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四十四章 化魄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772  |  更新时间:2020-05-23 22:36:09 全文阅读

门闩移动,木轴原地独旋着起舞,陈旧的木门在夏日粗犷的晨光里缓缓打开。

“吱嘎……”一声拉长的开门声在后竹塘间传荡开来。

几声咳嗽伴着,是附近某处台门内有人晨起的声响。

虽已有活动的动静,但池塘所在视野内望去还没有往来的路人。也是因此,对于安臾来说,这是场注定无人注视的结束与离别。

那一闭眼、呼吸的短短片晌,主动已转为被动。原以为可以困住这闯入者的牢笼,没想到那么弱不禁风。还没想到的是,这个不过乖巧学生模样的少女,在被困之时竟会自杀似地爆发出全身的妖力,以冲散结界的方式来解决。

这个赌局,少女在自己的疯狂中赢了。

这片池塘本就是安臾的地盘,自然安臾有自身的优势。他本是一汪普通的池水,一半受着水源之源头汐侯大人力量的影响,另一半则接受着世代居于附近的人类对他信任、倚靠、爱护中无意倾注下的力量。日久天长,感受着两方的力量,池水终凝精魄,可化人形,名为安臾。

而再说闯入这片池子的少女,木久亦成精。这里不是她自己的领地,自然没有地域方面的先天优势。但自己的妖力强过近日虚弱状态中尚未缓和过来的安臾,倒也没有特别处于被动地位。最大的麻烦,还是要怎么离开被屏障包围着的池塘。

本来,她也在伺机寻找安臾的弱点。既然这个屏障是为安臾特制的,很明显也带着保护的意味,那么若是被保护的人不在了,屏障应该可以自己消失吧。需要尽快处理掉眼前的安臾试试,反正他也不想配合着离开。

原本好好的算盘,没想到安臾不知何时所化的水牢笼,抑制力还是不容小觑的,导致她一下无法发挥自己的真实实力。不过她的心中却反而兴奋异常,果然都各自打着各自的算盘,这样才好玩,前面追跑、打闹一样的一点劲都没有。

少女把自己的全部力量聚于足底涌泉处。她本为树木。而五行相生相克,正巧水于木而言非但不克制,反倒可以增强助长木的力量。下方即有一大片池水,周身又是,不用就可惜了。

原本足底涌泉,按正常来说为肾经之水外涌而出体表之所;但对于木所化之精,涌泉之处却是作用相反,乃是吸收地表、地下之水,逆流而上,逆反而供经络之水之位。

这么孤注一掷地集中力量,风险当然是有的。成便是成,说不定还可以一下打破围池的屏障;但若不成,力量一旦出现反转极有可能会自噬,轻则内伤,重则千百年的修行化为乌有、打回她自己的原型。

少女在心底狂笑着,有意思,有这么大的赌注,不管结果如何,这一趟都值了!

脚下升起的力量如风口的风,直啸着从涌泉灌入。少女闪着墨绿的瞳如鹰般,穿透过牢笼的水壁盯着前方的安臾。虽池水早已失却清澈的质,但安臾所化的这水壁还是现着他最深处的真,通透如旧。

“哼哼……还不赖嘛!还以为你真的被人类抛弃,彻底失去了那一半的力量。没想到还能使出这么一招。看样子还是有不少人类惦记着你的嘛。”少女冷笑而道。

她看着安臾闭上了眼。水的力量已吸收饱涨,妖力在体内乱窜,这场赌局看样子赢定了!

安臾一呼吸的时间,少女释放了全力。一棵树在她背后拔池面而起,树根同她紧紧相连。不少细小的根须另一头连在她的小腿肚处。而先前在安臾体内设下的种芽也一并瞬息而发,从他体内长成了树枝。

少女朝着前边安臾的方位走去,足足五米高的大树随着她的步伐一下收缩变小、最后融入在了那些连系着她的根须之中。根须又急速缩小,最终化入了她的肌肤骨骼中不见了踪影。

“哎呀……难受吗?痛苦吗?有没有感觉很伤心,都没有人看着你死去。”她托起正被痛得直不起腰的安臾的下巴问道。无辜的表情上,眼神里却带着戏谑般的怜惜。

“你……”安臾艰难地从牙缝间挤出字来,“什……么时候……”

“这些吗?”少女拉扯了下安臾身上的其中一根枝丫,“你是想问我什么时候把这些弄在你身上的吧。明明我都被你结界困住了,怎么可以那么一下攻击你?”

