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三十七章 纳凉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290  |  更新时间:2020-05-22 22:28:58 全文阅读

老街两侧投下的树荫,浓浓的两排墨色印在中间的马路上。

老街就是小镇上陆筱颖认定的那条大街。这是镇子上曾经那个年代唯一的街道,聚集了不少商铺,是当时最热闹的街市。时光更迭,此刻相较新街和新的集市,这条老街显得格外安静。

走在老街之上,两边的商铺静静地,不喧嚣,却在春夏秋天每一个白日里随时欢迎着客人的光顾。漫步一树荫的闲适,悠走一条街的静谧,带着点沧桑的两旁街铺中也透着一种品茗般的情调。

若是十多年前无意的火没有烧毁一侧保留着的老木建筑房子,这会估计更能像穿梭在时空间一般,一侧是砖墙的近现代风,另一侧是浓浓的江南式古风吧。

头顶上,焦热的阳光一大早开始就已经展示了它的威猛。此刻沿街鲜有临时搭出的小摊。

街道中央,一把撑开着的黑色洋伞转动着,离开后竹塘后的零珞这会正轻快地踩着地面。前些时候,在那清晨的后竹塘同赤潋的较量,仿佛没有发生过似的,早已云过烟轻。

“好热啊。”零珞用一样轻快的声音说道。

伞面依旧旋转不停。今天没有戴蕾丝手套,她右手腕间那串山羊角状石料组成的手链衬得她的皮肤更为白皙。

“你这语气倒不像是在嫌弃天气热。”她身旁的烨林回复着,脚上一双随意的人字拖后跟处已被磨得略微显薄。

“是在嫌弃热啊。只不过嘛……保持形象需要,这样的语调才更能衬托出我嘛。”

零珞说着转头从上到下扫遍了烨林全身——一件T恤,一条七分短裤,拖着走路的慵懒步伐,再加略弯着背的姿势。

“就跟你刚好能衬托我一样,挺好。”

“嗯,是刚好,大小姐。”

零珞满意地笑了,带着几分妩媚与娇柔。

“你对那个……汐侯大人,有兴趣?看你刚刚走得那么恋恋不舍的。”

“还好,一般般。谁让你那么急着走的?他可是这地界的老大,多认识认识,后面来玩干嘛总有用处的嘛。”

“我看还是你的天性如此吧。”

“这话说的。我零珞可只对那位大人真心不二。其他人嘛,不管是谁都那样喽。你嘛,看在跟我混了那么久的面子上,稍微不一样。嗯……”零珞弯曲着食指抵着下嘴唇处若有所思,片刻后拍了拍烨林的肩膀说道,“决定了,虽然有时候看你挺不爽的。毕竟一起搭档了那么久,你勉强算我的跟班吧,还是比较特殊的。有没有很高兴、很荣幸?”

“嗯,谢谢大小姐。”烨林对于这个话题不想多搭理,随便她说吧。他心中所认定的自己永远的追随者,同零珞一样,也唯有那位大人。不是那位大人的缘故,他也不会跟零珞老是走在一起。

“感觉讲了几句话更热了。”零珞扇了扇手,微张开的樱唇间探出红色的舌头算是纳下凉。这不经意间的探舌间有着三分俏皮、七分娇媚。

两个人类的男孩交谈着从老街上一家小店里出来,一人手上一根,是刚从店内冰柜中出来、还散发着寒气的棒冰。其中一个胖乎乎的男孩刚拆去手上棒冰外面的包装,眯起眼睛打算咬下一口满满的清凉,却只咬到一大口的空气。

“我的棒冰呢?”

“不是刚刚你拿在手上的吗?”一同的男孩低头也看了看自己的,也只剩还捏在另一只手上的包装袋,“我的也不见了!”

两个男孩转着身子,四下寻找着棒冰的痕迹,连地上也没有,确确实实地不翼而飞了。看着自己用零花钱刚买的、还没舔上一口的棒冰就这么莫名消失了,两个男孩脸上不免都带着点委屈和不开心。

而离这两个男孩不远处,零珞正一手一根棒冰,舌尖探出轻轻舔着。她身后的狐尾配合着此刻的心情正显露在外,这会的形态不大不小,不似跟赤潋打斗时那般仿佛尾巴能遮天蔽日。九尾轻摆,竖瞳熠熠。

零珞手中的两根棒冰正是那两个人类男孩的,只是他俩看不到罢了。

“你就这么光天化日抢东西?”手上莫名多了把已被收起的洋伞的烨林看着零珞问道。

“又没关系嘛。反正他们也看不到。谁让他们没本事看到的。不拿白不拿!”

