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小巷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344  |  更新时间:2020-05-20 21:26:07 全文阅读

小镇的清晨总是醒得很早,天尚未亮,大街过去的集市上早已走完了一轮熙熙攘攘的早市。

而小镇的清晨也是格外的清净。清晨拉着三轮车走过街坊巷子、一阵阵卖豆腐的吆喝声好似这晨露未干的住宅区中唯一的声响。

大概这也算是唯有在这样平凡、安静、十年如一日的农村小镇中,才能拾起的风情吧。这被时间不小心遗落于此的吆喝,朴实无华的声响,像是每一天都在这走过的唯属小镇的轮回。

陆筱颖听着那渐渐靠近、又慢慢远去的叫卖声,艰难地从床上坐起,抱着床上的熊呆呆地闭着双眼。

从小听到大的声响,虽然也不记得今天的吆喝是否是昨天吆喝的同一个声音,但每次都能清晰地分辨出大概走到附近这哪一段了。那浑厚的声响总感觉能穿越这片小小的天际,区区隔个一排房子岂能挡住它的传递。

“嗯……没睡醒……再赖一会……”陆筱颖又一次往后倒去。躺在床上,还是紧紧地搂着那只四十厘米的小熊,左右翻滚着。

静静地感受着没人打扰的宁静。思绪不知不觉又陷入了胡思乱想。想要保持什么都不想,似乎总是那么艰难。越是安静,不知何处飘来的思绪越是容易乱入到脑海中。

昨天傍晚桥头听到的……严晞……等下要不故意出门去路过下?要是严晞家开着门就去找下严晞看看,要是没开那就……没开门的话,果然还是感觉不好意思主动敲门去问。

然后……还可以绕过那口井,去后面那个台门里看看陈东。只有自己一个人可以得到来自汐的额外消息,要是不关心下一无所知的小伙伴,果然会感觉自己太狡猾了。

已在心里做好今日出门安排的陆筱颖像是突然想起什么其他重要事项,一下睁开了原本惺忪着的睡眼。

“那口井……汐说的……是叫水璃吧。”陆筱颖凝视着天花板,突然冒出想见见水璃的念头。只是不知道她会不会愿意让自己看到。

……

清晨已过,但距离中午的饭点尚有很长一段时间。

独自看家的陆筱颖站在门框内,望了望耀眼的天空,如猫的瞳孔会见光自动收缩般,她也条件反射地眯起眼来。又低头看了两眼那已在日头下增强了亮度的地面。在扑面而来的热浪前犹豫了一会,终于鼓起勇气去践行赖床时做好的打算。

她刻意放慢脚步走过严晞家门口。果然……还是关着门啊。不知道是在家休息,还是出门了。

略有失望的陆筱颖继续往前走向那扇远早于自己出生便存在着的木质大门。

这扇木门隔离出了门内与门外的世界。门外对于她来说就只是普通的巷子,而门内的这几户人家都是一个台门内的。虽不知道为何叫“台门”,但从小这么听着的叫法,总感觉一个台门内的大家像是另一种没有血缘关系的亲人般。

这一座小镇存在着不少的台门。这条巷子内便有三处台门串联着一户户的人家。

小镇南北向的河,由北向南汇往陆筱颖所陌生的地方。而陆筱颖家所在的巷子平行于这条河的存在。

从南边的巷子口进入,踏过那被来来往往磨得光滑了的小石子组成的巷子路,直行十余米右拐进巷子的支线,再稍走几步便是这隔断了巷子和陆筱颖所在台门的木质大门,唯有穿过这大门才是里面居住的各户人家。这便是她所长大的台门。

守护着这处台门的这扇一层楼高的大门,在这小镇中显得低调朴实。

粗糙厚实的木质大门每每开关都会响起拉长的吱嘎声,像年迈的老人每一次行动腰骨都要微微颤动般。木门上凹凸不平的纹理,用手触摸即是老树干的手感。

不知那个陆筱颖还没存在的年代,是否先辈们是把两整棵未经加工的树木直接安成了这大门。而那经年累月风雨刷洗的门背后,已长了几处白色的小菌菇。

左右向台门里侧内开的大门,其两边还是曾经留下的黄色泥墙。泥墙外刷着的白墙灰几处有所剥落,露出了其里带着大地气息的本质。

门框上方的黛瓦长了些许青苔,北侧靠近严晞家的那头瓦间不知何时开始成长的仙人掌,几年的坚持不懈中此刻已长成了些许规模,还开出了黄色的花。也是门上一道景致。

木质大门下方是安置于地面之上的高高的石质门槛,跟两侧的石头门枕呼应着。模糊印象中的小时候要跨过这石门槛总感觉是技术活,每次跨过都极有成就感。

此刻已经不是孩童的陆筱颖轻松地跨过那道门槛,穿过了白天总是敞开着的大门,踏入了台门外她认知里真正意义上的小巷。稍走几步她便右拐进了那片井所在的区域。若是从南侧的巷子口进来的角度来看,便是一路直行就到的。

