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四十五章 承因
作者:冰翼熊  |  字数:5080  |  更新时间:2020-05-24 20:41:40 全文阅读

【一】

靛蓝的珠子,裹挟着水绿的光向着池底自由落体地坠去。里头三点赤红如三瓣红梅不安地飘动着。

快速下落所划起的轨道中,滋起了微弱的水流声,还有不少细小的水泡。水泡逆着下落的方向,往池面处悠悠地上扬,也不顾是否能最终呼吸到外面的空气。

“汐侯大人……谢……谢……”虚弱的声音在阳光穿不到的水下轻轻荡过。

这是安臾最后一丝残留的意识最终的话语。

精魄的珠子穿过了池塘的泉眼处,沿着相连通着的暗流下到了地下的隐水中。这样便算是真正地离开后竹塘的水域范围了。

精魄在四处相连的隐水水流间穿梭,以到泓汐最便捷的路线,沉浮着去往此去的目的地——沂竹镇西南方的川祁镇上所在的泓汐。

梓银离开后没多久,后竹塘附近居民的一天才算真正开始了。居于那附近的人们要么老要么幼,或已退休、或务农、或还是未成年的学生,鲜有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也正因此,在这七八月的暑假期间,这里白日节奏开始的时间自然也就普遍晚些。

“欸,老头子啊,你看今天这池子是不是有点异样啊?虽然我这老太婆眼花耳聋也没仔细看出点什么,但总感觉今天有点说不出的压抑啊。”

“还能有什么异样啊?不过今天倒是没前两天的臭味了。我这全身也不酸痛了。”老爷爷说着跨出了台门大门处的石门槛一起来看。

这一看,心头一股酸却莫名地涌上了头,眼眶莫名便湿润了。老爷爷偷偷去抹自己眼角的泪花。

近几日的池子水质就急转直下,还带着难闻的味道,但这附近的人们从小见到大的池子,总归还是能多少感受到它的生机的。顶多也就当作小孩子闹别扭、发脾气般,过几天就会好的。

而大家身体上的东痛西痛各种不舒服,都认为是有什么不好的东西来了后竹塘后造成的,也从没归咎到池子头上。

可是现在,味道是消散了,池水还是那浓稠的颜色没有变回去,但就算剔除掉那多条漂浮在池面的死鱼,整体还是让熟悉它的人感觉到它像刚断气的老人般死气沉沉。

“老头子,你怎么了?都那么大岁数了,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你怎么还哭……”老奶奶留意到了老爷爷擦抹眼角的动作。

“你懂什么啊!”老奶奶还没说完,就被老爷爷提高着音量打断了。这个不想被别人看到的动作还是被发现了,老脸多少有点挂不住。

“也不知道这些死鱼是从哪里来的。唉……老婆子,你帮我去拿下那个晒谷子的挡耙,我看看能不能把这些死鱼捞上来。不能让这池子就这么死了啊……”

老爷爷扶了下腰,往池边走去。老奶奶则进屋去拿挡耙去了。

而这些浮在水面的死鱼,本就是池子里生活着的鱼。

曾经大家洗用都用池水时,这一塘清水清澈可见其间的游鱼;经年之后,大家用的少了,对池子没有那么依赖也曾一度没有在意对池水的保护,水是浑浊了些,但偶尔还是可见谈到水面来冒泡的鱼儿。

而近日,虽说外头看着这池子的水更是稠到已不可能有鱼生存,但在水下深处,安臾还是为这些生长在池子中的小东西们单独隔离出了一方适宜它们的水域的。

随着安臾一出事,隔离出的那个水域自然也保不住了,池塘的那些生命也纷纷衰竭、变得奄奄一息。而当精魄珠子通过泉眼正式离开后竹塘之时,没有了魂灵的池塘凋零惨败,悉数的游鱼尽是成了浮在水面的尸体。

老奶奶已取了挡耙,还有一个簸箕过来。

“来,老头子,给。你可当心着点呢!”

