好了。”看着这两口子,医生解围道。

“好,好,那就好。真是谢谢您了。”说完,严晞妈妈就匆忙随着严晞爸爸转身离去,她的手一直关切地搭在严晞背上。

刚刚严晞的苍白,瞳孔缩小,而指间碰到皮肤处已是湿冷,又是这么处于昏迷状态,这症状,估计会被看成什么急性中毒吧。只怕他们去了医院也只能求得一个心安而已。

真要解决,这背后的因果……恐怕解铃还须系铃人啊。而这系铃人,严晞吗?估计十年前跟这执念有所瓜葛的孩子都是吧。

医生这么想着,突然想起汐倒是前两天问过自己一个奇怪的问题。原来是因为这个吗?陆筱颖。那次她摔到指甲倒确实带了点执念的气息。

他又看了看那尚未走远的背影,可怜天下父母心啊。还是跟他们也提下吧。

“等一下……”医生喊着追了上去。

“怎么了,医生?”严晞妈妈问道。

“虽然由我这个算是医生的来说不大妥当,但还是想提下。”医生又看了眼垂着头靠在他爸爸肩上的严晞,“你们除了去医院外,要不要……再去找个神婆看下。这事半夜三更的,可能有点邪乎。哎……我来说这话……真是……”

说着,医生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自己的头发。

“哪里的话。医生这是关心我们。这里就一农村,没那么多讲究,找神婆的事情还是有的。行,明天回头我们也去找个神婆看看。真是太感谢您了。”严晞爸爸回复道。

“那你们快去医院吧。”

医生目送着严晞一家离去,四下又恢复了没有来人的平静。而他脚下已经凑过来一堆小妖怪。

“墨泽大人对人类也好温柔。”

“是啊,是啊。墨泽大人连对人类都那么好。”

“这几个人类真是赚到了,还有墨泽大人这么好心地提点。”

……

“这些人类都不知道感恩戴德,好好孝敬墨泽大人。”

“墨泽大人好温柔。比汐侯大人温柔。”一个小声音说起,杂言杂语着的小妖怪们一瞬间都安静了下来,一致地起寻找着声音的来源,并齐刷刷地将目光投向了那只说话的小东西。

那只小东西无辜地抬头、转头看了看周围的同伴,又窃窃地补了一句:“我是说……汐侯大人也很好的。只是……只是墨泽大人更温柔。”

医生低头看了看那只小妖,不由地笑出声来。

他走向那只小妖,俯下身轻拍了几下小妖的脑袋。

“可不要被汐侯大人不小心听到哦。”医生笑着说道。

夜风中,他摘下了戴着的眼睛。背后一束长发散下。人类形象时幻化出的那夹杂着不少白发的一头短发现已见不到一丝踪迹。

这才是他真正的样子。那件身上的无袖背心雕琢出了他结实的肌肉。健实的臂膀上各有一圈云雷纹的青黑色纹身,青铜色的瞳眸,青山似的横眉,硬朗棱角间带着轩昂。

“好了,都散了吧。大家各自去玩吧,不要辜负了那么好的夜色。”话音中带着同他显得魁梧的形象不一致的亲切。

“好的”、“快散了,快散了”……短短一会,凑过来的小妖怪又向附近散开来去。

医生走回屋内,意念一动,一粒小小的蓝色珠子已拐过楼梯口漂浮到他面前。一瞬间珠子已化作蓝色的光。

蓝光的那头传来嘈杂声,丝弦之声、歌舞之声交杂着此起彼落听不清内容的话语声。

“哟,那么晚了,找我何事啊,医生?”汐的声音清晰地传来。

“怎么会晚呢?对汐侯大人来说,应该夜晚才刚开始才对。”

“怎么?羡慕吗?你要是想来玩玩,泓汐可是随时对你敞开大门的。”

“我还是更喜清净。不过你那汐玥楼上的景致倒是不错。特别是那终年不化的雪山。”

“那是自然。那些小妖们可是为了那雪山花了不少精力的。泓汐也有清净的地方。怎么样?什么时候来汐玥楼,饮一壶佳酿,赏一方雪景。在这里看书,良辰美景相伴,也好过你那一个人孤翻书卷吧。”

“我倒是不觉得在这里‘孤’了。不过汐侯大人都这么说了,盛情难却。确实也好久没去泓汐了。”

“那么……今晚这良宵月夜,你该不会是没事找我瞎扯来的吧?”

医生的嘴角略微一弯:“良辰美景。没事我可不敢在这种大好的夜晚里随便骚扰你。前两天你问我的那个奇怪问题还记得吗?”

