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联系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244  |  更新时间:2020-05-21 20:47:18 全文阅读

朱红的高楼,琉璃瓦铺就的屋顶是暮色中一笔浓郁粗厚的深枣红色。

汐正朝着南面的方向,坐在这与附近雪山比肩高的屋顶上。左手随意地搭在屈着的左膝盖上,伸直着的右腿边是他撑在屋顶上的右手。而右手下牢牢压着的那张纸条,露出的一部分正在屋顶格外强烈的风中鼓动,发出着哗啦哗啦的细微声响。

马上将揭开泓汐又一个熙熙攘攘的夜。

不知不觉,泓汐也已是一番规模。

思绪随着夜色蔓延,汐念起了阜——泓汐隔壁之处的主人 。那个曾经唯两人在山涧之中、清清淡淡对酒的日子,早已说不清是何时的往事了。

缘分真是奇妙的东西。无意之中,来去之间,总能在微妙的时候相遇,这里也是如此才会形成现在的泓汐的吧。也是如此,才能有这座平地而起的雪山。

而那个人类小孩,也是自己的某种缘分吧。汐如是作想。总以为那一次把她从河里捞上来,算是第一次见面。没想到水璃翻出的陈年记忆之中,还牵出了自己记忆深处一直没联系上的细枝末节。那一次跟小卯一同出门,原来撞上的假小子就是陆筱颖。

夜风寒凉,汐就这么静静地坐着已有会儿。

雪山上的雪蛟此时悄悄现出那满是白鳞的脑袋,不解地眨巴着有着橘色竖瞳的大眼。汐侯大人近日也不知是怎么了,水璃那家伙来过后老是来屋顶上,还老是拿着那张写了什么的纸条。

这时,汐动了动右手,举起纸条又看了眼上面蚯蚓般歪歪扭扭的字。而雪蛟见状则急忙又隐去身形,生怕被汐不小心抓到自己擅自偷看。

“一直想知道有个哥哥是什么感觉。”这两天这句话已经在汐的脑海中反复有几次了,就如层层推动着的水浪,一浪的思绪未平,下一浪便又起。

这张纸条的本意汐自然是知晓的,只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女孩青涩、而又不敢坦率表露的表白。但是这字词之后,在汐看来也带着一个人类小孩隐藏着的真实念头,希望得到关心与疼爱。

虽说在意着这个每一轮生命不过数十载的人类,但大概自己没有下好准确定义的喜欢也会带给她困扰、误解吧。毕竟,人类的喜欢总是需要着某种名称作为容器。

倘若没有这个准确定义的容器,总是容易把原本陌生的两人间平静的喜欢理解为爱恋,或许连当事人也可能会如此掉入人云亦云的误解之中。

但妖异世界的居民来说,喜欢便是喜欢,何必有所定义,何必如此复杂。喜欢山花烂漫,喜欢雨后初晴,喜欢微笑时嘴角的弧度,都是一样简单随心的喜欢。若觉舒心,便是喜欢。

“也许,也该给那个小花痴一个定义比较合适吧。”汐轻语了一句,化在雪山之畔饱满的风声中。

“汐侯大人,您在屋顶上吗?”一个响亮的少年声音响起。

雪蛟听闻急忙又好奇地从此时正略过雪山之巅的云层间现出脑袋,拼命伸直着看喊声是谁发出的。

“什么事?”汐回道。

“汐侯大人您果然在这呢。万事通那来消息了,说是很重要的事情,一定要您亲自接听。”

