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四十章 渐醒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516  |  更新时间:2020-05-23 22:02:40 全文阅读

夜色的薄纱轻展,此刻的天空已不再是那一片洁净的湛蓝。

但白昼依旧长,光线也还是挺足的,河中还有七、八个在浅水区域玩闹着的小孩。看那样子,年龄虽参差不齐,估摸着也就都还在上小学的样子。

没想到跟安臾的第一次会那么不愉快地落下帷幕。从后竹塘回来,纸人依旧借着严晞的身体就径直往河水的方向走过来了。

期望越大,失落也来得更饱满。

一路上纸人都有点不知所措。迷惘中不知道该如何才能实现自己梦寐以求的拥有自己心仪身体的夙愿,本没有心的本体,却总感觉心里有块填补不上的空虚。

就像受伤的动物会希望回到巢穴中得到安抚,纸人也是类似的,不知何时便已站在了河道中的鹅卵石上,面朝着那片他在这片地界中第一次苏醒所处的深水区内。

还是一如既往的河水。晴天的日子里碧绿碧绿的。不一样的……是那几个讨厌的小孩打破了河水的平静。在河底的时候,世界总是那么安静;游鱼游虾水草,活动中却也带着水的安静。

吵闹就吵闹吧。可以看着这片水就行,可以这么继续借用着小伙伴的身躯就行,可以呆呆地凝视着水中小晞被收藏好的魂魄就行。至少……不是孤单一人。只要他们不来打扰自己,想在属于自己的这片水域里随便打闹都无所谓吧。

河道中的风吹乱了严晞的发丝,她已坐在鹅卵石上,脚浸在微微有些起伏的浅水中好一会了。纸人想等天黑了再回严晞家,他也知道太晚了严晞的父母估计会着急的。但这会,还早,不想那么早把小晞的身体还回去。

戏着水的那几个人类小孩欢快地打闹着,偶尔会有一两个年纪大的斗着胆子稍微游向深水区一会,但很快又会回到浅水中。

其中一个年纪不大不小的小孩,在玩闹中一不小心一屁股坐在了浅水里头,刚好又靠近严晞身体所在的位置。他嘻嘻哈哈地笑着站起身,朝着自己小伙伴的方向狠狠泼水过去。随后,他注意到了自己附近、身后方位的严晞。

“喂!你不来玩水吗?都来河里了,不玩水也太浪费了吧。”男孩转向严晞说道。

严晞木楞地看了他一眼,不作理会,继续把目光投向了深水区中亮光所在的地方。那些亮光就是严晞其余未在身体内的魂魄,也是普通人类所见不到的。

“别理她了!她傻了吧。哈哈哈……”稍远处的一个男孩冲着跟严晞说话的男孩喊道。其他的男孩也随着起哄笑了起来。

搭话的男孩得不到回应有些无趣,也打算往河道中坡度更大处、却也还在浅水区范围内的水域走去,那里分布着更多他的小伙伴。光着的脚丫在水中走着,他又淘气地突然转身弯下腰,撩起河水朝严晞泼去。看着严晞被泼了一身的狼狈样,他开心地笑了起来。

大概这个男孩原本以为严晞会收回那死板的面孔,也会泼回来吧,或者骂几句也总比这么闷声不响像植物一样好。没想到严晞依旧是不作声响,只是狠狠地瞪着他。

被严晞的瞪眼有些吓到的男孩知趣地朝自己的小伙伴走去,也不再去理会严晞。只是,他大概不知道、也永远无法知道,这没有太多恶意、顶多只是调皮了些的举措中为他埋下了致命的种子。

泼水的男孩跟其他的男孩又继续没事般玩他们的水去了。然而,也就两分钟不到,刚刚的男孩突然感觉像是被什么看不见的力量压到了,他被一屁股拍倒在了水中。他身边也就几步路的另外两个男孩,不由地嘲笑起他站着都能摔倒。

“幸好这里水浅。”他双手撑着浅水区底部的石头打算站起来,想要赶紧离开。不好的预感像飞鸟的落羽,已经落在了他的身上。

严晞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个男孩,左手伸进脚边的浅水中轻轻晃了几下。清晰见底正好濯素手的河水,只是这只放进水中的素手,婉转间是一股人眼无法视到的黑气逆着水流方向一下冲向了那男孩。

黑气缠住了男孩的手足,让他在站立起来前又被狠狠拽在了水底。

看着男孩试图站起却毫无作用,严晞的嘴角两侧不禁微微上翘了下。

虽不过几秒的时间,占领着此刻严晞身体的小纸人从严晞身体中飘出了一小会儿,他用力甩了甩,原本束缚着执念、此时也束缚着纸人的其中一条锁链只一抖便“腾”地缠绕在了那个正被拽在水底起不来的男孩脖子上。