“什么问题?没印象。”

“这附近有没有真材实料的神婆的问题。”

“哦?那个啊。突发奇想,随便问问而已。”

“只是突发奇想吗?还是说你知道那个执念会有点后续事情。”

“也算是吧。万一有点什么事情,这些没有什么特殊力量的区区人类,恐怕自己是搞不定的。人类的角度,我们这些妖异之物直接插手反而会更加害怕吧。但若是同为人类的神婆就不一样了。”

“果然还是因为小颖吗?”

汐轻声地应着肯定了声,随后问道:“果然有事发生了吗?感觉不像是那个小花痴,是叫严晞的那个人类吗?”

“嗯,没错。梦魇。”

“开始了啊。那刚好,今天就直白地说了。想让你帮个忙。万一我那个小花痴遇到什么,也麻烦你指引下,让他家人去找那个真材实料的神婆。那些忽悠人的就算了,忽悠人的估计这次的除了骗点钱也搞不定。你开口说的,对那些人类来说可信度高。”

恐怕上一次提起神婆的事情也是为了这个吧。医生,也即墨泽在心里想道。

“你不怕那神婆力量来源的背后人物,找你麻烦?把这个事情就这么顺水推舟推给别人去搞定。”

“既然在我地盘上,出点力、干点活也是理所当然的。这是他应该尽的义务。我倒觉得这应该叫作他的荣幸。”汐闲散的语调中带着义正言辞。

墨泽笑着回道:“那到时神婆背后的人物出现,我可就把一切说是汐侯大人你吩咐的啊。说起来,刚才有小妖提到那个执念最近是得到了两个大人物的帮助。你估计已经有点头绪了吧?”

“勉强算是有点吧。后面若是有什么消息,万事通那也已经打过招呼了。远来即是客。虽然这客人貌似不大有礼貌,也不来打个照面就在我地盘里动手动脚。不过身为东道主,总要有点耐心的。”

“来者恐怕不善,有什么事情要我做的尽管说。”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墨泽。”蓝光的那头,汐斜卧在榻上玩弄着酒杯,嘴角挂着一抹轻似风的笑。

【二】

傍晚泛红的天空一片明亮,映得小镇里带着岁月的墙上也泛着红光。

“看样子明天还是大晴天啊。什么时候下雨嘞?”陆筱颖仰头看了看天际艳似罗绮的云霞。

在这座她土生土长的小镇里头,老底子留下的一种说法:若是傍晚时一片黄亮,便是要下雨的预兆;而若是一片红,便是大晴天的预告。

对于这种说法,陆筱颖一直都觉得带着几分浪漫色彩般很是喜欢,也就认定这个说法不假了。虽然是否百分百准确,她也没那么较真地去验证过。

她正站在桥上,倚着栏杆望着深水区里的一汪碧水。刚给爸爸买的啤酒立在脚边。一同驻足于此吹风的还是小黑。

刚才在超市门口听到的那些话。昨天晚上……严晞遇到什么了吗?听刚刚说的,今天她爸妈还特定问了好几个人,最后听说钱婆婆最灵验,还请了钱婆婆过去看。果然是跟汐提到的这里的那个东西有关吗?希望她平安无事吧。

若真的是跟十年前的小伙伴相关,陆筱颖记得的也就严晞和陈东了,其他几个没有跟他俩那么熟,时间推移中早已模糊到淹没在了她的小世界里。

相貌、声音、名字、住址都已记不清。这么想想,若是因为自己这么遗忘了而被怨恨,倒也没什么好推辞的。陆筱颖这么想着,不觉露出一个有点傻气却又有点尴尬的笑容。

而眼前熟知的人,陈东好像是跟着做生意的爸妈去外面了;自己,总感觉自己胆子比严晞大,有种自带辟邪之气的错觉,感觉问题不会特别大。最让此时的陆筱颖放心不下的还是严晞。出门之时,就看到她家的门关着,也不好这个事情贸然去问,万一别人误会自己是幸灾乐祸去的就尴尬了。

算了,自己瞎空想也没用。严晞肯定也不会有事的。她爸爸妈妈都在呢。

陆筱颖迎风给了自己一个灿烂的笑容作为打气,便抱起地上的啤酒,唤着小黑往家的方向走去。

而她所没有听到的是,这时水中传出的严晞的呼声“小颖……救我……”。

“汪……”小黑转头冲着南侧叫了一声。

“怎么了,小黑?”陆筱颖四下张望了下,也没看出什么,“走吧。”

只那一声没有传达到的呼救,随后唯剩风声中夹杂着桥头乘凉人群那传来的交谈声。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