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四十七章 重返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590  |  更新时间:2020-05-24 20:54:33 全文阅读

【一】

水流间,锦鲤的鱼尾划着优雅的弧度。

逆流而上的精魄珠子,这会已到了川祁镇地界。

到了此处,泓汐的大门也已近在咫尺。珠子身后组成了鱼群的游鱼开始不停变着位置游动,鱼群整体的样貌也随着变换着,像是某种表达心情的仪式。

川祁镇沿河而建。同沂竹镇一样,河流穿过镇子。只是川祁镇毕竟所在为主干流,河面更为宽阔得多,把镇子分割得也更为对称。再加上川祁镇本身受着地形地貌的影响,整个镇子较沂竹镇相比也更显狭长。

很快,推动着精魄前行的队伍便已过了镇子一半,前边汐鸣涧飞落而下的水声在此处就已能清晰辨识。鱼群在锦鲤带领下开始渐往水面而去。这上浮过程中,不少鱼儿也开始退出鱼群慢慢散去,终于只剩了稀稀散散的几尾。

锦鲤的速度却更增加了几分,鱼鳍快速划开河水,丝毫见不出这是在逆行而上,迅猛之势就彷如汐鸣涧澎湃而下的飞瀑。原本还剩的零星几尾普通游鱼一下跟不上这冲劲十足的速度,干脆也不再追随,悠哉地游游停停、又一次下沉至了河底的世界中。

阳光照下,鲜红的鱼鳞此时距离水面不过几厘米处,透在光中,鲜红晃出几分金黄的错觉,剔透玲珑之感直让见者舍不得挪开双眼。只可惜河水中快速移过的这抹艳丽,河道两侧的居民、路人都无缘见到。

锦鲤妖力尚浅还无法化形,此时不过是普通的鱼身现着,只是个头较普通的鱼大点。但多年的修行已有妖质,在朝水面向上游的过程中为了避免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妖力开始散出,进行了些干扰屏蔽,没有特殊体质的普通人类自然也是看不到日常表象下的这一幕情景的。

再穿游过了镇子另一半的水域,河道右侧的道路逐渐变窄终融入在了前方的山间,而左侧的道路虽未变窄但也明显坡度更大了。

一道平凡无奇的桥在此处横跨,而往前头看去一道高大的堤坝映入眼帘。堤坝处,层层台阶可以拾级而上看隔离出的另一端美景,这会就有不少游人在台阶上或走或歇。而河道的水流控制着从堤坝两侧的泄水口而出。

离堤坝还有一段距离,但也近了。泓汐在堤坝的那侧,锦鲤的鱼身是无力抵达的。接下来的路肯定是需要其他人接应的。而精魄珠子上包裹着汐的妖力,锦鲤自然也不必过多担忧后续的路怎么过去的问题。

但既然都送到这了,这一路锦鲤对这精魄还是有些许不舍的,特别是精魄之内化出的形正式照着自己的模样来的。

锦鲤停在此处桥南侧的水域中,绕着精魄游动着,鱼身不时亲昵地擦过珠子,这是临别前的道别。

之所以停留在这座桥附近,不再往前面堤坝处更近点,不仅仅是因为这座桥就像是川祁镇分隔出是否镇上的界碑一样的存在,更因为此处也算一道泓汐的一道界门。

川祁镇并不像沂竹镇般保留着不少老房子,这里的街道住宅早已失却了曾经那份透着底蕴的江南风味。但川祁镇归川祁镇,泓汐虽从人类的地理认知来说算是也在川祁镇上,但却有着自己源远流长的一套。泓汐的界门设置便同台门有着隐约的联系。

可以说泓汐也算一处大台门,妖异群聚而居于其间,水芝庭便如台门内位于中央的天井。

人世间的台门,依着主人的财力和地位不同,格局也有二进三进等多进之分。而入门算一进处多设大门、仪门两重门。

当然就如沂竹镇上的不少小台门,也有年岁久了简略后,进了台门大门直截了当便是各家住处,既没有仪门,也看不出这多进格局的存在,例如陆筱颖家所在巷子的那几处。

但沂竹镇上老房子的一些纯粹老式大台门,却都真正不折不扣地保留下了曾经的那份讲究,大门、仪门威严耸立守着里头那方天地。

而泓汐,对于财力地位在自己地界之内自然没什么可比的,但在界门设置上依着台门,也设置了大门、仪门。只是这两重门也有着泓汐自己的风味。泓汐大门所在便在这桥所在之处。

此时,阳气升发,大门早已隐去。虽封魔刻始现,对于人类来说也依旧是有缘才得见的。但这会大概是有感于精魄珠子外层汐的妖力,大桥两侧的空气微微震动着,一会两棵光秃了枝叶的大树干就凭空长在了桥头两端。