这片豁然开朗的区域对于略显小家碧玉的巷子来说,像是其后款款走来、却又略带娇羞的贵族千金。

而占据了这一片区域大部分面积的正是那口夏季清凉无比的井。整体长方形的井面镶嵌于大地之间。需拾级而下,走下一级级的石阶,才是那被四壁环抱、低于地面两米有余的方形井。

走完最后一级石阶,蹲于那块石板之上,便能用手碰到井中之水。平常大家都会拿个水桶从井中打水,拎着水到井边地面上的地方洗涮。井水清凌,哪怕有自来水,附近的居民也是更喜打起井水烧水煮饭。

井的西侧是另一处台门,年岁已久,大门的砖砌门框仍在,只是原本的木门不知遗失去了何处。这处台门内三侧的住宅围拢着一进大门处的天井。

而方井的北面则是陈东家所在的台门。一年到头随手带上的木质门显得陈旧,白色的墙上带着瓦檐经久滴落留下的水渍。这些均是时间走过的痕迹,清清淡淡,平平静静,却如带着鱼尾纹的眼角在微笑之时的皱起,刻画出的是另一种不同于年轻气盛的韵味。

陆筱颖敲了敲陈东家所在台门处的木门,没有人回应。

这一处台门内目前住着的都是陈东家的血亲,除了陈东一家三口外,还有两位年迈耳背的老人。不像另两处,只是后来移入的人恰巧住在了一处台门内。

虽关着门看不到里头,但台门内的景致却清晰记得。进去便是如同小巷一样也是石子铺成的院落。

西侧延展到北侧是住房,而东南面开辟了一块小蔬果种植区,东北面的小花园区有这个季节很娇艳的花卉植物、还有一棵老梧桐树、还有一处已经生锈了金属压手柄而不怎么好打上水来的老式压水井。这个季节的梧桐树上必定又是藏了不少知了。

东北面那块有着些许小桥流水人家味道的小花园内,还藏着一扇通往绕于台门后方小溪流的后门。这扇后门,同陆筱颖那个台门进去转弯后深藏的后门相对着。出了后门都是转个身便看到几步之外在两处台门北侧缓缓流过的小溪。

小时候的陆筱颖好奇,还偷偷跑进当时来说过腰高的溪水中,沿着溪水流向往东面行去。不过几米,又是另一处台门的后门。当时事前总以为可以在大人面前瞒天过海,完全没考虑湿透的衣服会暴露。

既然没人回应,陆筱颖便决定回家去。绕着井边的路,看了看那整体给人青绿、清凉感的井,骄阳下的温度也似乎降了几度。

她前后环顾了下,确认这会只有自己一人后,便小心翼翼地走下通往井水的石阶。一排排石头阶梯的间隙中总是铺了些许青苔,靠近两边的地方还总是间或着长了几株小小的喜湿植物。叫不出名字,但看叶子的形状,陆筱颖总是觉得会是蕨类植物。

“嗯……水璃。”陆筱颖蹲在石板上,朝着那清澈见底的井水轻声唤了一声。

“水璃……水璃……”又小声地呼唤了两声。看着依旧没有回应,她就随意地把手伸进水中晃荡了几下,又朝着空中轻轻一拨弄,拨起了不少水花。没有回应也是意料之内的事情,她又看了几眼井水便起身,转了个身走上了底部第一级石阶。

“怎么,你是在找妾身吗?才那么小声地叫了三下,就准备离开,也太没耐心了。”一个清脆悦耳的话音从背后传来。

没想到真会回应自己,略微吓了一跳的陆筱颖赶忙转身看往井水方向。

只见一个女子正以闲适的坐姿姿态半浮在井水上方。

挽起的发髻之上,带着银色流苏的步摇玲珑有致。凝脂明眸,香肩锁骨,眉心一点蝶状花钿,身上一席吊带襦裙。茶绿的裙腰,茶绿的系带,浅豆绿的裙身上苏绣着翻飞的蝴蝶。裙摆之下露出的一双脚正赤足点于空中。

有点发痴的陆筱颖定着看了稍许,回过神来问道:“水璃?”