被这一扯,痛彻心髓之感让安臾又更深一步地低下身去,双臂绷得如同石块,紧咬着的牙也跟着他的双手忍不住地打着哆嗦。

“啊!对不起,我不知道会那么痛!”少女抬头看了眼光墙的屏障,果然跟自己想的那样。屏障正随着安臾生命的衰退显得不稳。多一事还不如少一事,要赶紧趁着施术者那边还没叫来帮手,赶紧搞定这个安臾,赶紧离开这里。

“还是先回答你刚刚的问题吧。要死也总要让你死得瞑目点的嘛,我还是很替人着想的。就跟你一样,你不是趁着那无趣的追跑游戏中设了个结界给我,你觉得你刚刚用水的形态穿来穿去,我会没在藤蔓间做点手脚吗?”

既然技输一筹,安臾自然也是认赌服输的。怪不得别人,要怪也只能怪自己。

安臾的脑中迅速地忆过一个个身影,汐侯大人、赤潋大人、凌羽大人……还有许久未去的泓汐,以后大概也没机会了吧。

还有一代代相承而居在后竹塘过的人类居民。这些曾经在池畔走过的人类,早已在数不清的日夜里模糊了长相,唯有他们的影像层层叠加。

过去有些独自仰望星空的夜晚,这些关于人类的影像也会不经意地窜出,就如散不去的鬼魅,在某个十字拐角突然露了个面,明明如影随形,却在平日里藏得捕捉不到一丝漏出的影。

“哦,对了,还没告诉你我的名字呢!”

少女的声音此时在安臾听来有如沉闷的鼓在远方被敲响,又如飞舞的群蜂嗡嗡地寻找着蜜源。

“我……叫……梓……银……”少女在安臾的耳畔一字一顿地说着。

说话的同时,她空闲着的右手,五指已化为了伸长的树枝,一下往安臾的命门所对之处狠狠剜去。

这一下致命的攻击,安臾身上的其他那些枝丫被牵引着一起发起力来,疯狂地吸收着他身上的力量。很快,安臾的躯体便已涣散成了滴零而下的池水。

只是,这一次他躯体形态的变化,并不似往常那样的随心所欲。于他而言这最后被打回原始形态的水形,更像是一次对后竹塘的深情吻别。

身躯虽已溃散,但安臾的精魄却在最后一刻固守住凝为了一粒靛蓝通透、直径五厘米左右的珠子漂浮在了水面之上。珠子内三滴移动着的赤红显得格外显眼。

那赤红正是先前他所接到的三滴眼泪所化。

在梓银尚未现身、但化出了两根树枝攻击下那对刚起身没一会的祖孙时,安臾那迅速的一反手,已把这几滴泪水藏于了自己体内。

当时的安臾面对突如其来的状况,想的是泪归根到底跟水也是同质的,自己的本质不过也是水;而对于他来说如此珍贵之物,还是先收于体内,待后面事态结束了对如何另行收藏再做考虑便可。

世事总有意外。没想到事态的结束也会是他的结束。

方才梓银那一剜,直冲命门所在方向。命门所蕴,先天之炁,炼炁化神,此处本来就是安臾精魄即元神所在的关键之所。安臾虽周身疼痛难忍,但见到梓银攻击的位置,便已迅速集中全身所余全部妖力去护住自己的精魄。

而这三滴泪,便是在这个迅速集中妖力过程中随着一同聚到了精魄处。本来也不会出现在精魄所凝的珠子内,只是安臾本来就有一半力量源于人类,这会唯独对这三滴为自己而流的泪放不下,有意中便把其融入了自己精魄中。

泪本无色,物本无情。但这三滴名为泪的物中,偏偏却带了流泪者深藏了几十年的感情。这饱含赤诚之情的泪滴在妖力快速流动汇集的过程中,受到冲击挤压一下变得温热无比,并从原本的无色化为了浓浓的赤红。

安臾的躯体已尽数变为池水落回池塘,

“哦……这精魄倒是蛮漂亮的。特别这里面三滴赤红的什么东西。”少女梓银说着蹲下身打算伸手去取。

再说另一边,正如前边梓银所提的,作为施术者的汐虽远在百公里之外的泓汐,但对后竹塘这的动静已有所感。

一开始那两根树枝撞上了汐为安臾所设的屏障后分崩离析,尚不能确定,许只是无意发动了而已。但后续屏障反复应着安臾妖力的发动,汐便已经确信有闯入者无疑。

原本屏障是为了不让安臾离开以免他身上纸人的驱使多生出事端,再则也是防范零珞、烨林或其他同纸人相关的外入者会对安臾做什么。

汐所感应到的,屏障依旧完好无损,闯入者并没有从外面突破。那也只有可能是从屏障内内生而出的。原本只有安臾的池塘内……最大的嫌疑,只有可能是有谁利用纸人从内部打入的。

原本打坐中的汐,一感应到异样,便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白玉的酒盏在他手间转动,今天的他虽手中有美酒,却无心饮酌。