在夏日炎阳下,江南的绿意也是一年中最浓厚的。这边放眼望去,随处便能轻易寻到层叠出不同深度的绿,或是路边的野草,或是河岸边间隔着飘拂的杨柳,或是两侧民居前的花花草草,亦或过了桥后的景致中满山满山的苍翠。

这一比较,那两棵光秃的粗树干反倒显得格外惹眼。

锦鲤停下了在精魄身边的游动,鱼眼眨了几眨,左边看看,右边看看。这动作幸而没有路人看到,要不然看到鱼眼眨动说不定还会吓到人。

“嗯……好像门还没完全开。估计那群死乌鸦在睡觉偷懒,不好好看门!”鱼嘴张了几张,随着冒出的细小水泡,还有锦鲤这一路第一次开口说的话。

虽还妖力不够,没法化形,也就没法去泓汐里头看看,但这大门锦鲤却是极为熟悉的。多少次兴高采烈地结伴来此,只为看看那憧憬已久的门内景色,特别是那座终年不化的雪山。

只有夜晚,从大门这才会有特殊的直连通道连通泓汐。白天要进泓汐,从这里到里头的仪门都还要许久。

而方才冒出的这两棵既不好看又没特色、还秃了的树干只是显象,真实样貌另有一番,而这其实也是泓汐大门的门框。

到了夜晚,河岸两侧门框直立而起,河宽即为门宽,整体灰青色的大门拦河垂立,甚为壮观。

此处也算山脚,夜间更较清凉,凉风易起。这时的大门上方,那一排火红妖火如摇曳着的灯笼,而河水又映着这一排红,两相呼应把深蓝夜幕拉扯出了分界。

分界这头,是人世间缓缓沉静、将入眠的静谧;分界那头,是异域直通,熙熙攘攘,诡谲多姿的泓汐。而大门上方总是有一排在夜色中分不清数量和形貌的乌鸦守着。

锦鲤在水里一个转身,推着珠子往左侧的秃树干侧靠近了许多。随后红色的鱼尾用力一扬、甩出水面又狠狠落下,拍打出的水柱一下窜起两米多高,点点水花飞散溅开,有几星溅到了左侧那棵光秃树干上。

刚巧这时的精魄珠子,外层裹着的水绿光一下也亮了起来。耀起的光穿透水面,刺眼到光芒彷如凝结为针,珠子仿佛一下成了长满着长长短短水绿刺针的海胆。

被水溅到的树干,也感受到了珠子的光,明明确确有汐侯大人的气息。像是一下打起了精神,树干的躯体上灰青色调一闪而过,随后一闪而过的是树干上方一对庞大的乌鸦黑翅。

一翅垂着,一翅舒展,舒展的羽翅向着河道内的方向。河道上这一掠而过的翅影粗略估计却已不下三米。

右侧的树干也感受到了汐的气息从珠子内散出,一只硕大乌黑的乌鸦眼睛一现,看了眼对面翅膀闪过后已经凭空飞出一只乌鸦来便又隐去了。

飞出的乌鸦笔直地冲向锦鲤同精魄珠子的方向。树干有所反应后,珠子也已平息回了原本圆润无刺的表面。锦鲤见状,敏捷地把珠子顶出了水面之后,随后鱼身一个反转在水中倒立过来,鱼尾轻柔地冲着珠子一甩,精魄便往空中升了点。

飞来的乌鸦正好顺势以爪抓取,随后微一转向,往堤坝方向的高空而去。

越往里飞,人烟反而成了稀有之物。汐鸣涧的飞瀑已过,这会底下是一川碧水静如翠石,两侧山岭相叠,不一样的绿色,却是一样地令人醉心于此景。

鸟爪中,靛蓝的珠内,三点赤红印在珠内的鱼形身上。对着下方景观也看得一目了然,鱼形不由地在珠内游动起来。

乌鸦飞行之快,不一会已到了山岭幽深处,泓汐遁藏极好的仪门就在这里了。乌鸦朝着前方叫了一声,便一头往前飞冲了过去。空气不易察觉地扭曲了下,立刻又弹回了原样的平静。只是乌鸦就像此般消失了一样。

乌鸦一穿过那隐于白日、无迹可寻的仪门,漆黑的羽翼就一下褪却,魔术般转而变成了另一番样貌。翠鸟样的身躯,翠蓝色的丰满羽翼,鸟喙是娇艳的红,体型也一下变大了不少。

鸟儿带着精魄,直往雪山巅附近飞去。

雪山畔的朱红汐玥楼,顶楼之处,廊台上汐的气息隐隐地牵引着鸟儿前往那里。

【二】

露天处,席卷而来的风,覆住了头顶那抹骄阳的热情,只剩一片同雪山相应的寒凉。

随风而来的雪花片落在廊台的朱红上,缓缓化为水渍,缓缓又在风中封干而消去了痕迹。

轻似无声的脚步声,透过微微震颤的空气传递而来。思绪凝结,此会沉在静坐中的汐来说,一枚细针落地的声音也可清晰窜入耳中,更不用说这比针来得大的脚步声。

汐睁开了眼,眼睫上落着的几片雪,从其六角的外沿起从外至内一下便消融成了液体。依着散出的缕缕妖气,汐已知来者便是凌羽。

“汐侯大人,是……”

