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三十二章 守护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207  |  更新时间:2020-05-21 20:52:49 全文阅读

【一】

挂满了繁星的天穹,夜色中只留黯淡山形的雪山。相较之下,那通体泛着红光的汐玥楼更显张扬。

汐一走出汐玥楼的大门,便有一个戴着面具的小妖迎上前来。

“汐侯大人,您要的车子备好了。只是……”小妖有力的声音略微轻了下来,扫了眼汐玥楼前来来往往的各色魑魅妖形,“看汐侯大人也没特别着急的样子,就随着客人的车子、坐骑一样,备置在了前头。要是需要到这来,我马上去办。”

“无妨。那么好的夜晚,在这泓汐走走也是一番风味。”一边说着,汐已走下了楼前的台阶,朝着那座通往广场的木桥行去。

泓汐的规矩,除非事出紧急,否则不管来者是谁,汐玥楼前都是不许车子、坐骑经停的。都安置在位处泓汐正中位置、名为“水芝庭”的中央广场南侧。

自己定的规矩,没有特殊情况,汐还是会选择跟大家一样遵守的。

这规矩的初衷,当然是避免车子、坐骑影响了汐玥楼本真的格调;另一个,也是免得有着诸多过往客人的汐玥楼门前,因为交通问题乱成一锅粥。毕竟引导、安置客人的座驾都是需要专人的,都集中在楼前,人头一多,势必太过喧嚣,也容易给客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不一会儿,便已到了水芝庭。白日里可见的铺满了整个广场的青石板,此刻早已看不到踪影。走在其间,更像是迷路的行人无意中误入了有着满满一池水绿色光莲的池塘中,却惊奇地发现可以行在莲上而走;虽不见柳暗花明又一村,却也在惊喜间多少也觉豁然开朗。

“怎么有点人类的味道。”汐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

戴着面具的小妖发出使劲吸鼻子的声音。

“好像是呢……这里怎么会有人类的味道呢?”

正巧,迎面走来了巡视中的凌羽——同赤潋一样,是汐三位神使中的其中一位。

凌羽其后跟着的那只白色大猫状贪欲兽一见到汐,便激动地冲上去。距离汐还有几步的距离,前爪一低,一下温顺地匍匐在地。

汐弯下腰随意地抚摸了几下白色贪欲兽的脑袋,它便满足状地眯起了双眼。

“汐侯大人,您是准备出门吗?”凌羽毕恭毕敬地问道。

“欸。今晚的泓汐一切正常吗?”

“一切正常。”

“好。辛苦你了。”

“只是……今天早些时候,有个人类的魂魄误入了水芝庭,已经让她往集市那头去了。是属下的失责。那个人类残留的气息若是给汐侯大人您造成了不悦,属下愿意承担责罚。”

这里还有些许未散尽的味道,汐侯大人不可能不知,凌羽觉得还是先主动交代为好。

至于,实际并没有让那个人类的女孩去集市,而是直接送她回了人类世界的事情,除了这只贪欲兽也没有其他人见到,姑且当作没有这回事情吧。而那个人类女孩……人类的寿命不过须臾,未必还能再遇,这也算是报了她儿时无意中对我族人的搭救之恩吧。

汐抬了下手示意了下:“只是点微不足道的小事,不必动不动就说承担责罚的。你已经处理好了便好。我出去走走,就麻烦你们看家了。”

凌羽颔首退于一侧。那只贪欲兽则睁着那双大眼睛,眼巴巴地看着汐往南面走去,眼神中略带着点失落。

【二】

距离子夜尚早,夜色却渗透已深。但在人烟聚集之处,灯火通明之下,夜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白昼。

从泓汐到沂竹镇,虽然人类认知上已是跨了一个地级市,中间也隔了150公里左右的路程,但汐乘着烛车不到半小时便已到了陆筱颖家附近的空中。

“汐侯大人,已经到了。”烛车下的独轮转动着两面不同的阴阳脸,用浑浊的声音说道。

烛台似的小妖瘦小的双手抓着车身的底板,望着底下人类的居所,头上的火苗呼呼晃着。他也紧跟着呼道:“汐侯大人,已经到了。”

“好。”汐走出车子,站在空中俯视,“你们先回泓汐吧。”

说完,汐便一下轻巧地落到了陆筱颖房间对面的那座房子屋顶上。

空中的烛车换转方向转身离去。离去之时,车上还传来“是我先通报的,你干嘛学我说话?”、“你的声音不好听,不能污了汐侯大人的耳朵。当然是我来通报。”的争吵声。

汐此时正望着陆筱颖房间的窗户。房内的灯火映着里头站立着的三个人影,其中一个佝偻着背的身形汐猜测定是那个人类的神婆吧。

“汐侯大人,您怎么来了?”