“哼,让你刚刚泼我和小晞!本来就心情不好!”纸人泄恨地说道。说话间,缠着那个人类男孩的锁链也在越收越紧。

其他水中嬉闹的男孩见同伴有点异常,这会有两个正在试图帮他站起,一个拼命托起他的背,一个一手托着他的脑袋、一手拉着他的一只胳膊;而其他的几个也在急忙趟水赶过来中。只是他们都只能徒然地看着同伴难受异常。

只见那个男孩两手正抓着露在水面之上、脖前的空气,像是有无形的绳索正在一点点扼住他的喉咙。而他脖子上,也一下被空气磨出了红色的印子,有的地方还被磨出了血丝。

这会聚在他身边的男孩看着这突如其来的异样,不明所以是当然的,而更多的是慌张、恐惧。那份恐惧就像他们眼前不远,那看不到底部的深水区般,原本的深邃、此刻透着阴森。

“还……还是……快去找大人来帮忙吧。”一个男孩用略带颤抖的声音说道。

零零星星的,或回复“好”,或点头赞成。没有怎么多商量,年纪小点的三个男孩便先急忙往岸边的方向跑去,也顾不得去取下水前扔在鹅卵石上的衣服、拖鞋。

看着他们陷入了慌恐,小纸人又落回到了严晞体内。只是那根锁链并没有因此变得松懈。

严晞不紧不慢地起身,也朝着通往河岸上的台阶走去,嘴角是一抹浅浅的笑。

“我们先托着他到鹅卵石那边去吧。老是这么在水里也不好。”

小纸人占着严晞的躯壳,尚未走远,这句话清清楚楚、一字不漏地飘进了耳里。

“嘻嘻~”纸人在严晞体内轻笑了一声。

严晞左手轻捏了下拳,锁链一下便又紧了一些。

刚被合力抬着、托离出了水面才一小许的那个男孩,被这一紧,只听“哗”的一响水声,男孩已整个人都被锁链拉往了深水区的河水中不见了踪影。原本小心托着他的其他几个男孩,被这一下吓得都愣在了原处说不出话来。

“怎……怎么办?我……我们要不要,去水里找一下?”水中的一个瘦高男孩优先反应了过来。

“还……还是不要了吧。等大人来吧。”

“对,等大人们吧。万一……万一我们没救成功,反而自己被拖下去了,更加添麻烦的。”

“那……我们……要不也先出水吧。水里……突然感觉阴森森的。”

剩下几个男孩面面相觑,不约而同地往鹅卵石区走去。或蹲或站,时而望望可以下到这河道中台阶的方向,时而又焦急地望向那始终凝着碧绿、刚刚吞没了同伴的深水中。

此时的严晞已沿着台阶、欢喜地走到了岸上,刚好擦肩而过之前先跑去求救的小孩、以及两个被叫来的大人。

往严晞家的方向走去,巷子的拐弯口还有一小段距离,却刚好让借用了躯体的纸人遇上了钱婆婆。

“这不是小晞吗?你爸妈刚还在急着找你呢。”

这个人……记得。纸人看着年纪虽大、步伐仍矫健的钱婆婆,已站在了自己面前。

就是这个臭老太婆!抢走了本来都已经被自己保存好了的魂魄的。

小晞被她抢走的一魂两魄,这会还在小晞这具身体深处昏睡着。就是因为她这么一折腾,反复进进出出,小晞的魂魄才会觉得疲惫的。就是因为她这样,还那么坏给小晞那一魂两魄做了点手脚、加了结界,小晞的魂魄就又能被自己完整地保护起来了。

“怎么了,小晞?怎么不说话,是不是不舒服啊?”钱婆婆看着面无表情的严晞,关切地问着。

看着严晞依旧站着不作声,钱婆婆长叹了一口气:“唉……小小年纪,就经历这波折腾也难为你了。钱婆婆年纪大了,别人说我有什么小神仙跟着。虽然是受了我自己都没见过的东西庇护,不过能力还远远不够,这次也没多帮上你什么。唉……”

钱婆婆看着严晞,心里总有些许难受。

上一次召魂后,严晞的意识是复苏了,按理说也算是唤成功了。但之后几日再去看她的状况,却总是觉得她还丢了点什么。钱婆婆也不是没想过办法,想着若是能够让那个已经助了自己不少力量的人物现身,说不定会有办法。但那个人物却从自己年幼记事起便总是若即若离,想见却未可见得。

钱婆婆走上前去轻拍了下严晞的肩膀。

“别碰我,死老太婆!”严晞说着,狠狠地甩开了钱婆婆的手。

本来这只是一个来自长辈、再简单不过的动作,但在钱婆婆触碰到严晞肩膀的时候,她却如触电般被惊了下。这种感觉,说不上来,只是让钱婆婆觉得非常压抑。这孩子……是不是被什么厉害的东西附身了?