“这家伙……有时候还真是挺麻烦的。”汐说着指间闪过一星绿光收起了纸条,站起身来只轻轻一跃便下到了顶楼之处挑出的露天廊台上。

方才呼叫汐的少年正在廊台上候着,看着汐下来,敏捷地让于廊侧,弯下腰深深一鞠躬。看着汐往屋内方向走去,紧紧随在身后。

屋檐下整齐漂浮着的红色灯笼已经亮起了夜色中熄不灭的光辉。映照之下,那位跟随于汐身后的少年的脸也显得格外诡异,虽说在泓汐这一切都是见怪不怪的。

随从少年那半边阳光俊朗的脸搭配着始终带着的微笑,如一位彬彬有礼的绅士;而另半边没有皮肉之相,尽显着骷髅的脸上,那有着黑色瞳孔的眼珠正咕噜噜转动着。

此刻灯笼的红光一照,骷髅的一侧更显得阴气嗖嗖。倘若没有这半边骨相的面容,在人世间行走的话,他这一身定是一副不错的皮相。

一进到那间能径直看到雪山景色的顶楼房间,便看到了万事通传递过来的红色光火。

汐随意地坐上一把太师椅,恭候着的一位侍从便即可奉上了刚备好的红茶。汐拿起杯子小饮了一口,静静地欣赏着万事通附带附上的余兴节目。

只见浮在前方的红色光火先是爆成小朵的烟火,随后星星点点零落的光点又聚成了硕大的几个字“穹际万事通”。挥毫泼墨的几个大字,从那原本红色的光芒,顺着彩虹七色的调子一直轮换到了紫色,才算是正式进入正题。

光点最终在空中汇聚成了一个有着红色长方形边框的屏幕状幻镜,传递着那一头的画面与声音。虽已夜色蔓延,但传过来的画面还是如白昼般明亮。

万事通那自身妖力聚成的光,把他自己的周边照得通亮。当然,人类的肉眼若在这会望向万事通所在的屋顶之处,见到的不过还是那夏日夜色的虚影。

“哎呀……汐侯大人!许久不见,许久不见。真是依旧英姿飒爽啊。”

“这个许久……我怎么记得也没几天。给你的酒估计也还没喝完吧。”

“人世间的思念也不过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这许久,也不过是汇聚了我思念汐侯大人您这位尊贵客人的诚意罢了。岂是硬生生的几个十二时辰、二十四小时所能容纳的。”

“你这说辞倒是跟你刚才的烟火表演一样浮夸。”汐依旧是不冷不热的语调。

站在一旁的小卯听着捂起嘴来窃笑。

先前紧随汐进入房间的少年,这会左半边脸上转动着的眼球正朝身侧的小卯看着。他随手狠狠捶了一记小卯的脑袋。那原本垂下的麻花辫被这一记突如其来的袭击惊得直立在空中,辫子上还一下暴起不少刺。

“那可是我花了不少心思想出来的,效果不错吧?”

“嗯……还行吧。确实挺招摇的。以前没听说过穹际万事通的称呼。”

“这个啊,总要有个独一无二的称号的。也算是我的品牌了。穹际,天穹般没有边际的财富。这名号,想想就激动啊。哈哈哈……”自我欣赏中的万事通一会儿后笑声戛然而止,“好了,该说生意正事了。近期,您地盘上那个什么塘来着,那只小狐狸也插了一尾。什么塘来着,好像这附近哪看到过那几个字来着。”

“后竹塘吗?”

“对对对。唉,年纪大了,这记性。”万事通在屋顶上摇摇摆摆晃着的身形边说着,边停下了走动,“啊……看到了。就说在哪见过,果然这墙上写着呢。”

随着万事通的移动,画面也从原本的屋顶跃到了一片池塘附近。

万事通驱使着一盏明亮耀眼的白光浮过池面。仅这一盏小小的白光,但毕竟是万事通那强力妖力所化出的,已足以把整片池塘的景色照得如白天所见般一清二楚。

一处十米左右见方的池塘。西侧紧挨着一座江南风味老台门的墙:有所剥落的墙面露着里头的青砖;墙上左手侧还有一大片刷着白色的壁面,其上是雄健洒脱的三个字“后竹塘”。

虽岁月的洗礼无情,但这三个字那黑色的印记依旧清晰地刻在这座曾经必定为大户人家院落的台门。

而这后竹塘的另外三侧,池塘边沿均是有些年头的青石板。青青石面,总是容易让见者有种浮想联翩的错觉,仿佛还能再次见到晨曦之时在此洗衣谈笑的江南女子那旖旎多姿的身影。

青石板同那三侧对望着这池塘的老台门中间,便是石子路。

这一处的风景也是汐极为熟悉的。陆筱颖放假前的那些日子,每日放学回家的路便有一段是穿过这片安静的老建筑区。而汐陪着那个人类女孩一道,走过这里的次数大概比之前加起来路过此处的次数还要多。