原本栖于井边纳凉的水璃感知到了汐的突然到来,还是那一身吊带襦裙,也来不及放下本随意挽起着的秀发,便急忙上前来。

她看了眼那溢出着光线的窗户。

“妾身以为……那个人类小丫头没什么生命危险,所以……”

“我只是来随便看看。不必紧张。这里头……看样子已经有人在处理了嘛。”

“是的。好像还是墨泽大人给她父母提点的,找这个神婆。这神婆倒还算是有点真能耐,好像也有个印记。”

“我进去看看我那花痴怎么样了,顺便看看那个神婆后面的人物是谁。你随意吧。”

“那妾身就不进去了。汐侯大人若是有事吩咐妾身,唤一声水璃便是。”

“好。”汐说着便径直向前走去,穿过墙壁进了陆筱颖的房间。

陆筱颖正平躺在自己的床上,呼吸已经均匀,但额头上还盖着一块刚拧完水的毛巾。

床南边铺着的小方毯这会已经卷起收在一边。

而那神婆正用一块大手帕包一个盛满了糯米的碗。肉眼看不见的是,那个包上了手帕的碗上还带着青色的妖力。

“来,把这个放在床头。”

“谢谢钱婆婆啊。这样……这样小颖就没事了吗?”陆筱颖的妈妈接过那只碗问道。

“这样就没事了。小孩子家,年轻气盛的,很快就会好的。只是遇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汐走到床尾处,靠在了屋子西侧的墙上。靠在墙上的还有一位人类所看不到的女子。

“怎么?汐侯大人还亲自来看望这小丫头?这丫头的面子可真是大。”那女子嚼着口香糖说道。

“你家主子没来?跟这个人类有关系的不像是你嘛。应该是你家主子吧。”

“欸,是我家主子的。”

“契约印记?”

“不是。守护印记。”

“难怪……这年头有点真本事的神婆可是稀有动物。而且竟然不是契约来获得的能力,而是守护印记。”

“说到守护印记,不知道汐侯大人有没有兴趣说说这个小丫头。刚刚把那丫头被戾气吓跑出来的魂魄弄回去时,无意看到了她额头上的守护印记。这是汐侯大人您的吧?”

“嗯。”

“没想到那么嫌弃人类的汐侯大人,竟然会给了一个人类小丫头守护印记。我倒是没看出她有什么特别的,不过汐侯大人看上的人类必定是有其不一样之处的。”

“嗯,不一样之处,大概花痴。说到嫌弃,我可从来没有嫌弃过人类。只是不感兴趣而已。要是嫌弃,我泓汐也就不会专门开了片区域作为人类的集市。”

“那这个丫头,汐侯大人是出于冲动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才给的守护印记?也像我家主子那样,一时之下打算守护一个人类十世吗?”女子换了个话题。

泓汐那片有着不少人类来往的集市,她虽没亲自进到里头体验,但倒也有所了解。虽说那里的客人以人类居多,但大部分还是魂灵状态去的,极少数情况才会有肉身的人类直接入内。一般会去导泓汐的人类,多少都是有所求的。有所求,随之也必须付出代价,而这一切交易买卖都会集中在那个集市中。

“当然不一样。十世太短。”

“啊?”嚼着口香糖的那女子诧异地看着身边的汐,“汐侯大人您现在是在新鲜头上吧。这种承诺可不是随随便便开玩笑的。”

“就算是开玩笑,陪她走走看看感觉应该也蛮不错的。挺有意思的一个人类。你家主子的这个,十世……快到了吧?”

“嗯。差不多最后一世了吧。早知道今天汐侯大人还要亲自过来,那我这个打杂的小喽啰都不需要出场的份了嘛。好像还是墨泽大人忽悠这对夫妻找过来的。该不会其实是汐侯大人您的意思吧?”

