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三十三章 交锋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646  |  更新时间:2020-05-21 21:00:55 全文阅读

【一】

清晨的那一瞬,仿佛只有零珞那句娇柔的问候响彻在静若止水的老房子间。

“你就是那只狐狸?”赤潋冷冷地问道。

对于刚刚零珞瞬间的靠近,赤潋已经知道这只狐狸不好对付。而敏锐的她在零珞接近的刹那,朝向身后的右手手心间早已凝成了一把无色无形的利刃。不管如何,先做好准备总是对的。

“那只狐狸?这称呼我可不是很喜欢。我最讨厌有人拿我族类的名号来称呼我了。刚刚我可是很有礼貌地打了招呼了。”零珞不悦地皱了皱眉头,“连神使大人都那么没礼貌,看样子那位什么汐侯大人,估计也好不到哪里!”

“真是巧,我也最讨厌有人说汐侯大人的不是。哪怕捎上一点边也是厌恶至极!”

说完,赤潋撇了眼写了 “后竹塘”三个字的那方台门处的屋顶之上。从刚刚这个女人出现开始,那里的屋顶上也能感应到另一个同行者的热量。

“怎么?另一个还要躲躲闪闪吗?来都来了,都不出来露个面。”

“不愧是神使大人,竟然那么快就被发现了。”零珞用带着点笑的语调对赤潋说道。

随后零珞又扫了眼方才赤潋所看之处,没好气地喊道:“喂,那只没用的东西,快出来吧。反正都被发现了,真是没用!”

“没想到那么快就被发现了。该说不愧是神使大人呢,还是不愧是蛇族呢?”西面那处台门的屋子上方出现了一个男子身影,他的脖间是那枚山羊角形状的挂坠。

“有你这么说话的吗?当然是不愧是神使大人了。你这样可不会有女孩子喜欢的。”零珞白了眼男子说道,“再说,你那隐身可不是随便来条蛇类的就能发现的。还是说,你觉得自己的隐身也很菜啊?”

“有时候真不想跟你讲话。”男子对零珞说完后,又转向了赤潋,“那么,神使大人,既然都被你发现了,是不是该互相较量下了?反正迟早的事。我也挺想见识下这一方领域的大人物的力量。”

“本来嘛,来者即是客。不过倒不觉得你们是来做客的。若是想要较量,我随时奉陪。”

赤潋回复着,心里想着若要知己知彼,交锋倒也是难免的。确实是迟早的事。虽说自己对这个多少也有点跃跃欲试,只是没想到会那么快。另一面,她也暗自感叹着这万事通还确实挺有能耐的,泓汐那传来的消息这只狐狸这两天会出现,还真来了。

“喂,狐狸,听到了没?等下就由你和神使大人比试比试了。没事我不想跟女人较劲。总会让我自己有种在欺负女人的错觉。”

零珞听完,那对瞳眸已在一瞬转变成了竖瞳。她那身后浮现的狐尾,一下显得这周边的台门是如此低矮。

“我说过最讨厌有人拿我族群的统称来称呼我!这是你第几次明知故犯了!狐狸,狐狸的,后面是不是打算直接称呼我狐狸精了?要不是看在你也侍奉那位大人的份上,我肯定早就把你剁成肉酱了!”零珞咬着牙恨恨地说道。

“好了,好了,是我称呼不对,大小姐。那就麻烦您老辛苦一下,跟神使大人较量下了。”男子说着又轻声嘀咕了一句,“本来就是狐狸精嘛。明明对人类不屑一顾,却偏偏还要自寻烦恼,把自己套进人类对这个称呼后期捏塑的形象里。”

而此时,零珞的狐尾九尾均已舒展开来,头顶上冒出的两只白色狐耳泛着蓝色的狐火。一时之间,原本开阔的天地之间仿佛只剩那如屏风般的九尾。

同这狐尾相比零珞那更显娇小的身躯,惹人怜爱之间却是满满的肃杀之气散发而出。

赤潋不甘示弱,不再抑制的妖气一下腾起,她的周边都被笼在一片朦胧的红色之中。

而本属蛇类的赤潋,对周边的感知更是细微。在零珞那九尾刚准备舒展的瞬间,便已察觉到空气中微微的震荡。只闻她一句轻轻的“虚空”,空气中漾过一阵不易察觉的微波,如玻璃在阳光下折射的光芒折叠过空气,短短一瞬又归于平静。