没想到自己为了保护自己的家人设的屏障,却反而害了自己的家人,让其没法在生死攸关之时脱离。

现在是白日,烛车也无法出行。只怕这次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汐身在泓汐、心虽系着安臾,却也没法立刻赶到。若是以其他的方式必定无法在半小时内快速到达,若是到了,恐怕也已晚了。还不如在泓汐利用地界内相连的水域、强化同安臾的联系来看看能否帮上安臾。

汐闭上眼,感受着主干流的河水朝着东北向流去,转到中游之处河水转而径直朝北流去。中游之处,西江支流从西南方流汇而入。而沂竹镇所穿河流作为西江的支流由北向南而来。这条穿流过镇的河流就是陆筱颖所道不上名字的,其名如镇,实唤沂竹江。

沂竹镇上大大小小的水井、池塘不在少数,事出突然没有先前准备,汐花了点时间才强化了同后竹塘的联结。

安臾同闯入者梓银的打斗,当事人虽会觉得过了许久,但前后实则不过二十分钟左一点。只是汐刚强化了同安臾的联系,正打算借着这联系传输力量给安臾,却没想正好俩人打斗已是尾声。安臾被梓银最后那一剜只剩了精魄珠子。

汐自然感受到了安臾生命不同寻常的变化,手中的酒盏一下捏得粉碎。

此时的汐身处泓汐汐玥楼顶楼之上,这一捏多少牵动着散出了带着情绪的妖力。原本在一楼厅堂处扛着扫把打闹着的两个孩童,被这妖力一惊,停下了打闹,都仰起头朝屋顶处望去。原本径直泄下的水帘一瞬之间竟逆流着反转往上倒流而去。

同雪山齐高的汐玥楼,入楼即见的一方厅堂。各处楼层房间都绕着厅堂而设。厅堂举头往上,径直便是毫无遮挡的屋顶所在;厅堂内则别出心裁地蓄养着一汪清泉。这一汪楼内的泉水不过两米多深,几朵常年不败的莲灼灼其姿。

飞流直下的水帘落入这汪泉水中,其源头便是楼内屋顶之处的一厅堂长宽、五米见深的立方体,立方体全为清水筑成,无任何容器,却是不滴不漏,水量永远不多不少,其内的游鱼虾贝一览无余。雪山高的楼,哪怕此山不过千余米,但在朱红的楼层、雕栏为背景间,这从屋顶垂落至地的水帘,亦足够壮阔。自然那两个孩童所见逆流的水帘也是极为壮丽。

“刚刚……汐侯大人……”

“好像……生气了呢。”

两个厅堂内的孩童窃声议论着。白日的汐玥楼如沉睡中的巨兽,正在酣梦中期待着今晚的出行,这时自然没几个妖异是还活跃着的。这两个孩童却生怕被旁人听到般控制着说话的音量。

而此时汐的情绪,也说不上是不是生气。也许还带着对自己帮不上忙的无奈,夹着对安臾的愧疚,以及好几分对闯入者的杀意吧。直接传输力量给安臾是不可能了,只能换个方式想办法尽力护住安臾。

汐借着后竹塘的池水,转而把力量强化到了屏障之上。也如梓银前边所料的,被护者安臾出事后,屏障也在快速消散。汐这一强化,屏障再次冲天立起。

梓银注意到了屏障的变化,伸向安臾所化珠子的手在还差一厘米处停下了。好不容易打破的,她可不想再被困在这。要再利用相似的方法,在河里执念那的纸人身上打开通道可没那么快,也没那么容易。安臾这边的这次她就准备了不少时日。

梓银还担心着又强化起来的屏障,却没想到光墙的屏障一下缩小往这处挤压过来。梓银条件反射地抬起手臂来挡,缩小的光墙却绕过她,径直缩小成了安臾那精魄珠子的大小,并附在了珠子的外层上。

梓银回过神来,原来不是冲着自己而来,她的手指继续伸向那枚靛蓝中点着三滴赤红的珠子。难得掉在眼前的精魄珠子,不过是被多加了个保护而已,还是不想错过。拿回去肯定有不少用处。

少女的指间刚触到精魄,这边汐玥楼内已走到露天廊台上吹着寒风的汐左拳紧紧一握,珠子便在外层保护的妖力牵引下一下被拉往了池水之下。

精魄尚在,池塘的生命也便未真正停息。要挽救回原来的安臾恐怕已是回天乏力,但是精魄可以重新孕育出池塘的精灵,也算是安臾的某一种延续。汐错过了安臾,自然不会愿意再错过安臾的精魄。更何况对于汐来说,保护家人本就是高过一切的事情。

而看着唾手可得的精魄珠子就这么被抢走了,梓银咬了咬牙,甚是不爽。不过反正这趟算起来自己也没损失,后竹塘的纸人也收回了,池子的屏障也已包裹着珠子离去,她也正好去河边走走看看另一个纸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