钱婆婆的思绪还没回过神来,身体却已在方才严晞一甩手下一个踉跄。本来也就步子稍不稳了下而已,还不至于摔倒。但钱婆婆也不知是自己眼花了还是怎么的,短短一瞬,分明随着不知何来的一阵阴风,她看到自己的双脚被一股黑气一缠便整个人倒在了地上。

“你……你不是小晞。”钱婆婆抚着自己的腿说道,眼中带着点惊恐。钱婆婆贴着地的左脚腕上不免被擦破出了血。殷红的血沿着她那经历了不少沧桑岁月的肌理流下。

贴地的时候,她左脚脚踝处却有一个黯淡的守护印记闪现了一下。这弱弱的一闪,实则已帮她抵去了不少伤害。原本这结结实实的一摔,刚好又在水泥地上,以她的这把岁数,平日里走路再矫健,一把老骨头也还是经不起这一摔的,又岂会只是擦破出点血那么简单。

而严晞看到倒在地上的钱婆婆,满意地笑了。双眼在那一时刻又被满满的黑色占尽,转瞬即逝后又恢复了清晰的瞳眸。

河边的方向传到吵闹声,严晞回头看了一眼,暂时还没人走到路口。

纸人猜测着是刚刚河中那个男孩的事情掀起的热闹。

不怪自己,是那个男孩先惹自己和小晞的。但这会,感觉自己还是先走的为好,免得被别人发现弄倒了这个老太婆。前边路上刚巧没人倒还好;但做了坏事后多少有点心亏,特别是心智同小砾一样、尚是孩童的纸人。

纸人借着严晞的身体打算往巷子内走,迈开步子前,又瞥了眼已从地上坐起、但还一下站起来有些吃紧的钱婆婆。

钱婆婆那流下的血没有太多,却也蜿蜒成了一线曲折,这会刚好流到了左脚踝上。原本守护印记一闪而过后便隐入了老树纵横的皮肤中,这会接触到印记主人的血,泛起耀眼的红光再一次展现出来,还比先前一下就逝的闪现更为强烈、更为时长。

刻在灵魂上的印记被血一浸润,也在唤醒铭记在灵魂上的记忆。

红色在视野中漾开。一滴、一滴,继而绽成一朵一朵。被压藏在深处的执念本体,缓缓睁开眼睛,混沌分不清方向的迷雾渐渐化为了一张有着成片红色扎染的织物般。“织物”从眼前飘落,他竟然再次看到了眼前的景物!生前的记忆也被开启。

“是……钱……婆婆……”几个字缓缓从执念本体的嘴中发出。灵体的躯体被纸人占用了,他此刻完全魂魄的状态不过一团有些晦暗的光。光朝着外面的方向移动,想再靠近钱婆婆一点。

“不行!我不许你靠近她!”纸人用自己的意识冲着光吼着,拦住了小砾的魂魄。明明本没有心,他却在这会没有心跳声中感受到了自己深深的心慌。

这段旁人看不到的小小插曲,让严晞的身体站在那停滞了几秒。纸人发慌地只想早点远离这个钱婆婆。严晞的身体在纸人控制下,听话地朝巷子中跑去,但严晞自身的意识却也在苏醒中。

河那头的路口开始出现了好几个人影。河边有人走了过来,路上一时变得嘈杂。纸人同着严晞的躯壳,已经在他们来之前就跑回了家中。

有人扶起了钱婆婆。看着她老泪纵横的样子,零星碎语在空气间飘荡。

“唉,这年纪大了,就是出个门也要小心啊。”

“是啊。就怕哪里磕磕碰碰了,没人看到。”

“钱婆婆,您也别难过了。没大碍,放心。下次走路小心点就是了。您家儿子媳妇还都是孝顺的。”

他们所不知的是,这泪并不是为这一摔。

印记见血,唤醒的还有钱婆婆那来自前世的回响。

“谢谢你帮了我。你这世于我的恩,我定守你十世以为回报。哪怕你忘了,我也会谨守这承诺……”

没有画面,只有这话语清晰地传递着这来自前世的牵绊。依旧忆不起这前世的来龙去脉、前后因果,只此一句却已让钱婆婆莫名伤感,忍不住泪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