而这看似没有变化的景致,在刚刚这昙花一现的光芒闪现后,均已处在赤潋的幻境之内。

幻境之中这后竹塘的整个区域虽看似无异,却水中花、镜中月般,不过是真实世界的倒影。而其间,唯独真实的是赤潋、那片池塘,以及零珞二人。

“咻……”屋顶上准备观战的男子看着这瞬间从真实中隔离出的幻境不禁吹了一声长长的口哨。

“没想到神使大人还挺在乎人类的嘛!你不想波及人类,我倒要试试破了你的幻境,给这周遭的人类来点惊喜。”零珞用甜腻的声调说道。

一说完,原本就已高出周围的台门建筑整整一倍多的狐尾又变得更大了。白影绰绰,九尾毫不留情地向四处扫去。所到之处,那些房屋就如孩童拼起的积木般一下散了架子,蓝色的火焰在残骸上间或着窜起。

虽说幻境之内,不过虚影,但赤潋所化的虚空之影内,亦真亦幻,一切都极为逼真。若是没有隔离出这幻境,恐怕那个真实的后竹塘早已毁于一息。而若是一般的人物,也未必能发现自己已在赤潋的幻境之中。

四下乱扫的狐尾之下,赤潋早已在身边化出了无形的屏障,任由那杀伤力极强的力道横扫而过。而同零珞一道的男子在快到都要看不清的狐尾攻击中,身形迅速地躲闪着这不分敌友的蛮力。

“喂,零珞!你就不能稍微像个淑女一点吗?你是不是每次都想借机干掉我啊?”

“本小姐本来就没说要当淑女!简单粗暴,不是挺好的嘛。打架还考虑淑女不淑女的,矫不矫情!”零珞说完又换成了狡黠的笑容,对着男子的方向柔着声音缓缓说道,“烨林,难道……果然……你那么怕被我干掉?既然那么不自信,何不离开那位大人?这样你可以行走你的天涯,不必担心被我干掉。而我,一定会帮你的份也努力掉,不会让那位大人失望的。”

那一句可以让听者酥了骨头的“烨林”直唤得躲避着狐尾的男子一哆嗦,一下停在了空中。而趁机,三根狐尾的白影直向他逼去。

这猝不及防的攻击让这唤作“烨林”的男子不由冒起冷汗。虽凭着敏捷的身手还是安全地躲开了,但不免嘀咕了一句“这臭狐狸”。

而零珞看着果然被烨林躲开的攻击,噘着嘴“切”了一句。

再说赤潋这一边,只是一如之前,冷冷地看着这两位的额外戏码。这会对零珞的速度与力道已有几分了解。

若不是有所防备,提前展开了屏障,被这狐尾扫到还真不是开玩笑的。她虽没有刻意去看被零珞尾端攻击到的幻境边界,但却一直借着妖力感知着这自己幻化隔离出的异域。

这处幻境就如一个透明的玻璃球。既为球,再透明也终究与外界有着界限。零珞的狐尾已经扫到这“球”的边界好几次了。这会虽依然固若磐石,没有出现任何裂痕之类,但免不了在摩擦之处划过几道细小的闪电似的光。

看这攻击势头不减,一下就发动那么大规模的扫荡,也不见零珞有半点累的样子,赤潋还是有点担心若是变成持久战或者那个观战的男人插入的话,这个幻境能维持多久。

倘若在自己加上另一层虚空之前出点漏子,那攻击就会直接波及这后竹塘,恐怕这附近的住宅、人类居民……

更重要的是,自己身为汐侯大人的神使,要是这么点事情都没搞定,也有辱汐侯大人对自己的认可。

赤潋用眼角瞥了眼那片一直安静着的池塘。安臾是这片池塘孕育出的精怪,可以说他就是这片池塘,这片池塘就是他。真实的后竹塘,这幻境中的虚影,除了几个人之外,也唯独这片池子是同外面真实世界的联结。

只是……他早先便已接触过零珞,还接受了那个跟这只狐狸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纸人,这会又对人类更多的是恨,也未必会帮忙。

这会赤潋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只能先集中注意力在眼前的零珞身上,还有提防着那个说是不插手的烨林。

狐尾也不时在池子上方扫出风来。坍塌掉落的建筑物残骸不时溅起池里的浓稠水花。沉默不语的池子就像是毫无关系的局外人一般,只是静静地看着幻境中逼真的虚影被扫碎破裂。

一头是家人般的赤潋,而另一头是近日相识、还借给自己力量的友人,两边都不想得罪,对于池子来说唯有沉默是最好的选择。而零珞和赤潋这说打就打的交锋,虽然不知道她们只见先前有什么纠葛,但两方气势一上来,妖气碰撞下,安臾只觉得自己跟不足挂齿的小蚂蚁一样,就算想插手也是心有余力不足。