水璃没有说话,她那指尖拨动着的团扇像是做了回复般。空气中一股淡淡的茉莉香,随着团扇摇起的微风悄悄散开。

“嗯……弱弱地问一下,是不是玻璃的璃啊?感觉离开的离寓意不是很好,感觉应该是玻璃的璃吧。”

“不是。玻璃也未必过于俗气。琉璃的璃。脱尘烟,采花谁人先?天音隐消藏经去,笑说琉璃将红颜。弹指一挥间。”

“呃……”陆筱颖在心里默默比对了下,好像就是同一个字嘛。

“来找妾身是为何事呀?还是……想通过妾身找汐侯大人?”

“嗯,不是,不是。感觉汐,神龙见首不见尾。他不来找我,冒然找他好像不大好的样子。”

“哦?是吗?”

“我只是听汐提起过你。所以……所以,还是挺想见你下的。毕竟从小都在这里长大,本来以为只是一口安安静静、普普通通的井,没想到……还是挺想见见你的。没想到真的可以见到。”

“妾身只是看在汐侯大人的面子上,来见你一下。毕竟汐侯大人还是挺把你放心上的。还让妾身回忆跟你有关的大小事情。倒是花了妾身不少精力。”

陆筱颖想起上次那张不能见人的纸条还在汐手上,总有种不好的预感。上次还见过梦溪的回忆,水璃必定知道不少自己小时候、可能连自己都不记得了的傻事,汐只要有那个想法,肯定有办法像看梦溪回忆一样搞到。

“那个……汐是……知道了什么事情吗?”陆筱颖怯怯地问道。

“这个嘛……也就一些琐事而已。比如说你小学四年级还尿床、11岁还不大会系鞋带什么的。”

水璃轻描淡写的话语,陆筱颖却已是一片通红涨上双颊。

许久,陆筱颖才挤出个她想问的问题。

“为什么你们都叫汐为汐侯大人啊?这个是有什么特殊含义吗?”

“汐侯大人便是汐侯大人,没什么特殊含义。顶多……也带着我们的尊敬罢了。”

“哦。那……为什么你会跟着汐混呢?他不是……妖怪吗?”提到妖怪两字,陆筱颖不由得声音轻了不少。

“妖怪吗?那你觉得妾身是什么?听你意思,你貌似没当妾身是妖怪。”

“井里的神灵之类的。”

“为什么会觉得妾身是神灵之类的?”

“大概是因为亲近吧。就近在身边,只是先前不知道就在身边而已。”

“那又为何认定汐侯大人是妖怪?因为不熟知,因为不是身边之物吗?”水璃问道,她心中想的是看样子这个人类女孩还不知道汐侯大人跟那条河的关系。

陆筱颖听了水璃的话语,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此刻已经意识到自己多少也是带着主观臆断,进入了认识的误区。

“你觉得妖和神的区别是什么?又是以何作为划分标准的?”水璃依旧用那慢悠悠的调子问道。

已有些察觉自己先前错误理念的陆筱颖,此刻有些许混乱,不大确定地回答道:“嗯……大概……就是好坏……善恶吧。”

“好与坏、善与恶,又是以何评判的呢?世上无完人。没有绝对纯粹的好与坏、善与恶。认知不同,判断标准不同,同一个人在不同人眼中也未必都是统一的一种认定。是妖是神,妾身倒是认为这只是你们人类的人为划分而已。”

“好像……也是呢。”

“妾身之类,一直存于这个世间。同人类的世界相依相存,只是鲜有人类察觉感知到罢了。不过,汐侯大人那……你觉得是妖是神,妾身觉得你自己去问问更直接哦。”水璃以团扇掩起面来,那明眸带着笑意弯出了两道优雅的弧度。

陆筱颖看着水璃的这一掩一笑,只觉得这个“直接问”好像没那么简单的样子。

这时,水璃项颈微抬,瞥了一眼南侧小巷进入这片区域的墙壁处。一道陆筱颖看不见的黑色气息方才闪了一下,见到水璃便又躲到了墙后。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