“放心。”

“怎么这里还有花环啊,也不知道是哪家小姑娘落在这里了。”老奶奶撑着腰慢慢弯下身去拾起放在紧贴池塘的青石板上的花环。临着花环还有不少新采的野花。

“被拿走了,怎么办?那可是给安臾的东西!”巷子西南拐角那的阴影处,一只人类看不见的小妖看着老奶奶的动作,正急得头顶直冒热气,把脑袋上的大草帽都蒸得滴出了水。

“急什么?都说了我们等日落再来池边祭奠安臾。谁让你那么急着要放那呢!”说这话的另一只小妖微一停顿,下一秒眼泪就如决堤的洪流奔涌而出,“他就这么走了……他怎么可以这么走呢……”

“别哭,别哭。安臾的精魄应该是被汐侯大人带走的吧。要是可以留在池塘里就好了,我们一起照料着,说不定池子会好起来的。”冒着热气的小妖拍了拍一把眼泪、一把鼻涕中的这只小妖,安慰着说道。

“哎呀,你别碰我,热……热死了!”抽泣声停止,小妖抹了抹眼泪,又拿手擦了擦鼻涕,“那还是汐侯大人带走的好。虽然我也舍不得安臾,这里要冷清好久了。你刚刚又不是没看到,要是不被带走,就会被那个可恶的女人取走精魄的。”

“是呢……我们都没帮上安臾,连通风报信都没做……”

想起刚刚的画面,两只小妖均还心有余悸。

当时他们也只是回家晚了,正巧碰上。没见过什么大世面的两只小妖都极力隐着自己身上本就不强的妖力,吓得动也不敢动下,就生怕被梓银发现了会被生吞活剥。

“若是安臾的精魄到了泓汐,以汐侯大人的妖力,一定可以尽快让精魄再次成形的!这个池塘很快就又会活过来的!”

“等再次回来了……也不是以前的安臾了吧。新生后的安臾,一定也会跟我们像以前一样相处的吧。会不会生我们的气,我们俩刚刚算是……见死不救了吧。虽然我们也不是故意的,我们也只是太害怕了。”

“你担心什么呢?不管是不是跟以前的安臾一样,这片池塘还是一样的,当然还是跟以前一样了。安臾……不,新安臾……我觉得应该会原谅我们的。安臾一直都那么善解人意。走吧,我们还是先回去吧,阳气升得有点快,感觉都快把我烤熟了。”

“嗯。等他的精魄重新成形后回来,我一定要拿我最好的收藏品送给他!”

说完,两只小妖肩并着肩,身影一下消失在了墙壁投射下的影子里离去了。

而池塘边帮忙捞着死鱼、打点着池塘的人类中,除了那对老夫妻外,也有几位其他住于附近的人们加入了其中。

往日不常语,心头自相念。居于这附近老台门内的多数都是一代代相承。就算后面有搬迁至新址的,对自家老房子所在处也总有份别样的牵挂。

这份牵挂魂牵梦萦,连系着池塘,连系着此处生发而出的一代代人。

互相的挂念发酵着,是一坛浓浓的乡情之酒;互相的关切含蓄着、隐匿着,如纳水而蓄,渐成一方水潭。只是,若是压抑着藏得过久了,也有可能水满的那一天,溢出的水冲出一个不小的缺口,蓄着的水奔流而出,冲成一条深深的鸿沟。

先前安臾听信了纸人的话语,吸收了纸人,让梓银有机可乘,归根到底也不过是那积蓄着的挂念无法传达,误解扩散埋下了因果的种子罢了。

此刻失却了躯体、只剩无思无念的精魄珠子,却对后竹塘附近住民的关切之情感受得更为清晰。许是这会在打理着池塘的居民们此刻的惋惜疼爱之意是几年来最强烈直接的,也或许是精魄珠子不会多想才接收到得最多吧。

