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四十八章 会酒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430  |  更新时间:2020-05-24 21:00:30 全文阅读

“滴答……滴答……”

清脆、清晰、间断又绵延的滴水声把汐玥楼地下的安静衬托得恰当好处。

那是顶上几根延伸而下的石柱,水珠顺势缓缓凝集,最终落入那一大片清水中奏出的声响。

绛波榭内的那名男子依旧躺在地上,发呆似地盯着顶上的水域图,但发呆归发呆,他那双眼中的光泽却未曾呆滞过。照着水域图上的显示,安臾的精魄已经顺利抵达泓汐,当下心系之事已了,那后面就该想想怎么好好会会那个伤害了安臾的人的事情了。

首先的,当然是了解对方,外貌特征、何种妖异、大致能力、行迹走向,各种可以提供帮助的信息都是必要的。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但果然自己所知过少,除了这地下发生的丝线信息,其余一无所知。还是去一下沂竹镇后竹塘那最直接,兴许能找到些蛛丝马迹。

男子深吸了口气,闭了会眼睛算是做下出门的准备。只是闭上了眼,那许久没出现的画面又再次浮现了出来。跟着汐侯大人来到泓汐后,这是第一次吧,已经不记得这中间过了多久了。大概现在是因为自己动了杀念,唤醒了那藏在深处自己的魔魇吧。

那个画面……满天满地的暖色调,零零散散遗落的冷色彩相比之下黯然失色、不存在般。

夕阳余晖遍洒,橘黄铺满晚霞;断壁残垣,几根斜倒矗着的屋柱在冲天而起的大片黄红色中散着热量。

地面之上,那大片大片的黄红色彩无情、疯狂地舞动着,吞噬着,燃烧着,燃烧着一切可燃烧之物:衣物、家具、房屋、树木、尸体……枝叶的尸体、牲畜的尸体,还有……人类的尸体,遍地的尸身在烈焰中燃烧。

这是来自地狱的业火,而他是挑燃起了这业火的剑刃。剑刃起舞,划过的剑气也有刀锋的锋利。锋刃饮血,以血祭着这漫村的火焰。

随着画面从回忆的老井里跃出,男子仿佛还有种闻到了燃烟呛人的气味。他又深吸了一口气,从画面中脱离,睁开眼来回到自己所处的现实。画面中的业火正如他的名——凌业。或者说,是名上刻着那印入心髓褪不去的业火。

原本平躺着的他,此时一个屈膝,双脚再稍一用力,整个已从地上一下弹跳着站了起来。起身后,他一把抓起搭在水榭内吴王靠上的白衬衣,边往水榭外走边把衣服往后潇洒一甩,衬衣已穿在了身上。这一系列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几分洒脱,几分桀骜。

那柄之前一样平躺在地、伴在他身侧的漆黑长剑,随着他的移动也已直立在空中,这时几丝妖力牵引,长剑保持着同地面垂直的方向一下冲他而去。一贴近他的身躯,只相隔了几毫米处,长剑却一下停住了,片刻之后消散而去隐进了他体内。

走出了水榭和回廊,凌业踏水而行,径直往延伸下来的阶梯口走去。

有声响沿梯传导而至。是熟悉的两股妖气,另外还有股微弱的其他气息。凌业不由地停在了阶梯附近的原地,恭敬地等候着即将出现在口子处的来者。

“要出门啊?”汐从阶梯上走了下来,地下水面上方半浮着的那些星星点点,像是见到了主人般活跃起来,把这地下的空间照得一下子亮堂了起来。

“汐侯大人。”凌业微一颔首称呼道。

“安臾的事情你肯定知道了吧。刚巧,他精魄回来了,一起来喝个酒吧。说不上是庆祝、还是怀念什么的,反正也好久没一起喝酒了。打断下你的原计划,怎么样?”汐说着从身后跟着的凌羽后拿过了其中一坛酒。

“嗯,好。”汐侯大人的邀请,凌业自然是不会拒绝的。原本打算出门去后竹塘看看,但安臾的事情,汐侯大人必定是比自己先知晓的,自己这个后知者没必要太过鲁莽地先过去事发地。喝个酒也不错,说不定汐侯大人对这事会有什么要吩咐自己做的。

