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三十章 魂游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408  |  更新时间:2020-05-20 21:48:03 全文阅读

稚嫩的脑袋仰起,小陆筱颖看着眼前这个自己不小心撞上了的大人。她直直地盯着那个人的一双剪水瞳眸,那是带着如同这座小镇的历史般悠远深邃的瞳眸。

那川深远的棕色,见到过……

夏日……阳光的碎片……坠下果子的枫杨树……另一番记忆的点点窜入。

“好像还没告诉你我的名字。我叫……”后面的名字依旧模棱两可,但隐隐的,藏在灵魂深处的记忆已即将破势而出。

“真是不懂规矩的人类小孩!连基本的靠右走都不知道。”抱着一坛子酒的麻花辫孩童不屑地说道。

陆筱颖听到了这一句,随即把注意力转移到了这位比自己此时儿时身形高不了多少的麻花辫小女孩身上。那偏黑的肤色加上立体的五官,让陆筱颖格外印象深刻。

明明自己也是个小孩,还说别人是小孩!不过,她是什么时候在那里的呢?刚才好像是没有人啊,像是从空气中凭空化出来一样。陆筱颖在心里琢磨着。

“撞到你了吗?”被撞的大人发出了轻柔的声音,又把陆筱颖的目光吸引了回去。

小陆筱颖紧张地急忙摇着头,小脸一下涨得通红,就同长大后的她一样。

“没撞到就好。下次走路可要记住靠右走。”

随着这柔柔的音调,一只大手轻轻地落在小陆筱颖头上。

小陆筱颖不觉低着头闭上了眼睛。出体的魂识,在这过去的记忆中只觉得有种熟悉的感觉,脑海中更是无缘无故地联想到了那条离家不远的河。

“我们走吧,小卯。”

“嗯。”麻花辫女孩跟在那个大人身后往前走去,“不过还真奇怪,她竟然能撞到汐侯大人您。汐侯大人,这是因为她是小孩子、灵气还没受到污染的缘故吗?”

“谁知道呢。大概……跟我有缘吧。”

汐侯大人!汐侯大人……汐!这个名字一下唤醒了小陆筱颖。她转身去看刚刚这两人,只看到两个越走越远的身影又凭空消失在了空气中。

这时的陆筱颖已多少有点察觉,虽不知何故,但此时自己并非处在现实世界中。伴随着的,魂识的身形也已变回了长大后的样子,儿时身形时的那件大长T恤也变成了长大后的她离魂之时所穿的那条便裙。

原来那一次河道中,不是第一次见到汐啊。

此刻恍然大悟的陆筱颖仔细想想,小时候撞到汐的这次记忆,只记得那个傍晚走回家时突然撞到了一个大人。现在重返记忆深处,当时汐也像凭空出现般,只是自己没注意到罢了。

而他身边那个格外吸引人眼球的女孩,当时确实没看到。大概这会也是自己在特殊情况下重游记忆,才看到了躲藏于肉眼所见的现实之后的事物的吧。

可是,要怎么样才能回到自己正常的状态上去?有点不知所措的陆筱颖漫无目的地随着刚刚汐和那个叫小卯的女孩消失的方向走去。那条小巷,那团黑气,不知道是什么,但感觉来者不善。

而这个方向,也许跟着这个方向可以找到方法吧。要是可以遇到汐就好了,他说不定可以帮自己。

如此想着,猛然发现周围的景色正在变化。脚下的路正在扭曲,而原本路两侧有着斜屋顶和青黑瓦片的房子都已凭空消失。除了自己,身边的一切都在模糊虚化。

不过几秒,一切又变得清晰,只是……

这是哪里?

陆筱颖一脸诧异,眼前是完全陌生的景色。原来还会来记忆之外的地方的吗?

这个场景是记忆中绝对没有过的,那应该是这个时点真实存在的地方吧。如果没记错,现在应该是夏天才对,可是目光所及之处那座格外招摇的山上为什么会有雪呢?刚刚时间不长,应该也没离开家多远吧。难道跑到了汐的那个世界里吗?可是为什么会自己跑过来呢?