汐只轻轻一笑,看着陆筱颖额头上的毛巾被拿走。看着她那舒展开的眉头,必定已是进入了安稳的睡梦之中。

“钱婆婆,真是太谢谢了。我送您出去吧。”陆筱颖妈妈的声音传来,刚刚随意的拉拉家常看样子已告尾声。

“看样子完工了。我也该撤了,回去跟我家主子交差。”女子从靠着的墙上直起身,伸了个懒腰说道,“汐侯大人,那我就先行告退了。”

“好。替我向你家主子问声好。”

原本注视着熟睡中的陆筱颖的汐,又转头看了眼这会正从嘴里取出了口香糖残骸的女子,补了一句:“你可别想着把口香糖粘在这房间哪里。”

“好吧,好吧。是挺想粘在这墙上的。免费跑这趟,留下点小垃圾都不可以。汐侯大人对这小丫头还真是护着。”她边说边朝楼梯方向走去。话音落完,身形也已消散在空中,离开了这座屋子。

随着陆筱颖房间门被带上,房间内的灯盏也已在关门的前夕熄灭。一下陷入深色世界中的房间里,灯管还有着些惯性般略带着点微弱的白光。一会终于灯管也彻底暗了下去。

外头的台门内没有高高支起的路灯杆子,也就一只晕黄的灯泡亮着,算是指引。房间帘子拉着,这本就带着点微弱的照明更是透不进房内。

汐走到床头附近。意念一动,书桌边的椅子便已自动放在了他的身后。

他坐到椅子上,晦暗的房间内亮起几星水绿色的莲盏。在这片人类看不见的光亮中,他随意地扫视着陆筱颖的藏书。其中一本在细弱微小的“嗖”声中划过空气,落在了汐的手上。

不同于泓汐的夜,静谧的涟漪在房内荡开。

躺在床上的陆筱颖翻了个身。汐抬头看了眼,细小的弧度泛过嘴角,便继续把视线落回书本上。

有别于泓汐的熙熙攘攘,在此时的汐眼里,这处小小的房间内也有着不一样的温馨。

【三】

鸡鸣破晓。小镇渐醒。

赤潋在蜿蜒的石子路上慢悠悠地走着。

若是没有后竹塘那的事情,在这里走走倒也挺有一番风味的。不知道这会再过去,他会不会愿意出来见自己。不到迫不得已,赤潋也不想用武力来强硬解决。

清晨的石子踏出的声响更显此刻的安静。赤潋拐了个弯便到了她所行的目的地——后竹塘那片池塘。

地以池为名。这片至今留存着百年以上的房子,在人类眼中也算是保存非常完好的老房子了吧。可惜时光荏苒,还记得这个地名取自池塘名字的人早已不在这个世上了。

“安臾。”赤潋轻掩着鼻子,站在池子边的青石板上唤了一声。

许久,沉闷的声音响起,像是耐不住赤潋迟迟不走的等待。

“赤潋大人,若是不是来让我伏法的,那么请回吧。不用这么几番特意过来的。我想做这个真实的自己。无论谁来,哪怕是汐侯大人亲自过来,我还是这么坚持。”

“这个真实的自己,有几分是真实的你?你既然在汐侯大人的地界之上,受汐侯大人管束,那也算我的亲族。我不想对自己的亲族那么快就放弃。”

“您的心意我领了。汐侯大人的关照我也知道,这份恩情我一直铭记于心。但是……但是此刻,我只有恨……”声音突然抬高了不少,浓稠浑浊的水面像沸腾般不断翻滚出气泡,“只有恨……我恨人类……我恨人类那么无情地对我……我恨他们……好狠啊……好狠啊……”

伴随着不断提高的音量,一股戾气从池塘中升起,炸开了般四散冲去。赤潋那扎起的马尾随着冲击朝后晃着。

这时,一阵清脆的“噔噔”声从西南角落的转弯口传来。

“这不是汐侯大人的神使——赤潋大人吗?初次见面,就打扰了您的私人聚会真是不好意思。”

刚说完,声音的主人便已瞬间到了离赤潋一米左右的地方。她轻提裙摆,娇柔的声音从樱唇间发出:“小女子零珞,还请赤潋大人多多关照。”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