“看样子只是对人类有反应啊。我在这里倒是连影子也没看到。”红光聚成的幻镜中传来万事通在池塘边来回走着的画面。

“赤潋大人刚刚也往那边去了。说是去看看池子的情况有没有好转。”小卯说道,随后又对自己的突然插话感到不好意思,急忙捂上了嘴。

汐转头看了眼小卯一眼:“赤潋过去了啊。也好。那片池子虽在人类眼前,却也被人类抛弃了过久,水色本来就已浑浊,恢复不到往昔的样子了。看现在这样貌,若是可以不再丢失更多本性也已经不错了。”

画面中展示的那口池塘已是一片黑绿色。水面之上还凝着不少厚重的气泡。而从万事通时不时捏一下自己鼻子的动作中,也可以看出这一池子的水必定还在这盛夏中散发着难以言喻的臭味。

“小潋潋也在过来的路上啊。动作还是一如既往的迅速。那,汐侯大人您可知道那只小狐狸同这池子的精怪见过面?哎呀,哎呀,我还是先回上面吸几口新鲜空气。”万事通说着已在一瞬间回到了方才的屋顶上。

“这倒不知道。一直没找到这次突然恶变的源头。那口池子被人类弃用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又不是人类,还不至于那么脆弱。这一次必定有什么导火索是确定的。也有小妖无意见到过有个陌生身影在那个池子上方游荡。只是对方有点妖力,那只路过的小妖不敢走近查看。”

“那个陌生身影,估计就是那只叫零珞的小狐狸了。这一次的事端除了她之外,同样还有一样东西,想必汐侯大人也会有些许眼熟——纸人。”

“哦?还真是巧。说起来,还都是在那个不起眼的沂竹镇上。”

“现在在汐侯大人您眼中也还是那个不起眼的小镇吗?我还以为会因为某些人某些事,已经有所不同了。”

“你是想指小颖吗?我可不是那么容易爱屋及乌的。为什么是那座小镇有头绪吗?还是说,跟我的介入有关?”

“说不好呢。毕竟连那头的大boss是谁还不清楚。更不清楚他们是打算玩什么。不过有点肯定的是,汐侯大人您在那次执念拖那个人类到水里的事情中,这么一插手,那里就已经有所不同了。想要再变得默默无闻恐怕是不可能的。齿轮一旦转动,身在其中之人、之物,必会身不由己。”

“照你这意思,那里已经发生、还有可能发生的事端,看样子我都脱不了干系。”

“这个嘛……这不是也说明汐侯大人您在这一片地域内举足轻重的地位嘛。江南之地,鱼米水乡。对于依水而居的地方来说,水的影响力可是远大于山的。这座镇子,又正好有您的支流穿过,好像应该说支流的支流吧,只要发生跟水相关之事,便与您有所关联。不就是应着那句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嘛。”

汐只淡淡一笑,没有直接回应万事通。

有的事情冥冥中注定,既然发生了,怎么处理好才是最重要的,过多地追究曾经的缘由未必会有解。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吗?倒是不知道万事通自己有没有意识到,以他的本事,只用来做生意真是屈才了。还是说,他那从未向任何人提及的过去,背后藏着点什么。

“哎呀……还是说说那只零珞小狐狸吧。我这有可靠的消息,这一两天内那小狐狸必定会再来这里走一趟。怎么样,汐侯大人可有意来邂逅下?”

“懒得去。估计赤潋会有兴趣去会会。”

“那么好的见大美女的机会……唉,汐侯大人您真是浪费呢。那若是换个不能一眼惊艳、却也着实内敛耐看的小美女,可有兴趣?”

万事通的后面一句,汐已经猜到必定是陆筱颖遇到了什么。这个什么也八九不离十,是跟执念相关的。

“若是正好是那只人类的小花痴的话,我倒是有兴趣。小颖……发生了什么吗?”

“汐侯大人您果然还是对这个小美女的话题更感兴趣呢。离魂而已。也就今天逢魔刻过后没多久的事。”万事通抬头看了眼皎洁的皓月继续说道,“这会……还没复原吧。那个执念,原本的魂魄已经被压迫,这会控制着的是那被吸收了的纸人。这次,汐侯大人您所在意的那个小美女,正巧也是被这个易了主的东西戾气所迫,才会离魂的。”

“这纸人……倒是蛮有意思的。”汐看了眼外头映着红光的雪山,“今晚出去看看人类的夜景,说不定也不错。”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