零珞闭上双眼又各舔了一口。随后她睁开一只眼,向着烨林递出了一根:“要不要来一口?”

“不用。我就想知道为什么我们要往河边走啊?刚从那位汐侯大人那边走出来没多久,又往河边走,我怎么有种去自投罗网的感觉?”烨林直了直背,拿着的洋伞在手心了拍了几拍。一下挺直了背的他,原先略带的颓废感一扫而空,慵懒的装束中却也散出些气势来。

“不知道,随便走走嘛。哪里凉快往哪走。你自己也在朝那里走,你干嘛不先问问你自己啊?”

“我只是跟着某只之前打着伞的动物,自然而然地走过来了而已。”

烨林并不想多生事端。不是怕事,若是怕事,也不会在后竹塘那跟着零珞一起玩那一出;但也不想惹事,后竹塘那是刚好也想摸摸赤潋底细,这会没什么明确目的,不想太过靠近那个汐侯大人更相关的地方。那个汐侯大人让他一种摸不透的感觉。不过这会零珞想往凉快的地方去,那就奉陪好了。

走到了阳光直射处,两侧的树荫已后退而去。烨林再次把伞打开,主动向着零珞倾斜了伞面。一小片伞荫,在夏日里也能带来不少清凉。

“真乖!”零珞说着继续舔舐zhe抢来的棒冰。尽情享受着舌尖上甜意和凉意交融的她,是难得没有媚态的姿容,纯净的笑容只是一只小动物。

从老街拐弯后,踩着铺满了发白阳光的水泥路向河边走去。一处处台门与世无争般分布在两边的区域内,或能看到台门的整个大门门面,或可见里头敞露着的天井,或只见屋顶露着的几处檐角,抑或只能瞥见露在台门外的几级大门台阶。

走着走着,便路过了那条深处藏了陆筱颖家的石子小路巷子。

零珞转头看了眼,伸出一只手示意了下右手边的巷子问向身边的烨林:“那个汐侯老大在意的人类小孩,好像就住在这里头吧?我记得没错吧?”

“嗯。那个被附着的,好像也在这吧。上次那几只来通报消息的小鬼,还在盯着那个被附着的小孩吗?”

“当然!怎么可以错过后面的好戏呢。可惜只能以那个被附着的为主。另一个嘛,虽然更感兴趣,不过毕竟跟那汐侯大人有点说不清的关系,也就只能让那几只小鬼看着办喽。”

零珞深深地吮吸了一口棒冰,不让那被热得融化了的汁水淌下。随后她又补充了两句:“听那几只小鬼说,里头那口井也挺烦人的。好像是个喜欢穿绿衣服、还活在古代的女人。”

“哦?”烨林露出了带点狡黠的笑,“这片地界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倒是凑了不少好玩的嘛!”

“一花都有一世界,这地界也算是钟灵毓秀之地,正常喽。”又是一大口吮吸,“那话怎么说来着。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你老家不就是山不在高,有仙则名的吗?”

烨林认真地撑着伞,不做回复。

“改天去你老家,记得烤点野味给我吃。”

“这年头,野味可不怎么多。烤狐狸……怎么样?”

“滚!小心我先把你烤了!”

“说句认真的,零珞大小姐。你多久没回过青丘了?哪怕在有狐山之称的青丘,九尾的也是屈指可数的。你这么跑出来少说也有几百年了,不怕你族人担心吗?”

零珞沉默许久,低头吸着剩下没多少的棒冰。

“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要不是那位大人的面子,我真早就把你拆了。”零珞低沉着声音说道,“族人……姐姐已经不在了,那里……已经无所谓了。况且,没人会担心我的。我是自我流放的,谁那么吃饱了没事干来找个自我放纵的人。”

烨林不再说什么。

两人继续前行,没一会便是那守着河水的枫杨,以及可以下到河道中的台阶。

零珞一见到河水,就兴致冲冲地跑上前去,全然不顾正在驶过的一辆农用三轮车。她的身子一下便穿透过了那辆三轮车,穿过之时还不忘把吃完棒冰留下的两根木棒顺手丢在了车子上。她一路撒欢地便跑下了青石垒成的台阶。