珠子在水流中已离后竹塘越来越远,但乡情不减,化为丝丝缕缕、无色亦无味的丝线从珠子上冒出。隐水中随波,入西江后逐流而下,入河流主干流后又逆向往西南方的泓汐方向而去。

精魄珠子一进入主干流,主河道同西江汇入交界处修行已有几百年的一条锦鲤便已察觉到了汐的妖力。汐的妖力护着珠子周身,隐隐散出的气息同河水相融,河内的生物不由地便会受这气息吸引。妖力越强,对这股气息的感知也越清晰。

鲜红的鳞片在水中晃过光点,半米多长的锦鲤鱼身在水草间一闪而过。锦鲤迎向那枚珠子,绕着游了两圈,珠子的保护层感应着撑起了一个大大的水泡。锦鲤便以嘴顶在其后端,逆流而上推着珠子前行。

锦鲤方才游过之处,被其动作所惊起的小鱼群原本在水草构筑成的丛林间玩闹,这会也追随着游过去一并协助精魄的逆流之旅。

随着鱼儿们的加入,水流中升起的推动之力也更为强劲。珠子前行的速度自然也随之加快了许多,水中之景仿佛这是一叶有着靛蓝色船头的扁舟在顺水急行。

西江汇入之处,正好在主干流中游河段三分之二处。主干流上游、中游河道全长均为一百二十公里。此处距离同上游的交界处尚有八十公里,距离泓汐则足足有一百八十公里之长。

已有百年修为的锦鲤一路打头,始终紧随着精魄珠子,优哉游哉地划动着鱼鳍、轻摆着鱼尾。

而锦鲤身后那一大片浩浩荡荡的鱼群,多是河流之中普通的游鱼,逆流而行、速度又那么快自然体力上撑不住。所幸,河流之中有的是鱼。一波累了便主动从队伍中脱出、散着游开来去;另一波新的鱼儿又会主动加入到逆流队伍中。

有了鱼群的协助,珠子这趟畅通无阻的旅行更是快了不少。

精魄本无思无念、无感无想、无对无错,没有夹杂着任何情感,只是存在于那里,纯粹得如同一张白纸只等着后续的来人写写画画。但安臾的精魄中那三滴赤红的泪却偏偏又是人类真情所结,就好比白纸之上点上了几滴浓墨,自然注意力会被那浓墨牵走。

泪水所源之人,在人世间早已阅经了几十年风风雨雨,爱恨嗔痴,柴米油盐;而这泪水又在变成赤红时稍有异便,也由此能够品懂世间的情感。

这会感应着锦鲤一路的相随,那格外娇艳的鱼身一直小心地推着已跟珠子融为一体的自己更快地前行,感恩之情自难以言表。三滴赤红便在透彻的靛蓝中不停打着圈圈移动着,算是述说着自己的谢意。

精魄的内部从外看去就仿佛是一球的液体。赤红的泪就如徜徉其中的小生命。有种说法,婴儿对模仿着常见之人,举止样貌上皆会在长期接触中变得越来越像跟自己最亲近的人。此刻的精魄正如那刚孕育出的婴孩,三滴泪水原本胡乱没有规则的移动,逐渐地却形成了固定的路线。

量变终成质变。那三滴赤红不断重复着那固定的移动,精魄内原没有任何形态,竟被捏塑出了一个清晰可辨的轮廓。而那轮廓正是照着锦鲤而作的一条鱼形。

锦鲤见状,欣喜之情在鱼身那摆动的动作幅度都加大了点中便可看出。锦鲤鱼嘴微张,吐出几个泡泡来,像是在逗着精魄内新成的鱼形;其嘴边的两根触须更是温柔地伸向精魄外的水绿色光型保护层。