她望着那座夏季中的雪山发起了呆。

远处的那座自己从没见过的高度的山耸入黄昏的空中。半山之处起,直至山巅,是清晰可辨的白茫茫。

一座覆盖着雪、又绕着云,地处江南的雪山。云层不时折射着尚残留着的光线,更让雪山之巅看起来像一枚闪着金光的巨大钻石。它的边上那几座正常的流溢着浓浓绿意的小山,较之相比显得格外渺小。

云层微动,明明矗立不动的雪山却像是沉睡的动物刚苏醒般挪动了一下似的。陆筱颖眯缝起眼睛仔细看了看,山与云间确实有什么在动一样,不是风吹云动,而是若隐若现地像山体中盘绕着什么般。

略微有点近视的陆筱颖,从先前不自知地离魂开始,就看得比自己在现实中更为清晰。因为现实中她不喜老是戴着眼镜,距离稍远便会遇到熟人也不认识;而一旦跨越了肉身、改成用本真的魂灵来视物则一切都是如此不同。

无论是怎样的人类,只要有着完整的魂识,魂灵都不会有五识上的缺陷。

但这会再怎么仔细看,还是没看出花样。突然,像是感知到了陆筱颖的存在般,山体上盘绕着的什么一下变得清晰起来。一条缠绕着雪山山体的蛇形生物,巨大的身躯上覆着闪着异彩的白色鳞片。

其稍一盘动,云便去、风自起;又一微动,云自生。移动间,其上的背鳍晶莹通透间闪过星星点点的光。

正当看得出神,这轻而易举盘绕着一座巍峨雪山的生物,身躯的动作悄然静止,转而代之的,是其驱散云层露出的硕大脑袋。

如虎的白色脑袋,也覆着白色闪光的鳞甲。冲着陆筱颖方向大开着的血盆大口中,那吐出的鲜红蛇信在雪山及其自身身躯的白色中艳得非凡。

而那一双对于陆筱颖一个人类的身躯来说算是大得异常的橘色竖瞳看不出任何感情。其头上的一根没有分岔的黑青色角,又直又短,对于其庞大的身躯而言显得有些许不称。

总觉得一股凛冽的风正在这远处大张着的大口间迎面而来,陆筱颖禁不住闭上了双眼。一个没站稳,身体不由往后倒退了几步,一屁股摔坐在了地上。

还没来得及起身,雪山之处又吹面袭来一股风,风中仿佛还夹杂着幸灾乐祸的笑声。陆筱颖抬头再看了看那条盘着整座雪山的生物。那庞大的身躯,对于她来说也是庞大的那颗脑袋上,原本张开的大嘴已经闭上,而那微妙的弧度分明就是在笑!

那对远远看去铜锣一样的橘色大瞳同陆筱颖对视了一下,随后其身躯又再次移动起来。较前面那柔和的动作大相径庭,一阵让人睁不开的疾风驰过。

短短一瞬,当陆筱颖放下挡着眼睛的手臂时,只看到了一条同样覆着异彩白鳞的粗壮蛇尾在雪山间扫过云层。随后,其身形便彻底隐去,看不到了。

大型生物的离去,陆筱颖轻轻地舒了口气。一下见到未知的生物,惊叹其壮观之余,更多的还是带着点对陌生事物的害怕的。虽有蛇的身躯,但又不是蛇;也不像龙,不知道是不是传说中的蛟类。这时的她才有闲工夫在心里瞎猜着。

也在此时,她才注意到那幢矗立在雪山左侧附近的古韵高楼。整体朱红,一层层楼层叠起的高楼,竟与那雪山的高度不相上下。这么看去,这高大的楼体还挡住了它后头的一座青山。不知道刚才为什么自己就没看到,只顾着看山了。

高楼脚下的其他建筑物从茂密的树木间露着江南风味的屋顶,只是墙上刷的不是江南常见的低调的白,而是一样的朱红。这些建筑物同那齐雪山的高楼相比,实在是相形见绌。

“不知道是谁住在那么骚气的楼里。”陆筱颖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她环顾了下四周,感觉自己像是处在一个大广场般的地方。

从这儿通往那座古韵高楼及雪山方向之处,有一座雕刻精美的深红到透着些许黑的木桥。除了同这一座相对方向的木桥也是一样的风格外,这片自己正身处的广场通往其他方向的六座木桥就相对低调很多。其他几座皆是黑灰色的木色,虽然也一样镂刻着不少精细的山川草木、花鸟虫鱼。

除了潺潺不息的水流之声入耳,这片广场上也就唯有远处传来的虫鸣鸟叫声。这空旷的广场间的一座巨雕引起了她的注意。

她抬头望着,是一条黄色飞龙腾于空中。虽相比雪山,这座广场所处海拔应该没多少,但这条雕刻得栩栩如生的巨龙附近还绕着不少变幻着的云朵。云间透出的龙身最吸引人的还是那对苍劲有力的羽翼。

陆筱颖看了这条飞龙雕像一会,视线便向雕像底部移去。总感觉这雕刻太过真实,不敢久视。不过为什么这条黄色龙雕会有翅膀呢?还以为中国传统上的龙都是无翼的,只有西方传说中那种形貌的龙才是带着一对翅膀。大概是自己孤陋寡闻了吧。