正好台阶所对的河道中央就是那一大片鹅卵石区域,这一大段自然也有河水,但流水都极为缓慢、也极为水浅。零珞一踩进涓涓河水中,就迫不及待地拖下鞋子,一把把鞋子随心地扔向前方,也不管其落于何处。

“好舒服啊!”狐耳不由地露出趴在她脑袋上。水没过她的脚面,这里的水深也就到小腿肚处。零珞赤着一对娇嫩的足,踢踏着在水中行走、旋转。

烨林扛着那把已被主人遗忘的洋伞,慢悠悠地走到了最后一级台阶处。

“我说,零珞大小姐,你这样过马路不看路况,要是个人类早就挂了不知道多少回了。”

“有什么关系。正巧我不是人类嘛。再说,他们也看不到。”她弯下腰去,两手窝着捧起满满一拘水,猛然往身后扬起手臂泼洒而去。伴着咯咯的笑声,泼洒出的一排水珠下,她那一头顺滑的长发随着她的微微后仰如瀑般垂下。

烨林选择无视零珞,随她玩吧,明明都是只年纪一大把的老狐狸了,但有时候总是给人还是小孩的错觉。他肩上搭着那把零珞的伞,挑着没有河水穿过、完全曝露在空气中的鹅卵石走进河道里。零星长出的野草,气息却像是在这阳光和河水交杂间发酵萃取出一般浓厚。

他穿过河道,四下留意着捡起那双被零珞随手乱扔出去的鞋子。随后便往对岸那排枫杨走去,收起伞坐在树荫下静静地看着。

“喂,你走那么远干嘛?”零珞的喊声传来,还有她那身影也随着靠近越放越大。

烨林慵懒地抬了下头,继续不吭声地坐着乘凉。两人为了在那位大人面前展现自己,互相看不顺眼也是常态,但更多的时候却是一对总能互相配合的搭档。

他懒洋洋地眯缝起眼,眼前只有跟着自己走过来的零珞在水中玩耍的景色。樱唇皓齿,丝如黑练,这会的零珞笑得如此纯粹,是烨林认识以来少有的笑。

平日里零珞的笑在他看来带着更多的是狐媚之感,如月下娇花般喜人,但却总归隔着浓浓夜色的纱巾,见不到媚态之下真实的她。鲜有纯粹的笑,也未见其难过、忧愁过,只有每每对那位大人崇敬的眼神最为真诚。

还有一次烨林见到的最为真实的零珞,他一直藏于心底没有吐露过。那一次零珞肯定也是没发现自己的,若是知道被自己见到了那幅场景,估计是真要把自己大卸八块了。

那一次大雨磅礴,浑身湿透的零珞边走边哭。身后的狐尾拖在地上,任由其拖上泥沙。只顾着哭、没有留意路况的她,绊了一下摔倒在大雨冲洗出的泥泞中。零珞也不打算爬起来,只是双手交叉着抱着自己的肩,蜷缩着哭得更厉害了。只有当时妖力尚弱的烨林无意撞见了此景,但他却不敢上前去安慰下抑或带着九尾的零珞去避雨。他只是远远地看着零珞在大雨的泥地上哭到睡着为止。

偶尔只听零珞提过她的姐姐已经不在了,大概那一次哭泣也是跟她姐姐相关吧。

烨林朝着北侧的深水区看了看,有些许黑色雾气隐隐地想要靠近,但看那淡薄缥缈的样子,又不怎么敢靠拢过来的样子。不过,毕竟那个执念是个小屁孩,估计是有点害怕,在纠结吧。

这时零珞也玩水玩得有点累了,走到树荫下坐在烨林身旁。

“我累了,给我捶捶肩。”

“啊?”烨林露出一脸嫌弃的表情,“你自己给自己随便锤几下不就得了。你的狐尾都能打架,给自己锤个肩也肯定小意思的。”

“你懂不懂尊老的啊?”

“不懂。哪有老年人像你那么矫情的。”

“切!”零珞眼珠一转,瞥了眼深水区的方向,“喂,那边那个小破孩,想过来就过来。小小年纪学什么不好,偏学婆婆妈妈!”

话音刚落,深水区上方的黑色雾气一下厚实起来。黑色移动到零珞和烨林面前,化作一个小男孩大小的骷髅浮在水面上。

“姐……姐姐好!大……大哥哥好!”骷髅窃窃地细声问好。

问好的声音在知了声中细弱得如同只是头顶上某片枫杨树叶的微微一颤。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