三人一同往水域中央的绛波榭走去。随行的还有那枚精魄珠子。此刻的精魄珠子浑身萦绕在水绿色的氤氲中,漂浮着在同汐基本同高的地方一直不紧不慢地跟着。

那氤氲是汐的妖气所化,如此,精魄内的小鱼才能更快地借助汐这方的力量成长,为日后能早日重返人类世界、重返后竹塘做准备。

失却了精魄的池塘,只会是真正的一汪死水。虽然汐在方才从汐玥楼下来时已交代凌羽派人到后竹塘那净化、维持那池子。但外力终归抵不上池子自身的能力。精魄如心如命脉,若是不归,外力再强,池塘也是无法恢复生气的。

水面上一圈圈的涟漪随着三人的走动悄无声息地泛起。一会便到了围着绛波榭所建的回廊入口。

汐把手上的酒交给了凌业后,伸出一手托在精魄珠子下面。珠子被汐用双手小心翼翼地捧着,随着汐的弯腰又逐渐降低了高度,随后珠子同汐的双手一起来到了水面之下。

如鱼得水,大概便是此刻的最好写照。珠子入水后,外层一下化去,只剩下了里头那尾靛蓝色、带着三点赤红鳞片的小鱼。小鱼在汐双手隔出的小水域间好奇、欣喜地游转着,小尾不时还轻挠几下汐的掌心,流连了一会后鱼儿才从汐的双手间游出,向着双手之外更宽阔的清水间游去。

“就暂时让他在这儿休养吧。等稍微长大点了再送回人世间。只有这三滴泪,还有那些断断续续、藕断丝连的牵挂,还是不够的。小鱼也好、曾经的安臾也好,都不同于我们,最终还是要回归人世间,多感受人类的气息,才能最终长成,再次承担起保护那片池塘的责任的。”汐站直起来说道。

“只是……汐侯大人,等稍微长大点就送回人世间……好像不容易找到可以照顾他的人类。直接送回池塘,也还太小了点,不让人放心。只呆在泓汐,不接触人类对于他来说也确实不利于成长。是不是……需要到时安排专人在人类的世界护着比较妥当?”凌羽问道,此刻他同凌业已把两坛酒、三酒碗放在了绛波榭中央刚化出的石桌、石凳上。

“还有段时间呢,是不是要安排人的问题,不急。”汐抬头看了眼头顶那些代表着家人的光点。这些家人的光构成了这地下空间的漫天星穹;水面上浮浮沉沉的星星点点一闪一烁,则是这地下世界的独特萤火。两种光点倒映点缀着满域的清泉,驱散了地下原本应有的黯淡。

家人啊……说起来还有个家人没在这星光萤火中。那个小花痴,也有好几天没见她了吧。这里的星光凭着妖气,不知道小花痴,人类的灵力要是激发一下,是不是也能形成这里的一点光芒。不知道那会是什么颜色的。

汐这么想着,转向凌业和凌羽所在处说道:“刚好前不久我在沂竹镇河里捞了个人类小孩。安臾……好像也不能再叫安臾了。就算精魄一样,安臾的意志早就消散了,这是个新的个体了。精魄的这条小鱼,到时候去人世间可以养她那。感觉那个花痴肯定很乐意。”

凌羽和凌业都诧异地只轻声地随意应了一声。“花痴”两字的称呼,已明显透着亲昵之感。而陆筱颖的存在,泓汐之内,除了赤潋外尚没有其他人接触过。对于汐侯大人什么时候从公开的对人类不喜、不感兴趣,到现在突然态度大变,眼前的两人自然也是不明所以的。

虽然听着的两人都有所纳闷,但都没有直接问汐这个人类是什么来头。

凌业,本就不喜多言语,把这小小的疑惑一笔带过,藏在心头不多问也是正常。

而凌羽,一听到汐说从河里捞了个人类小孩,“人类”两字不免有些心虚那天放走了误入水芝庭的人类魂魄,生怕汐再次问起。毕竟这事也还没过多久,都还在同一个年份同一个季节内。

当然他所不知的是,世间的巧合总是那么微妙,那个他放走没追究的人类魂魄,也正是汐口中的花痴。

清水静静淌流,醇馥佳酿缓缓倾入酒碗。三人三影,绛波榭内,无须多语,一切的一切酒中自有所在。

稍饮片刻,汐又在另一个空酒碗内斟了满满一碗。酒碗平稳地往水榭外飞去,凌于空中,朝着底下的水里缓缓倒去。

“这碗算是敬安臾的。对他的离去,也为他的重生。”汐目光伴着落入水中的酒,用平静异常的语调说道。随后,轻举了一下自己手中的这只酒碗,微一仰头一饮而尽。

凌羽、凌业也朝那浮于空中的酒碗微一示意,碗中之酒以尽为敬。

水中刚刚那尾精魄所化的小鱼,循着水的动静游到了酒水倒下之处。小小的鱼嘴一张一合,试探性地抿了几口于它来说第一次所见的这种液体。

醇厚悠长,细细的还泛着点微甜。被这味道吸引着,初生未过一日的小鱼不知世间还有醉酒的存在,既然味道好就欣喜地大摆着鱼尾不免又喝了好些。不一会便已晕晕沉沉,翻了个面在水中任由水流让自己忽上忽下。

汐看了眼小鱼,也不做什么,转回目光后问向凌业:“凌业,你刚才……是不是打算去后竹塘逛逛?”