当她看到飞龙雕像底座,又惊讶到了。原来黄色龙雕竟然是真的浮于基座之上的。其下方是一片盛开的水绿色莲花雕刻,花叶之上的纹理都细刻得一清二楚。伸展着身姿的莲连着底下的黄色的荷叶边泥雕大盆。

大盆中的水就像是养育着这一方莲花般,水质清澈,低头看去,其间还刻着几条活灵活现的游鱼。水底还随意地放置着不少金石子,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黄金,但那色调同黄色的盆地显得极为协调。

陆筱颖小心翼翼地去细看最近的一朵莲花雕刻,跟真的一样,而且看质地也像是泥雕塑而成的。大概浮在上面的巨龙雕塑也是泥质的吧。她只觉得好神奇,一下沉迷于看这广场中央占据了不少面积的雕像。

正看得入迷,忽然感觉穿着裙子露出在外的小腿处传来一股暖和的小气流。像是有小动物正在身后凑近,呼出的气传来的热感。

她警觉地转身去看。是一只体长1米左右的猫形生物。

通白的身体,唯独四只爪子是黑色的。白色的“大猫”盯了转过身来的陆筱颖一会,像是思索片刻,柔软的身躯即刻做出了攻击状。

它那锯齿状的牙齿在其咧开的嘴内扬威,一对绿莹莹的眼睛时刻闪着凶光,两排六只的毛绒猫耳朝后齐刷刷地紧贴向脑袋。原本通体的白,一下却张起无数只金黄色的眼状纹,那根高高竖起的白尾末端更是露出了一根尖锐非常的尾刺。

陆筱颖看着那仿佛带着寒光的尾刺,贴着身后的雕像不敢随意乱动一下。面朝的方向是那座已亮起红色灯火的高楼,以及其侧被掩映得泛红的雪山。

这时的暮色已经加深,广场的青石板地面间竟凭空冒出不少点点萤火的光芒,飘散于空中,蔚为壮观。就如那个萤火虫的夜晚,是落入凡间的银河。

不过昙花一现的时间,萤火便静止停在了空中,一下变破碎不见了。反应过来之时,青石板间已绽开了成片的光莲;空中整齐排列着两圈红色灯笼,一圈绕着广场边缘,另一圈则绕着中间的雕像。红与绿掩映,却并不显得俗气,只是诡谲异常。

淡淡的雾气泛起,凉飕飕的。通往雪山方向的红木桥那头已是妖影幢幢,来往漂移的影魅看着煞是热闹。

一个高大的身影从桥上过来。不知不觉已到了那只“大猫”的身边。

雾气之中尚未看清来者的样貌,只看到他弯下身轻拍了“大猫”的脑袋两下。“大猫”便收回了凶神恶煞,乖巧地在他的脚边蹭着。

来者用他那如鹰般的眼神俯视着陆筱颖。

“请……请问,您知道怎么离开这里吗?我也不知道怎么到这里来的。”

“集市的话往那边。你呆在这里我会困扰的。”平淡的声调中,他随意地往他的左边,也就是陆筱颖的右手边指了一下。

“哦……对不起……可是,我不是想去集市。我想找回家的路。”

来者不语,依旧用那犀利的目光看着陆筱颖。视线移到陆筱颖这会露在便裙外边的平安扣玉佩。

就如同每一片树叶,大同小异的叶片,细看之下也总会有着千百种不同。而这块玉佩……是那个人类的小孩吗?

“你不像是有所求才来这里的样子。是迷路了吗?”

“嗯嗯。”陆筱颖狠狠地点了点头,心里却想着当然是迷路了,要不然干嘛问怎么离开哦。

“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他四下稍一张望,便上前一步,“我送你回你该在的地方。这里不是你可以随意窥探的。只此一次例外。”

话语末尾的声音少了冰冷,只见他随手一挥,陆筱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迅速地吸上了空中。

那个有着雕刻的广场、那座异常的雪山、那座红色的高楼迅速变小下去。一阵晕眩中,身体又像被从极高的空中狠狠丢下,直往下冲去。她闭上双眼,本来就有些恐高,这会更是不敢直视。而且每每越是紧张,她就越是叫喊不出声。这会也是,只能默默祈祷一切无事。

冰翼熊
作者的话

1)盘绕于雪山上的为蛟,此处关于形象稍作说明,特别是其如虎的白色脑袋可能会有读者大大有疑义。宋代文人的《墨客挥犀》云“蛟之状如蛇,其首如虎”,此处即是参照此句进行的形象展开。 2)广场上的雕塑,泥雕寓意五行的土,黄色的泥雕大盆为土对应的为黄色;盆中是真黄金,有水和金,取土生金、金生水之意。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