凌羽尚未说完,话语已被汐截落。

“是不是我刚才惊扰到大家了?刚刚一激动没控制住。希望没惊动多少人吧。”汐的视线聚在远方,像是随时会有访者从彼方而来。

“没有。只有两个小家伙当时在厅堂察觉到了点异样。其他,除了我之外,应该没有他人了。”

“嗯。那就好。”汐稍顿了片刻,“估计另外也就凌业了吧。他没事就喜欢往地下跑,这个时间应该就在绛波榭那吧。”

汐微仰起头,深吸了口气,随后才用比平日低沉的音调说道:“安臾出事了。精魄在来泓汐的路上。这会快到了。”

“嗯。”站于汐背后的凌羽应着,脸上的神情没有丝毫变化,双手却已握成了拳。

“这件事暂时保密吧。赤潋那,我会单独跟她说的。能藏着就藏着,越少人知道越好,虽然迟早也是火包不住纸的。我不想因为这件事让大家担心。有几个小东西还是胆子挺小的,也不想让他们因为这个担惊受怕。或者是因为这个有人冲动惹出事端来。”

凌羽点头回应。

同汐一样,可以说凌羽也是见着安臾成形成长起来的,自然有种不一样的感情。但虽然他的心头此刻也冒着一团烈火,理智还是维持着压制着的。

他在心里暗自思忖着,确实这事还是低调处理的好。泓汐大大小小的妖异已不是当年那少数,免不了谁会一下气血冲到头上,最后报不了仇反倒给对方送血反而麻烦。

“不过保密归保密。敢动我家人,绝不原谅!不管对方是谁,都不能便宜了他!万事通那边你也打声招呼,让他帮忙打探下动了安臾的人是谁。后竹塘附近的小妖说不定也知道些什么,也私下问下,但尽量别太张扬了。”

“好!”凌羽答应之时,双眸的光泽更添了几分。

就算汐侯大人不说,凌羽也原本打算悄悄这么干,汐侯大人直说了,那更好行事了。本来还担心汐侯大人会不会有自己的顾虑,暂且不打算有行动,日后另有打算。就这么忍了,对于汐侯大人来说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这一点凌羽是深知的。

正在此时,一只形如翠鸟、赤喙如血的飞鸟朝着这个方向急速而来,鸟爪上静静抓着的是安臾留下的精魄珠子。

汐站起身,未语,但嘴角浮起的笑意已说明了一切。

飞鸟很快便到了汐的面前,廊台之上凌空拍打着翅膀。

汐接下了那枚珠子后,顺带轻抚了下鸟儿的脑袋后,鸟儿便返程往来的方向飞去。

“这个……是安臾的精魄?”凌羽问了一句。汐施加的保护层已撤去,那靛蓝的珠体内已有一尾蓝色小鱼在缓缓动着。这么快就化出了鱼形,多少有点不可思议。

“嗯。就是安臾的精魄。这一回……是鱼啊。看样子你挺喜欢那条护送你来的锦鲤的嘛。”汐看着珠子说道。借着覆在精魄上的自身妖力,汐自然也察觉到了那尾锦鲤的存在。

汐看了眼精魄内已融入了鳞片中的三点赤红,心里已有几分明白。

“这三片……鳞片,倒是挺特别的。”凌羽的目光也集在那三片中心晕着赤红的蓝色鳞片中,虽也猜测安臾的精魄能够那么快重新成形必定跟着红色有关,但到底是怎么个因果关联却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嗯。那是眼泪。人类的。这样精魄所需的两方力量就都齐了,很快又能长大了吧。也算不幸中的大幸。”

“人类的?”

凌羽稍许有点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了,但立刻又打消了自己的怀疑。

一则这是汐所说的,不会是开玩笑的;再则汐这方的力量从未曾减退过,若这真是为安臾所流的至诚之泪,那也解释通了为何存留的精魄能那么快就在不到半日的功夫内重新凝形了。但不管是以何种样式,家人能够重返便好,其他因因果果都不重要。

凌羽注视着珠内的小鱼,不知是害羞还是初成形不久的缘故,小鱼只是偶尔慵懒地动几下。但那三片鱼鳞无论从何角度看去都显得格外精致,如同湛蓝色玻璃画上细细嵌上的红色玛瑙。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