狐尾停止了攻击。而这幻境中的后竹塘只剩些断壁残垣,一下视野变得开阔。

幻境的边界依旧透明,但一大片废墟外,环绕成圆形的那一圈房子影像,也已无声地告明那便是幻境的界限。

刚平息没几秒的安静,一下又如云烟般散去。无数红色的利刃在空中凝结成形,直直地对着零珞;而蓝色的狐火不由分说地窜成一片翻卷而来的浪头冲向了赤潋。

红与蓝的碰撞中,妖气撕裂着空气。残垣震起,一时之间,幻境之内飞尘残砖横飞,彷如飓风正在过境。

【二】

“要天亮了……”一只红色的小妖瘫在石子路的中央,抚着鼓起的肚子打了个酒嗝。

“嗯……喝得好饱啊。好幸福……我走不动了。”另一只瘦小一些的说着面朝着地上瘫倒着的小妖扑去,咧开的大嘴带着满足的笑容。

“你快走开。压得我难受。太饱的时候不能被压的,会被压爆炸的。”

瘦小的小妖被一把推到了一旁的地上。

“喂!你们俩快点。趁现在还没人,阳气也还没那么厉害,快点走了。”一个带着浓浓酒味的响嗝,“今天已经很晚了。”

地上的两只摸滚带爬地从地上爬起,一步一蹒跚地匆忙跟上前去。

沿着石子路前进,前面就是后竹塘。这一片的老房子都带着满满的沧桑与故事感。一个台门连着一个台门,而每一处台门总是至少有着前后两个出口。

曲径幽深之处,虽也还有不少已到暮年的人类居住,却是既僻静又安全,若有突发情况又有多个出口可以逃脱,自然也是这些小妖们心喜的居所。

虽也有泓汐那样完全处在妖异世界中的所在,其间自然聚集了不少妖异精怪;但也同样有不少就生活在人类身边的小妖小怪。而那些经久之物总是散发着迷人的气息吸引着这些居于人世间的妖异。

这一片有着不少年头、还有着些许空置房子的镇子片区自然也是吸引了些许小妖安身于此。

“好像有说话的声音。好像就是前面池塘那里发出来的。”说话间一股酒气散入空中。

“欸……那么早。这一带的人类可没那么早出门。是……”一个饱满的酒嗝又从那只此时肚子如鼓的小妖嘴里发出,“是安臾吗?他最近心情不是很好,很讨厌人类。”

“是的呢。这边附近好多人类都因为他的缘故生病了。”一说完,瘦小的小妖脑袋上就落了一记重重的巴掌。

“心疼人类做什么?好像不是安臾的声音。”说着,这只前面走在前头的小妖蹑手蹑脚地小跑向巷子前头通往后竹塘拐弯的口子处。

这个口子,位于后竹塘的东北角。也正是清晨赤潋走过来的地方。

小妖秉着气探出脑袋去瞄,已经感受到了前方有高能妖力存在的他一下已经酒醒。这一看正好看到零珞舒展着的巨大狐尾。他哆嗦着急忙缩回脑袋,一滴冷汗从额头上直接滑落而下。

“快,我们快倒回去,找个地方躲起来。有……有大妖怪。”他说着推着一瘦、一大腹便便的另外两只试图往刚才来的方向退去。

“我们还没看呢!”瘦小的挡开他的推搡,轻声说道。

“就是。”

三个脑袋从拐弯口的墙壁后面偷偷窜出。

正巧,此时赤潋轻语了一句“虚空”。瞬间展开的幻境一下隐去了后竹塘的区域内包括赤潋自己在内的来者身形。眼前又是一幅往日一样安静到与世无争的模样。

只是幻境展开前夕,赤潋那一头酒红的马尾、还有那仿佛塞满了天地之间所有空间的九尾已经给这三只误撞上的小妖留下了深刻的画面。

“好像那是赤潋大人。”

“酒红色的头发,一定是赤潋大人。刚刚的一定是赤潋大人展开了幻境。”

“对面的好像是只九尾狐,那尾巴好大!”

“屋顶上貌似也有一个不认识的。”

已经被方才所见之景弄得完全酒醒的三只小妖七嘴八舌地说着。

“九尾狐可是大妖怪。屋顶上那个会不会跟九尾狐是一伙的?要是一伙的,赤潋大人会不会有麻烦?”

“要不我们去找帮手吧。要是赤潋大人的虚空被这两只妖怪打破了,我们好不容易安置好的新家可就没了。”

“嗯嗯。有道理。可是……我们去哪里搬救兵?我们认识的可没有大人物。”

“去河边吧。昨晚上喝酒,有人说看到汐侯大人的烛车了。说不定汐侯大人还没回去。”

“好。那我们去河边。听说墨泽大人也在河边一带有处人类的房子。到了那边总能问到的。”

三只小小的妖影急急忙忙地退回刚刚来的方向,又匆匆地绕着近路窜进了石子路边上的一处台门内。

小镇上的台门已经苏醒。老旧木门打开的吱嘎声只让这个清晨也显得如此平和。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