“嗯。”凌业斟酒中的手一停,应道。

“这个事情先放着,你不用亲自去后竹塘。”

“汐侯大人刚刚已经交代过我了,万事通和后竹塘那边我都会派人去打探消息的。你也不必太心急。一有消息,我也会告知你的。”凌羽在旁补充道,知道凌业的执着,还是说下比较好。

凌业虽不作响,只是略低了下头算是告知自己已经知道了。但心里头还是放不下那去后竹塘下的念头。凌羽用人他是绝对放心,绝对没有任何疑义的。

但这一次他还是觉得他去是最合适不过的。曾经那段过往,让他对一些藏于细节中的蛛丝马迹亦能轻易辨识,野兽般的直觉在收敛锋芒的这么一长段时间内也从未退化过。

“要是只看到了蛛网一角,便立刻出击,说不定就会错过真正盘踞中央的大猎物。没有看清蛛网全貌前,谁都不能保证这蛛网上只有一颗小蜘蛛。安臾的事情,跟纸人有关联,沂竹镇深水区里还有张纸人。除了这两处,其他还有点什么、是出于有心还是无意都不得而知,没必要急着那么快就大将自己上。”汐端着酒碗说道,平缓的音调,一如既往深邃的瞳眸。

“好。”凌业看了眼那双仿佛已看穿自己的瞳眸,干脆利落地应答了一声。

既然汐侯大人已这么挑明了,凌业也没有自作主张的理由。

这个时候去,确实会留有更多线索的可能性更高;若是对方恰巧还是跟曾经的凌业一样带着点疯狂的,那对于有没有留下线索更不会去在意和掩饰,留下痕迹的概率就更高了。人来人往,间隔时间长了,可能被干扰掉的信息也会增加。

当然同样的,正如机会总喜与风险并肩而行一样,总有另一面影响的存在。去查看的时间距离事发时越近,打草惊蛇的概率也自然是更大。

“刚好,凌业,另外给你个其他的差事消遣消遣。反正你也挺喜欢呆在这的。”

汐示意了下小鱼的方向。那依旧醉醺醺地浸在水里头、晕头转向着的小鱼间或动几下鱼鳍,这会正漂到了落入水中那点原本属于安臾、现如今也属于它的光点处。光点无形无状,同水模棱的边界散着亮白的明光。小鱼这一靠近光点感应着又添了几分亮度。光亮包裹着鱼体,靛蓝色在明亮中也仿佛透明了许多。

“这条小鱼在泓汐期间就交给你照料了。也不用做什么,就让它呆在这里就行。安臾的事情,我暂时不想太过张扬开。人多嘴杂,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也不用带它出去逛,只要在这里多陪陪就行了。你要是高兴,倒是可以教它多喝喝酒。这个酒量……实在太不行了,才喝几口肚子都翻上来了。”

凌业点了点头,作为家人照顾下是在所不辞的,更何况这也不需要自己多做什么。只是汐轻描淡写所说的教它多喝喝酒,凌业和凌羽两人听后都有点面面相觑。汐侯大人自己嗜酒就算了,这个让条刚成形不久的小鱼喝酒……还幸好此鱼非常鱼,若是普通的鱼,估计迟早要喝酒喝死。

小鱼打了个转,又从那点曾经陨落而下、以后也是代表它的光中漂离了出来。

“等小鱼有能力打点它的池塘之日,这光也会再次升起挂在这泓汐地下的星空中吧。”

“嗯。那是肯定的。等它有朝一日从人世间走完一趟再来泓汐玩,也一定有心仪的名字了。它的名字还是随缘,让有缘人来取吧。现在就先随便叫吧。”汐回应着凌羽的话语。还有未说出的话语,在他心头闪过:这个有缘人,虽然极有可能也算自己内定了。

酒碗再次举起,在汐的唇边缓缓奉上其间所盛佳酿。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