两相呼应,精魄内的鱼形很快就固定成态了。 此时的珠子较离开后竹塘时已大有不同,看着已如一枚里头沉睡了一条娇嫩小鱼的水泡泡。

距离到达泓汐尚有一段时间。清凉的河水继续轻巧地拂过珠子,抚过后头一大波鱼群每一条鱼儿有致优雅的身线。

【二】

白日的汐玥楼,威严、庄重、肃穆。是一抹不容侵犯的朱红,矗立在泓汐之上。

而汐玥楼之下,则是一片昼夜同样宁静的所在。这里是外人不能擅自进入的地方。

从汐玥楼暗道而出,沿着蜿蜒曲折的阶梯拾级而下,便能到这一方豁然开朗的地下区域。沿梯两侧没有灯火之光,显得晦暗无比;墙面之上有着不少凸起,棱角分明间像是某种水晶类的矿石。

阶梯段一结束,眼前却又突现光明。光源的源头之一是来自那水面之上亦非萤火、亦非光火的星星点点之上。此处亦有清水长存,可以说一大方地下都几乎覆着水,边沿之处可落脚之地极少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这偌大的空间内,中央地区是兀自坐落的水上回廊,回廊巡回,中心一方朱红水榭。一块金边牌匾挂于水榭朝北面,其上是苍劲有力的“绛波榭”三个字。

回廊包围着水榭,也唯独回廊同绛波榭间隔间的水域长着饱满各色的莲。其余各处的水域上平静、空无他物,凝如一块光滑的月光石石面。

此时的绛波榭内,一个赤裸着上半身的男子正平躺在冰凉的地面上,双手紧握成拳。右手边是一柄浑身漆黑的长剑。

安臾的陨落,泓汐之内,除了汐之外,也唯有此人察觉到了。

后竹塘水域归根到底,源于汐的一脉水域,后安臾凝形化身,自然跟汐有着特殊的联系,汐能感应到也是情理之中。

但这个正呆在在地下这片寂静中的男子,同赤潋、凌羽他们一样,并没有同安臾有如此深刻的羁绊,原本也是没法感觉到的。只是平日里就喜独处的他,在安臾出事之时,正如往日一样,也在这片地下,还正巧看着头顶上那如繁星点缀的景象。

这片地下区域的顶上是所有家人的象征所在。每一个家人,大妖小妖都有着自己的一点光点。其在光在,其亡则光坠、光灭。妖力强的光点会大点,弱的则自然光点较小。

这是汇聚而成的泓汐自己的银河。不管其上之妖身在何方,无论其是否就在泓汐,家人便是家人,代表其的光点不会遗漏。

若是初见此景,未必可以准确分辨出上面哪个光点代表着哪个人,当然每个光点都能跟本人感应。而对于躺在绛波榭里男子来说,这是泓汐里他最喜的地方,对每一个光点代表着谁都了若指掌。

当时,安臾的光点忽明忽暗着,突然就如陨石般直坠而下。他惊讶之余,捏紧了那柄长剑。安臾出事了!安臾……家人……

业火熊燃似的杀意一下从男子凌冽的眼中冒起。害我家人者,必诛!

怒火归怒火,杀意归杀意,但是否冲动却是另一回事。他也知道自己一下也无法赶到立刻手刃了伤害安臾之人,若是自己贸然做了什么,说不定还会牵累他人。

他抬头又去望向上方。汐玥楼厅堂内的水帘,那潺潺而下之水声在不喧嚣的白日里总能轻易传入地下,而就在安臾出事那一瞬,声音变了。汐侯大人必定先自己一步察觉到了吧。

而此刻的男子之所以躺于绛波榭内,是仰望着水榭上方汐所辖地界的水域图。安臾的光点虽坠落,但没有熄灭,只是悄无声音地停落在了水底。应该是汐侯大人做了什么护住了安臾的精魄吧。

水域图内,男子心之所系,图上也便展示着。代表安臾精魄的那一星点红色正沿着主干流逆流而回泓汐。

而在汐玥楼顶楼那露天廊台上倚栏而望的汐,也一样在等待着安臾那精魄珠子平安尽快地抵达。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